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不要臉

    領域破碎,準聖慘叫。

    混沌神器都在哀嚎。

    元氣劇烈的動蕩,像是混沌世界重新降臨。

    黃昏和黑暗的糾結,像是兩個末日同時來到世間。

    兩人都是絕頂高手,這一下爆發全力進行拼殺。力量滲透遙遠的虛空。

    就連剛才無法抵擋的魔氣,都被震得紛紛退縮,像是有生命一般選擇了暫避鋒芒。

    “砰!”

    宋易飛體像炮彈一樣倒飛出去,而他幻化出來的身影全部破碎。

    在飛行的途中,他更是大口的吐出鮮血。

    那些鮮血落在空中,就像一滴墨水落在了水中一樣,瞬間渲染開來。

    顯然這一擊,他受到了重傷。

    當然,谷神宗宗主明焚也不好受,此時的他,金色的光澤和氣勢不斷的削弱,就像是一棵大樹,失去的水分在不停的枯萎。

    原本不死不滅的聖人,此時衰敗的就像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剛才的攻擊之中,他被宋易飛凝聚的魔氣侵入體內。雖然依靠修為將其鎮壓,但是仍然有少量的滲透進去,成為了隱患。

    那些魔氣,在這做滅魔峽谷之中存在了千萬年,其特性非同一般。

    除了魔氣的侵蝕之外,他本身施展的功法,也是激發了身體的潛力。對身體潛能的消耗十分巨大,就像虛脫了一樣。

    不過在表面上,他的情況看上去要比宋易飛好。

    落在遠處的宋易飛,簡直生死不知。

    “承受我的全力一擊,想來已經死了。”

    明焚向著宋易飛掉落的地方飛了過去,想要看看究竟。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了過來,他們全都拭目以待,想要看看最後的結果。

    兩人的戰斗不僅僅是比個勝負,還牽扯到剛才的賭約。如果宋易飛沒有死掉的話,明焚就要退出這一次爭斗。

    明焚剛才那一下爆發幾乎把自己的底牌全部都施展了出來,如果這樣還殺不了宋易飛,那就真的奈何不了他了。

    整個洞窟之中,寂靜一片。

    都在看著即將掉落的宋易飛的身體。

    眾人把自己的感知擴展到最大,仍然感覺不到宋易飛絲毫氣息。整個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咚!

    宋易飛雄壯的身體掉落在了地面上,但是並沒有狼狽的躺在那里,而是直直的站立。

    突然之間,他猛然睜開雙眼,凌厲無比的目光散發出來,口中冷喝︰

    “谷神中的絕學確實強大,但是想要擊殺我還差了一點。”

    此時宋易飛必須從身體中爆發出來,不僅沒有死掉,反倒具有強大的生機。

    如此情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在場所有門派的修煉者簡直要瘋掉,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家伙,究竟是什麼怪物,簡直就是打不死的蟲子。

    其實宋易飛並沒有自己表現出來的那麼輕松。

    他身體中的世界樹並沒有徹底恢復,覺醒,僅依靠剛剛煉制成的混沌神器還是差了一些。

    此時此刻,他的靈魂和身體都處在崩潰的邊緣,到處都是龜裂般的痕跡。

    就在說話的同時,他也在瘋狂的吸收者剛剛獲取的丹藥之力,不停地修復著身體的創傷。

    “不死不滅的聖人也不過如此,想要殺死我,恐怕還要再練上十萬年。”

    宋易飛一面恢復傷勢,一面散發氣息震懾對方。

    “明焚宗主,你也算是一方霸主,總不會說話不算話吧?還請你馬上離開。”

    “這……”

    明焚愣在那里,心中劇烈爭斗。

    他現在真的有點騎虎難下,如果不遵守約定顯得自己沒有氣量,被人恥笑。

    但是就這麼灰溜溜的離開,又實在是不甘心。

    他帶著手下來到這滅魔峽谷之中,不僅沒有得到任何好處,還毀掉了不少先天靈寶。

    就連自己身上那一件混沌神器,都出現了重大的創傷。

    更可氣的是,剛才的戰斗中,他們門派的準聖受到波及,死了好幾位。

    如果就這樣一無所獲,顏面掃地的回去,還怎麼向自己門下的弟子交代?

    他雙眼之中冷光閃爍,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身體再度恢復挺拔。

    “你個小畜生也配跟我講道理。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要離開呀?一切不過是你一廂情願而已,現在速速交出丹藥。孟兄,孫兄,我們三人聯手,不相信他還能跑得掉。”

    “沒錯,這峽谷之中還講什麼規矩,殺了他再說。”

    孫辛安兩人,也早就有聯手殺他之心。

    听到明焚的話,一顆心蠢蠢欲動,就要聯手一舉滅殺。

    “真是無恥小人,虧你們還是一方門主!”

    白大小姐,對這三人怒罵。

    “爹爹,我們快點出手幫忙。”

    “這三個無恥之徒!”

    懸空山山主白浪,和三人的地位相同。

    如此行徑,確實讓他不恥為伍。

    現在的局面他必須要干涉。

    宋易飛對付一個人都有些勉強,現在三個人同時出手,他肯定難逃一死。

    兩人既然作為同盟,他于情于理都要幫忙。

    身體一動,混沌神圖便籠罩了過去,擋在三人的面前。

    “白浪!你還真是不自量力,難道想憑一個人擋住我們三個?”

    三人聯手,自信心爆棚,覺得能夠橫掃一切。

    “早知道,就應該三人聯手,直接把那個臭小子給滅掉,結果,害得我丟了這麼大個臉。”

    明焚心中後悔的連腸子都青了。

    “元無量,速速到我這里來,我倒要看看,他們有沒有本事,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動手。”懸空山山主白浪大聲道。

    “白門主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縱橫天下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靠過別人的幫助。他們想要殺我,只管來好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本事。”宋易飛郎聲道。

    唰!

    話音未落,他的身上散發出光芒,凝聚成了一對翅膀。

    那對翅膀之上閃爍著大量的法則之力,那些法則不斷凝聚,最後居然畫成了道則。

    道則的力量,遠遠超越了法則,凝聚到一起之後可以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翅膀輕輕地扇動,帶著一種掙脫束縛,超越時空的味道。

    “他的真氣為什麼如此凝聚?幾乎等于混沌神器。”

    “不好,他正在利用剛才那些神但修煉全新的功法。如果完全淬煉成功,在這山谷之中就能縱橫往來。我們根本無法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