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救贖(番外七)

    今日黑七去了周家莊。

    他原是打算今日好好休息一番的,畢竟這麼多天只差沒有風餐露宿了,就是鐵打的身體也吃不消。但因昨日在山上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周德全後,心起戒備,今日也就去周家莊盯著周德全,看他到底在搞什麼鬼。

    等春杏送飯到客棧的時候,黑七並不在客棧之中。

    這是春杏第二回來客棧。

    敲門無人應之後後,小二上來剛好看見她,喊了她。

    春杏以為他是要趕自己走。忙提著籃子正匆匆要避開他離開時,卻不想小二忙喊道“你是要找十三號房的客官”

    春杏腳步一頓,望向小二。

    小二道“那客官留了話,說今日會有個小姑娘來給他送東西,來了的話放進他屋中就好。”

    說著就上前,去推開了十三號房。

    黑七屋中並無貴重物品,離開前也沒上鎖,就轉告了一聲小二,說要是有一個提著籃子的小姑娘來尋他的話,開門讓她把東西直接放屋里。

    看著小二們房門開了,作出了請的手勢,春杏微微用力攥緊籃子的走到門外邊。

    第一次踏足黑七的住所,許是因為感覺到與他距離近了一些,緊張得跳就好像是鼓鍵子在鼓面上“咚咚咚”的快速敲打著一樣。

    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顛顛巍巍的抬起左腳跨過門檻,進了屋中。

    小二見她進了屋中,也就在門外候著。

    春杏看了眼黑七住所,屋中除了掛著一身他平時穿著的黑衣服外,似乎原來客棧的客房是什麼樣的,現在也幾乎是什麼樣的。

    冷冷清清的。

    放下了籃子後,也就轉身出了屋子。

    黑七天未亮就去了周家莊,在莊子外的一個高坡上盯著周家莊。

    他視力好,能分辨出哪個是周德全。

    天色漸亮,直到太陽升起來,周德全才起來出了家門。

    今日他並沒有上山,而是往鎮上的方向而去,黑七跟了上去。

    周德全不是周衡,沒有周衡的警覺,所以發現不了有人跟著他。

    周德全不會想到會有人跟著他,也不會謹慎,就這麼大咧咧的進了賭場。

    黑七也尾隨進了賭場。

    賭場中人聲鼎沸,人擠人,多一個人少一個人根本不會引人注意。

    周德全一來,賭場中一個坐在長凳上的漢子吐了一口痰,然後朝著周德全指了指一間屋子。

    周德全會意,先行去了那間小屋。

    見周德全進去了,那漢子左右看了眼,然後才起身朝著小屋走去。

    昨日鬼鬼祟祟的上了山,今日就來賭場不是賭i博,卻是來找人,事有蹊蹺。

    黑七認得出來,那漢子就是先前春杏跪求寬限時日的那男人,似乎叫什麼彪爺。

    黑七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都有人盯著,不便在賭場內偷听,索性退出了賭場。

    黑七才出賭場,就有人嚷嚷著是誰把他喝茶的杯子拿走了。

    黑七側身進了約莫只有女子半手臂寬的窄巷,看了一眼自己的位置,再向前走了一小段距離,然後停了下來。

    拿出一個杯子,杯口靠牆,耳朵貼到杯底。

    屋內。

    彪爺把玩著手中兩顆玉球,斜睨著跪在地上的周德全,也不說話。

    安靜的氛圍讓周德全在這深秋也冷汗直流,濕了背脊。

    在這邊陲小鎮,鬧出幾條人命,縣衙也不怎麼管。更別說賭場每個月進供給縣太爺和衙役的銀子都不少,所以縣衙基本上都對賭場的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周德全欠賭場一百多兩銀子。賭場想要他的命,還是把他賣到黑窯的地方去,他可是一輩子都出不來了,這如何能叫他不害怕

    許久之後,彪爺才開口“說吧。”

    周德全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哆哆嗦嗦的說“周衡一直在山洞中,若是他離開山洞的時候,那福嬸也會在山洞里邊守著,我實在是不好下手。”

    彪爺嗤笑一聲“一個老太婆和一個啞巴殘廢你都搞不定,你還是個男人”

    周德全不敢說話。

    彪爺眼楮一眯,露出凶相威脅“三天之內,要麼把那小娘們弄來,要麼還銀子,別想逃,只要你敢逃出這靈山鎮一步,老子就砍了你一雙腿,讓你到縣上當乞丐乞討還錢”

    周德全臉一白,連連點頭“彪爺你放心,我一定能在三天之內把周衡那小媳婦弄來”

    彪爺朝著他啐了一口口水“再給老子找借口,老子就先砍了你的手,看你能不能辦得到。”

    周德全哆哆嗦嗦的出了賭場,一出了賭場,在賭場門口“呸”了一聲後才離開。

    黑七跟著周德全,直到他進了酒館喝酒後,他才回了客棧。

    小二見他回來,便把有人來尋他,放下東西就離開了的事情告訴了他。

    黑七回到房中的時候,裝著飯菜的籃子已經放到了桌面上。

    黑七打開,發現里邊不僅有飯菜,還有一個小香囊。

    他拿起來聞了聞,聞到了淡淡的艾草味。

    雖然是深秋,但山里依舊有蚊蟲,想來她給他這個香囊,是給他驅蚊蟲的。

    黑七看著香囊,有些失神。

    本來就只是打算幫她一下的,並未想過有什麼交集。可如今在靈山鎮中的同伴都知道她的存在了,還都認為他們二人關系匪淺,若是有一日他成為組織的眾矢之的,只怕會連累她。

    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能靜觀他人死的冷血之人。

    黑七收回心思,把香囊放到了籃子中。把飯菜端了出來,吃完洗干淨放入了籃子中,再而看了一眼籃子中靜靜躺著的香囊,復而把花布蓋了上去。

    如今他身份敏感,還是不要與他有多交集的為好。這份聯系,還是早些斷掉。

    第二日,天色未亮,莊子的人大多數還沒有起來,整個莊子都安安靜靜的。

    黑七平時都不從莊子經過,但今日卻是從莊子經過,還在春杏家外停留了片刻之後才離開。

    等春杏起床準備去給黑七做飯之時,出了屋子外才發現門口外邊放了一個籃子。

    是她昨天給黑七送飯的那個籃子。

    春杏拿起籃子,跑出小院,左右張望,但都沒有看到黑七的身影。隨即有些失望地回了院子,進了廚房中點了蠟燭,淘米做飯。

    做好飯後,準備把籃子中的碗拿出來盛飯。掀開花布後,就看到安安靜靜躺在籃子中的香囊。

    春杏看著香囊發愣。

    黑七並沒有拿走香囊,他是明白還是不明白她給他香囊只是為了讓他驅趕蚊蟲

    還是說他只是不想接受她的好意

    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隔壁家院子傳來雞啼聲,她才恍然回過神來。

    心里復雜。可快要天亮了,也只能把這復雜的心思先壓下來,先送飯上山再去想。

    因天未亮,山里危險,所以她平時不敢太早上山。雖然出門出得早,但幾乎都是在山腳下等到天完全亮了,她才敢上山。

    就在春杏等著天亮的時候,周德全也早早出了家門,準備早些進山盯著,萬一周衡離開了一會,他也是能有了下手的機會。

    到了山腳上,就看到外林中有一個身影,嚇得他連忙躲到了一旁的樹干後邊。片刻後,蹲下身子靠草叢遮掩,偷偷摸摸探出視線去看到底是誰這麼早出現在這里。

    視線落在前邊的人身上。

    在看到側臉的時候,他才發現是周老瘸子家的大女兒。

    看到春杏的時候,周德全多少還是有些不敢認的。

    在他印象中,周老曲子的大女兒長得矮小,皮膚又暗。可現在個子似乎高了些,就是皮膚也白了些許,有了幾分水嫩的模樣。

    也不知是以前長得慢,現在長得快了,還是什麼原因。以前干癟癟的像個沒長大的孩子一樣,可現在不僅是臉上長了些肉,就是胸口的地方也有了明顯隆起的弧度。

    周德全嘴角斜了斜,心道不過是一個多月沒見而已,這個以前他連一眼都懶得看的丑丫頭,竟然出落成這個模樣了。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換源神器ahuanyuanhenqi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周德全不僅是個賭徒,還是個好色之徒。

    二十好幾了,卻是因為家徒四壁,還好賭,誰家的姑娘都不肯嫁給他,也就光棍到現在。打光棍這麼久,有銀子的時候要麼賭要麼去窯子里邊找姑娘,他自從欠了賭場銀子後,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去過窯子了。

    現如今一到晚上就難耐得邊想著窯子里邊的姑娘,邊自己解決。

    看到水靈了不少的春杏,周德全心里邊起了歹念。

    心想著天色這麼早,除了周衡和他的啞巴媳婦外,也不會有別人在這山上,更不怕有人來打攪了好事。

    再說了,要是這丫頭之後敢說出去,他就順水推舟,向周老瘸子討了她做婆娘,要是周老瘸子不肯,他也沒有什麼損失。

    周德全摩擦著手掌,垂涎地看著不遠處的春杏,想得極為美好。

    看到春杏往山上走的時候,他也放輕腳步,偷摸的跟了上去。

    山上。

    黑七坐在樹干上,心思有些沉。

    想著春杏看到香囊後,會不會明白他的意思今日會不會繼續給他送飯上來

    思索了一會後,他覺得會。

    看了眼天色,應該也快來了,隨即從樹上一躍而下,往她平時走來的山路望去。

    可過了她平時來的時辰,依舊還是沒有見到人。

    黑七劍眉緊蹙。那丫頭是個倔強的人,在他沒有說清楚以後不要送飯來之前,她不可能就突然不送了。

    難道是被什麼事情耽擱了

    這時有一陣風吹過,把黑七掛在樹上的籃子吹落,“啪”一聲,是籃子落在枯葉上面的聲音。

    黑七看了眼那籃子,心生不祥,隨即往春杏以前山上的道路疾步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