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魔修圍攻

    “走吧!”

    “時間差不多到了,我們該回去了!”

    林寒招呼青萍道。

    當即。

    兩人按照來時所走的路,原路返回。

    兩人在迷霧中前行。

    片刻之後。

    就快要接近來時出口了。

    就在這時。

    異變陡生。

    周圍忽然出現一道巨大光幕,將林寒和青萍罩在其中。

    緊接著。

    光幕中走出十三位超脫境天才修者。

    每一個人,身上都是彌漫著濃烈殺意,看上去非常凶狠。

    “魔修!”

    林寒立即明白,這群人的來路。

    “我們落單了,被圍攻了!”

    青萍眉頭緊鎖。

    “林寒,我們在此恭候多時了!”

    魔修中,走出一位身穿月白錦衣青年,朗聲笑道。

    “你們這是提前在這布下了大陣?”

    林寒驚訝問道。

    “沒錯!”

    “這大陣是專門用來圍困你的,你的瞬移根本無法逃開這里!”

    “我們在這里面,縱然殺不死你,也總能將你困在這里!”

    “一旦讓你錯過離開時間,你就要被封印在菩提禁地里面十年!”

    錦衣青年羅宇,淡然笑道。

    “你們要陪在這里,和我們一起被圍困十年?”

    林寒詫異問道。

    “這倒是不會!”

    “我們魔修出去的時間,比你們修仙者要晚了半個時辰左右!”

    “等你們那邊的修者都出去了,我們再離開這大陣,前往出口!”

    “到時,就算你們破開這大陣,也無法出去了!”

    “而我們,也早都離開了!”

    羅宇面露笑容道。

    “你們這計劃倒是不錯!”

    “只不過,你們此刻身處大陣之中,如何能夠離開?”

    林寒冷靜問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眼前這群魔修天才們,有些得意忘形,以為在必經之路上,布下大陣,就能將他困在這里。

    他正好可以利用他們的大意,先弄清楚情況再說。

    “這陣法,我們每個人都有陣盤,我們在離開的時候,只需催動大陣攻擊你,然後我們用陣盤,將大陣打開一個缺口,自然就能直接離開!”

    羅宇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

    林寒恍然大悟。

    這群人,不是要親自動手,而是要用大陣困住他。

    “你們催動這大陣,所用的靈石,能夠堅持多久?”

    林寒問道。

    “堅持個三天時間,應該完全沒有問題!”

    “這足以將你留在菩提禁地里面了!”

    羅宇嘿嘿笑道。

    “話都說到這份上,看來我除了破陣,別無他法了!”

    林寒冷靜道。

    “听說你實力同境界無敵,我們都很好奇,你對付這七品逢源大陣,讓我們見識一下!”

    羅宇笑著說道。

    話音落下。

    他立即操縱陣盤,讓大陣發動攻擊。

    轟!

    頓時。

    一道璀璨劍芒,向著林寒攻擊而來。

    這大陣之威,著實是強悍無匹。

    “給我破!”

    林寒催動出一柄中品道器級別飛劍,直接將這道劍芒斬為兩截。

    “大陣之威,不過如此!”

    林寒冷聲道。

    “你的攻擊力,確實足夠強大!”

    “大陣之威,都無法奈何你!”

    “但你體內靈力有限,你能堅持多久呢?”

    羅宇笑著問道。

    “林寒,我們不能這樣蠻干!”

    青萍立即提醒林寒道。

    “我知道!”

    “一旦我們靈力耗盡,就是變成這砧板上的魚肉了!”

    林寒正色道。

    “這逢源大陣,只要我們不攻擊它,它是不會攻擊我們!”

    “陣法,都是要受到刺激,才會反擊!”

    青萍冷靜道。

    “可是,眼前這群人,操縱著陣盤,時刻都能攻擊我們!”

    林寒冷聲道。

    “所以,我們先將這群人解決了!”

    青萍認真道。

    “沒問題!”

    “你我分別對付一人,先將他們手里的陣盤搶過來,有了陣盤,這大陣也是受到我們操縱,不會對我們再構成威脅!”

    林寒果斷道。

    說完。

    他和青萍相視一眼,隨即兩人很有默契,同時動手。

    嘩!

    林寒和青萍,同時施展出瞬移。

    兩人分別出現在一位魔修天才身後。

    兩人手里都是握著中品道器級別飛劍。

    噗嗤!

    林寒這一劍,直接刺進對方體內。

    對方連祭出戰甲的時間都沒有。

    下一刻。

    林寒就直接從這個灰衣青年手里,搶過了對方的陣盤。

    另一邊。

    青萍則是失敗了。

    她重創了對方。

    但是對方及時祭出戰甲防身,躲過了青萍的搶奪。

    青萍手握飛劍,施展出消靈秘法,同時不停瞬移,繼續劈砍對方戰甲威能。

    極品寶器級別戰甲,面對青萍手握中品道器級別飛劍攻擊,戰甲威能損耗很快。

    連續數次攻擊過後。

    這位天才魔修的戰甲,威能就被完全打掉。

    噗嗤!

    青萍繼續重創他的肉身,連續數次攻擊過後,就將他的陣盤搶了過來。

    這過程里面。

    其他天才魔修們,都是連忙催動大陣,發出道道強大劍芒,攻擊青萍。

    可惜。

    這樣的攻擊,對于青萍來說,根本不管用。

    青萍直接瞬移,就避開了這些攻擊。

    在這大陣里面,有天幕阻攔,她只是無法瞬移到大陣外面。

    但是在天幕里面,她還是可以隨意瞬移閃躲。

    這大陣的攻擊,根本就落不到她身上。

    另一邊。

    林寒也是一樣。

    他一邊施展出瞬移,躲避著大陣劍芒攻擊,一邊抹去陣盤上的神識印記,重新祭煉陣盤。

    很快。

    他就將這陣盤祭煉成功。

    他也能操縱這大陣。

    頓時。

    林寒就可以控制大陣,不讓大陣攻擊自己和青萍。

    緊接著。

    青萍也是將陣盤祭煉成功。

    兩人拿著陣盤,都能自保。

    這個時候。

    林寒和青萍,繼續手握飛劍,對付剩下的魔修天才。

    他們兩個催動劍陣,劍陣之威,其實可以超過巔峰道器。

    但是這樣只能攻擊一次,體內靈力就會耗盡。

    而魔修天才,足有十幾位。

    顯然不能這樣孤注一擲。

    手握飛劍攻擊,肉身不停施展瞬移,這才是比較合適的路子。

    “讓這些魔修們,有來無回!”

    林寒和青萍招呼道。

    隨後。

    他追著一位魔修天才,連續發動攻擊。

    對方戰甲,被他三五下就完全打掉。

    隨後。

    林寒手握飛劍,無情將這位天才擊殺。

    接連被林寒和青萍擊殺了數位魔修天才之後,剩下的魔修天才,都是心驚膽戰,開始逃逸。

    這次行動,宣告失敗。

    “想走,沒那麼容易!”

    林寒直接祭出青銅大鐘,將這些人罩在其中。

    緊接著。

    他直接一劍砍掉大陣的幾個陣符,讓這逢源大陣,也都失去功效。

    嘩!

    青銅大鐘光芒閃爍。

    林寒催動著青銅大鐘,將一個又一個魔修天才,封鎖在青銅大鐘里面。

    這些魔修天才們被封印過後,立即就是拼命攻擊青銅大鐘。

    盡管,青銅大鐘是下品道器級別,但威能也是有限,經不起這些人的圍攻。

    林寒迅速將剩下七位魔修天才,都收進青銅大鐘里面。

    緊接著。

    他和青萍也是進入青銅大鐘里。

    嘩!

    青銅大鐘里面的空間,變成三丈方圓左右。

    但是這里面,加上林寒和青萍,一共有九位強者,還是非常擁擠。

    “去死!”

    林寒手握飛劍,對著其中一位天才,迅速狠狠攻擊。

    轉眼功夫,就是打掉對方戰甲全部威能,將其擊殺。

    在這過程里。

    青萍也是對付一位魔修天才,將其擊殺。

    而剩下的五位魔修天才,則是瘋狂攻擊著青銅大鐘,尋求著最後的逃命機會。

    他們都是被林寒和青萍的實力,完全震懾到。

    在林寒施展出消靈秘法之下,他們都是無法動用靈力。

    而他們肉身無法瞬移,林寒和青萍都能輕松肉身瞬移。

    這樣一來,他們根本傷不到林寒和青萍。

    而青萍和林寒,則是可以盡情攻擊他們。

    最關鍵是。

    林寒和青萍,都是有中品道器級別飛劍,攻擊力極其強悍。

    更過分的是。

    林寒到了後面,還祭出一柄上品道器級別飛劍,鳶鴻劍。

    這攻擊力更為強悍。

    他兩柄飛劍不停攻擊對方戰甲,真的是瞬息之間,就能將對方戰甲威能打掉。

    而手握這樣的中品道器級別飛劍,上品道器級別飛劍,攻擊力又是強大無比,他們的肉身,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攻擊。

    如此一來。

    他們的身體,就如同切豆腐一般,被林寒和青萍隨意斬殺,靈胎由于無法動用靈力,也都無法逃脫,直接被打散。

    砰!

    在林寒擊殺了三位魔修天才,青萍擊殺了兩位魔修天才後。

    青銅大鐘威能,被完全打掉,失去功效。

    剩下的兩位魔修天才,則是立即逃出青銅大鐘,準備逃逸。

    “哪里逃!”

    林寒直接施展出瞬移,追上羅宇。

    而青萍,則是施展出瞬移,追上另外一位魔修。

    一對一的情況下,兩人不停瞬移攻擊對方,對方根本就逃不掉。

    其實和在青銅大鐘里面,沒有任何區別。

    轉眼功夫。

    林寒就將羅宇戰甲威能打掉,將其肉身毀掉,靈胎也都打散,將其當場擊殺。

    這位魔修里面的最強天才,如今在林寒手下,就如同一只弱雞一樣,毫無反抗之力,任憑宰割。

    另外一邊。

    青萍也是很快就將最後一位魔修天才擊殺。

    “有驚無險!”

    林寒望一眼青萍,相視一笑。

    對于現在的他們來說,在他們擁有了中品道器級別飛劍,上品道器級別飛劍,攻擊力完全能夠隨意重創這些魔修天才的肉身之後,這些同境界的天才們,基本就只有被碾壓的份。

    他們現在就算是服用靈丹,施展出底牌爆發,也都沒任何用處了。

    遇到林寒和青萍,就是死路一條。

    “這些魔修天才們,果然個個都很有錢!”

    林寒撿起地上的儲物袋,以及他們的戰甲,飛劍,察看一番,不由贊嘆道。

    除了萬年靈藥,五千年靈藥,菩提樹葉,這些在菩提禁地的收獲之外。

    這些頂級魔修們,身上的飛劍,也都是小品道器級別,中品道器級別。

    只可惜。

    他們肉身無法瞬移,縱然手握中品道器級別飛劍,攻擊力和林寒相比,只略微遜色一籌。

    但攻擊不到林寒,也就等于完全沒用。

    而林寒輕易就能重創他們。

    這就是一個瞬移帶來的差距。

    被拉大到極致。

    不能瞬移,速度跟不上,就是死路一條。

    “這些魔修天才們,就是來送錢的!”

    林寒笑著收起這些儲物袋。

    “這些道器級別飛劍,我們也都分了吧!”

    林寒和青萍招呼道。

    當即。

    他取出一柄中品道器級別飛劍,四柄下品道器級別飛劍,遞給青萍。

    而他自己,則是留下一柄中品道器級別飛劍,五柄下品道器級別飛劍。

    隨後。

    林寒將逢源大陣的陣盤陣符,以及埋在陣眼里的三千塊極品靈石,都收了起來。

    “我們快前往出口吧!”

    “再耽誤一會,恐怕就趕不上離開的時間了!”

    青萍催促道。

    “嗯!”

    “快走!”

    林寒點點頭。

    兩人立即催動飛劍,在迷霧里穿行,向著出口所在之地飛去。

    一會功夫。

    兩人就是來到出口附近。

    前方,傳來一陣熟悉聲音。

    “馬上就到離開的時間了!”

    “林寒和青萍還沒回來!”

    “他們該不會是死在菩提禁地深處了吧?”

    韓一嘯猜測道。

    “這很有可能!”

    “每一次來菩提禁地的,那些實力最為強大的天才,都是想要前往菩提樹下參悟,有很多頂級天才,都是命喪凶獸之口!”

    溫城鄭重道。

    “我們這一次,除了林寒和青萍之外,也還死去了一個人,重傷了好幾位!”

    “好在,大家收獲都很豐厚!”

    沈一冰微微笑道。

    “看樣子,林寒和青萍是無法回來了,他們應該是死在里面了!”

    韓一嘯感嘆道。

    “應該不會!”

    “林寒和青萍的實力非常強大,他們說不定到了菩提樹下參悟去了!”

    逍遙散人這時也開口了。

    “逍遙散人,你有沒有前往菩提樹下?”

    韓一嘯問道。

    “實不相瞞,我確實去了!”

    “但是這一路上,我都沒遇到任何大乘境凶獸,我順利到了菩提樹附近,在那里參悟了幾天時間!”

    “還撿到了不少菩提樹葉!”

    “可惜,菩提樹附近,威壓太強大,我無法抵達菩提樹下,最後眼看時間快到了,我就回來了!”

    逍遙散人認真道。

    “為何會這樣?”

    “菩提樹附近,沒有大乘境凶獸,沒有危險?”

    韓一嘯,溫城,沈一冰等人,都是滿臉驚訝,同時眼眸中帶著惋惜和後悔。

    早知道這樣,他們也都前往菩提樹附近了。

    “我們在外圍尋找,後來都頻頻遇到大乘境凶獸,死了一位同伴,重傷了好幾位!”

    “怎麼這麼倒霉!”

    沈一冰說道。

    听到這里。

    林寒和青萍不由相視一笑。

    很顯然。

    這是菩提樹附近的那些大乘境凶獸們,害怕他們兩個痛下殺手,逃到外圍去了。

    正好,遇到了沈一冰他們。

    而逍遙散人,前往菩提樹附近,那里沒有了凶獸,則是屬于撿漏了,佔了不少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