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知己

    劉邦已經知道這次九鳳驛的使者之中,有孔雀神教遺脈弟子。

    他之所以會選中一尊源出孔雀神教的明妃肉身相作為贈禮,正是因為想要試探出那人是誰。

    這下不僅試探出了出身孔雀神教的弟子是雷天烈,更知其似乎與九鳳驛使者頭領有些矛盾。

    大感意外地同時,又覺這是一個天賜良機。

    雷天烈原本滿腔憤怒,在接過那座明妃肉身相之後,所有憤怒便化作了一種快意,以及對過往淡淡的懷緬。

    他自知此行還有正事要做。

    原本還沒思量出一個絕好辦法,在大日宗內部,培植孔雀神教的勢力,在大日宗中亦佔據有一席之地。

    眼下主動有一位護教法王與自己交好,在他看來,這是瞌睡了送枕頭。

    于是,劉邦與雷天烈一拍即合。

    兩人在宴會上相談甚歡。

    並約定之後私下多多接觸之後,才各自心滿意足地離開這場宴席。

    ……

    “天池法王性情恬淡,一向避世修行,不知世情,不通人情世故。

    原本這等樣人,縱然修為出眾,也不該為一宗管理教務的護教法王,此卻是我考慮不周。”

    鳩天淵與使者頭領走在路上,口中淡淡說道︰“若是頭領對他這個人很不滿意的話,我不妨尋個由頭,換掉他就是了。”

    使者頭領搖了搖頭,笑道︰“這畢竟是教主欽定的護教法王,怎能說換就換?傳到外界去,旁人以為教主言而無信。我看天池法王作為護教法王就挺好。

    以後九鳳上層真正執掌大日宗之時,亦可以慢慢教誨他。

    好好磨礪。

    遲早能成為一個合格的護教法王。”

    使者頭領如此說著,眼楮里閃爍著陰沉的光芒。

    鳩天淵看他如此模樣,自知天池法王已被對方狠狠記了一筆。

    ……

    時間匆匆而過。

    雷天烈與‘天池法王’已經接觸有幾日。

    與對方頗為投契。

    覺得自己所言,對方好似能立刻接上,知自己心中所想,行事做人實在讓自己熨帖。

    于是不自覺間,在這幾天時間里,他就不知不覺地把使者團內部情況,以及自己與使者頭領之間的矛盾,向‘天池法王’這個外來戶泄露了七七八八。

    某日。

    兩人登高觀景,在一座涼亭內觀覽下方雲濤聚散,不時喝上一口靈茶,直覺胸懷曠達。

    連日來積累在雷天烈胸中的那股郁郁之氣,也似隨著雲濤聚散而消散了去。

    他眯著眼看向對面神色恬淡,靜觀雲海的‘天池法王’,斟酌良久之後,出聲問道︰“不知法王可知孔雀神教之舊事?”

    “孔雀神教?”劉邦听言,心中一動。

    頓知自己以元神影響,潛移默化之下,終于讓雷天烈對自己‘打開了心門’,眼下正戲就要來了!

    他故作思索之色,片刻後道︰“可是黑日紀以前,曾屹立于北洲,巔峰時候也有無數門徒的那個孔雀神教?”

    “正是。”雷天烈未想到對方會知道這些舊日往事,似開玩般說了一句,“就是那個亡于貴宗之手的孔雀神教。”

    ‘天池法王’听言默然。

    稍後才道︰“興亡如何,不過風水輪轉罷了。”

    其神色晦暗,好似對這樣的話題意興闌珊,對于本宗過往的輝煌功績,並不願意談及。

    雷天烈看其如此表現,心里突然生出幾分好奇來。

    于是旁敲側擊,用了不少言語,終于讓‘天池法王’松口,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本宗行事究竟如何,想來雷使者觀察多時,已經能夠了解一二。

    我實不喜本宗如此做派。

    便是對本宗過往那些所謂功績,亦是將信將疑。

    孔雀神教鼎盛時期,還要壓過本宗一頭,緣何會突然招惹上中州聖地道統,被人打落氣運?

    偏偏這時本宗恰巧出手,落了最大好處。

    若說此中沒有秘辛,我……實不能信也。”

    雷天烈听到天池法王之所言,陡地瞪大了眼楮,呼吸都加快了幾分。

    他沒有想到,自己遇到的第一個覺得大日宗勝孔雀神教勝之不武的修行者,竟就是出自大日宗,且是大日宗的一尊護教法王!

    “雷使者有所不知。

    當時教主令我等在明妃殿挑選禮物。

    殿中一尊尊肉身相,其實曾經皆是一個個鮮活的妙齡女子,如今卻只能化作肉身相。

    我心實在不忍,旁人都選了些法寶器具,我獨獨選了那尊明妃相。

    便是想要帶她出去,讓她能塵歸塵,土歸土。

    我將她托付于雷使者,不知雷使者又是如何處置的?”‘天河法王’審視的目光望了過來。

    他眼神清澈,仿佛靜湖。

    身處于其目光之下,雷天烈竟生出自慚形穢之感。

    雷天烈垂下頭來,嘆息一聲,方才道︰“想來法王有所不知,吾亦是孔雀神教遺脈弟子,那座明妃肉身相,是我的一位師妹……”

    師妹?

    師妹?!

    劉邦聞言頓驚!

    孔雀神教覆滅距今已有數萬年。

    此人卻說那被覆滅的教中真傳女弟子,是他的師妹!

    那他是什麼身份?

    他是孔雀神教那個時代的弟子,不斷轉劫重修至于今時?

    自己這是逮到了一條大魚啊!

    雷天烈感覺到了天池法王的困惑,旋即意識到自己話語中的漏洞,此時遮掩已經來不及。

    大家都是修行有成的人物。

    慧智不比常人。

    轉念就能想到事實真相,再行遮掩反倒顯得不夠磊落,在對方眼里落了下乘。

    于是雷天烈就大方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法王所想不錯,我確實是數萬年前的生人,一路轉劫而來。

    我能有今日這般壽數,全因師尊不忍我壽衰而隕。”

    從前雷天烈是抱著幾分功利心,與‘天池法王’刻意交好。

    此時倒是真心實意,想把對方引為知己。

    可惜他有此心,劉邦沒有此意。

    劉邦只是順著對方的話說,讓雷天烈產生了‘此人與自己極其投契’的錯覺而已。

    劉邦故作訝然道︰“閣下能轉劫數萬載,令師尊想必亦是了不得的人物?莫非是證得了菩薩果位的大能?”

    菩薩果位,等同金仙境界。

    佛陀果位,即為‘象帝’境。

    前世劉邦便在象帝境圓滿,距離真正大帝僅僅半步之遠。

    而大帝境界,在佛門被稱為‘世尊如來’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