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進你

    第二次治療時。

    夏禹蒙把第一次治療前給甦甦拍的片子,和這次給甦甦拍的片子對比。

    腫瘤明顯縮小。

    因為甦甦年齡小,血運豐富,腫瘤生長本來就較多較快,在沈畫給甦甦做了治療之後,甦甦的腫瘤縮小速度比其他大齡患者要明顯得多。

    同樣做二次治療的那位中年母親,她因為是術後復發,再來找沈畫做治療。

    二次治療時,對比片子,她的腫瘤幾乎沒有縮小。

    但她的腫瘤也沒有增大,對于她來說這就是好消息。

    她的效果不可能像對甦甦那樣明顯的。

    至少要到第三次治療第四次治療,才能看出來效果。

    但對于這位中年母親來說,好消息就是她的身體狀況比來就醫時好了很多!

    做手術會損傷大量元氣,再加上腫瘤復發,對她的身體元氣損傷更大。

    第一次治療後到現在已經一周過去,雖然腫瘤看似沒有縮小,但她的氣色明顯比之前好了很多。

    這兩個病例的對比就很明顯了。

    在給甦甦做完第二次治療後,距離元旦只剩兩天。

    伊諾特的姐姐,帶著家里的小天使凱瑟琳來華國了。

    在給凱瑟琳重做一遍檢查,並且跟耿勝宏一起確定手術方案之後,沈畫就迎來了元旦假期。

    昨天霍延打電話說元旦回不來,要元旦後。

    今天沈畫一下班,就直接回爸媽那邊。

    接了他們來海市住,房子也買了,平日里有時間沈畫就會過去,但大多數時候,她工作太忙,還是住霍延公寓這邊更方便,距離醫院近。

    想想也有些愧疚,即便他們來了海市,她也是一周能過去一次就不錯了。

    所以節假日只要不加班,她就會回去。

    在她的調理之下,爸爸的腿已經全好了,當年車禍的後遺癥已經不再困擾他的身體,媽媽的頸椎、風濕也都調理好,現在兩人的身體健康著呢。

    兩人也都是閑不住的人,在隔了住處兩條街那邊找了一個店面,做烤紅薯、烤芋頭、烤甘蔗、烤土豆、烤玉米等等。

    用的都是老家產的獨有品種,主打招牌就是烤紅薯,烤出來就像是流蜜一樣,又香又甜,還不噎人。

    沈畫就很喜歡吃。

    尤其是現在天冷了,烤紅薯的生意更是不錯。

    這個點兒,店里生意應該正好。

    沈畫就直接去店里了。

    還沒到店門口呢,就看到排得長長的隊伍,排隊的人可真不少。

    今天不是元旦麼,這麼多人排隊來買烤紅薯啊。

    等沈畫走過去才看到……

    站在門口櫃台賣紅薯的人,竟然是霍延。

    戴著面具的霍延,優越的骨相並未被遮掩,頭發微微卷曲,柔軟地垂在眼前,穿著一件薄薄的淺灰色毛衣,領口露出一點白色襯衫的領子邊沿。

    他手上戴著透明的一次性手套,用夾子給顧客夾烤紅薯,包裝好遞給顧客。

    這畫面實在是太賞心悅目,不少排隊的人都在偷偷拍他。

    排隊的有閨蜜,有情侶,還有一群好幾個明顯是一個宿舍的……

    沈畫下班出來換了衣服,但是口罩一直都沒摘。

    她往店里走的時候,前面排隊的女生不斷看她,那眼神帶著疑惑。

    沈畫有些無奈,她恐怕是被當成插隊的了。

    進去時,正好父親把又一鍋出爐的熱騰騰的烤紅薯給端出來。

    本來是有烤爐,顧客可以自己大致選一下要哪個,選中了直接從爐子里拿出來,但後來人太多,就改成一爐一爐地烤了,大小都挑得差不多的。

    很多女孩子一人一個剛好,如果不夠就多買一個。

    “畫畫,下班了?”沈彰端著托盤沖沈畫笑呵呵說,“去給小霍倒杯水,站半天了。”

    霍延這才看到沈畫,眼楮瞬間亮了,眉眼越發溫柔,唇邊帶著一抹笑意︰“我想喝柚子蜜茶。”

    “行。”

    沈畫輕笑一聲,湊近他兩步,在櫃台後面抱了一下他的腰,這才去給他泡茶。

    正在上新一批烤紅薯的空檔,這一幕還是被外面湊得近的某些顧客給看到。

    宋茉茉這兩天心情不好,今天被朋友拉著出來逛街,听說這家烤紅薯特別好吃,就過來買點。

    “茉茉,好啦,出來玩就別心情不好了,那人你不搭理他就是了。”朋友唐月說道,“這家店我來買過好幾次,真的超好吃,他家的地瓜跟別家的不一樣,待會兒你嘗嘗就知道了。”

    宋茉茉點點頭,對唐月的話並沒太多期待。

    烤地瓜麼,就是那個味道。

    再難吃的烤地瓜,在烤的時候那種香味都是特別誘人的,但是真正吃的時候就會發現,幾乎沒有哪個烤地瓜,吃在嘴里的味道,是跟聞到的那種香味一致的,叫人驚艷的味道。

    “到我們了,剛好是新出爐的一鍋哎!”

    在前面的顧客走之後,唐月挽著宋茉茉的胳膊往前一步,很是開心,剛出爐的肯定更燙更好吃呀。

    宋茉茉還有些晃神,被唐月給拉過去,踫巧從她這個角度,看到剛才被大家暗暗以為是插隊的女孩子,摟了一下櫃台前面給顧客取地瓜的男人,兩人相視一笑,對視之中是滿滿的愛意。

    宋茉茉的心口頓時就有些難受。

    唐月問她︰“茉茉你一個夠不?待會兒我們還要去吃晚飯,就買兩個吧,咱們一人一個。茉茉?哎你怎麼又走神了?還在想那個渣男啊?別理他,死纏爛打有什麼意思。”

    唐月說著,又看向霍延︰“麻煩給我要這個,還有這個……哎帥哥,看你好像有些眼熟哦。”

    唐月胳膊肘撞了一下宋茉茉︰“這款瘦瘦高高的,可是你喜歡的類型,要不要跟人要個微信?試著發展一下?說不定看你有了新男朋友,那個渣男就不再糾纏你了。”

    宋茉茉皺眉,搖頭︰“別,我這還沒弄清白,要談戀愛也是把這些麻煩事兒都解決完了再說。”

    宋茉茉看了一眼霍延,又想起來剛才那一幕,又瞪了朋友一眼︰“月月你別亂說,人家是有女朋友的,給人家听到多不好。”

    唐月擺擺手︰“這兒音樂聲這麼大,我就湊你耳邊說的,他們听不見。我其實就這麼一說,看見合適的就試試唄,你指望那個渣男不糾纏你?我看難。那人瘋得要命,還不如你先談一個好的男朋友,也能護著你,那個渣男就死心了。”

    宋茉茉若有所思。

    唐月眼楮一亮︰“哎,你說雇一個體院的怎麼樣?雇一個,假裝是你男朋友,那渣男要再敢糾纏你,就好好教訓他一頓。這樣也不傷害別人感情,也能把那渣男給嚇退啊!”

    宋茉茉愣了一下︰“這……”

    “你們的烤地瓜,一共18元,謝謝。”霍延的聲音低沉優雅。

    唐月趕緊接過地瓜,掃了旁邊的收款碼,拉著宋茉茉走出去好遠,她還是忍不住捂著心口︰“我天,聲音好好听,我腿都軟了!茉茉,這帥哥真有女朋友啊?你不想追我都想了!”

    宋茉茉失笑︰“真有,剛才我看到進去那女孩,抱了他的腰,兩人對視的時候……比你手中的烤地瓜還甜!”

    “真的啊……”唐月頓時沒勁兒。

    宋茉茉又晃了一下朋友的胳膊,“你看,現在看。”

    唐月又回頭看過去。

    果然,一個戴著口罩的女孩子,手里拿著一杯顏色很漂亮的茶,男人在忙,她站在旁邊手拿著茶杯,喂給他喝。

    “好吧……”

    唐月嘆氣,“果然好男人都是有主的。哎……那女孩看著好像有些眼熟啊……”

    宋茉茉拉她︰“走啦走啦,今天過節人多,待會兒去晚了等位都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兩人笑著鬧著走了。

    霍延動作嫻熟地給顧客稱重收費,沈畫就站在旁邊,把茶杯放下之後,她也帶了手套,他稱重,她拿紙袋來包裝。

    兩人一起,效率提高很多。

    今天是元旦,這會兒又臨近晚飯的飯點,這一波買烤地瓜的買完,就差不多了。

    隊伍終于沒幾個人。

    沈畫讓霍延休息一下。

    霍延搖頭︰“不累,你幫我茶杯拿來,想再喝點水。”

    沈畫輕笑︰“好啊。”

    拿了茶杯,送到他嘴邊,他就不用摘手套了,麻煩。

    喝了幾口他就停下來,繼續給顧客稱烤地瓜。

    這幾個賣完,還剩了幾個,沈彰叫他們收東西關門,他在里面做衛生,剩下這點兒不用賣了。

    外面也沒什麼收拾的。

    見沒顧客了,沈畫就自己拿了一個烤地瓜,撕開,自己吃一口,也給霍延吃一口。

    “這個烤得像流心一樣,尤其是這個皮附近的,有點像果醬,咬起來QQ的。”沈畫笑眯眯地說,“我其實……最喜歡吃地瓜皮。”

    洗干淨之後烤好的地瓜皮,味道上是最像烤紅薯散發出來的那個香味的,帶著蜜糖,又有些焦的感覺,她超喜歡吃。

    所以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沈彰烤地瓜的時候,都會把地瓜洗干淨再烤。

    要知道很多人用土爐子烤地瓜,都是帶的有泥巴的。

    沈彰這雖然也是用的土爐子烤的,但地瓜都是洗干淨的,如果不介意外面炭火燒出來的灰,這皮確實可以吃。

    沈畫也不覺得外面沾上的炭灰有多髒,拍拍吹吹就行了。

    她吃皮,給他吃芯。

    霍延看她吃得香甜,先是皺眉,後來也說︰“給我嘗一下。”

    皮上是有烤焦的地方的,某些地方看著有點兒黑,對他來說是不小的挑戰。

    沈畫︰“給你一點點。”

    她找了沒有烤焦的地方,撕了一點給他嘗一下。

    皮更有韌性,確實有種焦糖的香味,但就味道而言,也就是那樣吧,可看她吃得香甜,他也覺得那好像是人間至味。

    “這麼小氣,我要一大塊。”他說。

    沈畫沖他撇嘴︰“真要?”

    “嗯。”

    “行吧。”沈畫還是又挑著沒有烤焦的地方,撕了一塊送到他嘴里。

    但某人卻是張口就咬住她指尖。

    “喂!”沈畫瞪他,“只是素菜,沒肉的!”

    他的舌尖在她指尖上掃了一下,才松開她。

    沈畫看著自己的手指,又看著耳朵紅透的某人,她靠近他,低聲道︰“進寶同學,敢做不敢當呀。”

    敢撩她,有本事你別臉紅呀。

    有本事撩完了眼神別躲躲閃閃呀!

    見某人不敢看她,沈畫忽然哎了一聲,眼楮不斷地眨︰“哎,我眼楮里面好像進東西了……”

    霍延立刻看過來,飛快脫掉手套,抓著紙巾擦了手,捧著她的臉︰“你別動,哪只眼楮,我看一下。”

    她兩只眼楮都在眨,他也不知道是哪個。

    沈畫︰“右邊。”

    “仰頭,我看看。”他捧著她的臉,盯著她的眼楮。

    四目相對,兩人的瞳孔中倒映的只有彼此。

    “右眼嗎?肉眼看不到有什麼,我們去醫院。”霍延說。

    沈畫︰“你給我吹下就行。”

    “不能吹,容易把異物吹到眼底其他地方,也別揉眼,現在趕緊去你們醫院,取出來就好了。”霍延說。

    沈畫︰“……你怎麼比醫生還專業呢。”

    霍延一本正經,立刻就要拉著她走人︰“就是不能吹。”

    沈畫無奈了,“好吧我騙你的,眼楮里沒進異物。”

    “那進了什麼?”霍延疑惑。

    沈畫瞪大眼楮湊近他,踮起腳尖讓他看︰“你看看我眼楮里進什麼了?”

    霍延見她好像真的沒事,眼楮也不眨了,他稍稍松了口氣,就又認真地去看她眼楮里面到底進了什麼。

    不管進什麼,都得趕緊取出來呀。

    他捧著她的臉,湊近了看她的眼楮。

    嗯,黑白眼球上,好像是沒什麼異物,沒有黑點,也沒有脫落的眼睫毛……

    那能有什麼?

    “還沒看到嗎?”沈畫問。

    霍延看得非常仔細︰“沒看到。”

    沈畫無語了,踮起腳尖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我眼里進你了呀,看不到嗎?看不到嗎?滿眼只有你,看不到?”

    霍延眨眼︰“……看,看到了。”

    沈畫哼了他一聲,自己拿著地瓜吃︰“懲罰你收東西,快點,關門啦。”

    霍延眼底頓時盛滿笑意,如璀璨星河,引人沉溺。

    他乖乖去收東西,沈畫看著某人忙碌的身影,就忍不住想笑。

    正要關門呢,外面兩個女生經過。

    沈畫稍微看了一眼,不由得皺眉。

    那兩個女生好像半個多小時之前她剛來的時候,正在這兒排隊買烤紅薯呢,當時兩人說說笑笑的,情緒還很好。

    怎麼這會兒……

    一個在哭,另一個一身水,跟落湯雞一樣。

    兩人也正巧看過來。

    沈畫想了一下,沖她們招了下手︰“你們稍等一下,我拿點紙巾給你們擦擦,天冷,這樣走回家會感冒的。”

    兩個女孩子愣了一下,遲疑了片刻,還是朝著店里走了過來。

    霍延把拉了一半的門又網上推推,讓兩個女孩子進來。

    店里沒有備用的新毛巾,她拿了後廚上用的吸水性很好的紙巾過來,抽了一大把給兩人,讓她們好好擦擦。

    一身水的女生低聲說︰“謝謝。”

    另外一個在哭的女生,也哭著抽紙巾幫朋友擦︰“茉茉,這人也太惡心了!我跟你說,再有下次必須報警!”

    一身水的女生低著頭,擦著身上的水︰“月月別哭了,我沒事。”

    唐月也抽了紙巾擦自己的眼淚︰“你都不知道,他潑過來的時候我都嚇死了……還好還好只是水。”

    唐月又看向沈畫︰“謝謝啊,真的謝謝了。”

    沈畫問她︰“要喝點熱水嗎?”

    “……不麻煩的話,謝謝。”唐月趕緊說。

    沈畫︰“不麻煩。”

    她又看向霍延︰“進寶,你去幫爸爸收拾下後面,我給兩個小姑娘倒點水。”

    霍延點頭。

    沈畫去倒了熱水過來,兩個小姑娘捧著杯子暖和暖和。

    唐月喝了點溫水,嘆氣︰“最可氣的是我們才買的烤地瓜,才剛吃了一口就掉地上糟蹋了。”

    沈畫笑︰“剛好,那邊還有幾個,我們準備帶回家吃呢,我拿去再熱一下,你們待會兒路上吃。對了,你們要回家還是去哪兒?我幫你們叫個車吧。或者需要家長來接嗎?”

    “不用不用,我們回學校宿舍。”唐月趕緊說道。

    沈畫點頭,去把烤地瓜拿到後面,讓沈彰再熱一下。

    出來的時候,唐月遲疑了一下︰“我看著你總覺得好眼熟呀……好像在哪兒見過……”

    “你們是哪個學校的?”沈畫問。

    唐月說︰“我們是海醫大的。”

    沈畫點點頭︰“遇上什麼事情了嗎?”

    唐月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邊的好友才低聲說道︰“茉茉打游戲認識一個男人,網戀一段時間,奔現之後發現那個男人特別惡心,他之前在游戲里的樣子都是裝的,茉茉不想再跟他聯系,但他知道茉茉的專業、地址,還有各種信息,天天跑來糾纏茉茉。”

    “報警了嗎?”沈畫問。

    唐月︰“報了,但是沒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一身水的女孩兒也擦個差不多了,站起來說︰“謝謝,我們先走了。”

    沈畫︰“記得跟輔導員、舍管說一聲,不要單獨一個人外出,你們兩個女生也還有點少,多幾個人一起,人身安全第一。”

    “嗯嗯,謝謝。”宋茉茉趕緊點頭。

    沈畫把那幾個熱好的烤地瓜給裝上,叫兩個女孩子帶回去︰“真不用我給你們叫車?”

    “不用不用,謝謝啦。”唐月連忙道,“這地瓜還沒給您錢呢。”

    “拿去吃吧。”沈畫笑笑。

    等出了店門,唐月忍不住又踫了下身邊的宋茉茉︰“茉茉,你有沒有覺得剛才的小姐姐有些眼熟呀?她戴了口罩,可我總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

    宋茉茉一愣,忽然瞪大眼楮︰“是很眼熟……我想起來了!是,是沈醫生!”

    唐月也無比驚訝︰“你們學校那個傳說中的炎黃學院的創立者,那個沈醫生?咱們海醫大的那位傳奇學姐,沈醫生?就是那個沈醫生?”

    宋茉茉︰“肯定是她!”

    唐月︰“所以這家店是沈醫生爸爸媽媽開的?剛才那個……對哦!我說那個帥哥看著怎麼那麼眼熟!沈醫生的男朋友!”

    她立馬拿出手機,在網上搜。

    果然,有些圖雖然糊,但也能看出來。

    “沈醫生真的好溫柔啊!”唐月忍不住說。

    宋茉茉也連連點頭︰“沒想到沈醫生這麼平易近人。”

    唐月︰“對,其實真正的大佬一般都沒那麼趾高氣揚,半瓶水的才愛 當。天哪,竟然是沈醫生,我們本來說今天運氣太糟糕,但是現在看來,今天運氣好好啊!”

    宋茉茉也笑了起來︰“是呀,今天運氣好好……”

    兩個女生有回頭看看已經關上的店門,一掃之前的陰霾,開心地打車回學校。

    沈畫這邊,店里收拾完畢,三人就回家了。

    “小霍來了,你媽就趕緊去買菜回家做飯了。”沈彰說。

    沈畫︰“那麼麻煩做什麼,出去吃就行了,在店里忙一天,再做飯也太累了。”

    沈彰︰“你們出去吃飯都不方便,在家做也沒什麼,現在這店里的活,可比以往在家喂豬輕松多了,也沒那麼累。”

    沈彰又問沈畫︰“畫畫你們什麼時候放假?”

    沈畫︰“這不好說。”

    沈彰︰“又要到年底了吧。我剛才還在問小霍,他那邊都忙得差不多,說以後出差就會少些,基本都在海市。”

    沈畫點點頭。

    沈彰︰“小霍家是京市的吧?”

    霍延︰“我爺爺、爸媽在京市,外公外婆在杭市。”

    沈彰︰“去年春節也就在家待了一天?”

    霍延︰“……嗯。”

    沈彰看了一眼沈畫︰“畫畫,去年春節小霍來過咱們家了,你也一直沒去,別叫人說咱不懂禮數,今年春節你看放假的話,就跟小霍去他們家一趟,拜訪一下長輩。”

    沈畫︰“……”

    沈彰︰“也不是催你們什麼,你倆要就想談個戀愛,那就當我沒說,但小霍這態度這麼認真,明顯是想跟你認真處的。你們也談了這麼長時間了,彼此了解也差不多,也該跟家里人見個面,合適不合適,後面怎麼樣都好說……”

    “我家人很喜歡畫畫。”霍延立刻說道。

    沈彰︰“那也得去拜訪一下,見個面,是禮數。”

    霍延握住她的手,頓時微微用力,有些緊張。

    沈畫︰“行啊。你見過我爸媽了,我也去見見你爸媽。”

    霍延看她︰“你要沒時間……”

    沈彰︰“放假時間肯定是有的,不過今年小直要回來,也不好叫畫畫在你家過年,年前去見個面,拜訪一下。”

    霍延點頭︰“好。”

    他立刻又說道︰“我家過年也沒什麼意思,我往年也不在家過年……他們……也都不一定在家……”

    他說的有些亂。

    沈畫握住他的手︰“把你拐來我家過年,你爸媽有意見嗎?”

    霍延立刻搖頭︰“沒有,去年就是我媽催我去找你的。”

    沈畫眨眼︰“真的假的?見面了我可要問問伯母。”

    “真的。”

    沈畫失笑,被他握住的手,拇指在他手上來回摩挲著,讓他放松一些。

    回到家,林鳳雅果然已經做好了一桌子的飯菜,見他們回來,趕緊招呼他們去洗手落座,準備吃飯。

    大冬天的,吃個火鍋最舒服不過。

    沈家都能吃辣,但是照顧霍延,弄的是鴛鴦鍋,一邊是紅油,一邊是菌菇湯底。

    正要吃飯呢,沈直也發了視頻過來。

    平板放在桌子邊上,一家人都能拍到。

    “爸媽,姐,姐夫。”沈直嘴巴很甜,“姐夫你別再給我訂球鞋啦,多得穿不完,我這還長身體呢,有的都還沒穿幾次就不合適了,太浪費。”

    霍延︰“鞋子不合適就得換,別傷腳。”

    沈畫挑眉。

    霍延又說︰“在外面玩注意安全。”

    沈畫看看畫面中的沈直︰“在哪兒呢?”

    沈直笑嘻嘻地說︰“我現在E國呀!姐夫沒跟你說嗎,他給我訂的票。英足總真是太變態了,他們冬歇期都沒有,別人過聖誕節過春節,英超還要踢比賽,今晚北倫敦德比,熱刺和槍手,姐夫給我找的套票,不然根本訂不到票!”

    沈畫無語,趕緊叮囑沈直︰“你自己注意安全。”

    “知道了姐,我這還白天呢,我先去車子逛逛,你們吃飯吧,謝謝姐夫!”沈直開心地說。

    掛了電話,沈畫這才看向霍延。

    霍延立刻說︰“多看看現場比賽對他有好處,提前感受一下氣氛,放松。”

    沈畫失笑︰“我又沒說你做的不對。干嘛不告訴我?”

    霍延︰“都是小事,你那麼忙。”

    沈畫意味深長地看他一眼,小事,背著她這樣的小事恐怕多得很呢。

    沈彰也輕咳一聲︰“小霍,你別太慣著小直了,男孩子容易慣壞。”

    霍延︰“不會,小直很獨立,我也沒做什麼。”

    沈畫忽然想起來一件事︰“上回跟小直聊,匆匆忙忙的,好像听見他說什麼營養師……球隊營養師不可能為他一個人服務,你給他請的?”

    霍延頓了頓︰“他現在正在長身體,生長發育極快,專業的營養師和教練能幫助他更好地調理身體,教他怎麼防止受傷。現在的足球巨星克里斯,他當年轉會曼聯拿到第一筆薪資就是請專業的營養師和教練,規律節制的飲食和鍛煉,以及良好的生活習慣,讓他的身體素質越來越好,哪怕已經38歲,依舊活躍在五大聯賽,而大多數球員35歲之前就退役了。”

    “人種差異,亞洲人的身體素質本就比歐美稍微差點,這也跟從小的飲食結構有關,小直現在調理並不晚。”

    “還有,外國人生活習慣比較自由散漫,如果不克制自律的話,像很多天才球星,放縱身材管理、流連夜店、酒色無度,最後,成名時有多驚艷,墮落時就有多可惜。這點在南美球員身上表現最為凸出。小直還小,難免會有好奇心,必須多多引導。”

    沈畫︰“……我得反思一下,我對小直是不是太不關心了。”

    霍延︰“這種小事我來關心就好。”

    沈畫轉頭看他,嗯,如果這不是在飯桌上,不是在父母面前,她大概立刻就想親他一口。

    吃過飯,沈畫讓林鳳雅去休息,她跟霍延去收拾碗筷。

    林鳳雅說什麼都不干︰“做頓飯哪里就能累到,你們去坐……櫃子里有開心果有山核桃,還有松子什麼的,你們拿去慢慢剝著吃。快別在廚房了,听話。”

    沈畫無奈,也不再繼續爭搶了。

    明天沒什麼事情,兩人晚上都在這邊住。

    這里沒客房,只有沈畫和沈直的房間,就讓霍延住沈直的房間。

    不過沈畫還是悄悄地把某人拉到她房間里去。

    又高又帥的男朋友,這麼長時間沒見,不上下其手,好好熟悉熟悉,怎麼能行?

    檢查身體,她可是很擅長呢。

    某人,欲拒還迎,活色生香。

    某一刻她甚至有種在干壞事的感覺……

    果然人骨子里就是惡劣的,壞事越干越順手,還上癮……

    她被某人拖到衛生間里,捏著她的手給她洗了好多遍。

    “要不要再配上個刷子?”沈畫靠在他懷里問,“再洗我手都要脫皮了。”

    洗干淨,拿了柔軟的毛巾擦干,某人又找了護手霜來,給她仔仔細細地涂抹,揉搓,爭取讓護手霜好好發揮作用。

    “抹好了?”沈畫沖他笑。

    霍延抱著她,下巴墊在她肩膀上,臉貼著她的臉,讓她充分感受到他臉上的熱度。

    她輕笑,故意逗他,“護手霜什麼牌子的?香香的,也不膩人。”

    霍延︰“定做的。”

    沈畫︰“難怪,之前唐慧問我什麼牌子,我說沒注意,後來拍個照片給她,她說在超市里找不到,網上也沒查到。”

    她說著,又把手湊到鼻尖︰“真的挺好聞,你聞聞……哈哈哈……你在嫌棄什麼……”

    次日,她醒來的時候,霍延和沈彰在樓下打羽毛球。

    林鳳雅做好了飯,“去叫他們回來吃飯了,你爸也是,一大早就拉著小霍去打球,我說你們年輕人一般都睡得晚,早上覺香,說叫小霍去睡個回籠覺呢,你爸就去拿球拍了。”

    “平時沒人跟他打,好不容易逮著小霍。”

    沈畫笑︰“霍延也習慣早起,沒事。我去叫他們。”

    吃過早餐,林鳳雅和沈彰臨近中午才去店里開門,沈畫和霍延則打算回公寓。

    回房間里拿東西,沈畫才看到自己手機丟在床頭,剛才吃飯也沒帶出去,看一眼上面好幾個未接來電,是杜遠新打的。

    杜遠新給她打這麼多電話干什麼?

    一般沒什麼急事的話,杜遠新不會連續給她打電話。

    沈畫沒遲疑,就把電話回了過去。

    “剛才出門沒帶手機,有事?”沈畫沒廢話,直接問。

    杜遠新沉默一下︰“夏醫生出事了。”

    沈畫挑眉,出事?能出什麼事?

    杜遠新頓了頓,才低聲說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元旦那天夏醫生值班,收治了一個遠處來的病人……”

    “那病人也是膠質母細胞瘤的患者,第一次手術後,腫瘤四個月就復發了,他們就認為是醫生沒給他們切好。”

    “他們是在下面醫院,請的飛刀醫生過去做的手術。從他們帶過來的片子上看,人家主刀醫生給她做的手術已經非常完美了,能切的都切了。”

    “但膠質母細胞瘤,眾所周知這病最容易復發,短的四五個月,長的一年兩年都有復發的,復發之後腫瘤生長速度很快,要不了多久就能長到原來那麼大……”

    “可不管怎麼解釋他們都不信,非說是醫生手術做的不好。”

    沈畫的眉頭皺起來了,她狐疑道︰“給他們做手術的那個飛刀醫生,該不會就是夏醫生吧。”

    杜遠新︰“……對。”

    沈畫扶額。

    看吧,這就是飛刀醫生的風險。

    她當然相信杜遠新說的,夏醫生在給病人做手術的時候已經盡善盡美,做到最好做到極致。

    這手術如果是在本院做的,那沒有任何問題,誰都不怕病人來鬧的。

    可偏偏,這手術是夏醫生作為飛刀醫生,去別的醫院做的,收了飛刀費的,現在病人鬧起來……

    杜遠新︰“手術沒有一點兒問題!”

    沈畫︰“我知道手術沒問題,但程序有問題。現如今這程序改不了,你說怎麼辦?”

    她也是有些難受。

    毋庸置疑夏醫生是個好醫生,現在偏偏卡在程序這塊兒,鬧不好肯定要處理夏醫生的。

    “病人那邊什麼訴求?要免費做第二次手術,還是怎麼?”沈畫問。

    杜遠新微微抿唇︰“病人本來是奔著免費手術來的,但是來了醫院之後,听說了那位術後復發的大姐的病例,又听說了甦甦的病例,還又打听了瞿東海的病例之後,病人現在要求,讓你給她免費治病,只要給她治好了,她就不告夏醫生。”

    沈畫︰“……”

    真是要被氣笑了。

    “我是不是該感謝他們,這麼相信醫生的醫德?這麼威脅醫生,也不怕。”沈畫冷笑。

    杜遠新︰“他們威脅的是夏醫生,你跟他們又無冤無仇,只要夏醫生請動你給他們治病,你又不會亂來。”

    沈畫︰“他們就這麼肯定夏醫生能請動我?對了,他們這麼威脅夏醫生,是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嗎?”

    杜遠新沉默一下,低聲說道︰“他們當初給的飛刀費,是以紅包的形式給的當地醫院的醫生,後來當地醫院的醫生再給夏醫生。他們給紅包的時候,拍了視頻。”

    沈畫︰“……多少錢?”

    杜遠新︰“一萬。”

    沈畫︰“車馬費呢?”

    杜遠新︰“……全部包括在內。”

    沈畫覺得自己出現了幻听︰“一萬塊錢的飛刀費,包含來回交通住宿這些?等等,你剛才還跟我說,他們是遠處來的,那肯定不是海市附近,是其他地方,遠處……機票來回至少得兩三千吧?住宿費就不說了,還有打車什麼的……”

    “周末,飛那麼遠去,做完一台好幾個小時的大手術,再飛回來。去掉車馬費,自己手里就能剩下六千多塊錢?”

    “你在逗我?”

    杜遠新嘆氣︰“機票倒是沒那麼貴,倆人來回機票總共四千,加上打車費什麼的,4500左右,能落下5500,夏醫生拿3500,另外的麻醉醫生拿2000。差不多是這麼分的。”

    “因為那邊的麻醉醫生也不行,夏醫生之前有一次去開飛刀,麻醉師出點問題,差點兒毀了手術。後來夏醫生一般都帶個麻醉醫生過去。”

    沈畫扶額,居然還倆人。

    杜遠新也很無奈︰“老師我知道你很生氣,我也氣呢,三千塊,說實話叫他周末去我家診所出個診,不用動手術,就給病人解答一下問題,去一回我都能給他開五千!”

    “他這去倆人,總共才收一萬,簡直是在扶貧。”

    沈畫差點兒忘了,杜遠新也是有錢人。

    和霍延說了一聲,也沒什麼東西好收拾的,兩人換好衣服就直接去了海一院。

    到醫院的時候,夏禹蒙已經被杜遠新給拎到辦公室。

    “我找了他半天。”杜遠新氣得不行,無語地說夏禹蒙,“你說你那是不是在扶貧?”

    夏禹蒙嘆氣︰“那原本是我一個師兄的活兒,偏巧師兄那天出點事,去不了,就叫我過去一趟。師兄跟病人那邊地方醫院的醫生是朋友,一萬塊算是友情價,我這也不好再加價。師兄幫我那麼多,總是給我介紹活兒,我這趟只要不虧就行。誰知道……”

    杜遠新也是無語了︰“那病人怎麼找到你了?”

    夏禹蒙︰“師兄去不了,肯定也要給病人一個交代,那邊就把我的信息給病人說了,病人一開始就嫌我太年輕,但是風險什麼的都跟他們說透的,誰能想到……”

    杜遠新︰“沒下限的人多了。那現在怎麼辦?就這麼滿足他們的要求,也實在是太憋屈了,這種人……”

    “這種人就不配看醫生,才收了他們一萬塊錢,叫他們自己來大醫院試試,看看一萬塊錢夠不夠路費、掛號費、專家費、檢查費、手術費!”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10-1621:34:17~2020-10-1721:34: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張三李四93瓶;妖靈、秋末萌狐樹上坐30瓶;ammy、南源北德、桔子20瓶;青荷捧玉19瓶;有個小可愛叫海花、Nicole、princy、i超超ya10瓶;灕甦甦、只想上岸8瓶;214626257瓶;迷路的索大、besthappy、25953923、妞妞愛果果5瓶;發大大柴、曼珠沙華、岸上的魚、雪書顏、sy、鳳凰花又開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a href="<a href="https:///book/9/9727/7183113.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9/9727/7183113.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9/9727/7183113.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9/9727/7183113.html</a></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