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你根本不喜歡她

    ,最快更新穿越全能學霸最新章節!

    向別人討要禮物,是一種很low的行為。

    駱幸川就這麼做了,還理直氣壯的樣子,他說,身為女朋友,她有義務為他準備生日禮物,這也是必修課中的一環。

    葉棠不可能像過去逗弄小孩子那樣,送他泰迪熊、八音盒、小娃娃。

    她覺得自己並不了解現在的駱幸川,她不知道他的喜好,于是直接問他,“你想要什麼禮物?”

    “不需要多貴的東西,但要有儀式感。”

    駱幸川提出的要求,讓葉棠感到很為難。

    儀式感這種東西玄乎又感性,看不見摸不著,全憑人的感觀。如果可以,她寧願給駱幸川發一個紅包,讓他自己去買他想要的東西。

    駱幸川差錢麼,差禮物麼,他到底想要什麼呢?

    葉棠本打算和他一起逛街,在街上看他對什麼感興趣,就買下來,等後天生日的時候,送給他。

    而且她還要為岑硯南準備生日禮物,兩個男孩的生日在同一天啊!

    明雪的到來,攪黃了駱幸川和葉棠的約會。

    她看到駱幸川,撇撇嘴,還是主動跟他打招呼,“好久沒見了。”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駱幸川見到明雪的反應,和其他人一樣。

    “中午的飛機落地,然後馬不停蹄的來A大。”

    “哦,”駱幸川的表情沒有異常,很自然的問,“岑硯南和你一起回來了嗎?”

    明雪也沒多想的回答,“還沒有,他是主角,事兒多,還要過兩天吧。”

    事實上,明雪的戲份早在一個月前就拍完了,她嘴上說“坐牢”、“無聊”,實際上是故意推遲回來的。如果正好趕在開學時回來,她豈不是要參加電影學院的軍訓?

    她細皮嫩肉,嬌貴如花,怎麼經受得住軍訓的摧殘。

    而且在劇組里學習到的東西,比課堂上多得多,她現在能夠更加自如的隱藏自己的真實感情,做到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的地步。

    于是四個人一起去食堂吃晚飯,明雪說她A城各大餐廳都去過,A大食堂還沒試過呢。

    明雪一直挽著葉棠,跟她講劇組里的事情。

    《回家》這部戲從籌備開始,就非常低調,主要是它的題材也高調不起來,大家都看不好的電影,還有啥可宣傳的?

    邱夏爭這口氣,不搞宣傳,專注拍攝,等電影上映後,用實際票房和觀眾口碑證明自己。

    葉棠和冉天意這個時候才知道電影的名字,才知道這是一部科幻電影!

    “科幻片我喜歡!不過這個名字听起來和科幻不搭,像劇情片,”冉天意說。

    明雪︰“等電影上映你去看過就知道為什麼叫‘回家’了。”

    “要不你現在劇透一下?”

    明雪搖頭,一本正經,“不行,我是有職業道德的人!”

    大家都笑起來。

    A大食堂按照菜價從高到低有好幾個,他們在菜價最高的食堂,食堂環境不亞于外面的餐廳。

    比較有錢的學生都會來這里消費。

    建築系、音樂系、金融系這類專業學生里,富家子弟比較多,食堂里有不少駱幸川同系的同學。

    駱幸川真的一點都不在學校里搞特權。

    他家在校園內不止有一套房子,他卻選擇住宿舍,最普通的四人間,不嫌棄宿舍簡陋吵鬧。只不過他每天很晚回宿舍,大概趕在集體熄燈前半小時,匆忙洗漱上床睡覺,大家都覺得他是在和葉棠約會,才搞這麼晚。

    開學至今,他沒有缺過課,每一堂課,他都坐在教室靠前的位置,一邊听課一邊做筆記,用最恭謹、專心的態度學習。

    有人說,難怪他能考出全國第二的成績。

    也有人說,誰讓他外公是校長,外婆和母親是教授,他要是表現不好,他們不就成了笑柄。

    從他身上,大家感覺不到富二代的傲慢和跋扈。和他聊天,只要是正常話題,他都會搭理他們,微信也必回。反而是一些家庭條件不如駱家,中等富裕的同學挺豪橫的,要不然怎麼說半瓶水才蕩。

    因此,見到駱幸川,幾個建築系的同學和平時一樣的走過來,很友善的一拍他的肩,“又帶女朋友來吃飯呀。”

    正在夾菜的明雪,手一頓,眼楮猛然看向駱幸川。

    冉天意低頭吃飯,這事兒瞞不下去,大家早晚都會知道的,反正不管他的事,他是路人甲。

    葉棠並未意識到暴風雨即將到來,她只是覺得難為情。

    幾個建築系的同學也察覺到氣氛的微妙,

    他們不就很正常的問候了一句麼?有什麼問題?

    下一秒,明雪突然把筷子重重扔在桌上,從椅子上站起來,怒斥駱幸川道,“世界上這麼多女人,你為什麼要她做你女朋友?”

    她的舉動和話語真是驚天驚地,建築系的同學愣是嚇得往後退了兩步。

    所有正在食堂用餐的人,統統看向他們,然後看到三個外表奪目的學生,其中兩個還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風頭極盛的情侶——駱幸川和葉棠。

    被大家注視著,被明雪怒瞪著,駱幸川並不顯得局促,似乎不為所動一般,輕輕放下筷子,抬頭看向明雪,“我選誰做女朋友,與你有什麼關系?”

    別說建築系的同學,連葉棠和冉天意都沒有見到過駱幸川如此冷漠的一面,陰深的眼楮盯著明雪,仿若沒有一絲感情。

    他們不是朋友嗎?

    大家不是朋友嗎?

    先發制人的明雪愣住了,此刻的駱幸川讓她想起曾經護在她父親左右的幾位叔叔,他們生活在黑暗里,干的都是見不得人、出生入死的勾當。

    但明雪也不是被嚇大的,她冷冷的說,“進大學了,自由了,你想玩弄女人,怎麼玩,怎麼騙,我管不著,但你不能禍害葉棠!”

    明雪深深記得駱幸川在玩真心話大冒險時親口說過,他深愛那個大他10歲的女人,他眼里的深情和悲傷可不像作假,這才過去多久,他就忘卻舊愛,戀上新歡?

    傻子才信,

    “你根本不喜歡她,”明雪盯著駱幸川一字一句的說,“她值得真正喜歡她的人,珍愛她!”<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