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連續爭斗(二)

    “嗡”

    周凡神魂一陣嗡鳴,他神魂遭到攻擊,魂海中出現三個小火團,釋放恐怖的溫度,要點燃周凡的神魂,噬魂蟲躲得遠遠地,神魂蓮輕輕搖動了一下,周凡頓時感覺到三團火沒有那麼炙熱了,周凡神魂也在抵抗者。

    周凡抵抗住神魂的攻擊,但胖子武者沒有停手,一直追著他打,由于同時遭受兩個不同方面的攻擊周凡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力。

    “不要老師逃跑,咱們好好過兩招。”

    胖子甕聲甕氣的說,瘦子在傍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好啊,你要小心了。”

    周凡抵住神魂攻擊,他就無所顧忌,他想先擊敗胖子,再去打到瘦子。

    胖子率先沖了過來,周凡後發先至,拳頭打向胖子的腹部。

    “盤龍錘!”

    胖子甕聲甕氣喊道,隨即,雙錘出現兩條龍影,右錘擋住腹部,左拳砸向周凡的頭部,周凡根本沒有抵擋的意思,也沒有躲開的意思。

    “啵”

    一股巨大的氣浪從周凡的拳頭和胖子的右錘爆發出來,“嗖”胖子整個飛出,離地十幾米,重重的摔在地上,塵土四濺。

    “砰,砰”雙錘也緊跟落在地上了。

    “不好,你快逃吧。”

    瘦子大聲向周凡喊道,周凡根本沒有搭理瘦子,直接沖向瘦子。一

    “ ”

    一聲巨響,從周凡身後響起,他感覺到身後呼呼的風聲,他連忙回頭看了一下,胖子雙眼通紅,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他。

    胖子一拳就打向周凡的後背,周凡根本沒時間躲開,倉促轉身用拳頭抵擋。

    “砰”周凡被一拳打飛,飛向半空。胖子極為靈活沖向正在下落的周凡,沒有落地周凡就又被打飛了。

    “砰,砰……”周凡身體一直在半空中飛,根本落不下,踫不到地面,周凡一口鮮血噴出,撒在半空。

    “這下慘了,顧忌要死在這里了。”周凡心里想著。

    “告訴你快跑,你不听,這下慘了,想活下來就出手幫忙。”

    瘦子撤出神魂攻擊,轉而攻向胖子。胖子身體稍微停止了一下,周凡才順利著陸。胖子攻向瘦子,速度極快。

    “快點把你神魂放出,和我正壓他,不要傷了他。”

    “砰”

    瘦子也飛了起來,顯然他沒有周凡那麼耐打,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周凡立馬吞了顆丹藥,釋放神魂,鎮壓想胖子的神魂,和瘦子神魂聯合鎮壓胖子。

    “記住,你不能攻擊他的神魂,只能鎮壓。”

    胖子如同野獸一般,不停的亂沖亂撞,周凡和瘦子的身體不停的飛向在半空,兩個人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瘦子更慘一些,吐了好幾口鮮血。

    周凡嘗試和胖子對下拳,他用出全力,毫無意外他又一次飛起,胖子的速度和力量都在下降,周凡毫無意外再一次飛去起。

    “我們要撐多長時間才行,他這是怎麼了,有沒有其他辦法?”

    周凡斷斷續續的說到,瘦子搖了搖頭。

    “除了神魂方面,他沒有弱點,可我們不能傷害他的神魂,他的神魂已經經不起受傷了,只能等他這段時期過去,大概還有一柱香,這次加上你的神魂之力,應該會快些。”

    “一柱香?那胖子都那樣了,你還帶他搶劫,。”

    “誰知道你那麼變態,我們哥倆都差點栽在你手里,要不是我弟弟進入這種狀態,我們倆就都交代在你手里了,你快點吃恢復的丹藥,你馬上就能對抗他了。”

    “我丹藥都吃光了,沒有回復類的丹藥。”

    周凡大喊道,聲音傳得很遠,瘦子扔個周凡一顆丹藥。

    周凡想去接,但是沒有接住,胖子就到了他的身邊,他又不幸的被錘飛了。

    “我也剩下最後一顆了,那咱們只能繼續挨打了。”

    一柱香時間對兩人而言,很是漫長,很是痛苦。

    “撲通!”

    一聲響,胖子跌倒在地上直接昏死了過去,周凡和瘦子同時席地而坐,在地上療傷。

    “沙沙,沙沙。”

    很多人穿過草地的腳步聲,周凡抬頭一看都是熟人,翟虎帶著十個人走到周凡跟前,把他們三個人團團圍住。

    “毅嘉柒,好巧啊,你怎麼受傷了,你們就潭寨的人呢。”

    “原來是翟寨主啊,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毅嘉柒,明人不說暗話,我是來殺你的,為我弟弟報仇,你可以去死了。”

    翟虎在那里笑道,旁邊幾個土匪也嘻嘻哈哈的笑著。

    “毅嘉柒,你的計謀我們寨主早就識破了,只是留著你還有用,才讓你多活幾天。”

    “寨主,這個人還是交給我吧,我去替翟三寨主報仇吧。”

    “好吧,劉三你去吧,把頭砍下來就行了。”

    翟虎吩咐道,劉三右手拿著刀向周凡走了過來,一步一步,緩緩的想周凡走過去。給臨死周凡產生心理壓力,每個土匪都猙獰的笑著,劉三也是,每個土匪都十分享受這種氛圍。

    “撲通”

    劉三直接摔倒在地上,土匪立刻停止了笑容,四下張望,什麼人都沒有,周凡和瘦子都坐在地上一動不動,胖子也躺在原地沒有動。

    “劉彪,你去看看你弟弟怎麼回事,他怎麼就突然摔倒了呢。”

    翟虎手持一把黑色短刀戒備著四周,劉彪趕緊從人群中走出,去查看劉三。

    “撲通!”

    劉彪蹲下身子,直接栽倒在地上了。

    土匪都不由自主的往後推了幾步,小聲的議論著,全部警戒著四周。

    瘦子臉色更加蒼白了,周凡笑了笑。

    “怎麼了,翟寨主,你的人怎麼這麼差勁啊,你是不是虐待他們了。”

    “哈哈哈哈哈”周凡放肆的笑著。

    “剛才是你做的?你是怎麼做到的。”

    翟虎不敢相信的問,所有土匪都專注的盯著周凡。

    “我要有那種辦法,你們早就都死了,你還要不要報仇了,我可快恢復了哦。”

    周凡在旁邊誘惑道,翟虎在一旁沉默了一會兒。

    “大家一起上,劉家兩個兄弟就是他們殺的,咱們貿然逃跑也會死,不如拼死一博,也許還有生機。”

    “真的還有生機嗎?”

    周凡的冷冰冰的開口,,如同死神一樣冷漠,周凡話音剛落,“撲通”又一個土匪倒在地上了,“撲通”瘦子也倒在地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