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狩獵

    “ 嚓!”

    突然,陰陽仙門的一位長老停住腳步,他听到了 嚓的聲音從懷中傳出來,這意味著有一個弟子死去。

    “怎麼突然停住?”

    有長老問道。

    “我們有弟子死了。”

    “誰死了?”長老望著他。

    “不知道。”

    他無奈搖頭嘆息,將玉佩摸出來看看是誰,結果身體一抖,瞳孔放大,有些口干舌燥起,道︰“少主死了。”

    他的聲音不是很大,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了,陰陽少主隕落,這太過震撼了吧。

    陰陽仙門唯一的繼承者,怎麼可能突然間就隕落了?

    “誰干的?”

    陰陽仙門的人咆哮,他們只不過與陰陽少主走失才一段時間,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就死了。

    “誰會對陰陽少主出手?”陰陽仙門的長老,緊握拳頭,眼眸中涌出來的無盡的殺氣,“定要傾盡陰陽仙門的力量滅殺他。”

    “會不會是墨修?”有人問道。

    “肯定是他!”陰陽仙門的長老想都沒有想,就將這個屎盆子扣墨修身上,因為他們知道不是墨修干的。

    他們當時正在追趕墨修,但是追著追著墨修不見了,所有人都找不到墨修的蹤跡,都以為他施展速字訣跑掉了,正打算在四周看看,要是找不到就往回趕,但是,這時候收到陰陽少主被干掉的消息。

    要是找不到陰陽少主是被誰干掉的,回去後,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所以陰陽仙門的長老非常果斷,將屎盆子扣墨修身上,其實他們不知道,就是墨修干的。

    “死了。”

    “竟然死了。”

    其它仙門的長老紛紛大驚。

    “快看看自己的少主,有沒有事?”

    “剛才大意了,看到墨修想都沒有一股腦就沖進來,現在想起來,心都驚了。”他們忐忑地取出自己少主的命牌,看了看,完好無損,才松了一口氣。

    這太危險了。

    “以後絕對不能讓單獨留少主一個人,得時時刻刻盯著,這畜生有無上帝術速字訣,我們根本奈何不了他。”

    “走。”

    “大家都別找了,趕緊回去。”

    “感覺再不回去,少主肯定又會出事。”

    仙門中的長老毫不猶豫,御空跑掉,因為他們的少主還活著。

    陰陽仙門的長老在這里一動不動,咬牙切齒,不斷咆哮。

    “墨修,你必定,陰陽仙門定會傾盡全力,滅殺你。”他們望著天穹,目光犀利。

    “我有一定的預感,就是墨修干的。”御獸仙門的長老也死了少主,此時的正在安慰陰陽仙門的人。

    “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這個仇陰陽仙門一定得報,墨修,你已經插翅難逃。”

    “對,他必死。”天工仙門的人也贊同。

    這三方都是受害者,恨不得將墨修剁成十八塊,恨不得將他搗成肉泥。

    這麼多年來,墨修的這件事算得上是最惡劣的事件,仙門的天之驕子一個個死去,這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簡直是可怕。

    “你們有沒有辦法可以封住他的速字訣?”陰陽仙門的長老提出一個令人窒息的問題。

    “這怎麼可能?”

    要是速字訣可以封住,就不叫速字訣了,這是可是無上帝術,能破解的或許只有創始人蝸牛大帝自己。

    這可是速度的代表,世間極致的代表,怎麼可能封得住?

    “不可能封得住。”

    御獸仙門的長老搖搖頭道,“昨天,你也看到了,玲瓏仙門間接禁錮了一片空間,但是在空間之內,他的速度還是可以無限施展,只要他可以施展,就沒有人奈何得了他,除非仙王出手。”

    “幸好他沒有得到完整的速字訣,否則,就算是仙王來也攔不住。”

    “墨修,你最後永遠躲著不出來,否則,你必死。”

    陰陽仙門咆哮。

    氣得渾身發抖。

    “就是不知道這畜生現在哪里?”

    ……

    此時的墨修,已經將陰陽少主給斬殺了,剛將劍收起來,這時候,他听到了破風的聲音不斷傳出來。

    正是前來尋找的陰陽少主的陰陽仙門弟子。

    墨修望著上百個弟子,頭皮開始發麻了。

    剛剛明明才十幾個弟子,怎麼突然間冒出這麼多弟子,打起來很費勁啊。

    “你們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我在這里?”墨修問道。

    “你在這里發生了大戰,我們順著靈力的波動前來一看,果然是你,陰陽少主呢?”他們望著墨修,神色不善。

    “不知道。”墨修搖搖頭,“他去哪里,我怎麼知道?我自身都難保,我哪有時間管他的死活。”

    “剛才這里有至少有兩個戰斗,才能造出來的動靜,一個是你,另一個人呢?”

    “我怎麼知道?”墨修聳聳肩。

    “難道你已經將陰陽少主給斬殺了?”他們試探性問道。

    “屎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又不是凶狠之徒,怎麼可能隨隨便便殺人,還有,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陰陽少主是何方人物,怎麼可能讓我斬殺,你們好歹也動動腦子想想,這怎麼可能?”

    上百位弟子望著墨修,不是很確定,但是卻知道墨修肯定跟一個人發生大戰,肯定有一個人被干死了,就是不知道是誰?

    墨修望著他們,道︰“你們都看著我干嘛?還不快點去找你們的陰陽少主,你們要知道,這是是十萬大山,是蝸牛大帝道場,到處都是凶獸,逼近仙王級別的凶獸,要是他踫到,怕是尸骨無存。”

    “我們走。”一位弟子道,“還是找少主要緊,要是少主丟了,我們難逃其咎。”

    “師弟,你們先走,四境真仙統統前往尋找少主的蹤跡,合一真仙以上都留在這里,擋著這尊魔頭,等我們的長老前來。”一位弟子道。

    “好。”

    一下子有一半的真仙修行者離開這里,前往尋找陰陽少主的蹤跡。

    現在只留下一半,團團圍住墨修。

    墨修神色平靜,嘆了嘆口氣道︰

    “你們這是何必呢?我們又沒有深仇大恨,沒有必要斗得你死我活。”

    “別人說出這種話倒是沒有問題,可是從你嘴巴說出來,感覺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估計你們的長老趕來也要一定時間,你們人數太多了,都是合一真仙以上,還有十幾個命宮真仙,打起來真的很棘手,要不我們下次再打?”

    墨修剛剛擊殺了一個陰陽少主,費了挺大的功夫,要不是自己一直可以保持破破骨化魔引的完美境狀態,他早就撐不住了。

    現在再踫到這些人。

    他真的不想再打。

    自從斬殺地獄之子開始,這是第四天上午了。

    他一路逃了四天,過程中,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真仙修行者,殺了不知道多少凶獸,短短的幾天內,比他在蝸牛大帝道場加起來的幾個月還有多。

    這些人他從來沒有打算招惹,都是他們對自己出手。

    所以,殺了他們,墨修也沒有什麼心理負擔。

    要是他實力夠強的了,他會將這些人全部埋葬在蝸牛大袋道場中。

    可惜,他實力真的是太弱了。

    他打算溜了。

    轉身就走。

    前面有修行者持劍攔住自己,墨修瞳孔一凝,凝視著他,道︰“你最好不要攔我,一旦殺起來,我自己都怕。”

    墨修的聲音一出,持劍的修行者慌了,紛紛後退,顯然是看到了墨修眼眸中的殺意在慢慢沸騰。

    “擋住他,怕什麼,單打獨斗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可是,我們這麼多人,一起上。”一位命宮真仙的修行者提前出手。

    “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送你們上路。”

    墨修沒有利用速字訣離開,瞬間進入破骨化魔引的完美境,防御篇同時施展出來,一拳打出去,將沖上來的命宮真仙鎮住。

    本來想一拳鎮殺,但是自己的身後又有修行者出手。

    墨修翻身余躍起,天塹出現在手中,劍氣如同璀璨的長河,殺出去,將修行者的兵器給斬斷,將他劈飛。

    僅僅是一個回合。

    所有出手的修行者都驚呆了。

    他們吞吞口水,這人太凶猛了吧,一個照面,爆發出來的氣勢如同濤濤大江,無法抵擋。

    他們臉上的表情很精彩,但是墨修並沒有搭理他們,迅速出手。

    既然他們開了一個頭,那麼接下來,就是無盡殺戮。

    墨修用防御篇唬住自己,不斷用天塹劈斬。

    體表纏繞著幽黑的力量,他的身後浮現一個虛影,非常高大,宛如神靈在身後喘息,壓抑感不斷傳出來。

    咻!

    一劍打出去,一個修行者被墨修擊中,飛出去數百丈,將一座大山給撞崩。

    咻咻咻!

    墨修不斷出手。

    修行者不斷地飛出去。

    “他近身戰斗很強,不要靠近他。”有人開口道。

    “天真。”

    墨修說了一句話,只要他有速字訣,哪里不能近身,他來到那位修行者身前,一腳掃出去。

    他就被墨修踢碎了,金骨被也打碎,倒在地面嗷嗷大叫。

    墨修剛想一劍終結他,就看到了一個修行者打出了一個大神通,天空之上似乎有什麼墜落,墨修皺眉,沒有硬撼,直接退出去。

    轟隆。

    剛站立的地面破碎。

    “有點強。”墨修望了他一眼,上前出手,不斷地鎮殺,幽黑的力量環繞,將他震退,接著,天塹打出。

    僅僅是一擊,那人胸口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血液如同溪水一樣緩緩地流淌。

    “好多血。”

    那修行者目眥欲裂,凝視著墨修,渾身綻放著怒火。

    “哼。”墨修一劍打出去,將他打出去,重重砸落地面,速度快到出現虛影,他單手持劍,一劍插中他的心髒。

    滋滋滋……

    無色火自動冒出來,讓他的軀體何地給燒掉,連同神魂也一起焚燒殆盡。

    不過,他也被人劈中了肩膀,上面的骨頭裂開,可以看到有血溢出來,緩緩地轉身,望向出手的修行者。

    一劍打出去。

    對方施展劍招擋住了墨修的攻擊。

    “殺!”他們殺過來。

    數十道劍芒出現,縱然墨修有速字訣,還是被傷到了,他體內的幽黑靈力快要用盡了,他只好恢復原本的身形。

    黑發覆蓋,上身的衣衫早就破碎,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觸目驚心的傷痕在上面縱橫交錯。

    之前一直是破骨化魔引的狀態,倒是沒有注意自己的傷,當他恢復過來,自己身上有幾十道傷痕,他自己也都被嚇到了。

    攻擊過來的對方紛紛大喊︰“他快到極限了,兄弟們瘋狂出手。”

    他們看到了墨修臉色蒼白,渾身都是傷,有的傷口還在冒血,傷口中隱隱可見金芒在閃爍,顯然是金骨裂開了。

    “嘶!”墨修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他咬牙,感覺自己的腳步漸漸的沉重起來。

    每走一步,腳下都出現深沉的腳印,他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時候受到的傷,他自己怎麼不知道。

    他的腿流血了。

    “不行,得趕緊溜。”

    墨修現在終于發現他這幾日累積下來,有些傷還沒有好,就有新傷,隨著不斷地戰斗,新傷和舊傷同時出現,搞得現在他感覺到陣陣巨痛。

    墨修不想再跟他們打,他有預感,那些長老該出現了。

    他施展速字訣,將一個人撞殘,奪路而逃。

    “果然,他到極限了,別讓他跑了。”修行者大聲道,“追上去,擊殺他。”

    他們見墨修有些頹勢,紛紛攻上去,無數劍刃打出來。

    咻咻咻!

    墨修防御篇運轉,擋住全部的武器,但是這時候他體內的金色靈力也枯竭了。

    要是靈力全部都沒了,他可要完蛋的。

    “殺!”後面殺聲震天。

    漸漸的,墨修听不到,他迷迷糊糊朝著前面不斷往里面走。

    他第一次有脫力的感覺。

    半個時辰後,墨修走到一個小溪面前,他想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下,但是,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他看到了自己的眼楮是血紅色。

    “臥槽!”

    墨修吞吞口水,這血色是怎麼回事,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記得自己第一次眼楮出現血色的時候是在天帝山,被破骨化魔引掌控的時候。

    現在,他確定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身體,腦子雖然有些迷糊,但是他可以肯定是累的。

    他蹲下來,想洗把臉,可是還沒有開始,就倒在地面上,迷迷糊糊間,他听見了河水的上游有聲音傳出來。

    “這不是墨修嗎?”在上游洗澡的十幾個人看到了一個倒在地面的少年。

    “你確定?”有人問道。

    “很確定,他就是墨修,我們過去瞧瞧,他應該是被仙門的人追殺到這里,感覺他要死了。”

    一個年輕人從水中跳出來,將衣服穿好,一步步朝著他走去。

    其他人也紛紛上岸。

    他們只是在這條清晰的水中洗澡,清洗身上的污垢,沒想到就踫到渾身染血的墨修。

    “我親自見過他斬殺地獄之子的場面,真的是驚天動地,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走在最前面的年輕人道。

    “你們都小心點。”

    他們小心翼翼靠近躺在溪水邊的墨修,有人撿起地面的一根木棍,輕輕戳了戳墨修。

    “墨修,還活著嗎?”

    “墨修。”

    “墨修,醒醒。”

    隨即加重木棍的力量,可是墨修依舊一動一動,就好像是死掉一樣。

    “我听說他被六大仙門圍攻,沒想到才撐了四天,就不行了,看來仙門還真的是不能招惹啊。”

    剛在走得最快的一個年輕人戳戳旁邊的人,道︰“你去探探他是否還活著?”

    “我不去,這可是個大魔頭,我還想活幾年。”修行人道。

    “趕快去。”修行者怒道,眼神警告,同時揚揚手中的劍柄。

    “好吧。”他被迫上前,顫抖著手摸了摸墨修的脈搏,道︰“沒死,只是很虛弱,估計是流血過多暈倒了。”

    “暈倒了,很虛弱。”

    幾人眼神相互閃爍一下,眼神中閃爍出不一樣的意思。

    “我們這一回檢到寶了,趕緊封住他的經脈,不然他醒來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他們幾個迅速出手,將墨修的經脈封住。

    “哈哈哈,破骨化魔引,神兵,速字訣,防御篇是我們的了。”他們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們即將無敵。”

    “師哥,前方有人。”有人指指前方。

    “快快快,將他藏起來。”

    “可是這里太平靜躺了,能藏到哪里去?”有人問道。

    師哥想了想,眼神一閃,道︰“丟水里,快快快,綁一個石頭,將他丟溪水中。”

    他們速度很快,在墨修的身上放了一塊大石頭,于是墨修就沉入了溪水下的淤泥當中。

    這時候,空中御空而來的修行者降落在這里,掃視了一眼這十多個修行者。

    剛才被喊做師哥的年輕人走上前,拱手道︰“我們聖儒院的弟子,我叫司幽,請問你們匆匆忙忙趕來是有何事嗎?”

    “聖儒院的弟子啊。”開口的是一位陰陽仙門的弟子,目光不斜視,道︰“你們有沒有看到墨修路過這里?”

    “墨修,你說的那個殺人不眨呀,斬殺地獄之子的墨修嗎?”司幽問道。

    “正是他。”

    “沒有看到,那個大魔頭殺人不眨眼,要是撞見我們,我們的性命怕是不保。”司幽道。

    “告辭。”陰陽仙門並沒有和聖儒院的弟子多廢話,二十四宗門的人不配跟仙門相提並論。

    他們離開後,司幽趕緊道︰“快快快,將他拉起來。”

    他們正欲行動,但是空中又有修行者出現,是一大批長老趕到,有陰陽仙門的,有御獸仙門,玲玲仙門的人。

    “你們是否看到了墨修?”

    開口說話的是玲瓏神女,跟他帶著面紗,看不清真容,但是身材看起來很棒。

    聖儒院的弟子情不自禁望著她,就想看清楚她的臉,結果看不到。

    司幽低著頭,不敢看她,搖搖頭。

    “走。”他們迅速朝前面走去。

    身後的眾多的長老一邊走還一邊釋放靈識,幾乎是地毯式掃蕩,就連這條小溪也掃了一邊,但就是沒有找到。

    他們離開得很快。

    剛剛離開,後面又有人飛過來。

    于是,一個時辰後,這里總算是安靜下來,再也沒有出現任何的修行者,司幽道︰

    “他不會被悶死了吧,趕緊下去將他撈上來。”

    幾個弟子沖入河水中,可是並沒有發現墨修,只是發現了一塊石頭。

    “他是不是被水沖走了?趕快找找。”司幽道。

    他也親自下去找,可是找了片刻,並沒有找到,只是在河底發現了一塊石頭,他們連淤泥也翻了一番,還是沒有發現墨修的身影。

    “這就奇了怪。”

    “人呢?”

    他們摸索了半個時辰,還是沒有找到他。

    只好紛紛上岸。

    “這都讓他跑了,可惜啊可惜啊。”司幽沖出上面,“本來還以為我要無敵了,結果就這麼讓他從眼皮子中溜走。”

    他很不甘心。

    但是,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我在啊,我還沒有走呢。”突然,聲音傳出來,眾人循著聲音望去,不遠處立著一個筆直的白色身影。

    他就這樣抱著手笑吟吟看著他們。

    “你什麼時候站在這里的?”司幽滿臉警惕,作出隨時戰斗的準備。

    “有一會兒了,我看到你們不斷在河里面撈,怎麼就沒有人往這里瞅一眼。”

    墨修早就醒了,在他們將石頭壓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就醒了。

    只不過當時有其它仙門的弟子路過,只好將計就計,讓自己沉入水底。

    “你的經脈已經被我封住了,你已經無法運轉靈力了,趕緊將速字訣交出來。”司幽用劍指著墨修,不過,手在顫抖,顯然對墨修一種天然的恐懼。

    “你覺得你們能封住我,難道你們不知道我的經脈可以逆著運轉的嗎?”

    墨修嘴角露出笑容,望著這一群有賊膽卻慫慫的人,不免發笑。

    他們沒有說話,臉上浮現恐懼。

    經脈逆著運轉,厲害。

    他們面面相覷雙腿發抖。

    “走了。”

    墨修擺擺手,雖然他們對自己也有所圖,但是還是間救了自己一命,要是剛才仙門的人抓住,才真的是萬劫不復。

    “你竟然放過我們?”

    司幽覺得不可思議,這不符合墨修魔頭的作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