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屠了你的堅守

    第一千零一十章屠了你的堅守

    什麼!約我?

    听到這話,楊瀟頓時義正言辭道︰“不可以!”

    剛才被唐糖給驚的不輕,誰能料到轉眼間又有人惦記我的美貌。

    一時間,楊瀟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怎麼這年頭小丫頭思想都不純潔,同齡人它不香嗎?為何要偏偏喜歡我這個大叔?

    “啊?不可以嗎?”聞言,亞洲小天後甦千瀧一臉落寞。

    楊瀟鄭重道︰“千瀧,你是我看著長大的!難道你也饞我身子嗎?”

    “饞你身子?撲哧!楊瀟哥哥你多想了,明天帝都會舉辦一場盛大的電音節,我想邀請你一起參加,你可別忘了,上次我照顧沐雪嫂嫂,你可是答應我陪我一起的!”甦千瀧連忙解釋道。

    實際上,剛才那話甦千瀧有著試探楊瀟的意味,只是楊瀟那麼直接了當把她拒絕,這趟甦千瀧倍感失落。

    “電音節?”楊瀟這才想起了好像確實有這麼回事。

    上次唐沐雪在帝都住院,正是甦千瀧全程在照顧唐沐雪,自己也答應了甦千瀧,若自己有空,便陪甦千瀧一起參加電音節。

    甦千瀧調皮的嘟了嘟嘴︰“難道楊瀟哥哥要言而無信嗎?千瀧不願!”

    “明天什麼時候?如果有時間,我就過去陪你參加電音節!”楊瀟柔和一笑。

    “嗯嗯!明天上午九點,在帝都體育館,我等你哦!”甦千瀧相當開心。

    通話完畢,楊瀟笑著搖了搖頭,他開著車前往帝都楊家。

    “楊瀟,你你來干什麼?”

    剛剛抵達楊家府邸,楊家護衛看到來人是楊瀟,他們嚇得一個個面色發白。

    之前楊瀟擅闖帝都楊家,不知道斬了多少人,如今,帝都楊家之人最怕的就是楊瀟。

    “滾開!”楊瀟冷冷喝道。

    蹭蹭!

    被楊瀟呵斥,一群楊家護衛嚇得紛紛踉蹌後退,他們生怕楊瀟這又是來復仇的,生怕楊瀟一怒之下把他們統統給斬了。

    與此同時,楊老太君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

    她手持龍頭拐杖,一臉怒容走了出來︰“孽障,你還來楊家作甚?難道楊家被你害的還不夠慘嗎?”

    “慘?哼!楊家是敗在你手中的,帝都楊家之所以這般落魄,全是拜你所賜,現在你居然好意思把罪責怪在我頭上,我真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楊瀟當場懟了回去。

    從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此話一出,楊老太君氣的渾身發顫,她目眥欲裂,恨不得親手殺了楊瀟。

    因為楊瀟,她大孫子楊斌翰愣是被炮火轟擊,生死不明;因為楊瀟,帝都楊家生意慘淡,日薄西山氣息奄奄;因為楊瀟,苗疆蠱族大量高手集結帝都,帝都楊家深陷水深火熱之中。

    顫抖著身軀,楊老太君怒斥道︰“好!很好!好你個牙尖嘴利的孽障!說吧,今晚你又來楊家做什麼?”

    “我要帶鄭秋爺爺走!”楊瀟直言道。

    如今,苗疆蠱族大量高手齊聚帝都,隨時都有可能攻打帝都楊家。

    苗疆蠱族身為天府之國八大黃金古族之一,底蘊必然極其深厚。

    若是血戰,在大量高手圍攻之下,鄭秋一定不敵苗疆蠱族。

    楊瀟對鄭秋有著極深感情,小時候在楊家,所有人對他們母子二人投去冷眼,唯獨只有鄭秋爺爺對他們噓寒問暖。

    楊瀟可不希望眼睜睜看著鄭秋為了當年承諾,黯然凋零。

    “帶鄭秋走?你痴人說夢!”楊老太君快要氣炸了。

    苗疆蠱族那麼多高手欲將攻打帝都楊家,鄭秋可是楊家最後一張保命牌,她怎麼可能輕易放走鄭秋?

    若是鄭秋走了,整個楊家再也扛鼎之人,必然會被苗疆蠱族吞滅殆盡。

    楊瀟冷冷道︰“痴人說夢?這件事你說的不算!”

    “放肆!孽障,你放肆!你這樣做,你會成為楊家千古罪人的!”楊老太君惡狠狠咆哮道。

    楊瀟不屑一顧道︰“成為楊家千古罪人?可笑!在你心中,我早就不是楊家之人,何來楊家千古罪人一說?如果真的要說罪人,帝都楊家最大的罪人我看是你吧?”

    “一手好牌打的稀爛不說,整個帝都楊家在你的帶領下即將進入滅亡!捫心自問,你說這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還是說,你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

    什麼!良心被狗吃了?

    “孽障啊!”楊老太君哀嚎一聲。

    楊瀟冷冷道︰“今晚我要帶鄭秋爺爺走,誰人敢留?”

    “小少爺!”

    下一秒鐘,鄭秋身穿一身灰色衣衫走了出來。

    “鄭秋爺爺!”見到鄭秋,楊瀟臉上堆滿了欣喜之色。

    “唉!”看到楊瀟,鄭秋臉色復雜,他輕嘆一聲。

    楊瀟直言道︰“鄭秋爺爺,苗疆蠱族隨時都有可能打過來,你守護帝都楊家完全沒必要了,跟我走吧!”

    “鄭秋你敢,別忘了,老爺子在世時你是怎麼承諾的,難道你鄭秋要做一個背信棄義之人嗎?”楊老太君一臉猙獰道。

    縱使帝都楊家最終走向滅亡,她也要拉著鄭秋一起下水。

    “你這是在玩火!”楊瀟冷眼看向楊老太君。

    楊老太君一臉陰森道︰“鄭秋你若是敢走,縱使老身死了,我也會在陰曹地府詛咒你不得好死,你鄭秋好歹也是一代人杰,難道真的要背信棄義嗎?難道你說話猶如放屁嗎?”

    被楊老太君呵斥,鄭秋一張臉陰沉無比。

    “鄭秋爺爺,別听她在這里肆意叫囂!”楊瀟生怕鄭秋鑽牛角尖他當即勸說。

    鄭秋苦笑一聲,他搖了搖頭︰“小少爺,你的好意老僕心領了!你走吧,我誓死與帝都楊家共存亡!”

    “鄭秋爺爺!”听到這話,楊瀟急了。

    在楊瀟心中,鄭秋就跟親人般,他真的不想看到鄭秋遭遇不測。

    鄭秋一臉凝重道︰“小少爺,你不懂我們這個年代人的信守,古時有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護嫂尋兄,更可況我鄭秋?”

    “鄭秋爺爺,你確定要如此?”楊瀟沉聲問道。

    鄭秋面容嚴肅道︰“帝都楊家是我最後的堅守!”

    “最後的堅守?”楊瀟深吸了一口氣。

    叱吟

    下一秒鐘,楊瀟右手一探,他果斷拔出鄭秋戰劍指向楊老太君等人。

    “小少爺,你要干什麼?”鄭秋一瞧,他大吃一驚。

    “孽障,你要干什麼?”楊老太君暴跳如雷一臉慍怒。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面色陰沉似水道︰“如果今晚我屠了你的堅守,是不是鄭秋爺爺你就能隨我走?如果今晚我滅了整個帝都楊家,是不是鄭秋爺爺你就再也沒有任何拘束?”

    滅滅了整個帝都楊家?

    楊瀟竟然為了要帶走鄭秋不惜屠滅整個帝都楊家?

    听到楊瀟言語這般癲狂,楊老太君瞳孔一縮,一股寒氣瞬間從她腳跟席卷整個天靈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