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第1191章、太過分了

    “是啊,從小疼到大。”

    對于女婿,張鳳珍是真的滿意,從來挑不出任何錯處。

    以前她還覺得女婿有點少言寡語的,時間長了到也習慣了。

    現在看來,人總是會改變的。

    至少在家中,尹東承是越來越溫暖的人。

    樓上,尹東承剛走近三樓樓梯口,就听到從書房傳來說話聲。

    他听力沒有妻子變態,听到的也都是斷斷續續的,並不清晰。

    但很顯然,此時,書房里有人。

    等到他走近書房,手才抬起來還沒落下,書房的門已經被打開了。

    艾沐站在門口,身後站著一只動物,細看,竟然是逅琺。

    “它怎麼回來了,宿屠沒回來嗎?”

    尹東承記得妻子曾經說過,逅琺跟著宿屠離開了。

    “沒有,宿屠說還有兩種草藥沒找到,所以暫時不回來。”

    因為去的地方不適合逅琺,所以讓逅琺返回。

    “哦……宿屠還好嗎?上次听你說好像受傷了?”

    “嗯,用了我給他的藥,傷勢好轉了許多。”

    話落,艾沐有些悵然的回到椅子旁,靠坐在上面。

    逅琺見尹東承回來了,也沒有什麼可以匯報的內容,打算回空間。

    可是艾沐的空間因為在逐漸凋落,所以現在已經不能進活物了。

    逅琺只能留在外面。

    啪啪與逅琺不一樣,啪啪原本就屬于空間,是空間精靈,而逅琺並不是。

    所以一旦空間沒有原本的動力,就會排斥外物。。

    “你以後就跟在兩個小寶身邊吧。”

    逅琺用力的點點頭,離開了書房,直接跑向暖棚。

    它很喜歡小孩子的,最喜歡和小孩子玩了。

    見逅琺走了,尹東承這才蹲在妻子面前,握住對方的小手。

    臉上滿是擔憂。

    “你這是怎麼了?咱媽見你情緒不對,很擔心你。”

    “沒事!”

    艾沐沒精打采的搖搖頭。

    “喲,還不和我說呢?什麼天大的問題,我都解決不了?”

    在尹東承看來,很少有他解決不了的事。

    如果有,那真的是天大的問題。

    “老公,我今天看了蕭然和楊琛的宣傳計劃書,計劃書做的很好,宣傳點也都合情合理,挑不出什麼毛病。”

    可一旦此事展開,她就回不到以前了。

    想要低調的生活怕是很難。

    “你在擔心以後?”

    “嗯。”

    “那就把那個宣傳片撤了,反正也才放映了沒幾天。”

    萬佳慧做的記錄宣傳片真的在山莊里放映了。

    超大的屏幕立在山莊中央。

    路過的每一個人都能看見。

    紀錄片里,艾沐出現的鏡頭不是很多,而且都是側臉,但仍舊能看出顏值超高。

    尤其是穿著一身月牙白的漢服,站在院子里中挑選草藥的情景,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紀錄片選在滿月宴當天放映的,很多人都看見了。

    很多游客也看見了。

    不過因為沒有正式營業,那些上京來的賓客看見了也不會出去亂說,所以影響不大。

    可一旦執行蕭然的宣傳計劃書,那麼以後知道艾沐的人會越來越多。

    當然也會有更多的人了解她的身份。

    其他的身份,她沒在怕的,除了中醫這個身份。

    艾沐不怕救人,但她怕被道德綁架。

    何況她跟著師父學了那麼多,無論是陰陽八卦,還是堪輿風水。

    有些事是看破不說破的。

    所以她從來只救該救之人,宿命輪回中的人,她不救。

    可世事無常,很多人很多事由不得你。

    “算了,就放在那吧,放在那,至少還能起到震懾的作用。”

    畢竟紀錄片里記錄了她做慈善的一些內容。

    她做過的慈善太多了。

    從十歲那年成立基金,最開始的時候捐助的錢很少。

    到後來她寫的書越來越暢銷,越來越出名,並且建立了‘AI’集團等等。

    隨著公司越做越大,慈善的金額也越來越大。

    無論是以她的名義,還是以公司或者家人的名義所建築的學校,成立的養老院遍布全國各地。

    更別說捐助那些看不起病的老人兒童。

    總之,每年她都會拿出很多錢來回饋老百姓。

    可總有些人覺得她啥也不是,什麼都沒做,以此來對洪家進行打壓。

    這次竟然公開與‘AI’集團叫板。

    公平競爭可以促進社會經濟的發展,她支持。

    然那些人的做法太惡心了。

    “這樣吧,老公你讓萬佳慧把那個紀錄片再稍微剪短一些,把我的容貌稍微的進行處理,模糊一點即可。”

    “好,我明天就讓她去做。”

    見妻子已經做好了決定,尹東承這才抱起妻子。

    “是不是一天都沒休息?小睡一會兒吧,這幾天兩個寶寶很粘你,晚上都扒著你不放。”

    見妻子精神不好,尹東承抱著人來到臥室。

    躺在床上,艾沐原本以為自己睡不著,結果五分鐘的時間還沒到,便睡著了。

    尹東承見妻子睡著了,這才來到樓下,打算去暖房看看兩個小寶貝。

    結果半路被蔣正國攔住了。

    尹東承不知道老爺子叫自己啥事,但還是很配合的跟著老爺子去了他的房間。

    房間里燃著香,有股淡淡的檀香。

    人聞了以後,會逐漸放松精神。

    “爺爺,您有事找我?”

    坐在茶幾前,尹東承開口詢問。

    “東承啊,有件事我要實現給你打個預防針了。

    是你父親的事。”

    見對方提到自己的父親,尹東承的眸光瞬間變得銳利。

    “爺爺,我知道你指的事,前天晚上我也收到了消息,你放心,這次我不會放過那個女人。”

    上次小轎車爆炸事件,是商彩慧在背後指使的。

    安裝炸彈的人已經找到了,雖然啥也不知道,但至少他是執行者。

    根據這個人,尹東承順著藤一階一階往上查。

    查到最後竟然真的是商彩慧做的,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已經能說明一切。

    雖然這件事父親並不知情,但父親的態度可以看出很多事。

    當初,尹東承已經表示自己懷疑商彩慧,可尹易卻從來不對這件事進行處理,以至于引發了後面一些列的問題,太過分了。

    “好,既然你心中有數,爺爺也就不說什麼了!”

    畢竟是家事,外人不好參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