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欺負你(25)

    “不是應該,我們兩個人在哪里,家才在哪里麼”

    他似乎有些茫然。

    茯笙一愣。

    但隨即,她笑了笑,輕輕地“嗯”了一聲。

    “這是小家。”

    “但寨子,是大家。”

    “我答應過母親,我一日活著,便會一日護著寨子。”

    “若有一日,寨子不在了,我”

    “不會獨活。”

    “”鳳清一下子攥住了她的手。

    他盯著她,咬了咬唇,

    “你要跟著去死”

    “那我怎麼辦”

    “你要丟下我”

    茯笙一頓。

    男人瞬間抱緊了她,很大力,

    他捂著她的嘴,不讓她說話,

    聲音軟軟的,有些發顫,

    “你你不能丟下我。”

    “我們不是已經成婚了麼說好的,要一直在一起的。”

    男人的眼眶似乎又紅了。

    嗓音也帶上了哭腔,“你說過你要負責的,你不能不要我”

    男人的眼淚又吧嗒吧嗒地掉。

    委委屈屈的,滿臉可憐。

    茯笙眨眨眼,

    她心底輕輕嘆了口氣,心疼又無奈,

    她知道這樣說不好,

    但是,

    如果他真的是有目的接近她的,

    她只求他別害了寨子里的人。

    原主的願望是保護寨子,

    她得努力幫她做到。

    所以,

    她承認她在賭,賭他對她的感情。

    這既是逼迫,也是警告。

    鳳清的眼淚還在吧嗒吧嗒地流。

    看起來委屈得不行。

    茯笙好笑地給他擦了擦眼淚,有些無奈,

    “我只是說如果而已,寨子現在這不是好好的麼”

    “那也不能說”

    鳳清氣得低吼,“你不能說那個字”

    “”茯笙微愣。

    隨即,

    她微微彎了眸,輕輕地“嗯”了一聲。

    “不說了,以後不說了。”

    “但是,清清,無論如何,我都會與大家共存亡,你明白麼”

    女孩是輕輕笑著說這句話的,

    但鳳清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

    會拼了命護住寨子。

    這不是一句玩笑話,而且

    使命。

    男人眸光微沉。

    他埋在她懷里,緊緊地抱著她,

    面容冰冷,又帶著幾分執拗的狠意。

    像狼崽子一樣,緊緊地護著自己的寶貝。

    茯笙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知道他還在掉眼淚。

    她胸口的衣襟都給他哭濕了一大片,顯然被委屈壞了。

    茯笙好聲好氣地揉著他的腦袋,哄著,

    再也沒提這件事。

    她知道,他大概是已經听進去了。

    具體該怎麼做,

    就是他的抉擇了。

    叮咚

    系統刷新中

    碎片認可度1

    總認可度81

    第二日,

    茯笙一大早便起床了。

    床上,

    鳳清還在睡,

    軟趴趴地抱著被子,半張臉都埋在了被子里,襯得他格外乖巧軟萌。

    茯笙穿好衣服後,湊過去親了他一口,

    他沒醒,還在睡。

    茯笙笑了一下,又親了親他的臉頰,

    磨蹭了一會兒,才轉身出了門。

    門關上後,

    床上的人,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楮,

    琥珀色的瞳眸淡淡地,說不清是什麼情緒。

    他白皙的指尖微微收緊,捏緊了被子的一角。

    明明依舊還是那張漂亮溫軟的臉,

    眉眼間,卻隱隱泛起了陰鷙的寒意,

    他盯著女孩躺過的地方,一言不發,神情冷然。

    “那如果是我,和寨子之間,只能救一個,你會選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