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扎他(二更)

    ,最快更新錦繡醫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節!

    青衣男子隨意地撢了下袖子,把手中的空紙包藏了起來,然後悠然從人群中退出。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他還得趕緊去王爺王妃那里復命呢!

    青衣男子快步朝西城門那邊去了。

    顧、楚千塵一行人此時已經出了城,沿著官道前行。

    楚雲逸直到四下無人,才喊著車夫停車。

    沒等馬車停穩,他就跳了下來,從江沅的手里接手了他挑的那匹馬,整個人好像又活了過來,神清氣爽的。

    偏偏他的那匹白馬仿佛又不認識人似的,又開始扭著馬首不听他的使喚,傲嬌得不得了。

    楚雲沐在一旁看著這一幕,評價了一句︰“‘霜月’可真像大哥!”

    他哪有這匹馬別扭!楚雲逸不服氣,正想反駁,就听楚千塵淡淡地接口道︰“你要是不想再在床上躺半個月,就別瞎跑。”

    楚雲逸︰“……”

    他胯下的白馬轉了個半個圈,不馴地打了個響鼻。

    看著這對“姐友弟恭”的姐弟倆,顧覺得有趣極了,忍不住笑了。

    與她在一起,他的心情總是變得很愉悅,其實哪怕是成親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多,可是他笑的次數遠比他過去這麼多年還要多。

    楚千塵笑盈盈地看著顧。

    青年的臉輪廓鮮明,五官深刻,平日里不笑時氣質冷峻,眉宇間隱隱散發著一種凜然不可親近的氣質,猶如那天上的冷月。

    此刻,他沐浴在金燦燦的陽光下,五官的線條顯得柔和了不少。

    她從側面看過去,覆在他眼眸上的睫毛又長又翹,濃密的睫毛上有點點金色的微光輕輕閃爍著。

    楚千塵看著顧,笑容明媚,心情愉快。

    她最喜歡看王爺笑。

    嗯,楚雲逸這蠢小子總算還有點彩衣娛親的功用!

    “弟弟太蠢,王爺請見笑。”楚千塵說得一本正經,還特意拱了拱手。

    楚雲沐捂著小嘴直笑,決定等回侯府的時候一定要學給娘听。

    “……”楚雲逸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將楚雲沐從顧的馬上,拉到了自己的馬上,“你不是要學騎馬嗎?我教你!”

    “我們去翠霞山附近玩玩吧。”顧抬手指了個方向。

    翠霞山離京城不遠,正適合他們幾個遛遛馬,散散心。他家的小丫頭這兩個月也悶壞了吧。

    楚雲逸應了一聲,白馬就自己往前去了。

    楚千塵正要策馬跟上,那個青衣男子終于趕到了,對著她拱了拱手,笑眯眯地復命道︰“王妃,康鴻達剛剛在大街上突然就大呼小叫起來,騎著馬橫沖直撞地拐進了一條小巷子,後來馬受驚了,把他從馬背上甩了下去,他的頭撞到了牆角,暈厥過去了。”

    楚千塵樂不可支地笑了,贊了那青衣男子一句︰“很好。”

    她輕輕地拉了下顧的袖口,傲嬌地挑了下彎彎的柳眉,漂亮的鳳眸里漾著星星點點的笑。

    那清麗的面龐上似乎瀲灩著璀璨的春光,顧盼之間,流轉著幾分明媚的風韻。

    之前在西城門附近時,楚雲逸與楚雲沐兄弟倆誰也沒注意到楚千塵塞了個紙包給江沅,可是顧是看到的,他對楚千塵一向采取放任的態度,由著她去。

    反正就算她弄死康鴻達,也有自己兜著。

    他微微地笑,抬手拂去落在少女鬢邊的一瓣花瓣,動作溫柔,仿佛在說,你厲害。

    她也覺得自己很厲害!楚千塵笑得更愉快了,對著他招了招手,顧配合地耳朵湊向她。

    楚千塵湊到顧的耳邊,附耳對他小聲道︰“赤麟菇的粉末有致幻的作用,看來效果不錯。”

    誰讓康鴻達不知量力,想要跟王爺動手,讓他受點教訓也好,省得老惦記著王爺,沒幾天又來作妖一回。

    楚千塵知道顧。如今身體雖然比先前好多了,但也不過是全盛時的三成而已,在這種情況下,他能少動手就少動手,不然胸口的那個殘刃指不定會挪動,萬一向心髒移動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康鴻達敢招惹王爺,就是活該!

    下次他要是再來,她就拿針扎他,扎他,扎他!

    她說話時,溫熱的氣息吹上他冰冷的耳尖,讓他感覺像被火灼燒了一下似的,耳朵輕顫了一下。

    楚千塵注意到了,抬手捏了一下顧的耳垂,入手冰涼。

    這才十月初呢。

    楚千塵皺了皺眉,道︰“王爺,回去我給你艾灸吧。”

    她一邊說,一邊給他按了幾個耳朵上的穴位,不過外人看著,更像是她在給他揉耳朵。

    江沅默默地移開了視線,那青衣男子也悄悄地退下了。

    前方,楚雲沐回過頭,見二人還留在原地,喊道︰“姐夫,姐,快來啊!”

    “來了來了。”

    楚千塵與顧這才策馬跟了上去。

    他們又不趕路,于是這一路,都是停停走走。

    有時候是因為楚雲沐貪玩,連人家在河邊釣魚都要去張望一下;

    有時候是楚千塵吩咐江沅去給她摘野花,她手巧,這一路騎著馬都能編出一個花環,戴在了楓露的頭頂;

    大部分時候,是由于楚雲逸與他的霜月至今還未合拍,霜月性子傲,又隨行所欲,經常不听楚雲逸使喚,跟著別的馬跑了。

    這一來一回,就這一人一馬彼此斗氣,就夠楚千塵笑了一路。

    當他們再回京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

    這個時候,進城的人多,出城的人少。

    楚雲逸和楚雲沐都被塞進了馬車里,前者郁悶,他覺得再讓他多騎一個時辰,肯定可以馴服霜月;後者是興奮,嘀嘀咕咕地說個不停。

    “大哥,我還是第一次騎那麼久的馬呢,姐夫說,再騎下去,大腿明天肯定要疼。”

    “沒關系,我可以慢慢練。”

    “大哥,你說我給我的馬取什麼名字?”

    “它是絕影和月影的兄弟,名字中怎麼也得帶一個‘影’字吧?”

    “……”

    雖然從楚雲逸地方只能得到一些“嗯”、“哦”、“是吧”之類的回應,楚雲沐卻全不在意,自顧自地說個不停。

    直到在侯府大門外下了馬車時,嘴里被楚雲逸塞了一個喉糖。

    “二姐,姐夫,大哥,我走了。”

    含著喉糖的楚雲逸聲音變得含含糊糊的,興沖沖地從侯府的角門進去了,吩咐小廝牽好他的馬。

    他急著去找沈氏,想跟他娘炫耀一下他今天的收獲。

    結果,他在儀門處先遇上了楚千凰,楚千凰正要離開,一手扶著抱琴的手,打算上馬車。

    “大姐!”

    他像是一陣風似的沖向了楚千凰,臉上露出了驚喜萬分的笑容。

    楚雲沐好些日子沒見楚千凰了,應該說,自楚千塵三朝回門那日沈氏帶著他回了國公府後,他就再也沒見過楚千凰。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前幾日,他跟著沈氏又回了侯府,而楚千凰已經又進宮去了,于是姐弟倆再次錯開了。

    楚雲沐年紀小,長久不見楚千凰也有些想她了,快步走到她身旁,親熱地拉著她的手問道︰“大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楚千凰回握著楚雲沐的小手,唇角含笑,溫和大方,可是笑意卻是不及眼底。

    楚千凰本不想回來的。

    她早在上次離開侯府時就下定了決心再也不回來的,只等著護送三公主遠嫁南昊。

    但是她不想回來,自有人逼她回來。

    午後,皇後把她叫去了鳳鸞宮,不冷不熱地訓了一番話,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對她這個公主伴讀很不滿意。

    楚千凰很是擔心,她費了這麼多心思才保住了伴讀這個位置,而且在這個緊要關頭,她怎麼也要熬下去,她距離她現在的這個目標只差一步之遙了。

    從鳳鸞宮出來時,她悄悄給皇後身邊的大宮女塞了個鐲子,對方委婉地告訴她,二皇子今天得了招待南昊使臣的差事。

    楚千凰思來想去地考慮了一番,有點明白過來了。

    這些年來,太子顧南謹的地位穩若泰山,楚貴妃一直以來都是唯皇後命是從,但是現在風向轉變了,太子還在太廟跪著,二皇子突然就領了這麼大的差事,皇後恐怕是著急了,怕皇帝會廢太子改立二皇子。

    楚千凰給皇後的大宮女塞那個鐲子其實是一個試探,如果皇後真的厭了她,大宮女也不會收她的鐲子,更別說給她透露消息了。

    所以,皇後是想讓她回侯府打听一下,想看看楚貴妃和二皇子是不是有別的心思……

    以楚千凰如今的處境,她沒有別的選擇。皇後一句話就可以撤了她的公主伴讀,將她攆回侯府,一旦她回到侯府,她對太夫人而言,也沒有任何價值了,太夫人一定會順著沈氏的意思,把她變成庶女。

    那麼,她這一輩子就完了!

    大齊終將亡國,覆巢之下無完卵,她在國家覆滅之際能活下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