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王姐出山

    王壯壯依舊是早出晚歸,白天在電氣化鐵路工程工地上把自己累的夠嗆,晚上一下班,就吆五喝六地喊上幾個兄弟,一起聚聚,喝個小酒,然後回到宿舍,倒頭就睡。這種生活習性早就深深地扎根在他靈魂里,流淌在他血脈中,有時候也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突然驚醒,一嘴的干澀,匆匆從床上起來,打開床頭燈,拿起桌子上那杯涼白開,咕咚、咕咚,幾大口下肚後,就順手點起一根香煙,使勁吸上一口,在煙霧的纏繞里,傻傻地坐在床頭,望著窗外那輪冷冷的月色,心里一下子就惆悵起來,不知為啥,這個時候,才是王壯壯個人情感最為脆弱的時候,他腦海里不時浮現出臥榻病床的老娘,一臉埋怨的妻子,還有那個調皮搗蛋,已經多日不和他聯系的兒子果果,面對著自己一地雞毛的尷尬生活狀態,他,這個已是人到中年的電氣化工程人,此時心里不由得倍感淒涼無助……

    “做男人難,做工程人就更難了,哎,沒法子,熬著吧!”王壯壯自言自語後,就又是倒頭就睡,可是自己腦海卻不受他大腦指揮,經常是閉著眼楮,就是睡不著呢,因此,百感無聊之際,他也會偶爾浪漫一下,打開老婆楊蓮的微信,敲上幾個字︰

    “老婆,俺想你了!”

    他也知道,這短信大多都顯得蒼白無力,一般都是有去無回的,第二天一早,就會接到老婆楊蓮氣勢洶洶的電話︰

    “以後半夜不要給俺發這些亂七八糟的短信,影響俺第二天正常上班呢?啥,想俺了,想俺,你就回家呀!搞這些個虛頭巴腦的干嘛呀?”

    面對不解風情的老婆,王壯壯自己只是苦笑一聲,隨即就把這殘留的一點相思之情,瞬間掐滅。轉身就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這就是王壯壯同志內心深處看似矛盾的情感糾結之處,他很痛苦,但也很無奈呢。

    因此當他得知心目中一向仰慕的王燕飛大姐,此時人家已經離休在家,還不遠千里特意來到工地來看他,說句實話,他很感動,但是他也並不想把心里話當著其他人的面,去做一些所謂的宣泄和傾述,因為小時候,爹就教育他︰

    “男子漢大丈夫,要管住嘴,行為端!”

    王燕飛特意找到王壯壯,說明了來意,王壯壯看著一臉慈愛的王大姐,仿佛自己年輕癲狂的那個青壯年,又回來了,他靦腆地說︰

    “王姐,俺現如今也是四十好幾的人,都當爹了,俺的事,俺自己能解決,不用您操心!”

    “哎呀,王壯壯,到現在,還在給你王姐這里裝大呢,有你這麼當爹的嗎?你家孩子學習咋樣,你關心過嗎?和你愛人經常溝通嗎?你老母親的病咋樣了?”

    面對王燕飛這一連炮的發問,王壯壯低頭一直不搭腔,突然他一下子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嘴里哽咽道︰

    “誰讓俺干了電氣化呢?俺對不起俺娘呀?”

    王燕飛看他這番窩囊樣,忍不住還想再數落幾句,突然想起昨晚齊老給的工作指導精神,于是立馬換了一種語氣︰

    “咱們干電氣化,並不比別人矮三分,這人呀,就看你咋活?多看看明媚的太陽,自己也就活成一束光了,整日貓在自己一畝三分地,自我封閉,哀傷有啥用呀?”

    “王姐您說的對,可是,俺自己覺得自己做的沒錯呀?”王壯壯一臉委屈地說道。

    “那你給大姐說說,你心里都有啥委屈,讓大姐听听!”王燕飛看到王壯壯松了口,于是連忙鼓勵道。

    于是壓抑多年的心中苦水,一下子都倒了出來,王壯壯一個人面對身邊這位可以信任的王大姐,說起話來滔滔不絕,從結婚說到生孩子,又從生孩子說到爹的去世,王燕飛自始至終都沒插話,只是聆听,最後,王燕飛感慨道︰

    “王壯壯,你這些年也不容易呢?”

    “是呀,大姐,還是你能理解俺!今天和您這一談話,俺心里敞快開了!”王壯壯高興地答道。

    王燕飛看到自己第一步工作已經順利完成,于是就打算離去,向李主席和齊老說說今天的收獲,沒想到,在她即將離去的時刻,王壯壯卻是一副扭扭捏捏,欲言又止的模樣,王燕飛看到外表魁梧的光頭大漢,此時就像個娘們一樣,笑呵呵地問︰

    “你看看你那熊樣,還是我們眼里的王壯壯隊長嗎?”

    “王姐,俺,俺!”王壯壯臉漲得通紅,一時不知說啥好了!

    “你呀,有屁就放!”王燕飛一句髒話脫口而出。

    “俺想平時在您沒事的時候,給您打打電話,說說心里話,因為俺也沒個姐姐,現在俺就把你當親姐姐,可好!”

    王燕飛看他憋了半天,就這事,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王姐,你不答應,也不能笑俺呢?”

    ”王壯壯一臉忐忑地問。

    “傻兄弟,姐答應你!反正我現在也離休在家,閑著沒事,姐歡迎你隨時給姐打電話!”王燕飛一邊笑,一邊對王壯壯說。

    王壯壯得到王燕飛的認可,高興壞了,他連聲道︰

    “這下好了,這下好了,俺有姐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