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咱們不如把婚事辦了

    “……”

    她當場石化!

    他,他這是在向她求婚嗎?

    她的心如擂鼓,跳的太快了,簡直快要沖破胸腔跑出來了。

    他不是在開玩笑,他是真的想娶她,不是做戲,是真的!

    她喜不喜歡他,喜歡,已經喜歡到了骨子里。

    那她願意嫁他嗎,答案即便人問一千遍,也永不會變。

    她願意!

    于是,她的臉上也綻開笑容,努力抑制住內心的羞澀,溫柔而堅定的答︰“好。”

    他眉眼一亮,便又俯下身來,她害羞的閉上眼楮,眼看倆人又要吻在一起,門口卻傳來輕微的敲門聲︰“篤篤篤”。

    門雖然是關著的,但小冬還是一下就听出了這是將夜回來了。

    三人相處已久,彼此之間已經有了相當的默契。

    環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松開了,無間皺著眉嘆息一句這才淡淡道︰“進來。”

    他話音剛落,門就被輕輕推開了,果然是將夜站在門口。

    “公子。”將夜徑直走進來,對著無間躬身道。

    無間又坐回到座位上,恢復了慣常的懶洋洋︰“說吧。”

    小冬感覺自己的臉上還**辣的一片,不用照鏡子都知道現在自己這臉肯定是紅的不像樣子了。

    她又羞又澹 憬榪諶Э賬  崍瞬韜蓍m宋蕁br />
    身後將夜四平八穩的聲音漸漸響起,她隱約听到什麼“土著”,“坊市”之類的詞語。

    提著茶壺走到二樓她暫且停了下來,這閣樓里是有專人服侍他們的日常起居的。

    再往下走,到了一層便是僕人婢女所在之地了,她現在這個樣子有點不太好意思出現在眾人面前,便暫時停下來休整。

    她和無間三人都住在第三層,這第二層便空了下來。

    她走到窗邊,推開窗戶吹了一會兒海風,等心情徹底平復,這才又拎著茶壺去到一樓。

    等她再度回來,顯然將夜已經報告完了該說的事項,正束手站在無間身後不遠。

    見她進來,他略微欠了欠身,默默走出了房間,還順手把房門帶上了。

    將夜一走,她臉上好不容易才退下去的熱度又起來了。

    她沒敢看無間,只低著頭拎著水壺走到桌邊。

    一想到他剛才的那個吻,她的臉就感覺火辣辣的。

    真是太沒出息了!她在內心暗罵自己一句。

    不過被他親了一下她就快找不著北了,那以後成了親入洞房的時候她不得羞得要暈過去啊。

    一想到日後要入洞房,她的心又開始止不住的狂跳,恨不得立刻找條地縫鑽進去。

    哎呀,這真是太羞恥了,她怎麼會突然想到這些事?

    她正面紅耳赤,心猿意馬,他的聲音就飄了過來,帶著幾分調笑。

    “丫頭,你知道你現在這樣子有多勾人嗎?你再這樣,為夫可就等不了到你的及笄之禮了,咱們不如盡快就把婚事給辦了?”

    “盡快辦婚事?”她愣了一下,手上一抖,壺里的茶水頓時濺了出來。

    眼看那熱茶就要落在她的手上,手里忽然一空,茶壺就到了無間手中。

    而她也被他帶離兩步,躲了開去。

    “小心點,你沒事吧?”他將茶壺隨意丟在桌子上,執起她的手來看。

    “沒,我沒事,”她下意識的回他,盯著他好看的側顏看了半晌後,她忽然開口道︰“你是不是忍得很辛苦?”

    她曾經問過他,有沒有喜歡過什麼人,他說這一世只有過她。

    這大陸上的風俗即便國家眾多也大同小異,男子從十六歲開始便可進行婚配,女子是十四歲開始。

    無間身為男子,現在已經二十有六了竟然還沒有娶妻,雖然貴為千武太子,卻連一個侍妾也還沒有納,的確是世上罕見了。

    她是大夫,雖還不通男女之事但醫理卻懂得很多,成年男子長期禁欲的確對身體不好。

    她不能眼看著他這樣受苦,況且她活了兩世,早已看淡世間的各種禮數,即便沒有八抬大轎,明媒正娶,她也願意跟了他。

    她這話一出口,該無間愣神兒了,他伸指輕點了她的額頭一下,又好笑又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放心,雖然有些辛苦,但你夫君還撐得住。你是我將要娶的妻,一生中唯一的女人,我怎會隨意要了你,唯有舉辦盛大的婚事,昭告天下,方才可以。”

    他說的鄭重,她心下頗為感動,自從母親病逝後,這是第一次,她感受到了來自他人的重視和在乎。

    于是,她仰頭看他,低聲道︰“我不在乎那些禮節,只要能與你在一起就好。”

    他卻捧著她的手輕吻一下,輕聲道︰“我在乎,因為你配得上所有最好的對待。”

    所有的羞澀瞬間都化作了感動,她忍不住落下淚來,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流個不停。

    他取了帕子出來輕輕為她拭淚,過了好半晌她才逐漸平靜下來。

    “剛才將夜說了什麼事?”她恢復過來後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個。

    無間先是伸手拎起茶壺倒了杯熱茶給她,這才幽幽道︰“中霧島土著明天有坊市的集會,會販賣一些他們所特有的東西。”

    “特有的東西?”她捧著茶杯啜一一口,接著道︰“比如呢?”

    無間沒有回答,而是直接翻手取出一物遞了過來。

    她放下茶杯接過來細看,這東西只不過拇指粗細,長不足一寸,顏色烏黑,看其材質像是樹藤類,表面有一些向外凸出的疙瘩。

    並且東西一入手她就聞到了一股藥香,只是味道太淡,幾不可辨。

    “這是……藥材?”她有些不確定的問。

    他點點頭,確定道︰“是的。”

    這東西竟然真的是藥材?

    她捏著這截樹藤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終于探手進腰間的皮袋取出了幾件工具。

    幾息之後她猛然驚叫一聲︰“這物竟然是魅藤?”

    見無間露出疑惑的表情,她趕緊解釋道︰“魅藤是一種在大陸其他地方已經絕跡的藥材,其藥性十分的霸道,多用在猛藥的配方中,不過這東西絕跡後,大夫們也就改換了其他藥物來替代了,只是效果都不如這魅藤好。”

    語畢,她卻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這截魅藤有什麼問題嗎?”無間好奇的問。

    “根據醫典記載,這魅藤色澤烏黑,渾身長滿疙瘩,且有異常刺鼻的氣味,因此很容易被人發現,所以這也是它會這麼快就絕跡的一大原因。”

    “但是,”她看了一眼手里的這截藥材,有些疑惑︰“這東西我百分百確定是魅藤,但它卻幾乎沒有什麼氣味。”

    這又是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