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蒼之上的不詳與詭異氣息

    林昊憑一己之力對抗四大老牌準至尊強者,這對于他來說,也不容易,無論是青銅仙殿,上古妖龍門,劍谷,亦或是長生世家,那可是擁有者傳說中真仙級底蘊力量的。

    他們所掌握的各種殺伐秘術,也是極為驚人,稍不留神的情況下,在這等圍攻下,林昊也要遭受到不小傷害,最好的例子便是鯤鵬子,身為太古十凶血脈,也依舊被打成了重傷,命懸一線,若非林昊及時出手救援,恐怕就真要涼了。

    “轟隆!”天宇中神光爆裂,林昊腳踩行字訣,猶如一道金色閃電般,巧妙便開了數道可怕殺光,身影急速爆退,因為在他身後,三道準至尊身影無聲息浮現了,他們各自施展了可怕古器,組建了一個太古殺陣,欲將林昊徹底鎮殺在其中。

    好在林昊反應超級敏銳,瞬息間便感知到了這等殺陣氣息,連忙爆退開來。

    “你們這幫老家伙,既然這麼喜歡圍毆,那我便以同樣的方式跟你們大戰,看看誰熬得過誰。”天宇上,望著從不同方向,再次急速獵殺而來的身影,林昊臉龐上殺意森森,沉聲道。

    “一念花開,君臨天下!”剎那間,林昊施展了吞天魔功,漫天金色花瓣紛紛揚揚散落而下,每一朵花瓣之上,都凝聚了一道林昊的法身,他們皆在施展驚世級神術。

    例如黃金古皇的黃金神藏,元皇道劍,六道輪回拳,飛仙之力,虛空神術……等等天穹上,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林昊的身影,此時他們全力出擊,打出了最為可怕的殺伐攻勢。

    所有毀滅性力量匯聚在一起,實在太過龐大了,強大如四大準至尊也都變色了。

    “一身化千,都能夠爆發出這般驚人的戰力,這小子倒是施展了什麼古老秘術,為何我們都未曾見識過?”青銅仙殿內那尊大人物臉色陰沉,咬牙道。

    面對著林昊這等恐怖攻勢,即便是他也要暫避鋒芒了,此時此刻,整片蒼茫天宇都被林昊那一記無上神術攻勢給吞沒了,在一連串毀天滅地的巨大轟鳴聲下,數萬丈的虛空徹底被打成了混沌狀態,無數的混沌亂流在肆虐,四大準至尊一個個臉色蒼白,也都被震飛出去了。

    不過很快他們都悚然了,因為無聲息間,在他們身後,竟然又再次出現了三道林昊的身影,每一道身影都血氣滔天,力量強橫到了極致,此時也都早已積蓄了足夠恐怖力量,將他們給鎖定了︰“四個老家伙,先前一擊,只不過是開胃菜,現在才是真正的重頭戲,準備受死吧!”

    天穹上,幾個不同方位,四個林昊同時開口了,言語間帶著無比冷冽殺伐之氣,一念花開,君臨天下,之後他再次施展了道德天尊的一氣化三清之術。

    如此無上帝術組合接連施展開來,怕唯有林昊這等至強仙靈體魄才能夠承受得了,尤其是一氣化三清之術,對于林昊的戰斗力增幅實在太大了。

    一個本尊,三具化身以雷霆之勢再次出擊,攻擊力量爆表,在這等情況下,原先這場無比慘烈的大戰,也逐漸失去了懸念,林昊火力全開,各種神術融合一起,使得他自身達到了一個極為玄妙與恐怖的道境之中,這是真正凌駕于神禁之上的層次,無法想象。

    轟轟轟!最終六道輪回古天功與六道輪回拳聯合,林昊本尊強勢將一位準至尊都給轟飛出去,大爆在了虛空之中,而其他三具化身,一個頭頂荒塔,一個頭頂大鼎,另一個則頭頂一個大罐子,將斗戰聖法運轉到了極致,全面碾壓了對手。

    “啊啊啊……怎麼會這樣,這小子到底施展了什麼妖邪功法,竟然能夠分化出三具這般恐怖而強大的化身,這簡直超乎了我等修煉體系認知,絕不可能!”

    青銅仙殿大人物,肉身破碎,神魂之光也被磨滅掉了大半,此時的他,正在被那個頭頂古塔的神秘存在,瘋狂轟殺,恢宏古塔,共分九層,散發著無盡滄桑與古老氣息。

    這座塔很迷蒙,與其真身一般很形體模糊,共分九層,流動著宇宙洪荒的氣息,還在瘋狂碾殺他,另一邊其他幾位準至尊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個頭頂大鼎和大罐的男子,同樣恐怖,一個大鼎橫空,萬物玄黃母氣流淌,橫推一切,將天穹無盡混沌氣都給生生煉化掉了,另一個則大罐放光,釋放出無與倫比的吞吸力量,要將人吸入罐中,生生煉化,都是凶殘的厲害。

    轟隆隆!最終在一道道慘叫聲中,四大準至尊全軍覆沒,皆被擊潰了,而他們的生命精華本源,以及準至尊級神念本源,也都被林昊一人給封印,全部收入了本命玄黃大界之中。

    “呼呼,總算將這四個老家伙給收拾掉了。”虛空中混沌霧靄翻涌,林昊身後那三具化身也都消散了,這場大戰看似簡單而短暫,對于林昊的損耗卻也是相當恐怖的。

    尤其是最後時刻,他所演化出來的那三具化身,各自施展出斗戰聖法,將三部曲中那三位天帝人形烙印給演練出來,所耗費的本源力量簡直不可想象。

    這也就是林昊如此逆天的仙靈體質才足以承受的了,不然的話,即便是一尊混沌體怕也很難全部演繹出來,也正是借助了這三位豬腳天帝的逆天戰力,林昊才能夠如此干淨利索解決掉戰斗,不然正常情況下,他想要一舉擊潰四大準至尊獵殺,也是相當麻煩的。

    甚至最後時刻,都得付出血的代價,無論是青銅仙殿,還是上古妖龍門,他們的仙道底蘊也絕對不容忽視的,隨後一番簡單調息後,林昊便化身一道閃電,毫不猶豫直接沖向了惡魔島嶼最深處,在那里無窮無盡的毀滅雷光在震蕩,恐怖到極致。

    “上界惡魔島,昔年的魔尊隕落之地,沒想到我又回來了。”望著前方那熟悉的恐怖絕地場景,林昊眸光閃爍,輕聲自語道,他還猶記得當初自己借道虛神界,踏足上界,橫殺上界各大太古教主級人物,掀起了無邊的風波,正是因為那一戰過後,林昊也被成為了下界大凶人,關于他的名聲一直在上界流傳著,讓無數古老大勢力為之深深忌憚。

    而且在那時期,林昊便曾以精神狀態,深入過魔尊絕地,遭受到了島嶼深處的無上雷劫劈砍,差點連他的不滅元神都給徹底磨滅掉了,九死一生才堪堪生挺過來,而今時隔多年,林昊再次降臨這里,而且這次還是以真身狀態,他明顯感覺到魔尊絕地也發生了恐怖驚變。

    那蒼茫無盡的古老雷光太過可怕了,比起當初他所經歷的,還要強大無數倍,每一道雷光都仿佛是毀天滅地的雷道源頭,從無盡虛空深處劈落下來,似要摧毀整片大天地。

    “上古重瞳女,我感知到了她的氣息!”這時候林昊不滅元神放光,金色光焰熊熊焚燒,他在竭力感受著蒼茫雷海中上古重瞳女的氣息,片刻後他終于找尋到了一點線索痕跡,當下直接腳踩行字訣,化為了一道璀璨閃電,扎入了那無盡蒼茫的雷海之中。

    轟隆隆!頃刻間,這片無窮無盡的雷海更是暴動了,無數毀滅性的雷光不斷從朝著林昊劈殺過來,每一道萬丈雷光都足以將一尊初級準至尊給劈殺得形神俱滅,無比可怕。

    而且越是往里面走,所承受的雷劫力量,更是呈現幾何倍數暴漲,短短數百米距離過後,連林昊也都感受到了一種巨大壓力,至強仙靈肉身外,也開始有血痕復現了,那都是被狂暴雷光給擊傷的,這些從魔尊絕地最深處源頭,流淌而下的雷光最是可怕。

    僅僅是一絲絲,一縷縷,但所蘊含的毀滅力量本源,卻比起萬丈雷光還要恐怖太多。

    好在片刻鐘後,林昊循著氣息,終于找到了上古重瞳女所在地,此時放眼望去,漫天混沌雷光流動,空間與時間都仿佛徹底錯亂了,在那無盡毀滅混沌地帶,唯獨一團巴掌大小的微弱光源在漂浮著,正在接受著無盡雷光劈殺,此時的它生命氣息已經微弱到了極點。

    那便是上古重瞳女,所僅剩下來的一點生命本源了,其他的肉身體魄,甚至連一雙大成重瞳都被劈毀掉了,可謂是太慘烈了。

    “收取!”見此情景,林昊臉色也非常難看,但在這種時候,他沒有任何時間耽擱,探出一只手掌,直接將那一小團光源給攝取,收入了本命玄黃界中。

    轟隆隆!與此同時,無盡雷海深處,磅礡的雷道力量在肆虐,吞噬一切有形生命,逝去了上古重瞳女那少許本源牽制後,更多的毀滅雷道力量也朝著林昊匯聚過去了。

    嗖嗖!面對這等浩瀚雷光劈殺,林昊也別無他法,只能夠硬抗了,他至強肉身放光,體內渡劫天功運轉,竭力抵抗著雷光劈殺。

    “那是……”就當林昊身軀上滿是焦痕,將要離開惡魔島嶼深處之際,猛然間他不滅元神輕顫,感受到了一股無法想象與恐怖的氣息在復甦,在那惡魔道最深處天穹之上,依稀有著一道漆黑與詭秘的裂縫浮現,絲絲縷縷黑色雷光在纏繞著,散發著讓真正至尊人物都要為之變色的至強氣息,是屬于真正仙道雷霆!

    天穹之上,已經裂開了一道口子,無盡詭異氣息在彌漫,洶涌澎湃,恐怖到了極點,它們像是在沖擊著某種古老封印,向著絕地之外蔓延開來。

    “連昔年的魔尊絕地,都已經被侵蝕成這個樣子了,完美大界中黑暗禍亂,比我想象中來的還要更早了。”看到這一幕,林昊臉色無比凝重,喃喃道。

    自從他重返完美大界後,便早已經預感到這一切詭變,但是現今完美上界局勢發展,依舊超乎了林昊預料,若按照這個節奏發展下去,怕等不到石昊崛起,證道仙帝前,這方完美大界就將要徹底崩裂掉了,後續所造成的影響,更是超乎想象,甚至還會波及遮天,聖墟!

    但眼下這等路盡級層次以上的詭變與不詳,縱然是林昊也是有心無力,想要親自去阻止,力量也遠遠不夠,因此他也只能夠暫避其鋒芒,眼看著天穹上那一絲絲詭異的黑色雷光侵蝕擴散,將要朝著自己沖來,林昊毫不猶豫腳踩行字訣,帶著上古重瞳女最後一些生命印記逃離。

    轟轟轟轟!在硬抗了無數毀滅雷光劈殺之後,林昊終于異常艱難沖蒼茫雷海中掙脫出來了,旋即他一個閃身來到了惡魔島嶼外圍,將重傷鯤鵬子,一大幫熊孩子都包裹入本命玄黃界。

    “此地不宜久留,速速離去!”在一道低吼聲中,虛空裂縫被撕裂,他們直接開啟了一座虛空帝陣,急速逃離離去了,而在他們離開的剎那,惡魔島嶼內,無盡雷海更加猛烈了,一道道毀滅雷光沖霄天地,猶如地獄萬魔在嘶吼般,在那魔尊絕地天穹上,漆黑裂縫蔓延的更加寬大了,濃郁的黑暗物質在洶涌,即便是有著某種古老封印阻攔,也很難壓制了。

    “嘿嘿……終于找到你了……”這時候在隔著漆黑裂縫口子之內,隱約間甚至傳遞出了一道道無比陰冷的聲音。

    可惜這一切外界眾生,是永遠無法知曉的。

    與此同時,遠在數千萬里之外,上界,天神書院最深處,一顆被封閉的胚胎種子之中,正處在以身為種蛻變最關鍵時刻的石昊,猛然睜開了雙眼,張嘴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就在剛才冥冥之中,他仿佛感受到了一股無法言語的潛在危機感降臨了,無比恐怖,不可名狀,那種詭異與不詳的氣息跨越了無盡時空,直達他心底,仿佛那股力量,是專門沖他而來的,好在那僅僅是剎那之間的恐怖感覺,下一刻便消失了。

    但此時對于石昊而言,卻也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沖擊,險些讓他身死道消了,在他這具肉身寶體中,原先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凝聚蛻變出來的軀體,再次崩裂了,無數的鮮血飛濺。

    而在天地胎膜種子之中,更有著一股莫名力量攜帶各種天地規則之力,對他展開了瘋狂劈殺,場景異常驚悚,短短數個呼吸間,強大如今時今日的石昊,也難以抵擋,整個人都徹底炸裂開來,粘稠血霧,乃至破碎的神識之光在散落,顯得極為慘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