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種田系修仙思兔_ 第兩百三十九章 祖地守護者(求訂閱) 木子書屋

第兩百三十九章 祖地守護者(求訂閱)

    “到了!”

    劍光隱去,何成和林寒緩緩落下身形,來到望月郡入口處。

    “放行!”

    經過一番嚴厲盤查之後,凝丹境初期守衛對何成和林寒點點頭,選擇放行。

    “還真是嚴格!”

    穿過入口,走進望月郡,林寒不由感嘆道。

    “對于望月郡來說,我們就是外來修者,肯定要仔細盤問一番!”

    何成微微笑道。

    這些都是例常詢問罷了,他早已司空見慣。

    “何叔,我們接下來去哪?”

    “先去坊市里逛逛,還是直接去找紅袖姑娘?”

    林寒望著何成,笑著問道。

    “正事要緊!”

    “我們先去城中,去找紅袖姑娘!”

    何成招呼一聲,率先御劍前行。

    林寒連忙御劍從後跟上。

    足足飛了約莫兩刻鐘,才抵達望月郡郡城。

    “這望月郡真是夠大!”

    “比我們升仙鎮大多了!”

    林寒御劍飛行,感嘆道。

    從這一個方向直線飛行,飛了將近兩刻鐘,都還沒看到望月郡郡城的影子。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差不多都是這麼遠的距離。

    這麼看下來,望月郡的面積,要比升仙鎮大許多。

    一路上,也能明顯看出靈田數量也要比升仙鎮多出許多。

    而且這些靈田,不用看也知道,大多都是二品靈田,甚至有三品靈田,整體品階也要勝過升仙鎮。

    這就是仙郡的底蘊。

    比起仙鎮要強許出一大截。

    明顯能夠感覺到不同。

    而且,這里所能動用的靈力層次是蛻凡境初期,能動用的神識是蛻凡境巔峰!

    在這里種植二品靈藥,三品靈藥,也可以動用蛻凡境層次靈力施雨。

    在升仙鎮,則是要受到限制,沒法做到這一步。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有錢人,有發展潛力的年輕人,肯定還是離開升仙鎮,來到望月郡發展比較好。

    “何叔,這望月郡,真是比我們升仙鎮要強大許多!”

    林寒笑著感嘆道。

    “這是自然!”

    “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搬遷到望月郡,帶著子女過來求學,或者在這邊經商!”

    “升仙鎮,終究只是一個小小池塘!”

    何成微笑點頭。

    “何叔,既然如此,為何你沒有搬遷過來?”

    林寒忍不住問道。

    按理說,在小鎮會受到限制,到了蛻凡境就會被限制了。

    凝丹境強者,受到的限制更多。

    在這種限制之下,就注定了升仙鎮這樣的小地方,不會多麼繁榮,留不住頂尖強者。

    “我若是在升仙鎮混得很一般,我或許也就搬遷過來了!”

    “但偏偏,我在升仙鎮是最頂尖的那個層次!”

    “你也知道,寧為雞頭,不做鳳尾,我做慣了人上人,來到望月郡,就得夾起尾巴做人,要受很多委屈,很多冤枉氣!”

    “我這人知足常樂,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和追求,自然還是怎麼舒坦怎麼來,對我來說,留在升仙鎮,就是很好的選擇!”

    何成爽朗笑道。

    “寧為雞頭,不做鳳尾!”

    “可是,你怎麼知道,你來到望月郡,就一定是鳳尾呢?”

    “以你的實力和財富,來到望月郡,說不定就變成鳳肚,更進一步變成鳳脖,甚至有可能成為鳳頭!”

    “總得試試嘛!”

    林寒笑著勸道。

    他不太認同這句話。

    寧為雞頭,不做鳳尾。

    從舒坦程度上來說,這句話肯定沒錯。

    但太沒有追求了。

    不試試,就怎麼知道自己一定是鳳尾?

    那麼快就認命了麼?

    若是一個沒有什麼上升空間,沒有什麼晉升希望的老者,說出這樣的話,他會贊同,不會反駁什麼。

    但他還是年輕人,何成大叔年紀也不算大,說出這樣的話,未免太沒有斗志,太過頹廢。

    “這天下,終究是你們年輕人的!”

    “再者說,我留在升仙鎮,也有我自己的使命!”

    “有些事情,並不是你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我這個雞頭,也不是一般的雞頭,那也是個香餑餑!”

    何成一本正經道。

    “何叔,你這話里有話!”

    “你的意思是,你有特殊的原因,不得不留在升仙鎮?”

    “是什麼原因?”

    林寒嗅覺靈敏,一下就聞到了秘密的氣息。

    何成大叔這話里,似乎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有些事情,你暫時沒必要知道!”

    “最好永遠不要知道!”

    “你還年輕,你還有璀璨的前途,美好的未來,你努力修煉,努力賺錢,爭取趁早離開升仙鎮!”

    何成和林寒並肩飛行,拍拍林寒的肩膀,笑著說道。

    “何叔,你就跟我說說吧!”

    “關于升仙鎮的隱秘,其實老羅頭已經跟我透露了一些!”

    林寒眸中帶著好奇,滿臉認真道。

    老羅頭跟他說的那番話,讓他到現在,都還是很震撼。

    升仙鎮,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仙鎮。

    升仙鎮的底蘊,極其深厚。

    這里曾經誕生過老羅頭,竇婆婆,還有他父母這樣的頂尖大修士。

    這里也是諸多修仙大勢力,修仙家族的祖地。

    “老羅頭跟你說了什麼?”

    “你這無憂無慮的年紀,他不應該多嘴!”

    何成鄭重問道。

    “何叔,我十二歲父母失蹤,之前三年孤苦伶仃,飯都吃不上,何談無憂無慮?”

    林寒肅穆問道。

    “這倒也是!”

    “你比同齡人要早熟很多,承受和背負的也更多!”

    “既然如此,你就跟我說說,老羅頭都向你透露了什麼?”

    何成笑著問道。

    “老羅頭說,我們升仙鎮是諸多大勢力,諸多修仙家族的祖地!”

    “升仙鎮,甚至望月郡的大型禁制,都是這些修仙大勢力,強大修仙家族聯手布下,就是為了保護祖地安寧!”

    “若是大勢力或者家族遭遇了什麼危險,將門中子弟送到祖地,可以得到保護,留下希望!”

    林寒認真道。

    “確實!”

    “這是我們升仙鎮存在的真正意義!”

    “作為諸多修仙大勢力,修仙家族的祖地而存在,意義非凡,至關重要!”

    “這關乎到薪火傳承!”

    何成正色點頭道。

    這件事,只是小孩子不知道而已。

    成年修者,大多都知道這件事。

    “何叔,你無法離開升仙鎮,是否和祖地這件事有關?”

    林寒望著何成,認真問道。

    他總感覺,這兩件事,似乎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

    “確實有關系!”

    “升仙鎮的禁制很強大,能夠動用的靈力層次有限,但若是有人真想殺了你,其實還是能夠做到!”

    “只不過,這里是祖地,大家都約定好了,這里不能殺人,誰若是違反了這樣的約定,就是和諸多大勢力,諸多修仙家族為敵!”

    “這才是升仙鎮之所以能夠安寧祥和的真正原因!”

    “當然了,縱然不能殺人,也還是可以暗中使壞,暗中作梗!”

    “在這種情況下,穩妥起見,還是會留下一個守護者,在升仙鎮守著!”

    “而我,就是被選中了,成為我們何成在升仙鎮的守護人,所以我不管再厲害,我都無法離開!”

    “除非我能強大到改變上面的態度和決定,但這太難了!”

    “好在,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這樣,不再想著抗爭了,每個人生下來,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我這條路,也沒什麼不好!”

    “最起碼,我一輩子安逸,我的寶貝閨女秀兒,也能一輩子安逸,這就夠了!”

    何成爽朗笑道。

    看上去,他對這件事看得很開。

    但林寒還是能夠隱隱听出一絲落寞和不甘。

    畢竟,自己的路,自己的命運,是別人替你選擇好的,這多少還是有些無奈和不甘在里面。

    “何叔,原來你竟然是守護人!”

    “若是這麼說的話,孟長福大叔,福良安大叔,莫如火師傅,陶曼瑤師傅,還有其他強大的凝丹境修者,豈不是也都是這樣?”

    林寒舉一反三,立即聯想到很多,不由驚訝問道。

    “沒錯!”

    “做到我們這個層次,還甘願留在升仙鎮這樣的小池塘,甚至連池塘都算不上,只是一片小小窪地中的,基本都是守護人!”

    “我們的使命,就是留在這里,守護著背後勢力或者家族的薪火和希望!”

    “若是家族沒有遇到危機,我們就一直守在這里,安逸祥和!”

    “若是家族遭遇了危機和劫難,這里就是最後的避難之地,那個時候,我們才算是能派上用場!”

    “當然了,我們都不希望自己能夠派上用場!”

    “若是可以的話,我們都希望,自己永遠是一個無用之人!”

    何成有些落寞道。

    林寒靜靜听著,心中也不由一陣悲涼。

    他真是沒有想到,在他心中,極其強大,極其有錢,極其地位尊崇的孟長福大叔,何成大叔,福良安大叔,莫如火師傅,陶曼瑤師傅,竟然都是守護人。

    他們一輩子,都要留在升仙鎮,只能短暫外出。

    表面上看,威風八面,富甲一方。

    其實都是龍困淺灘,一輩子都被困在這個地方了。

    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自己這一輩子,當一個無用之人。

    真是令人感到心疼,心酸。

    “何叔,小鎮上的守護人多麼?”

    林寒正色問道。

    “很多!”

    “只不過,很多守護人,並沒有我們這麼強大罷了!”

    “他們也都只是普通的凝丹境修者,有些甚至只是蛻凡境修者!”

    “畢竟在小鎮上,最多動用的靈力層次,也就只是聚靈境十重巔峰層次,有蛻凡境實力,也就足夠當守護者了!”

    何成認真道。

    “這豈不是說,每個家里,都有一個守護者?”

    林寒忍不住驚訝問道。

    他真沒想到,守護者竟然有這麼多。

    “這你就想多了!”

    “每一個守護者,都是對應著背後的大勢力或者強大家族!”

    “比如我,我對應的是外面的何家!”

    “但其實在小鎮上,我們這一脈的何家,也是開枝散葉,有很多散落的何家之人,我是他們共同的守護者而已!”

    “我也只是保護他們不會死而已,他們的榮華富貴,我也不會插手!”

    “當然,其中若是出現了可造之材,我也會伸出援手,願意培養一番!”

    何成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

    “我還以為每家都有一個守護者呢!”

    林寒撓撓頭,訕訕一笑。

    看來,真是他想多了。

    小鎮上的守護者很多,但並沒有多到隨處可見的地步。

    “既然如此,我們這些不是守護者的人,我們的出路在哪里呢?”

    林寒好奇問道。

    “你們不是守護者,你們成年之後,就可以離開小鎮了!”

    “只不過,到了外面,你們去了本家,也都是旁支末族,根本得不到任何重視和優待,和自力更生毫無區別!”

    “若是實力不夠,還不如留在小鎮上,安逸祥和!”

    “畢竟,升仙鎮,外來者想要加入進來,都是要有很嚴格的要求,想要出去的話,則是沒有任何要求!”

    何成如實說道。

    “易出難進!”

    林寒鄭重道。

    這個他可以理解,升仙鎮的存在,就是祖地,為了給外面的大勢力,強大修仙家族保留火種。

    平日里,根本不會輕易動用。

    旁支末族沒有資格進來,尋求庇佑。

    這麼看來,升仙鎮也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安逸祥和。

    實際上,依舊遵循著弱肉強食的殘酷法則。

    “沒錯!”

    “你若是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還是留在升仙鎮,過安逸祥和得日子比較穩妥!”

    “你若是有了很強的實力,那就可以離開了!”

    “只是這地方,離開之後,就很難再回來!”

    “除非是,你在外面做了很大的貢獻,將來你年老以後,可以獲得資格,回來養老!”

    “那時還能再回來!”

    “但是能獲得這種資格的,終究只是極少數,大多數人,都是客死他鄉了!”

    何成搖頭嘆道。

    “這地方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困在這里的想要離開走不掉,外面的人想要進來又進不來,離開的想要回來也回不來!”

    林寒忍不住感嘆道。

    孰對孰錯,真是難以說清。

    好在。

    他不是守護人。

    究竟是留在升仙鎮,享受安逸祥和的生活。

    還是出去闖蕩,仗劍四方。

    這完全由他自己選擇!

    最起碼。

    他的命運和前途,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