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出發,上山

    關于清則師太,當初竹安也給莫可可普及過一些。

    如果說靜慈師太是這水月庵的鎮宅之寶,那麼清則,清緩,以及清行師太,就是這水月庵的三位頂梁柱。

    其中,清則師太脾氣最好,主要負責下一代的教育問題,也就是水月庵後院的學堂。可以說,清則師太三位師太中,人緣最好,也是一眾小尼姑們最喜歡的師太,沒有之一。

    而清緩師太,則可以說是整個水月庵的大管家,不僅負責著整個水月庵的錢糧支出,庫房賬冊,偶爾也會參與大型采買。

    這不,這一次就剛好被盛嬌嬌給趕上了。

    至于清行師太嘛,那可就厲害了。而且啊,還得從清行師太出家之前說起。

    據說,清行師太的父親,是當地十分有名氣的狀師,也許是耳濡目染吧,人家從小就對法律條文十分感興趣。

    也就是說,當別人家的小孩在撒潑打架的時候,她就能熟練的套用法律條文和學堂的先生,講道理。當然,也因為這個,而被請了無數次家長。好在人家爹爹心態好,也並沒有因此就限制女兒,所以,隨著時間的流逝,長大後的清行師太,基本可以在吵架撒潑和利用法律條文講道理之間無縫餃接。

    至于她為什麼會出家呢?其實竹安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說,清行師太嫁的丈夫,對她好像不是很好,再加上婚後沒幾年,她的父親因病去世,也讓她在夫家的地位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直到清行師太的母親病重,作為父母唯一的女兒,她自然是要承擔所有的醫藥費。可就在這個時候,清行師太的丈夫竟然拒絕任何經濟支援。可憐那個時候的清行,縱然是求遍了所有的親朋好友,終究也沒有湊到足夠的醫藥費。也就是說,是她丈夫的冷漠,間接的害死她的母親。

    而那一年,清行師太也不過29歲,也就是從那一年開始,她夫家的勢力,開始慢慢衰敗。直到清行師太四十歲的這一年,徹底死絕。

    是的,是死絕,不是樹倒猢猻散,不是家破人亡,是從老到小,滿門全滅,一個不留。

    這件事就算到了現在,也還有很多鄉民覺得,這就是清行為母報仇,用了十一年的時間,下了一盤大棋。

    當然,對于這種事情,官府自然也是仔仔細細的調查過。只不過,官府的調查,並沒有任何結果。

    所以,也有人說,是她的夫家造孽太多,遭了報應。也有人說,是清行使用了什麼巫術,竟然活生生的將偌大的一家人,全給咒死了。

    至于清行師太本人,則是對這些陳年往事,絕口不提。

    對了,她在水月庵還是主要負責人事調動,外加對外交際。雖然人家自從出家之後,甚少多言。但就憑著這些歷年的威名,只要她在水月庵的前廳一站,來往的香客,無一不變的恭恭敬敬,不敢造次。

    不過眼下,對于莫可可最重要的還是清則師太的態度。畢竟,就以眼下這些小尼姑的著裝看,別說上山砍柴了,就是走到上山,估計就得凍哭一大半。

    這不,也沒等莫可可多想,清則師太便一聲令下,驅趕所有小尼姑們回去加衣服,並且還特意強調著,每個人至少穿兩條棉褲,兩件棉衣,棉鞋必須是加厚的。等到出發之前,她還要挨個檢查。

    最後,居然還用莫可可和白清婉的裝扮舉例子,說,就按照她們這個保暖標準就行。

    總而言之,什麼約定的出發時間,什麼上面規定的砍柴數量,在清則師太的眼里,什麼都沒有讓她的孩子們多穿衣服來的重要。

    就這樣,一眾小尼姑又被趕了回去。

    等人的間隔,清則師太還特意過來看看莫可可二人,那眉宇之間的慈愛,真是要暖化了莫可可。

    “還好兩位小施主听勸,不然這群孩子呀,只怕還不會這麼願意換衣服呢。”

    對此,莫可可也是靦腆一笑,道︰“還是要多謝師太的提點。”

    “好孩子。”

    之後,白清婉又詢問了一些關于上山砍柴的規矩,而清則師太,也只是微微一笑,道︰“大家盡力就好,山路崎嶇,寒風凜冽,一切還是要以安全為主。”

    雖說清則的師太的話,沒什麼問題,但白清婉總覺得,清則師太對于任務的這個態度,多少有些敷衍。

    只是也來不及細想,幾個小尼姑便結伴而來。

    見到有人來,清則師太也是立即上前,把幾個小尼姑的穿著,仔仔細細的檢查一遍,這才放心道︰“你們呀,真是不讓人省心。”

    好在,這次是有要求的多加衣,所以,也沒用她們等多長的時間,人便到齊了。

    而清則師太,也確實是像她說的那樣,挨個檢查了以便小尼姑的衣物,就這,還揪出了幾個不好好穿衣服的。

    不過,這一次清則師太可沒有囑咐她們回去加衣服,而是把她們送去關禁閉了。

    就這樣,一行人終于是出發了。

    原本,莫可可還以為得一步一步走上山去,沒想到,這水月庵的待遇也不算差。雖然沒有封閉性尚好的馬車。

    但也給她們準備了幾輛全開放的小牛車。

    至于什麼叫全開放?就是沒有棚又沒有座,一看就是拉柴火的那種。搞得有時候,莫可可也很好奇,想知道這群nc到底有沒有背包系統。

    可這種話,她也不太敢問。要是真是,一切還好說,要是沒有,她可沒辦法和人家解釋。

    但不管怎麼說,一行人,是紛紛坐上這略顯寒酸的小牛車。看著人頭,莫可可草草估算,覺得這一次,去的人應該由二十幾個。而牛車卻只有三輛。

    而且很明顯,牛車是拉柴,她們也只能去的時候坐坐,只怕回來的時候,就得靠兩條腿了。

    牛車緩緩而行,寒風迎面而來,足足一個多小時,一行人終于抵達了目的地。

    等到下了車,清則師太自然又是免不了一番囑咐,總體上來說,就是囑咐大家注意安全,一定不太太過分散,雖然這附近沒什麼野怪,但這種事,誰也保不準。

    總之,中心思想就是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可這安全是安全了,待到開始砍柴的時候,莫可可和白清婉才真是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