第五百九十八章 聖人偷襲

    明焚,孫辛安,孟天威,三人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正要出手阻擋。

    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

    “小子,你殺了我們黃泉魔宗的人,還想大搖大擺的離開。簡直做夢,今天無論你練成何種功法,都在劫難逃。”

    這聲音十分的玄妙,不知道來自何方,更加感應不到究竟是何人發出。

    哧啦!

    一道犀利的劍芒,從洞窟的深處激射而來,偷襲宋易飛的後背。

    那劍芒不長,但是威力驚人,足以洞穿聖人。

    那持劍的是一個黑色的影子,渾身上下燃燒著陰毒的火焰,讓人看上一眼,就極不舒服。

    尤其那劍芒之上,流淌著腥臭無比的劇毒。

    這個前來刺殺的人,同樣是一名聖人,不死不滅。

    他顯然是蓄謀已久,早就在等待這一刻進行絕殺一擊。

    劍光在即將到達的時候,突然上下跳動,化成了五道黑影,直接增加五位的戰斗力。

    元氣,仙靈之氣,壽命,全都在燃燒,這才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

    那口用來刺殺的飛劍,是一件頂級的先天靈寶,威力十分不凡,不過在黑影的強大力量注入下,依然有些承受不住。

    估計在這一次攻擊結束之後,就會徹底的毀掉。

    五倍戰力,絕殺一劍。

    這一下算是把宋一飛逼入了絕境,就算是遠古聖人也無法拯救。

    “黃泉門的護法!”

    眼角宋易飛危機,懸空山山主白浪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他此時此刻也沒有一點兒變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方寒即將被刺殺。

    這可惜對方的反應實在太快,他現在就是想要救人也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會突然蹦出來一個聖人,直接對宋易飛進行刺殺。

    “該死,居然被黃泉門的人搶先一步。”

    “不要擔心,那個元無量沒那麼簡單,說不定會兩敗俱傷。”

    “要是這樣的話,剛好!我們也出手,將他徹底打滅。”

    三大宗主眼見如今的局面,心中開始打著,漁翁之利的心思。

    他們不光要把宋易飛擊殺,還要把這位黃泉魔宗的護法,給擒拿下來。

    黃泉魔種同樣在龍宮的懸賞名單之中,他們剛好把對方錢拿下來換取報酬。

    可惜,他們的心思全都打了水漂。

    隨著攻擊的降臨,宋易飛那微笑寸寸崩裂,居然畫成幻影,消失無蹤。

    那醞釀許久的刺殺劍招,結果打了一個空。

    那名黃泉魔宗的護法,有些不敢相信,口中發出尖銳刺耳的咆哮。

    “我明明已經鎖定了他的氣息,他怎麼可能躲得過去?”

    “想要殺我哪有那麼容易,在你攻擊之前,我早就已經有所防備。只是沒有想到你身為聖人居然卑鄙無恥的進行偷襲。”

    一個聲音,在另外一處地方響得起。

    金色的翅膀扇動,宋易飛漂浮在虛空之中。

    “你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卻不知道早就在我的感應之中。對于你們來說是這山谷之中的魔氣是阻礙,對我來說卻是最好的幫手,你們一切行動都在我的感知之下。想要趁火打劫,還是別做夢了。”

    宋易飛利用自己剛才獲取的丹藥,直接演化出全新的飛行法門,輕松就破解掉了對方的偷襲。

    【丹藥之中,隱隱的蘊藏著成精修煉者意志,你或許能夠有所參悟……】

    剛才獲取了,那時沒丹藥,都是從修煉者體內直接抽離出來。

    普通修煉者獲得丹藥之後,只能煉化來提升修為。

    宋一飛則能夠依靠系統的力量,對里面殘留的意志進行頓悟,不僅在精神境界上有了極大的跨越,但是學到了眾多的功法。

    借助剛才混亂的局面,依靠他剛剛修煉成了功法,狠狠的耍了對方一下。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就在宋一飛說話,直接一個中年人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臉上帶著獰笑,殘忍無比的一掌揮下。

    眼看就要從他身後,直接將他鎮壓。

    “嵐神宗宗主蒼雲庭!”

    眾人一眼就認了出來,這個中年人正是和懸空山齊名的另一個大門派的聖人掌門。

    “哼!你以為我沒感應到你嗎?一群蠢貨!等我修為大成之後,再回來找你們算賬,全都給我洗干淨脖子等死。”

    嵐神宗蒼雲庭手掌落下之後,眼前的身影再度消失。

    原來,這同樣是宋易飛的障眼法。

    他的聲音在空中飄飄蕩蕩,他的身影時隱時現,閃爍不定,誰也無法琢磨,誰也無法探知。

    “懸空山山主白浪,你們先行回去,等我修煉有成之後,智慧幫你們掃平障礙,一統四洲!這枚丹藥就送給白小姐了,希望她早日成就聖境!”

    混沌神圖之中,懸空山山主白浪大手一抓,感覺到其中有個東西,攤開一看,果然是一枚聖道丹藥,不由得心中大喜。

    而此時,宋易飛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門主!快走!”

    白鎧大吼。

    懸空山山主白浪不敢停留想也不想,直接運轉真氣,激活神圖最大的力量。

    虛空一震,同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剩下的眾人想要去追,卻哪里還追的到。

    混沌神圖是懸空山的最強底牌,正是因為這件寶物,他們才能夠鎮壓一洲,在起源世界傳承千萬年。

    “可惡,居然讓這個混蛋給跑了!”

    明焚狠狠地跺腳,卻沒有辦法宣泄心中的怒火。

    “桀桀桀桀……”

    那黃泉魔宗的護法突然陰陰的笑了起來。

    “三位宗主,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和我們黃泉魔宗合作,在這起源世界,一起成就一番偉業。”

    三人對望了一眼說道︰“你們黃泉魔宗的名頭我們也听說過。這樣好了,我們出去再說。”

    這滅魔峽谷之中,到處都是翻滾的魔氣,時時刻刻都在侵蝕著他們的領域,三人並不想長時間停留在這兒。

    “好!”

    黃泉魔宗的護法獰笑著點了點頭。

    于是五大高手一起飛了出去。

    而在飛行的過程中,他們還在不停地探查周圍的情況,想要尋找宋易飛的身影。

    可惜一無所獲。

    五個人對宋易飛全都恨得咬牙切齒。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宋易飛其實依然在山谷之中待著,正在悄悄地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