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執法

    “身份印記。”一名黑甲將士走到風若雪的身邊,語氣嚴厲的說道。

    風若雪的小手動了動,可卻什麼也沒有拿出來。

    “軍爺,我不小心將身份印記遺失了,能不能通融通融?”風若雪假笑著說。

    此時,陳誠就在茶社中,風若雪不想暴露身份。

    而且,風若雪的身份印記是出雲帝國的,很容易就被別人看出她的身份。雖然炎陵郡名義上屬于出雲帝國的領土,可實際上,炎陵郡的人,對其他地方的人很不待見。

    他們並沒有出雲皇帝這個概念,出出生起就是陳家庇護了他們,他們更願意將陳野陳元當做這里的皇帝。

    黑甲將士听到風若雪的說辭,面上現出幾分不悅。

    他們這種人,在執法期間,也並不希望遇到不老實的人。要是每個人都能夠配合他們的工作,他們反而會很輕松。

    “遺失?”黑甲將士的語氣變得很不耐煩。

    “那麼不好意思了,跟我們走一趟吧。”黑甲將士說著,就要動手去抓風若雪。

    韓靜雅見到黑甲將士這般。急忙擋在風若雪的面前,她說道︰“這位兄弟,馮旭公子是我好友,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他一回。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認得你們城衛軍的狀統領,這次,你幫幫忙,我以後到高統領那里幫你說說好話啊。”

    風若雪琴彈得好,男裝模樣又十分俊俏,很受韓靜雅喜歡。

    “韓小姐,這個我實在沒辦法啊。對于這種未知來歷的人,我們必須調查清楚。”那名黑甲衛士十分為難的說道。

    韓靜雅琴藝高超,人長得還好看,在安陽城中還算比較出名的。

    她口中的狀統領,在城衛軍任職,有著大斗師的修為,權限較高。

    像韓靜雅這種有關系的人,這些城衛軍一般都會給她幾分面子,有什麼事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算了。

    可今天卻不行,陳誠就在後面坐著,他們可不想被陳誠給定上一個玩忽職守的罪名。

    “你”見到黑甲將如此不講情面,韓靜雅當即面帶怒容的瞪著黑甲將士。

    “別讓我知道你的名字,不然有你好受的。”韓靜雅氣呼呼的威脅道。

    平日里,有著一個城衛軍統領撐腰,韓靜雅在圈子中還是混的很開的。可今日,她有心保下風若雪這個被他看中的“俏公子”,卻沒想到黑甲衛士不買她的帳。

    韓靜雅是一個十分好面子的女生,在心儀之人面前失了面子,已經讓她對這名城衛軍心生怨念。

    城衛軍面色發苦,可他心中的苦楚卻無法說出口。

    韓靜雅不講理,這名黑甲衛士也沒什麼辦法。得罪了一個韓靜雅,不算什麼大事,可要是讓陳誠發現他弄虛作假,那就是大事。

    “韓小姐,不是我們不給你面子,實在有著規定。我等職責所在,還請你不要無理取鬧。”

    這時,那名黑甲將領也見到了這邊的爭執,大感頭疼。走了過來,正氣凜然的說道。

    沒有身份證的人,帶回看管所調查。若是沒事自然會無罪釋然,要是查到了身份不干淨,那就不好意思了。

    韓靜雅的無理取鬧加大了工作難度,他們卻又不得不為。

    韓靜雅背後的人有幾分身份,可在真正的權貴眼中,卻什麼也不是。而今陳誠再此,要是陳誠計較起來,治他們一個辦事不利的罪名,不知城衛軍中有多少人會受到牽連。

    而今日得罪韓靜雅亦或是他的頂頭上司狀,雖然在以後的工作中會受點小罪,卻也不是大問題。

    黑甲將領畢竟還是有點小職位的,說話比先前那名黑甲將士硬氣。而對面的韓靜雅,感受到了黑甲將領身上的一種淡淡壓迫,她的小臉變得慘白。

    她的名聲再大,可也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生,面對一名真正的斗師,她還是很吃力的。

    風若雪發覺了韓靜雅的面色變白,心中對于韓靜雅更加多了幾分好感。

    “我與她不過首次見面,她卻能為我挺身而出,實在是良善。只是,我是萬萬不能在連累無辜之人的。”

    “而且,以我的身份,就算被他們帶走,也不會出什麼事情。可韓靜雅不同,听她口中所說,他背後雖然有著一個統領撐腰,可無論何種身份,在陳家這種龐然大物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如果他因為我而得罪了這群當兵的,她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風若雪的心中想道,她將韓靜雅拉了回來。

    風若雪本來就有著斗之力段的修為,力氣不小,拉住韓靜雅根本要不了多少力。

    韓靜雅感覺到手臂上的力量,身體卻是沒有站穩,向著後面倒去,剛好倒在風若雪的身上。

    韓靜雅感受到了風若雪胸前的柔軟,她看了看風若雪那化妝成男子的臉龐,心中疑惑著,這麼一個大男人,怎會這般柔軟,她卻怎麼也想不明白。

    “此事與她無關,我跟你們走,你們不要在為難她了。”風若雪將韓靜雅扶了起來,然後她直視著黑甲將士,說道。

    風若雪此時的注意力,都在黑甲將士身上,倒還沒有察覺到韓靜雅的異樣。

    “倒是有幾分膽識,薛某佩服,帶走。”黑甲將領見到風若雪挺身而出,勇于擔當,心中多了幾分佩服。可公事在身,他擺了擺手,立即有著一名黑甲將士上前押解風若雪。

    而就在黑甲將士將要抓到風若雪的時候,,紅鸞急忙上前來推那名黑甲將士。

    “你不能抓我家公子,快放開。”侍女一邊推,口中還一邊喊著。

    可是那名黑甲士兵也是一名斗者,而紅鸞的修為還不如他家公主呢。而且,能夠成為城衛軍的,身體素質都很好,在執法的時候,也是十分謹慎,謹防發生突發事故的,紅鸞又怎會推得動那名黑甲將士。

    反而,被那名黑甲將士一把拿下。

    “倒是個忠心護主的僕子,一起帶走。”黑甲將領贊賞的看了紅鸞一眼。

    紅鸞掙扎著,可她的力氣實在太小了。被那黑甲將士反扣著手,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們不能動她,他可是公”紅鸞焦急了,就要將風若雪的身份暴露。

    “紅鸞,不得胡說。”風若雪急忙說道,他在此時,還並不想在陳誠面前暴露身份。

    “公?公什麼?”黑甲將士听到紅鸞著說了一半的話,,疑惑的問道。可是卻被風若雪阻止了後面的話。

    如此掩飾,黑甲將士突然覺得,風若雪的身份不簡單了。

    就在黑甲將士正要追問的時候,他卻听到了一個聲音。

    “薛寧。”

    黑甲將士听到這個聲音,疑惑著的四處張望著。卻發現陳誠的目光正在他這邊,而陳誠見到黑甲將領看來,對他招了招手。

    薛寧是這黑甲將士的名字,雖然黑甲將士不清楚陳誠為何會知道他的名字。可見到陳誠這般手勢,他還是笑著臉,屁顛屁顛的向著陳誠那邊跑過去。

    “少家主,有何吩咐?”黑甲將士彎著腰,說道。

    在陳誠的面前,他完全沒有對待普通人的那般桀驁不馴。

    “那人我認識,不要為難她們了,等會到半路上,找個借口將她們放了吧。對了,不要讓她們察覺是我讓你們放的。”陳誠輕聲的說道。

    “是。”黑甲將士急忙答道。

    安陽城有著規定,這種身份不明的人,要帶回去審訊。

    可陳誠的交代,城衛軍是無權過問的,只需要听陳誠的命令就行了,這可比什麼規定要有用多了。

    之後,城衛軍又將其他人都檢查了一遍,倒沒有再發現來歷不明的人。在向陳誠請辭後,便城衛軍離開了茶社。

    而因為有著陳誠的交代,這些黑甲衛士倒也不敢對風若雪無禮。

    他們不清楚風若雪與陳誠之間的關系,要是關系密切的話,他們得罪了風若雪,這群人全得玩完。

    韓靜雅看著風若雪被人帶走,很是不甘。

    “馮公子且放心,我一定會將你救出來的。”韓靜雅心中想道。

    而陳誠見到風若雪離開後,也就沒有在待在此處的興致了,與焰靈姬赤練二人一同,離開了茶社。

    陳誠不知道的是,在黑甲衛士帶走風若雪後,在路上,他們遇到了陳子航。

    “等等,這是何人?”

    陳子航叫住了這群黑甲衛士。

    黑甲衛士見到陳子航,皆是急忙拜道︰“見過子航少爺。”

    陳子航畢竟在安陽城生活了二十年了,名聲響,有常在街上走動。所以,認識陳子航的人,可比認識陳誠的人多的去了。

    “回子航少爺的話,此人來歷不明,卑職正打算將他帶回去審訊。”薛寧回答道。

    “身份不明?”陳子航雙眼微眯,隨後說道︰“此人與我有些關系,交給我就好了。”

    “這”薛寧听到陳子航的話,神色變得為難。

    陳誠說認識,陳子航也說認識,這就讓他不知該咋整了啊?

    陳子航見到薛寧那般,面色微微變冷。

    他霸道慣了,不喜歡別人拒絕他,也不喜歡向別人過多的解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