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們找唐詩妍

    ,最快更新無敵神婿最新章節!

    “這是我應該做的。”

    吳壞摟著唐詩妍,思緒飄回到他最慘的那一年。

    那是他剛被趕出吳家的時候,落魄成狗,活得甚至還不如狗。

    “當年要不是你把我撿回去養著,哪有今天的我。”

    吳壞笑了笑︰“一切都是有因有果的,善良的人,一定會有好報,我會守護你一輩子。”

    不知道為什麼,唐詩妍听著听著,眼楮好像又紅了。

    善良的人,一定會有好報。

    吳壞,也會有好報,他們一家人,肯定能幸福一輩子的。

    兩個人正沉浸在幸福和感慨中,忽然遠處飛快跑過來幾個人,臉上滿是著急和慌張。

    他們直奔的方向,好像正是唐氏集團大門!

    剛到門口,一個人跑得太急,‘撲通’一聲就摔倒在了吳壞和唐詩妍的面前,二人連忙沖過去將他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

    “沒、沒事!請問……這里是唐氏集團嗎?”

    那張臉抬了起來,有些髒髒的,滿是焦急和委屈︰“我找唐氏集團的董事長,我找唐詩妍!”

    吳壞和唐詩妍,對視了一眼。

    找她?

    找她干什麼?

    “我就是唐詩妍。”

    唐詩妍說著,連忙將那中年男子攙扶起來,又看著其他幾個跟他同行的人。

    這些人,身上又髒又亂,甚至衣服還有些破,跟唐詩妍那一身名貴的晚禮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你就是唐詩妍?”

    那個人頓時怔住了,瞪大著眼楮,似乎不敢相信。

    “你真的是唐詩妍?唐氏集團的董事長。”

    唐詩妍點頭︰“我真的是,請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

    幾個人盯著唐詩妍看了好一陣,發現她確實長得跟新聞里的唐氏董事長一模一樣,頓時激動起來,齊唰唰跪在了地上。

    “是唐總!真的是唐總!”

    “唐總,你得給我們做主啊!”

    幾個人又是跪地又是流淚,把唐詩妍和吳壞都給嚇住了。

    “外面的人都說你是女菩薩,你是最有善心的企業家,現在我們的公司被唐氏收購了,您一定要管我們啊!”

    唐詩妍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什麼公司被唐氏收購了?她怎麼不知道呢?

    “你們先起來,有什麼事起來再說。”

    唐詩妍顧不上那麼多,連忙拉著幾個人。

    “唐總,你一定得幫我們,我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來打擾你的,你行行好……”

    “你們先起來吧。”

    唐詩妍拉著他們,有些無奈︰“你們再這麼跪著,我就不管了!”

    幾個人聞言,連忙站了起來,也不敢太靠近唐詩妍,生怕弄髒了她的衣服。

    他們就算沒什麼見識,但也知道唐詩妍身上這身衣服很名貴,要是弄髒了,他們賠不起。

    “你們說,你們的公司被唐氏收購了?到底是什麼公司?”

    唐詩妍問道。

    “是寶通礦業,我們的公司在華北地區,以前是環亞集團旗下的產業。現在听說,被你們唐氏集團收購了。”

    他們也是走投無路,听說了唐氏集團的董事長是一個良心企業家,這才千里迢迢地從華北那邊趕過來。

    “原來是環亞集團的產業。”

    吳壞一下子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環亞集團倒閉,所有的產業現在都屬于唐氏集團旗下的了,他正打算開完慶功宴,明天就啟程去收回這些產業,沒想到事情先找上了門來。

    “咕咕——”

    唐詩妍還沒回話,幾個人的肚子頓時傳來咕咕響的聲音,顯然是餓得不行了。

    “你們還沒吃飯啊?”

    看到這幾個人的樣子,唐詩妍有些心酸。

    “我們的錢……都用來坐火車了……”

    其中一個人搖了搖頭,有些尷尬︰“所以路上只吃了幾個饅頭,不過我們還有一些散錢,明天早上等店里開門,我們再去買幾個。”

    “唐總,我們的事……”

    “你們先進來吃點東西吧。”

    唐詩妍沒有多說,“等吃完東西,你們再把事情詳細地給我說說。”

    這都把人逼成什麼樣了啊!

    不遠千里來到東海,就是為了找自己幫忙,路上連飯都沒吃。如果不是被逼無奈,誰願意這麼低聲下氣地來求人?

    幾個人沒敢動,一直愣在那里。

    他們根本不敢進去,里面張燈結彩,一片熱鬧,好像是在慶祝什麼。而他們,只是普普通通最底層的工人,跟這里格格不入,哪里敢進去。

    “快進去吧。”

    吳壞看著他們,似乎知道他們心里在想什麼︰“既然你們的公司已經被唐氏收購了,那你們也是唐氏的一份子,不要見外,餓了就先進去吃點東西。”

    “有什麼事,我們坐下來再說。”

    幾個人身子一顫,既不好意思,心里又很感動。

    他們好像,從來就沒有被人這麼溫柔地對待過,即便他們早已經為生活放下了自尊,可此時,還是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唐詩妍帶著他們進去,大廳里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幾個人頓時更加尷尬了,連頭都有些不敢抬起來。

    “這幾位,也是我們唐氏的工人,他們剛從華北那邊趕過來,還沒吃東西。”

    話音剛落,人群立刻動了起來,有人端著零食,有人端著糕點,還有人拿來飲料。

    “來來來,大叔,這里這麼多好吃的,快吃點。”

    “飲料倒好了,慢點吃啊,別噎著了。”

    “都是自家人,別跟我們客氣啊,多吃點!”

    唐氏的熱情,讓那幾個千里迢迢趕來的工人,頓時有些想哭。

    什麼時候,有人這麼客氣地對待他們過。

    什麼時候,有人肯這麼跟他們稱兄道弟,對他們這麼好。

    吃的和喝的,此時全都搬上來了,大家默契地跑到一邊,又自己玩自己的。

    他們知道,站在這里,肯定會讓這幾位工人尷尬。

    他們都是懂事的人。

    “快吃吧。”

    吳壞主動給他們盛著東西,笑著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要讓我餓這麼久,我可沒你們這麼抗餓。”

    “有什麼事,咱們吃完再講,既然是唐氏的員工,那就沒人可以欺負你們,有什麼事,我替你們解決。”

    幾個人顫抖地接過東西,眼楮更紅了。

    可肚子的饑餓,根本抵擋不住美食的誘惑,幾個人連忙吃了起來,吃得狼吞虎咽,暫時也顧不上什麼形象不形象。

    那模樣,看得唐詩妍更是心酸。

    在這個世上,有很多最底層的工人,他們干著最髒最累的活,也過著最苦的日子。也許他們一年的收入,還趕不上那些名流一件衣服的價錢。

    從華北到這里,距離很遠,坐火車起碼也得兩天兩夜的時間,這幾位工人,應該早就餓急了。

    好一陣,他們才終于吃飽,臉上漸漸恢復了一絲血色。

    “走吧,我們去里屋說。”

    吳壞領著他們來到接待室,這里安靜點。

    他掏出煙,一一給幾人散過去,還主動幫他們點煙。

    看到那煙的牌子,幾個人甚至都有些不敢接。

    “老板,我們有打火機,我們自己來。”

    幾人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別客氣。”

    點完煙,吳壞收好打火機,這才問道︰“詳細說說吧,怎麼會大老遠跑過來,你們的公司里面,是出什麼事了?”

    幾個人猛吸了幾口煙,這才娓娓道來。

    “我們……我們已經快一年沒領到工資了,實在是沒有辦法,才大老遠過來,打擾兩位。”

    “我老婆得了重病,還等著我領工資回去帶她看病,可老板根本不肯把工資發給我們。我們上門去要,老板不給,還讓人打我們,我一個堂弟,連腿都被他們打斷了!”

    說話那人,低著頭,一邊說一邊掉眼淚。

    那種委屈,讓他聲音都有些顫抖。

    幾個人拉開自己的袖子,或是挽起褲腿,上面全是觸目驚心的傷口和傷疤,看得吳壞都皺起了眉頭。

    唐詩妍更是忍不住落淚,心中無比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