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比周扒皮還會扒皮

    確實很快,說話的功夫,于浩陽已經把車拐進了水晶園,然後穩穩的挺到了樓下。

    “到了,咱們上樓吧。”

    等她開門讓李冰進屋後,這才和對門的于浩陽說道︰“今天真是謝謝你了,我朋友就這性格,你別在意,為了表達歉意,中午請你吃飯啊!”

    于浩陽很想立馬答應下來,但是想到要和那個叫李冰的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實在是太聒噪了。

    “你也可以到時候端一份回你那邊吃。”方藝晨給了他另一個選擇。

    “好的,中午我過去取。”

    商量完後,兩邊人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李冰看著小于弟弟走進對面的屋子,這才徹底相信丫丫所說的鄰居幫忙,然後就對著丫丫舉了舉大拇指,意思是她厲害,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也能拉過來當苦力。

    方藝晨不願意搭理她,打開門走了進去。

    李冰進門後就一陣的驚嘆,“你家可真大真豪華!”

    “我記得你當初去我美國的家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方藝晨脫了鞋子後,自顧自的走進房間換衣服去了。

    “是嗎?”李冰不太記得了,不過丫丫美國那套大別墅她還是記得的,“我說的都是真話,你的這兩套房子都很大很豪華,不過那套是屬于美國的,這套才屬于咱們華國,所以我決定更喜歡這套房子一點。”這還是個愛國的老姑娘。

    “你要是想要的話也不難,回家跟你爸媽好好套套近乎,讓他們給你出錢買一套不就行了。”方藝晨走出來直接往廚房去,李冰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她屁股後面轉悠,“我可提醒你,要想買房就趁早,現在房價已經開始上漲了,要是不抓緊現在的機會,以後你想買都買不起了。”想著李冰這丫頭還沒心沒肺的住在職工宿舍呢,就很好心的想提醒她趁早買房。

    “我也想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媽,現在都當我不存在,我回家也不給我好臉色?能給我口飯吃我都謝天謝地了?哪還敢管他們要錢買房子啊!”李冰站在廚房門口沒往里進,語氣有些低落。

    方藝晨打開煤氣灶開始燒水準備煮混沌。

    “那也是你自己作的?怪不了任何人。”在這件事情上?方藝晨是一點都不同情她,她這種情況完全就是把一把好牌打爛了?“先吃飯還是先洗澡?”

    “當然是新吃飯了,我都要餓暈了。還有?你暫時別跟我說話?我生氣了,你這個朋友一點都不貼心。”李冰嘟嘴埋怨,但是人卻是堅決不挪窩的。

    “哎呀,有進步啊?上次我說這樣話的時候?你可是瞪著眼楮跟我吵的,這次居然只給我臉色看了,我怎麼感覺受寵若驚呢。”方藝晨不遺余力的埋汰她。

    李冰朝著她呲了呲牙,回答的卻驢唇不對馬嘴,“多下點?要不不夠我吃,我可是從早上起來就滴水未進了。”

    “給你吃就不錯了?還要什麼自行車。”方藝晨不搭理她,堅持就下十個餛飩?“你也不看看幾點了,給你煮完餛飩就得做中午飯了?你要是現在吃的飽飽的?中午是不是不打算吃了。”

    “你放心?我到時候肯定能空出肚子來吃午飯。”李冰不服氣的喊道。

    方藝晨轉頭把她從頭打量到腳。

    “怎麼的?”李冰被她看的有點毛。

    “看看你又胖了幾圈啊,就你這好吃懶做佔全了的貨,在管不住嘴,我都能想到你三十歲後就橫向發展的雄偉壯闊。”她說著還比了比腰圍,雙手劃拉的範圍確實很客觀。

    “啊,你這個壞人,我跟你拼了。”李冰沖過去就從背後搞襲擊。

    頓時,廚房里就傳出了一陣笑鬧聲。

    直到鍋里的餛飩煮好,兩個女人才安靜的坐上餐桌。

    方藝晨不說話,看著李冰一口一個餛飩的吃,嘴里還得抽空贊美兩句餛飩的美味。五分鐘不到,她就結束戰斗了。

    摸了摸肚皮,李冰伸出一只手來跟方藝晨比劃,“才五分飽。”語氣有些埋怨。

    “嗯,不錯了,吃完就趕緊的開始干活。在我家,不干活可沒飯吃。”方藝晨看了看點,已經九點半了,中午準備了幾個大菜,有些費時間,這個點該準備起來了。

    “喂,你是周扒皮嗎,不對,你比周扒皮還會扒皮,我可是剛來啊,還是客人,有你這麼待客的嗎?”李冰對強權表示抗議。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什麼人了嗎,趕緊的別廢話,不干活中午的水煮魚你就別吃了。”方藝晨根本不搭理她,說完就起身往廚房走。

    李冰吸溜了一下口水,跟著從椅子上站起身,“你太不厚道了,這是吃定我了是吧。我跟你說啊……”

    “說啥?”方藝晨不耐煩的轉頭怒瞪她。

    “說……說,水煮魚要加麻加辣,我就這麼點小小的要求還滿足不了嗎?”李冰的聲音越來越小,再後來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過分,聲音就又大了起來。

    方藝晨哼了一聲,進廚房忙活起來了。

    她今天中午準備做水煮肉,珍珠丸子,梅菜扣肉,再來個粉絲蒸扇貝,青菜比較簡單,肉炒蒜薹加一個涼菜,用豬耳朵拌的。湯比較簡單,冬瓜蝦仁湯。三個人六菜一湯足夠了。

    她知道李冰不會做飯,都是被趙蘭兩口子給慣的,不過不會做飯總會摘菜吧,所以她在廚房忙活的時候,她也不準許李冰閑著,必須在廚房給她打下手。

    至于李冰同學的意願,那根本不重要,她就是個紙老虎,不滿意NN兩句就完事兒,最後還不是該干啥就得干啥嗎。

    李冰也確實這麼干的,一邊摘菜一邊抱怨,說著說著就說到了這次離家出走的原因。

    就是年初的時候,李冰和王寶男回家的時候,王家老太太突然說他們兩個年級都不小了,也處了這好幾年對象,該結婚了。再拖下去她家寶男到沒啥事,畢竟男人越大越沉穩越招小姑娘,但是女人可就不行了,太晚結婚以後生孩子都困難。

    王家老太太的意思就是讓李冰回家跟她父母商量商量,看看他們倆結婚這事咋辦,畢竟李家是朝陽市本市的人,比王家有能耐,加上王寶男就一個寡母,也沒啥本事,王家老太太就想李家把這事攬過去,出錢出力給這小兩口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