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泄密者

    公孫續一席話,令在場眾人無言以對!

    眾人均覺公孫續的性子改變了許多,雖然他的話里似有磊落之言,可卻也不失深沉很毒之語。

    公孫續故意將最後一層窗戶紙捅破,如此做更是為了扯下眾人臉上的遮羞布。

    “別扯皮了,干吧!”公孫續如是想到。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好。

    密室內再次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後!

    周姓家主再次打破沉默道︰“公子,小老兒斗膽問一句,不知您有何高見?”

    公孫續微笑著點點頭,道︰“高見沒有,拙見倒是有不少,就是不知諸位想不想听!”

    高焉沉聲說道︰“公子請說,我等皆願以公子馬首是瞻!”

    高焉帶頭表態之後,田疇等人也紛紛出言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他們紛紛表示願意听從公孫續的調遣,並且待事成之後願意擁立公孫續與李氏分庭抗禮。

    公孫續一臉滿意的點點頭,道︰“高府君、王府君、韓府君、田將軍,爾等手中有多少人馬?”

    “兩千!”田楷、韓卓異口同聲的說道!

    “三千!”高焉說道!

    “四千!”代郡比鄰並州,王澤能夠調動的兵馬比之其他三人要多一些!

    公孫續微微一怔,回過神之後,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高焉、田楷與韓卓,問道︰“爾等身居高位,手中竟只有兩三千人馬?”

    公孫續話音剛落,田疇便搶先接話道︰“都這個時候了,就別藏私了,人命關天吶!”

    高焉被說的老臉一紅,囁嚅道︰“非是我等藏私,實在是無兵可調啊,就這僅有的三千人里,還有一千是我向家族里借的佃戶呢!否則怕是連兩千人馬都湊不齊嘍!”

    高焉越說聲越小,越說越郁悶,近幾年來他的權利確是大了不少,可與所得之權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手中的兵權卻也所剩無幾了。

    高焉話音落後,田楷便接過了話頭,他一反常態的滿臉崇拜的說道︰“主公聖明燭照,古今罕有,他只用了幾年的時間,便將所有將領的兵權全部收歸己有,我等早已無兵可調了!我與高府君一樣,一千心腹,一千佃戶,只有這些了!”

    雖然手中兵權盡數被李楊解了去,可這絲毫不影響田楷對李楊的欽佩之情。

    韓卓則是默默地點點頭,並未開口!

    良久之後!

    田疇一臉無奈的嘆息一聲,緩緩開口,道︰“大家伙都說說看自己手中能調集多少人馬,咱們湊湊數!我先說,我手下有一千人馬!”

    “一千五!”

    “一千二!”

    “一千!”

    “八百!”

    “五百!”

    “”

    “二百五!”

    眾人紛紛出言響應,最終以二百五收尾,一個十分有趣的數字。

    公孫續在心中大致估算了一下,襄平周邊大約可以聚集兩萬人左右,若將各郡縣人馬全都算上的話,大約在六萬人左右。

    “嗯!”

    公孫續一臉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爾等手中所掌人馬是兵丁還是佃戶?”

    高焉笑了笑,道︰“公子請放心,我等手中的佃戶不比常人,他們均是我等豢養多年的私兵及門客,因鞍鄉候不準我等蓄養私兵,所以我等只好為其換了一個身份,所以,佃戶便是私兵,私兵也是佃戶!”

    公孫續一臉驚訝的瞥了高焉一眼,緩緩點頭道︰“如此甚好!甚好!”

    田疇是個急性子,他摩拳擦掌的說道︰“人馬有了,接下來咱們便來議議如何起事吧!”

    田疇話音落後,所有人均將目光投向了公孫續,他才是整個事件里最為重要的一環。

    “明日我要前往州牧府面見李楊,諸位暫且在府中等消息!待時機成熟之時,我會命心腹向爾等傳遞消息!”公孫續說道。

    “諾!”眾人紛紛拱手應諾!

    公孫續又勉勵了眾人幾句,然後戴上斗笠遮住了面容,先行一步離開了。

    公孫續在離開田府之後,並未回客舍歇息,他命車夫駕著馬車在襄平城里繞了一大圈,最後停在了州牧府一側的過道里。

    公孫續命人遞上拜帖,而後從角門入府,徑直向書房走去!

    公孫續在書房見到了在此恭候多時的李楊,二人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之後公孫續便將自己在田疇府上所目睹到的一切,一字不落的全都告與了李楊。

    李楊微微頷首,隨手從幾案上拿起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代郡太守王澤,涿郡太守韓卓,上谷郡太守高焉,討虜將軍田楷,及治下各級官員等等,于田府密室中集會,密謀造反,請主上早做打算!”

    “恩!與兄長所言並無二致!可是我很好奇,兄長為何會選擇幫我?我們之間可是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呢!”李楊如是想到。

    見李楊一副眉頭緊鎖的模樣,公孫續卻是笑了,他的笑容里寫滿了坦然與磊落,隨著年齡的增長,公孫續卻也變得越發的成熟穩重了起來。

    “冤冤相報何時了啊!”公孫續輕嘆一聲,旋即直視著李楊的雙眼,道︰“從前的仇怨早已一筆勾銷,我這個做兄長的也要為阿瑤的幸福多多思慮一番!”

    李楊一臉鄭重的向公孫續行了一禮,剛要說話,便听下人來報說︰“上谷郡太守高焉,討虜將軍田楷,正向府中趕來!已不遠了!”

    公孫續一臉疑惑的咦?了一聲,與李楊對視一眼,繼而相視撫掌大笑了起來。

    李楊嘴角微微勾起,冷聲道︰“還挺識時務!”

    兩輛馬車同時在州牧府的角門處緩緩停下!

    高焉見狀咦?了一聲,他並沒有急于下車,他想看看來者究竟是何人!

    田楷與高焉抱著同樣的心思,他也未從馬車中走出。

    由于二人均經過了簡單的喬裝打扮,乘坐的馬車並不顯華貴,起碼從馬車的裝飾上無法辨認出對方的身份。

    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

    典韋自角門而出,瞥了一眼面前停著的兩輛馬車,沉聲道︰“主公讓我給二位大人帶句話,主公說了,這天兒也不早了,若是二位大人有事兒呢,就趕忙入府奏事,若是二位大人無事可奏的話,就別跟這杵著了!”

    高焉與田楷聞言,連忙下了馬車,二人剛好打了一個照面,當看清對方的面容後,二人均愣了一下,隨後不約而同的搖頭苦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