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皇帝

    前日杜母和漫娘經過精心縫制, 花費十幾日功夫,終于為識灩做出一身合適的衣服,識灩穿在身上, 那種縹緲出塵的氣質越發明顯, 有時候會覺得這人十分不真實,隨時有隨風而走的感覺。

    往常識灩無奈被人拉去試衣服總會說一兩句類似于︰做好放著, 等穿的時候直接上身就行。

    這次她什麼都沒說,安靜的被兩個女人拉著試衣服。

    杜母眼眶微紅,背過身緩了口氣,轉過身又笑著對識灩道︰“阿灩,這衣服穿在你身上瞧著就好看, 不若今兒就穿著吧!”

    識灩不知道杜母是什麼心情, 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孩子和誓死效忠的主子之間,或許是無法兩全的,所以她選擇默默守護。

    漫娘眼眸亮晶晶的對識灩道︰“阿灩姐姐,你今兒可真好看!”

    識灩對漫娘的每日告白習以為常,瞧著鏡子里那張黑的嚇人的臉, 跟好看搭不上邊, 實在不敢恭維兩人的審美。

    不過她沒有拒絕兩人的要求, 穿著這身衣服去程家見過陸紅芍, 還穿著另外一身去國子監門口接杜識有回家。

    家中閑坐時指著衣架對每日幫忙收拾房間的漫娘道︰“這兩身衣服我確實喜歡, 不用收進箱籠了,就放在床頭的衣架上,我好隨時換著穿。”

    漫娘對識灩無條件的信任,聞言笑眯眯答應道︰“那我回頭幫小姐熨齊整放著,穿的時候才方便呢!”

    識灩桃花眼微眯,隨手翻了一頁手里的書道︰“倒也不必, 說不得穿不了幾日功夫就不能穿了呢!”

    漫娘不解,見識灩像是隨口一說,沒有解釋的意思,搖搖頭,繼續歡快的收拾房間去了。她一定要將阿灩姐姐照顧的極好,讓她將來就算嫁人也舍不得拋棄自己,走到哪兒都帶著自己!

    小小的漫娘心里存著這個大大的願望,再一次感嘆自家小姐為何不是個男子,要是男子的話,自己一定要努力嫁給她!那樣便能跟著小姐一輩子,和她形影不離。

    識灩前前後後花費五日功夫,終于在一個全家人一起吃飯的傍晚,于飯桌上一口血噴出,緩緩地暈倒在地。

    無聲無息躺倒的樣子,讓一家人感覺天都塌了。

    不僅杜家的天都塌了,甘泉宮的皇後听說此事,也驚得掉了手中的琉璃盞。皇後不知道是針對自己還是單純有人針對識灩,目前消息太少無法判斷,所以不能動用她熟悉的勢力。

    “讓宮外的人找信得過的大夫去診脈,玉塵你出宮一趟,親自瞧著那孩子沒事兒再回來,每隔半個時辰給本宮傳一次信。”皇後臉色蒼白,但很快就穩住了。

    識灩這一睡就是五日功夫,普通大夫查不出病因,小繡莊掌櫃走五公主的路子,請了太醫院的太醫來也沒瞧出門道。

    玉塵公公苦等五日,終于等來了一個頭發花白,走路顫顫巍巍的老者,急的直接讓人背著老者一路沖進杜家。

    杜家人經過這五日的折磨,精神憔悴,神色疲憊,哪一個面色都不好看,見著是五公主身邊的公公帶來的人,什麼都沒說,直接請人進去給識灩診脈。

    玉塵公公稍作改裝,以五公主身邊太監之名留在杜家幫忙尋找京城有名的大夫,收效甚微。

    事到如今,眾人甚至連識灩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都不知道。

    每次有新的大夫,一家人都是滿懷希望的迎接,又失落不已的送走,已經成了杜家人的常態。

    杜母急的嘴唇起了干皮,臉上帶著一股病態,杜父也顧不上和杜母之間那點兒微不足道的小別扭,拉著人手輕聲道︰“秀荷,你別著急,先去吃點東西睡一覺,阿灩還在等著咱們救命呢。

    若是這個時候你倒下了,可叫阿灩如何是好?”

    道理是這個道理,誰都懂,但就是做不到而已。

    一家人跟著玉塵公公和那位需要被人背著才能行動的大夫一起進了識灩的閨房。就見那老大夫顫顫巍巍的摸上識灩脈搏,一會兒震驚,一會兒搖頭,一會兒若有所思,又一會兒點頭,看的眾人心都跟著他的動作提到了嗓子眼兒。

    足足用了一盞茶時間,老大夫才顫巍巍的轉身,默不作聲的開了張方子交給在旁邊眼楮都哭腫了的漫娘道︰“三碗水煎一碗,溫熱時飲下,連服三日看看藥效再說。”

    漫娘謝過大夫,拿著方子蹬蹬蹬跑遠了。

    老大夫這才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用同樣精氣神不足的聲音對眾人道︰“這是中毒了啊,藥物相克導致的中毒。

    造孽,造孽哦,這麼小的娃娃,受這份兒罪,造孽哦!”

    玉塵公公心下一驚,對老大夫道︰“先生何出此言?”

    老大夫不滿的瞪了玉塵一眼,這才不情不願道︰“這女娃娃應該生的十分貌美,你們為了遮蓋她的容顏給她長期吃一些能讓皮膚變黑的藥。

    那藥雖然于身體無害,但長時間服用,也沒甚好處就是了,單是那藥也就罷了,最多讓這女娃娃黑一點兒而已。

    偏偏又給她服用了一種能讓身體悄無聲息之間緩緩衰弱的藥,藥量雖然輕微,一兩頓對尋常人來說只不過是想多睡一覺的感覺。

    但這女娃娃自小身子骨就弱,這點兒藥就差點兒要了她的命!不是造孽是什麼?”

    玉塵听說有人給識灩服用了能讓身體悄無聲息之間虛弱的藥,視線銳利的掃向杜母。杜母一驚,剛想解釋,杜父就擋在杜母面前,面色不善的盯著玉塵,無聲與他對峙。

    杜母見此情形,心下情緒復雜難言,最後還是握住杜父的手,從他身後走出,坦然的對玉塵道︰“公公,既然大夫這般說,還請老先生幫忙查一查吧,那日阿灩吃過的用過的,一應穿戴,但凡她接觸過的東西,我已經讓人全部都看起來。”

    這是自然,就是杜母不說,玉塵也要查的。

    杜父視線不停的在玉塵與杜母還有床上躺著的識灩身上流連,實在不明白這其中有何聯系。

    只有杜識有才是真的傻住的那一個,在他的記憶力,他妹妹識灩從小就黑,小時候可能還沒現在黑,不過他記憶里對方從未像其他小姑娘一般白白嫩嫩過。

    可就算那樣,妹妹也是最好的妹妹,比別人家的小姑娘聰明,懂事,能干,善良。原來她不僅不黑,還很漂亮,是爹娘為了掩蓋她的美貌才讓她變黑的嗎?

    不,不對,瞧爹爹的神色,他一定也是方才才知道這個事實。

    那這事兒就是娘一個人的決定,也是這時候,杜識有才恍然想起,他和識灩其實不是血緣關系上的親兄妹來著,兩人是異父異母的兄妹。

    但不管杜識有心里想了什麼,一點兒不耽擱現場玉塵公公的行動。

    他無聲的對老大夫行了個禮,意思不言而喻。

    老先生也看出床上躺的小姑娘身份不凡,若不然,玉塵是何許人也?皇後身邊的第一大太監,就是國公爺見了也要客氣三分的人,能對一個素不相識的小姑娘關切有加?

    不過他能活這般大年齡,就是因為他從不多管閑事。

    老大夫在杜家人的陪同下,將識灩暈倒那天接觸過的所有東西都檢查了一遍,結果一無所獲,最後重新回到識灩住的房間內,在屋內轉了兩圈,最後路過衣架時,猛然停下腳步,閉上眼楮仔細分辨。

    睜開眼後指著衣架上識灩日前讓漫娘放在上面的兩套衣服道︰“這衣服拿下來老夫瞧瞧。”

    這要是個正常男子要求看小姑娘穿過的衣服,早就被當成流氓打出去了,但這老先生是五公主府上的公公請來的先生,明顯有兩把刷子,誰都不敢多說什麼,杜母更是慘白著臉,快速將衣服取下交給老先生。

    隨後在玉塵懷疑的目光中無力的解釋道︰“這是五公主那日上門拜訪送來的衣料,我瞧著十分襯阿灩的膚色,便和家中丫鬟連夜趕制了兩身衣裙給阿灩。

    阿灩果然十分喜歡,一連穿了五六日光景,期間連換其他衣服都不肯。”

    杜母說的隱晦,玉塵卻瞬間明白了這衣料的來歷,這分明就是皇後娘娘特意讓人添進去的東西,看著不起眼,全天下只有她一人能用的特供絲綢,柔軟舒適,在陽光下能散發出柔和的光,放在那麼多禮物中,不識貨之人自然不明白是何用意。

    但秀荷只需一眼就明白了。于是便親手做了讓識灩穿。

    玉塵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若是皇後那邊穿的衣服出了問題他們卻一無所知……

    他還想到最近皇後娘娘沒來由的偶爾虛弱或者嗜睡。

    看著都是小毛病,但若是……這里面的事情就過于可怕了。

    因而,在老大夫仔細對著衣服檢查之時,杜母和玉塵兩人緊盯著他不放,想親耳听到一個準確的答復。

    最終老大夫緩緩放下手中衣物,對幾人道︰“若老夫沒瞧錯的話,這種絲綢是用一種特殊的蠶吐絲織造而來,因著數量及少,珍貴異常。

    不出意外的話,是有人給蠶吃了一種特殊的毒藥,因而蠶吐出來的絲也會帶著這種藥性,又有絲成一匹布,一件衣服,藥效長期存在,十分微弱,正常大夫是發現不了的,積少成多恐怕不妙。

    若不是老夫鼻子天生靈敏,加上知道問題出處尋找根源,今兒也不會發現其中問題。”

    老大夫非常篤定道︰“定是這絲綢的問題。如今看來,這女娃娃的身體比老夫想的還要虛弱,老夫本以為她是吃下去一點兒藥才中毒,卻原來是連著聞了五六日這微不可查的味道便成如今這般。”

    老大夫心下長長的嘆口氣,他已然知道這絲綢的由來,天下間只皇後專用的絲綢啊,看來他還是攪和到這一灘渾水中來了。

    杜母和玉塵的臉色瞬間雪白。

    玉塵強忍住現下就直奔回宮的念頭,面上不動聲色的問老大夫︰“先生,那杜小姐身體可會恢復?”

    老先生一愣,搖搖頭。

    一家人全都不解又著急的看向他。

    老大夫猶豫片刻。

    杜父便道︰“先生,還請您直言,我們只想知道實情,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和孩子一起面對。”

    然後他就听見老大夫道︰“其他倒也罷了,就是這生育問題上,可能會有影響。”

    杜家人包括玉塵全都一副天塌了的表情。

    老大夫瞧的生氣,一副氣哼哼的樣子道︰“不就是不能生孩子嘛!難道比起命來說,生孩子更重要嗎?”

    這倒也不是,可問題是,他能這麼比較嗎?

    不管杜家人如何,識灩躺在床上一心二用,將屋內的對話听了個一清二楚,不枉她在提醒皇後小心後宮的同時,也解決了日後的成親問題。

    想來有這麼一茬,皇後日後無論如何也不會逼她成親,就當是提前收取救皇後的報酬吧。

    皇後何止不想逼她成婚,心下簡直心疼的要命,恨不得將所有好東西全都一股腦兒的給識灩送過去。識灩這一遭,是替她擋災,救了她一命啊!

    听到玉塵公公的匯報,皇後命人暗中調查,按照老大夫的說法,從源頭查起,勢要不動聲色的找出真凶。

    同時對于自己差一點兒就著了道,且害的女兒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愧疚難當。好東西不要錢似的打著五公主的名號悄悄往杜家送。

    識灩躺在床上,和系統下了五日的棋,系統一局的沒贏過,欺負的小孩子哇哇大哭,直呼對下棋有了陰影,統生再也不下棋才罷休。

    說實話,本來她的身體並不弱,但為了達到目的,在老大夫診脈的時候稍微改變脈象,也不是什麼難事。

    索性今日終于可以醒過來了。

    識灩緩緩睜開眼時,漫娘趴在床頭睡的口水流出來而不自知。

    杜識有眼眶通紅,盯著空中在發呆。

    听到動靜,緩緩轉過僵硬的脖子見到正在對他眨眼楮的妹妹,杜識有嘴巴張了好幾次,一個字都沒說出口。

    眼眶更加紅,隱隱有淚光一閃而逝。

    識灩就看著杜識有狠狠的閉上眼楮好半晌才睜開,僵硬的起身走過來,中途差點兒摔了一跤,但杜識有不在乎,蹲在識灩床頭,輕手輕腳的摸摸她腦袋,又捏捏她的手,無聲用嘴型說了句︰“醒來真好。”

    識灩心想,這回需要瞧病的從她換成了杜識有,過于激動,導致無法開口說話,將一家人嚇得不輕。

    不過幾乎不用大夫診治,杜識有在識灩床頭,和識灩一起听漫娘繪聲繪色的講她昏睡這幾日家里發生了什麼,總覺得漫娘說的和他知道的不一樣,好幾次想開口打斷無果。

    最後一次听漫娘說杜識有著急的差點兒哭了,樣子特別傻時,終于忍無可忍,從嘴里蹦出兩個字︰“胡說!”

    不藥而愈。

    識灩醒來的消息只用了不到兩刻鐘就傳回宮內,皇後非常高興,中午多吃了一碗飯。

    語氣幽幽問大太監︰“事情查的怎麼樣了?本宮定然要將此人碎尸萬段,給我的阿灩報仇。”

    談及此事,方才高興的氣氛瞬間煙消雲散。

    大太監的腰彎的更低了些,語氣還算平靜︰“那邊的人回報說,兩年前起,陛下身邊的大太監每月會去蠶房一趟,雷打不動。”

    皇後冷哼一聲,果然是他。

    “這一招確實陰狠,若不是阿灩誤打誤撞救了本宮一命……”

    皇後的手指輕輕在桌面上敲擊,這是她思考問題時的小動作︰“如今看來,咱們這位陛下是想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本宮,那這理由,只能跟柳妃有關了。

    這人怕不是瘋了吧?”

    玉塵提醒道︰“娘娘,您還記得賢妃娘娘嗎?今早下面來報,賢妃娘娘已瘋瘋癲癲,陛下仁慈,一再讓人照顧好她,不許慢待了。”

    皇後被這般提醒後,聳然一驚,想起一件事。

    賢妃娘家勢大,性格張揚,有野心,有小聰明,心里想生下兒子,繼承皇位的想法幾乎人盡皆知。

    宮內在柳妃進宮之前,也不是沒有懷孕的妃嬪,但都慘遭賢妃毒手。

    皇後琢磨著,柳妃一直無孕的原因,大概就是她初初和皇帝看對眼那陣子,礙了賢妃的眼,賢妃讓人下的手,這件事皇後沒有確鑿的證據,但真相與她猜測的相差無幾。

    之後的日子里,賢妃先後生了五皇子和九公主。

    “五皇子三年前墜馬意外癱瘓,整日躺在床上不得動彈,吃飯穿衣都需人伺候,九公主兩年前撲碟之時意外掉進荷花池,撈上來後人瘋瘋癲癲的神志不清,至今也無好轉跡象。”玉塵彎腰道。

    玉塵的意思非常簡單,若是皇帝真為了柳妃能干出謀殺皇後的事,那對柳妃做了那種事的賢妃更加罪不可恕,皇帝卻在柳妃死後與賢妃先後生了兩個孩子,兩個孩子又逐個兒出了意外,以至于賢妃奔潰。

    這其中發生的事就非常耐人尋味了。

    皇後手指停止敲擊,輕身對大太監道︰“找個機會,避開所有人,本宮親自去一趟賢妃宮瞧瞧。

    咱們這位陛下啊,瘋起來可真沒個人樣兒,也不知先帝瞧見他如今那幅樣子,會不會後悔的無顏面見列祖列宗。

    不過他的這份感情啊,可真叫人覺得惡心!”

    “要我說呀,嫁給誰都不能嫁給陛下,簡直倒了八輩子霉才做她妻子小妾。你猜怎麼著,我可是听八公主說了的,當年陛下和柳妃的事情鬧得天下皆知,為了柳妃一人,不顧六宮妃嬪的顏面。”

    陸紅芍听說識灩身體好轉,特意上門來探病,順便和識灩說說她最近听到的八卦。

    “簡直腦子有坑,這就是人家說的佔著茅坑不拉屎。人家妃嬪們是為了他那個人才進的宮嗎?那是為了家族榮耀,為了榮華富貴,為了權勢地位!

    那些妃嬪的娘家,哪一家不是為了當今天下立下過汗馬功勞?人家放著好好的正妻不做,進宮給他當小妾,自然是為了生下皇子公主,盼望著皇子有朝一日登上那個位置,讓自己的家族更上一層樓。

    又不是無權無勢小門小戶人家出來沒見識的姑娘,真就為了他那個人。

    大多數妃嬪進宮就跟那聯姻似的,雙方都有默契,結果陛下倒好,享受了美人兒家族帶來的好處,卻不想回應對方相應的權勢,單方面撕毀盟約,簡直有毛病。”

    識灩覺得陸紅芍這丫頭膽子是真大,這年頭敢明目張膽吐槽皇帝之人,著實不多見。

    拍拍陸紅芍的手背,示意她適可而止。

    陸紅芍嘿嘿一笑︰“我也就在姐姐你面前說說而已,旁人想听,我還不敢說呢。”

    陸紅芍自己也奇怪呢,這些話她憋在心里好多年,誰都不敢說,本以為要憋一輩子,隨著自己入土呢,結果每次見到識灩,她心里話自然而然就脫口而出。

    不管這吐槽對不對吧,識灩總是能包容她的。

    識灩何止是包容她,自己心里也吐槽呢,據她所知,這位皇帝陛下做的缺德事兒可不止這一件,柳妃死後,皇帝沉寂了兩年,終于有一日將柳妃的娘家妹妹接進宮照料,封了個小小的貴人,兩人生下了六皇子。

    就是劇情中最後成了太子的六皇子。

    行吧,皇帝心里那點子見不得人的小心思誰都不會去戳穿,但說實在的,只要不出現第二個柳妃,隨便他怎麼折騰,大家安生過日子互不打擾。

    眾人進宮又不是真的爭著和他談情說愛的,大家爭的只不過是和他睡覺生孩子,最好生的孩子能繼承他的皇位而已。

    至于他心里有人,愛誰誰,真當誰都喜歡跟一個固執又霸道,長得還就那樣的老男人談情說愛呢?又沒病。

    但你說,人柳家又不是沒人了,又不是窮的揭不開鍋,家里又不是沒有父母兄弟了,人是當地有名望的大家族,因為柳妃的關系,當地知府都得對柳家禮讓三分,這樣人家出來的姑娘,有什麼需要你一個遭老頭子照顧的?

    找個年紀相當,會說甜言蜜語,浪漫又溫柔的小伙子不好嗎?非要被你一個糟老頭子照顧?還是給你當小妾被你照顧!

    說來說去,不過是自私罷了。朝政上毫無建樹,被皇後暗中架空了半個朝廷,後宮一團亂,同樣被皇後掌控在手里。

    真就那句話,要他有何用?

    對于皇帝這種行徑,識灩著實看不上,也不知宮內的皇後查到哪一步了,能不能早日搞死這垃圾玩意兒。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11-10 23:30:22~2020-11-11 23:35:2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了提低復甦 2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小橘子 40瓶;子陽青雀 30瓶;牧 8瓶;有魚 6瓶;Danny78 2瓶;方圓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