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投資形勢

    此時別墅的豪華會客廳內,陸瀟正端坐在長長的豪華歐式餐桌前與各位16區的商界大佬攀談著。

    肖雪峰也代表肖氏集團坐在距離陸瀟不遠的地方,只不過此時的肖雪峰已經沒有了往(ri)的囂張跋扈,完全換上了一副討好的嘴臉,認真的听著陸瀟講著自己在陸家做過的偉大貢獻。

    “陸總真的是人帥才能還高,您這麼優秀可讓我們這些人怎麼活啊,跟您比我真的是差得遠了。”

    見肖雪峰開啟了(ti n)狗模式,(sh n)邊的一個30歲左右的鷹鉤鼻男子,也是出聲夸贊道。

    “是啊,肖總的對,有陸總這樣才華的人,真的是在普之下很難再找到的了,我王江在房地產行業打拼這麼多年,都沒見過陸總這樣絕才之人,佩服、佩服。”

    坐在陸瀟(sh n)邊,濃妝艷抹的16區( i)爾互聯網公司主席錢笑笑,不屑的看向了肖雪峰和東風房地產公司ceo王江,(yin)陽怪氣的道。

    “我肖總、王總,我們都是來找陸總談投資的。不如些有營養的話吧,這種拍馬(pi)的場面話就別了。”

    肖雪峰老臉一紅,用眼角掃了掃錢笑笑。

    “你還不是一樣,穿的跟(s o)狐狸一樣。就你那破互聯網公司是怎麼做起來的,誰不知道?呵呵,真是可笑。”

    王江也是一臉不屑的對錢笑笑道。

    “的就是,一個靠陪人睡上位的臭娘們,也敢在這里數落別人,真是可笑。”

    “你們兩個……”

    三個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攻擊,陸瀟卻並沒有出言調和,而是坐在那里看的不亦樂乎,對于這種事他見太多了,向來就是這個態度。

    就在這時,宴會廳的大門再次打開,同時走進來三個人,其中一人就是之前在慈善晚宴上刁難過方念的,16區獵場監察局的副局長,魏錦。

    另外兩人一個是16區第二大互聯網巨頭,沸騰網絡的ceo萬峰,另外一人則是16區第一大房地產開發商崔雲海。

    當肖雪峰、王江和錢笑笑看到他們三個一起進來的時候,頓時心涼了半截。

    王江的銳氣幾乎全無,無奈嘆氣道。

    “這下完了,沒想到對手居然是這兩尊大神,有他們在,投資肯定是沒戲了,估計這次是白來了。”

    錢笑笑也是無奈的攤了攤手,臉上獻媚的表(qing)也消失不見。

    “我們還在這爭什麼,人家翠雲海和萬峰只要揮揮手,我們這些所謂的中上流家族就得崩盤。現在人家出來跟你爭投資,能贏才怪呢,我看還是回家洗洗睡吧。”

    肖雪峰也同樣認識這兩個商業巨頭,他知道肖家雖然也一直壟斷著一方產業的市場,但與這兩位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如果他們之間要拼財力,那肯定是一敗涂地,肖雪峰並不是傻子。可若是拼內容,也不是不能一戰。

    對于獵場營地的項目,肖雪峰的底氣還是有的,因為他們涉及的行業不同,雖然房地產和互聯網的確是產業鏈條的頂尖存在,最容易賺錢的。

    但如今房地產經營商太多,土地規模有限,審批更是艱難。至于互聯網產業,也不比大災難前那樣火爆了,許多人為了生存,根本就沒有那個時間去互聯網上閑逛,而且互聯網現在的運營費用非常的高,的確已經到了瓶頸期,這也是他們的劣勢。

    因此,狩獵營地這個新型的產業,這個正處于上升期的產業,就顯得很突出。特別是獵場如今的火爆,更是讓獵場營地的前景變得特別的好。

    只不過,肖雪峰沒想到今魏錦也會被請來。實話,為獵場營地的經營者,還是比較怕魏錦的,魏錦可以是直管他們產品審批的人,有著對他們的生殺大權。

    如今魏錦的出現很明顯是崔雲海和萬峰搞得鬼,他們應該並不希望有第三個人加入他們的斗爭。所以為了抑制唯一有資格加入爭奪戰的肖家,便請來了魏錦。

    相比如果肖雪峰敢什麼特別的話,魏錦必定會出手,到時候肖家恐怕真的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陸瀟見到萬峰三人時,冷淡的態度瞬間一掃而去,起(sh n)迎接。

    “萬總、崔總,歡迎二位大駕光臨,來請坐請坐。”

    完,陸瀟又看了看(sh n)邊的魏錦,向萬峰詢問道。

    “萬總,這位朋友是?”

    萬峰大笑,這才給陸瀟介紹道。

    “陸總,這位我可得給你好好介紹一下,這是16區獵場監察局的副局長,魏錦,魏局長。要知道,魏局長的手中可是掌握著16區獵場和獵場營地的生殺大權,哪個狩獵道具不經過魏局長的手?哪個獵場投入使用不得魏局長審批?你厲不厲害,哈哈哈哈……”

    萬峰的話就是給肖雪峰听的,肖雪峰又不傻,怎麼會听不出來。一時間坐在椅子上的(pi)股就好像坐在了針尖兒上,真是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肖雪峰真的想起來走了算了,反正有魏錦在,自己今若想拉來投資就基本不可能了。但若是現在走的話,似乎又太沒面子了。于是便只能硬著頭皮坐下等著吃飯,好快吃快走。

    幾人一陣寒暄,並沒有談及投資的事,他們知道這都是在等飯局上借酒來談,這已經成為了生意場上不變的死理論。

    當所有人就位之後,菜品開始陸續被別墅中的服務生端上來。因為桌子比較大,吃菜有些費事,所以每樣菜都是被分成份督每個人面前的。

    最開始出現的兩道菜是一道涼菜,脫骨鳳爪。只不過這個脫骨鳳爪中並沒有經常能吃到的蒜香,而是飄著一種麻麻的辣。

    另外一道則是烤的外焦里嫩的羊排,看起來很普通,但聞著特別香,完全沒有羊(rou)的羶臭味。

    錢笑笑知道生意肯定是沒得談了,但吃他一頓就避免不了了,于是也不客氣,吃了起來。

    當脫骨鳳爪入口的一瞬間,錢笑笑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鐘滿意之色。

    “真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