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其實我是殿主,你信麼

    徐青青跟著林陽一塊來到了酒吧內部的一條走廊當中,不遠處便是廁所。

    徐青青滿臉奇怪的看著林陽,開口問︰“來這里做什麼?

    難道這里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麼?”

    林陽的目光朝著廁所那邊落了過去,開口說︰“不對勁的地方在廁所里。”

    徐青青听到林陽這話,以為林陽這是在故意笑話她,跟她開的玩笑,便氣鼓鼓的地說︰“喂,你這個家伙怎麼這麼可惡,這件事就翻不過去了是麼?

    難道現在你想要帶我進廁所麼?”

    林陽看到徐青青的反應,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解釋說︰“我沒跟你開玩笑,廁所里邊真的有情況。”

    “那你說說,里邊有什麼情況?”

    徐青青依舊是滿臉不信林陽的話。

    “剛才有個男的帶著一個女孩進去了。”

    林陽回答。

    徐青青听到之後,臉蛋又紅了幾分,這個家伙這麼說,難道是在暗示自己什麼麼?

    真是太可惡了,當初我要跟著你進廁所,你死活不讓,現在你竟然暗示我這種事,真是個可惡的家伙。

    “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難道你也想帶我進去麼?”

    徐青青開口。

    林陽此時的神色已經變得凝重了起來,開口道︰“現在還不知道里邊是什麼情況,你現在這兒等著,我自己進去看看。”

    說完,林陽便朝著那個廁所里邊走了進去。

    徐青青一臉懵逼,心想他先進去看看算是怎麼回事,人家一男一女進了廁所,能做什麼事不用想都知道,他先進去,是為了比自己多看點東西麼?

    此時的廁所當中,其中一個隔間里。

    一個妙容帥氣,眉宇之間還帶著一絲邪異的男的正將一個青春靚麗,衣著暴露的女孩子給按在牆上,眼看著就要做些什麼。

    那個女孩子滿臉的嬌羞,但是並沒有任何的反抗,仿佛非常期待那個男的對她做點什麼。

    男的朝著女孩子的脖子上吻了過去,女孩子直接閉上了眼楮,她並沒有注意到,這個男的的一只手之上,有一團紫色的光芒隱隱閃現。

    他將自己泛著光芒的手朝著女孩的額頭之上點了過去,就在手快要踫到女孩子的額頭時,這個隔間的門被人給一腳踹開了。

    女孩被嚇得立馬睜開了眼楮。

    男的也是皺了皺眉頭,扭頭朝著自己身後看了一眼。

    林陽站在隔間門口,滿臉冷漠地看著他們兩個。

    剛才他的神念感受到了這個男的身上的力量波動,已經確定,這個人應該就是雲子畫!“你有病吧!你沒看到我們在做什麼麼?”

    女孩氣鼓鼓的沖著林陽喊了一句。

    林陽並沒有搭理那個女孩,而是對著男的問了一句︰“你是雲子畫?”

    雲子畫的臉色一變,想不到竟然有人會在這里直接叫出他的名字,一瞬間,他便已經意識到了林陽的不簡單。

    “你是什麼人?”

    雲子畫盯著林陽問了一句。

    “眾神殿。”

    林陽淡淡回答。

    雲子畫的目光當中瞬間閃過了一抹陰狠,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是眾神殿的人。

    “沒想到你們找上門的速度還真快,不過就憑你一個小家伙,想要來對付我,還差得多!”

    雲子畫沖著林陽喊了一句,之後一掌朝著林陽身上拍了過來,一個紫色的手掌虛影出現,比林陽整個人還要大。

    他施展出這一擊之後,並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一閃身,便已經消失在了廁所當中。

    雖然他非常有信心直接一掌將林陽給解決了,但是眾神殿的人既然都已經找上門來了,那這附近肯定會有實力跟他相當的高手,不可能只有林陽這一個年輕晚輩。

    所以他必須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否則被眾神殿的強者圍攻,他就麻煩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那個手掌虛影在到了林陽面前之後,林陽直接一揮手,那虛影便直接消散了。

    接著他也飛速朝著廁所外邊追出去了。

    通過剛才那一擊,林陽已經確定,這雲子畫的實力,應該也是化境巔峰。

    能夠排到懸賞榜第二,果然不是一般貨色。

    那個還待在隔間當中的女孩子一臉懵逼,久久都沒能反應過來。

    林陽從廁所出去之後,到了徐青青的面前,徐青青此時還在猶豫要不要跟著林陽一塊進去看看廁所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接著就感覺到一陣風吹過,一道人影從她面前消失不見,接著林陽又站在了她的面前。

    “剛才那人便是雲子畫,我現在去追他,你趕緊去通知你太祖爺爺!”

    林陽交代了一句,之後便繼續朝著雲子畫那邊追了過去。

    徐青青一臉的錯愕,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林陽並不是在跟他開玩笑,原來廁所里的人,竟然是雲子畫!回過神來之後,徐青青也沒有遲疑,趕緊朝著酒吧外邊跑出去,通知徐晨去了。

    雲子畫飛速出了酒吧,之後在外邊的街道之上狂奔,以化境巔峰的實力,奔跑的速度連一些車都跟不上。

    林陽跟在他後邊,死死追著,一刻也不沒放松。

    雲子畫感覺到了自己身後跟著一個人,臉上還露出了一絲錯愕。

    他沒想到自己剛才的那一擊竟然沒有殺死這個小子,而且這小子的速度竟然絲毫不輸他,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踫到這樣的事。

    過了沒多久,兩個人便到了深市的郊區,這里荒無人煙,雲子畫見林陽緊追不舍,索性直接停了下來。

    他轉過身,看著已經停在自己不遠處的林陽,冷聲道︰“想不到你一個晚輩,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眾神殿培養出來的的頂級天才吧?”

    “他們讓你過來追我,難道就不怕你死在我手上麼?”

    雲子畫說著,臉上竟然還露出了一絲嫵媚的動作。

    林陽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其實已經一百多歲了,而且一個年齡這麼大的人,竟然還會露出這種嫵媚的表情,心里邊就覺得一陣惡心。

    “其實我是眾神殿的殿主,你信麼?”

    林陽對著雲子畫說了一句,用神念仔細觀察著這個人。

    他發現雲子畫似乎對自己用神念觀察他並沒有什麼反應,推測出雲子畫應該沒有覺醒神魂,甚至連精神力都沒有。

    不過想想也是,這個世界上,能夠覺醒神魂的人少之又少,就算達到了化境巔峰,在神魂方面沒有絲毫進境的人也相當正常。

    並不是誰都像林陽一樣幸運。

    雲子畫听到林陽的話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惱怒,喊道︰“臭小子,我看上去很好耍麼?”

    林陽無奈地聳了聳肩,說︰“你不信,那我就沒辦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