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二章 鳥語花香

    轉眼過了一個月,沈逍終于回到了國公府。

    沒錯,自從梔姐兒被接到折蘆巷之後,也自從沈逍回京以後,他這還是第一次回來。

    沒有國公爺的國公府,反而比國公爺住在這里時更加生機盎然。

    剛剛走過垂花門,沈逍的鼻翼微微一動,他聞到了不應出現在這里的味道。

    然後,年輕的國公爺就看到了鳥籠,很多鳥籠。

    廡廊下、樹枝上、花徑旁

    百鳥朝鳳是祥瑞。

    百鳥亂叫是呱噪。

    百鳥造糞國公爺怒了!

    “不要對我說,這些鳥是自己飛來的。”沈逍冷冷地說道。

    因為要接梔姐兒,平安回過國公府,關于這些鳥的來歷,平安當然知道。

    喜樂才是真的不知道。

    前幾天,沈逍去華三老爺家里蹭飯,看到華三老爺正在指點青語青言種花,便把喜樂派過去學習,喜樂學成歸來後,就去豐台買花買樹,這些日子就忙這事。

    看著喜樂那比國公爺還要錯愣的模樣,平安得兒意地笑。

    何止是一百只鳥,國公府里還多了一百尾魚一百盆花。

    對了,據說那一百尾魚放進湖里,次日便有一半翻了肚皮,祥伯又讓人買來五十尾放進去,次日又死了一片,于是祥伯索性多買了幾百尾備著,現在不僅是湖里有魚,各屋各院,國公府的角角落落,但凡是能養魚的地方,盆盆罐罐里都有魚。

    就連這一百只鳥,也不全是華大小姐送來的那些了。

    國公府的老僕,十之七八都是老老國公爺、老國公爺留下來的老人兒,會打仗、會殺人、會養馬,唯獨不會養鳥。

    第一批鳥送來後,就死了一半,大多數都是給撐死的,祥爺便又多買了一些,後來又買來四個擅長養鳥養魚的小廝,這些鳥才沒有繼續死下去。

    至于那些花,府里倒是有花匠,那些花一盆沒死,但是祥伯擔心啊,比對著那些花的種類,又采辦了幾百盆,萬一那些死了,這些新買的就是後補。

    “國公爺,這鳥不是自己飛來的,是華大小姐讓人送來的。”

    終于把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說出來,平安激動得就像是他自己要娶媳婦一樣。

    沈逍以為自己听錯了,華大小姐送來的?真是她送來的?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怎麼沒有听她提起?

    早知道府里一片鳥語花香,他還住在折蘆巷里做什麼。

    把國公府圍了一圈兒,看著那一尾尾活蹦亂跳的金魚,那一盆盆爭奇斗艷的鮮花,還有那叫聲宛如天籟的鳥兒,沈逍發現生活竟是如此美好,徜徉其中,宛若仙境。

    至于鳥糞的味道?

    問這話的一定有病!

    沈逍去書鋪找華靜瑤,可華靜瑤不在。

    朵兒家的醬肉鋪子開了分號,華大小姐和沈邐、李補兒、小喬氏,一起去賀喜了。

    朵兒的兄嫂見來的不僅有東家小姐,還有長公主家的姑娘,兩人緊張得手足無措。

    好在華大小姐平易近人,出手更是大方。

    賀禮是十頭大肥豬,這是華大小姐和李補兒、小喬氏三人合送的,華大小姐出了大頭,李補兒出的小頭,小喬氏剛剛開始做生意,手頭吃緊,她出的是力氣。

    小喬氏去了通州,到柳家豬場挑了豬,親自押豬,不,押車回到京城,這姑娘跟著李少白去鄉下收過兩回藥,膽子越大。

    華靜瑤又訂了二十斤豬頭肉,二十只豬耳朵送到長公主府,想到公主娘可能從未吃過如些接地氣的好東西,她又多訂了二十只大豬蹄子。

    果然,昭陽長公主看著那豬頭肉,似乎看到一頭沒有身子的豬正在對她微笑,昭陽長公主好半天沒有下箸。

    華靜瑤嘆了口氣,指著大豬蹄子說道︰“娘啊,這個可以美容養顏。”

    大豬蹄子上的肉都是提前拆好後才端上來的,昭陽長公主吃了不少,連虧好吃,華靜瑤卻覺得差了那些一點意思,大豬蹄子當然要拿在手里直接啃才過癮。

    不過,她也只能回到繡園里,避開紫薇幾個大丫鬟,帶著小艾小夏這兩個小丫鬟,關上門大快朵頤。

    又過了兩天,梁修身的案子經刑部核查,批復下來。

    梁修身謀殺秀才白慧宇,傷而未死,當判絞刑。

    然,梁修身殺害朝雲一案,朝雲雖有身契,但卻非死契,朝雲仍是良籍,梁修身殺害良家子,且,奸而未遂,杖一百,判斬刑。

    兩罪合一,判杖一百,斬立決。

    河間同知梁世白以奸生子冒充嫡長子,又以親女賄賂上官,治家失德,致使其子連殺兩人,為禍百姓,養子不教父之過,朝廷罷免了梁世白正五品官職,同時除掉了他的進士功名。

    轉眼之間,梁世白就成了白身。

    反倒是梁齊家,不但沒有被父兄牽連,而且依然留在國子監讀書。

    白經歷先是到國公府求見沈逍,感謝沈逍對白慧宇的救命之恩,無奈去了兩次也沒能見到,帶去的禮物門房也沒收。

    這次的案子,白慧宇除了挨了一刀以外,也算是安穩渡過,前途沒有受到影響。

    白經歷覺得也應該感謝華大小姐,若不是華大小姐查到真凶是梁修身,說不定這殺人凶手就要算到白慧宇身上,畢竟他也曾經租過那宅子,他也約過朝雲。

    永國公府進不去,長公主府就更不用想了。

    白經歷隨便找了個讀書人一打听,便打听到華三老爺住在折蘆巷去折蘆巷。

    華大小姐還是個沒出閣的姑娘,白經歷自是不方便,便帶了厚禮,去感謝華三老爺。

    卻沒有想到苗紅也在,白經歷听說這就是那座宅子的苦主,二話不說,也沒和家里商量,便要買下銅鑼巷的那處宅子。

    白家有的是錢,別說是一座宅子,十座八座也能一口吞下。

    苗紅覺得這和白家沒有多大關系,總不能讓白家吃虧。

    白經歷是個較真的性子,從折蘆巷出來以後,第二天又到鳳陽書院找過苗紅,苗紅還是沒有答應。

    白經歷和白三老爺商議之後,都覺得不能讓苗紅吃虧,既然苗紅不肯把宅子轉賣給白家,那就請衙門出面吧。

    次日,白經歷便去了順天府。

    幾天之後,順天府判那宅子的買賣契書無效,梁家和牙行須把房款退還給苗紅。

    苗紅得知背後幫忙的是白經歷,便又登門致謝,兩人年齡差不了幾歲,白經歷也喜丹青,一來二去,白經歷和苗紅竟然成了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