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準備

    “喂,船長,克洛那家伙的計劃真的可行嗎?”

    說話的是一個駝背的精瘦男子,眼珠在溜溜打著轉,一看就知道內心相當不安。身為黑貓海賊團的高級戰斗員,山姆在三年前克洛退出之後就沒見過他了,但回想起對方的殘忍,至今仍然是心有余悸。

    贊高端著一杯酒,幽幽道︰“叫克洛船長。他做計劃的能力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現在我們過去就是進行計劃的最後一步,做完這一票大家就能逍遙好久了。”

    “可是殺有錢人的話,海軍會瘋狂追我們的吧……”山姆還是有些猶豫。

    “我們可是海賊!”贊高瞥了他一眼,“不搶東西怎麼叫海賊!”

    “那船長你還避開了那些大家族的船……”

    贊高揚手作勢欲打,布治蹬蹬蹬從船艙里跑了出來︰“山姆,你是不是吃了我的小魚干……船長你干什麼又要打山姆!”

    山姆本來已經在縮頭了,縮到一半听到布治出來了連忙昂首,一臉的凜然不懼︰“船長就算你打我我也要說的了!”

    布治是個披著毛披風裸著上身的胖子,跟山姆一起組成了黑貓海賊團的貓人兄弟。

    此時他拿著一個空空的罐子,一臉氣憤地沖了上來擋在山姆前面,把原先的目的忘了個精光︰“又是因為克洛船長嗎!他都跑去個小村子荒廢了三年了,憑什麼我們還要听他的命令啊!”

    “這是船長命令!這一次之後我們就跟克洛船長沒有關系了!”贊高抬高了聲音,卻陡然想起了之前去島上見克洛船長時踫到的那幾個人,心里情不自禁又多了幾分忐忑。

    一听到“船長命令”四個字,貓人兄弟都乖乖閉上了嘴。

    過了一會兒,布治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船長,你不在船上的時候,有個女的要加入我們海賊團,現在是個預備船員,就等你的決定了。”

    “女的?”贊高喝了一口酒,“人呢?在哪?”

    布治語塞,連忙準備叫人來問,一個聲音忽然響起︰

    “催眠師贊高,你們被克洛騙了。”

    “誰!”三人齊齊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一個清麗的身影從船艙的陰影里走出,伴隨著她略顯清冷的聲音︰

    “克洛要的是躋身上流家族,如果你們這些知曉他過去的人還活著,他怎麼會放心呢?”

    “畢竟只有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啊。”

    #

    “skill︰拔刀斬”

    “skill︰爆雷裂空斬”

    “氣勢洶洶來襲的黑貓海賊團的首腦、(自認為)算無遺策的百計克洛最終殞命于運氣不好,不僅挑錯了算計的對象,更是在最後關頭崴到了腳——某人卻因此對氣流的掌控程度加深了。”

    “學習失敗,進度︰25/100”

    崴到腳?怎麼可能啊!這玩意越來越莫名其妙了!

    艾歐撇撇嘴,準備撤了。

    前面兩個還能猜到點來由,但是克洛崴到腳所以硬生生吃了自己那一招誤打誤撞下用出來的裂空斬?他怎麼覺得毫無可信度可言呢。

    大氣制御能力提升倒是個意外之喜,艾歐試了一下,強度上確實有了明顯的提高,天氣熱的時候足以在不那麼猛烈的太陽下自給自足了。

    至于那個明顯是克洛技能的,他看克洛反反復復用了那麼多次,倒也確實是有點收獲,畢竟他有大氣制御,對氣流的流動還是很敏銳的。

    艾歐從樹上爬回可雅的房間,只在床上找到了一張紙條。他還不認字,所以紙條上是一張簡筆畫,表達的意思是他們去海邊了。不得不說,畫工不錯。

    在屋子里轉了一圈,沒找到草帽團他們,大概是一起走掉了。倒是在餐廳里發現了地上的梅利,不過他已經被包扎好了,艾歐發現他時他正發出綿長的呼吸聲,明顯是在沉睡著,艾歐也就不去打擾他了。

    等他走出這棟大宅的時候,才赫然發現那一刀的威力超乎想象的大,這一整棟屋子也都被腰斬了,切口焦黑,大概是電芒造成的。

    在黑暗中這房子的外觀還保持著原狀,但其實內在已經變成了上下兩截,不能住了。

    又要背上沉重的債務了……

    要是打斗中毀壞一些東西還能說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自己戰斗里試招結果毀掉了人家的房子這種事艾歐實在沒法昧著良心把鍋甩到克洛身上,更何況可雅對自己還不錯,勉強也算是朋友了。可雅可能不缺這點錢,但這並不能成為艾歐賴賬的理由。

    打定主意,艾歐一邊往外走一邊注意查看那些花花草草。無一例外,超過那一刀高度的一切都被斬開了兩截,幾乎是給範圍內的所有東西齊齊剃了個平頭。萬幸的是,周圍並沒有人,唯一的梅利也是躺著的,否則他就誤傷無數了。

    大致走出了五十米,樹木被腰斬的現象才消失。也就是說,按剛才那種力度釋放,影響範圍是五十米左右?

    還不夠,實力還要更強才行。

    #

    雖然是大半夜,但有月光照耀,找人並不算太難,更何況草帽團跟烏索普嘰嘰喳喳的聲音不算小,在空曠的海邊十分明顯。

    艾歐趕到的時候,並沒有看到想象中的戰斗場景,只有烏索普在指揮著其他人布置陷阱。

    草帽團只有路飛和索隆在這邊,哥莫爾據說是自告奮勇在另一個登島的入口等著,看到敵人的話就會發信號,從這里過去也不過是三分鐘時間。

    按照烏索普的說法,克洛三年前化名克拉巴特爾混了進來,今天就會引海賊來攻打村子,然後讓黑貓海賊團的催眠師催眠可雅寫下把遺產留給克洛的遺囑,之後就殺了可雅,而克洛就名正言順地繼承財產成為富豪,洗白上岸。

    現在克洛已經被干掉了,剩下的就是打退接下來會到來的黑貓海賊團。

    看到艾歐到來,烏索普雖然還是害怕,但卻打心底里添了幾分勇氣,畢竟克洛都能擊敗,對付克洛的手下應該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在此之前,烏索普即便已經跟草帽團混熟了,心里卻還是沒什麼底氣。一是擔心從後面追上來的是克洛,二是害怕新認識的這幾個海賊打不過黑貓海賊團。

    “好了,這樣就萬無一失了!”烏索普揮了一下拳頭。

    于是一行人席地而坐,準備給黑貓海賊團來一個迎頭痛擊。

    月亮慢慢淡了,莉莉希靠著可雅的肩膀睡著了。

    天邊漸漸發白了,路飛靠著索隆的肩膀睡著了。

    太陽緩緩升起來了,烏索普倒沒有睡著,只是臉色越發難看了。

    明明他好不容易說一次真話……烏索普偷偷瞄可雅的臉色,但是沒有看出來什麼。

    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