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多丹鎮

    多丹鎮的北側兩座山體間的隘口建有四十多米高的城牆,外側牆體上的那些石縫填滿了白灰,整個外牆體也不是光滑表面,將近三百五十米的防御牆上修建有六十九道引導槽,這是專門為滾石準備的引導槽。

    這段城牆上安裝著將近二十家床弩。

    三百五十米寬的跨度上,單是箭樓就有十五座。

    很難想象北面的白林土著想要攻打多丹鎮,將會付出多大代價。

    以這段城牆為標準來評價其他城市的城牆,甦爾達克覺得就算貝納主城的城牆也不會比多丹鎮北面這段城牆更堅固。

    甦爾達克看到山體直插雲層,一根根沖天而起的石簇最短的都至少要有將近百米高。

    多丹鎮的局勢也並不像官方報告書上那麼樂觀,因為那份報告書上並沒有提到過白林魔獸森林平均每隔十年左右,就會爆發一次小規模的獸潮,據梅納德男爵說,多丹鎮史上一次最大規模的獸潮大概是在一百二十年前,當時狂暴凶猛的魔獸從北部魔獸森林里沖出來,幾乎一.夜間血洗威爾克斯城北部包括多丹鎮在內的三十幾個小鎮。

    當時貝納軍團依托威爾克斯城的城防,才勉強將獸潮擋下來。

    那次獸潮平息後,當時的紐曼公爵斥巨資在多丹鎮這里建造了一道牢不可摧的城牆,新的多丹鎮也是在老鎮原址上重新翻建的,此後這些年,雖然魔獸森林再沒有那麼大的獸潮,但是每隔十年左右,依然還爆發小股的獸潮。

    梅納德男爵留下最不好的一條消息,就是多丹鎮距離上次爆發獸潮的時間來計算已經過去了十一年,到目前為止魔獸森林里魔獸雖然有一些異動,但並沒發現大規模集結的跡象。

    這麼大一件事,蘭登軍團向貝納行省遞交的報告書上並沒有明確指出來,顯然是一些蘭登家族的權貴在里面做了些小動作,擔心家族私軍陷入白林位面北部魔獸森林的獸潮當中難以脫身,這次貝納行省眾議院派遣盧瑟軍團,大概也是想要借助貝納軍團的精銳部隊,抵擋這次獸潮。

    不過根據這百余年多丹鎮抵擋獸潮的數據來看,這道攔在白林位面佔領區最北端的城牆還是值得信賴的。

    就是在大戰前夕,需要甦爾達克盡可能的多做準備。

    甦爾達克站在城牆上,透過隘口山體將的狹長夾縫,可以看到位面北部魔獸森林的邊緣一角,他轉身又看了看城牆上的守衛,這些城牆守衛目前隸屬于多丹鎮城防大隊,這是一支由多丹鎮的鎮政廳直接掌控的武裝力量,平時城防事務都是由這支城防大隊負責。

    這些守衛身上穿著甲冑和武器,也都是軍部配發的制式武器。

    城防大隊的大隊長漢斯和幾位中隊長陪在甦爾達克身邊,向甦爾達克介紹這座城牆的防御力,打開城牆後的物資倉庫,看到里面塞滿了一捆捆用油布包裹好的巨型弩箭,成箱的火油、火鱗彈,以及城牆底下木架上成排直徑兩名打磨無比光滑的石球,甦爾達克就知道為了能守住的多丹鎮北的這道牆,包括威爾克斯城在內的高層們還是下了一番大力氣的。

    當甦爾達克站在城頭,對漢斯詢問前幾次獸潮是怎麼守下來的,已經參加過兩次獸潮之戰的漢斯大隊長立刻帶著甦爾達克來到牆垛旁邊,指著城牆位面那一道道如排水槽一樣暗溝說︰

    “以往我們守城的時候,那些魔獸攻上來,我們只需要從城牆上順著凹槽向下傾倒火油,在獸潮抵達前點燃火油,形成一道火牆,將大部分魔獸都擋在火牆外面,只要將火油準備充足,讓它能夠持續燃燒兩三個星期,獸潮便會自行退去。”

    沒想到多丹鎮的城防守軍還在城牆外布置火牆,听漢斯大隊長這樣一說,看起來這道火牆還是相當實用。

    甦爾達克點點頭,沿著城牆台階向下走。

    站在城牆內側的台階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整個多丹鎮,鎮上有只有兩處最顯眼的建築,其他的建築都顯得普普通通。

    將甦爾達克望向小鎮中心的一處二層建築,漢斯大隊長連忙介紹道︰“甦爾達克男爵大人,那是多丹鎮的鎮政廳,後面的花園和庭院是小鎮執政官馬爾科男爵的住所。”

    隨後他又指了指小鎮最繁華街區中央一座三層建築,說道︰“那里是我們小鎮最大的貿易商行,假如您有什麼需要,可以到那里去采購,商行里的商品非常齊全。”

    三層小樓樓頂修建了一座大型座鐘,商行外的街上還停滿了魔法篷車,讓貿易商行看起來格外熱鬧。

    “男爵大人,最近小鎮外面不太安全,臨近獸潮,有些強盜團在魔獸森林里混不下去,就跑到多丹鎮外打劫這里的商團和弱小的冒險團,不過他們通常躲在城牆以北的山嶺里,只要不跨過這道城牆就不會有危險,您的騎兵小隊在城北巡邏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那些強盜團。”漢斯跟在甦爾達克身後,走下城牆並說道。

    甦爾達克詫異地問道︰“這時候還有強盜團敢在城牆以北洗劫冒險團?他們就不擔心頃刻間就被獸潮吞沒了?”

    漢斯苦笑著解釋道︰“那些強盜團說是強盜團,還不是山區里的一些當地土著,還有一些熟悉這里的冒險團,他們平時也是在魔獸森林里狩獵魔獸,但當他們看到其他冒險團,也會搖身一變,成為實力強悍的強盜團,等到爆發獸潮的時候,人家還會大搖大擺的走進入多丹鎮。”

    像這種葷素不忌的冒險團,只要抓不住確鑿證據,就沒人能拿他們怎麼樣。

    這類冒險團也要比那些純粹的強盜團更加危險,因為他們冒險團成員的身份,可以為他們提供更多其他冒險團的信息,這種冒險團也是冒險工會一直重點打擊的對象。

    一直默默跟在一行人身後,幾乎要成了一個隱形人的維魯這時從後面走出來,對甦爾達克說︰“我出去查查,這種時候自然不能讓他們胡鬧,這時候得讓他們老實點,既然我們來了,總要向多丹鎮的人們傳遞一個信號……”

    說完,他也不等甦爾達克發表意見,轉身就朝著城牆上走去。

    “維魯!”甦爾達克從後面喊了一句。

    渾身纏著繃帶的維魯停下腳步,轉頭看著甦爾達克。

    甦爾達克朝他揮了揮手說︰“注意安全。”

    就在漢斯正奇怪這個渾身纏著繃帶背著長弓的弓手說要出城,怎麼反到登上城牆的時候,只見維魯從四十米高的城牆上縱身一躍,在漢斯瞠目結舌地目光中,身體瞬間消失不見。

    ……

    甦爾達克下午要拜訪多丹鎮的執政官馬爾科男爵,一行人沒有返回軍營駐地,而是直接選擇了小鎮里的一間餐館解決午餐,這間餐館只是一間普通的烤肉店。

    門口的侍者看到甦爾達克走進來,連忙殷切地開門,並將一行人安排到大廳角落的一排長桌上。

    希格娜藏在賽琳娜的身後,好奇地望著這間飄滿了烤肉香味和麥酒香味的餐館,看著餐館里的裝潢,她感覺有點眼花繚亂,那些舉著鍍銀托盤的侍者在大廳里穿梭,顯得極具觀賞性。

    牆壁上廉價油畫和門廳前面的花盆,吸引著她的目光,要不是賽琳娜一直拉著她的小手,她幾乎停下了腳步。

    事實上,尼卡的表現還比不上希格娜,她站在餐館門口的時候,就有些猶豫要跟著進去,還是要等在外面,薩彌拉看到尼卡站在門口躊躇不定,便在門口向他招了招手,示意她跟進來。

    尼卡低頭看了一眼露出腳趾的拖鞋,有些不敢向餐館里面邁步。

    基蘭鎮有類似的餐館,她也曾在餐館外面的街道上向里面窺視,只是當時被餐館里的侍者拿著棍子趕跑了。

    “進來啊,沒關系的,你現在的身份是甦爾達克男爵大人的扈從,他們可不敢阻攔你。”薩彌拉單手攬著尼卡的肩膀,將他摟進懷里,邊說邊走進餐館。

    餐館門口的侍者甚至主動給他們推開大門,那副謙卑的樣子讓尼卡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她的心髒‘通通通’的跳個不停,什麼也沒有做便走進了餐館。

    甦爾達克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小插曲,他一直在與安德魯討論騎兵營接下來的訓練計劃,既然多丹鎮這邊的獸潮將至,那麼騎兵營這邊的訓練計劃就要做出一些改變,至少訓練強度要提高一些,高強度的訓練就意味著巨大的體能消耗,這需要騎兵們伙食一定要提高一些。

    而且最近巡邏小隊到城北的邊界線附近巡邏,必須要有安德魯或薩彌拉、古力特姆帶隊才行。

    甦爾達克準備明天親自到城北的邊境線去巡查一下。

    這里餐館的菜品很單一,除了烤肉之外,其他的就只有一些時令蔬菜水果。

    多丹鎮的街上,幾名原住民孩子站在街上,隔著櫥窗看到尼卡坐在餐廳對末端的椅子上,吃力的切著一塊帶血牛肉,她不太會用餐刀,吃這麼一大塊牛肉有點費勁兒,肉塊將她的腮幫撐得鼓鼓的。

    那些原住民孩子壯著膽子趴在窗邊,看到尼卡將一大塊牛肉塞進嘴巴里,嘴角的口水就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餐館侍者看到臨街櫥窗被一群孩子圍住,擔心影響客人進餐,連忙從餐館里提著埽把跑出去,嚇得那幾個原住民孩子一哄而散。

    尼卡垂下眼楮,專注的切割著盤子里的美味烤肉,心情卻是無比復雜。

    這時候,她才明白原來外面的小鎮里的人並沒有改變,這個小鎮里的人也一樣看不起原住民,改變的……只有她自己。

    薩彌拉將帽兜掀開,露出清麗的精靈式容顏,只是那雙淡紅色雙眼卻又帶著藏匿不住的殺氣,目光落在侍者身上,會讓他們感覺胸口一痛,仿佛瞬間中了一箭……

    她最近接受維魯的指點,實力提升得有點快,隨之而來的副作用就是,有點抑制不住自己身上的氣息。

    平時帶著帽兜將臉遮住還不會覺得有什麼,只是進餐的時候需要掀開帽兜,那種淡紅色充滿了弒殺之氣的眼楮,就有些過分凌厲了一些。

    她吃了半條燻魚,便重新用帽兜遮住那張臉。

    大概是得知前來進餐的多丹鎮駐軍長官,餐館老板匆忙趕過來,不僅捧來了一瓶金隻果酒和一份甜點,還打算為甦爾達克一行人免去餐費,等到眾人吃過午餐,餐廳老板又滿臉堆笑地站在門口,將眾人送走。

    多丹鎮並不大,餐館離鎮政廳只有六七百米遠,甦爾達克帶著一行人走到鎮政廳大門口。

    賽琳娜摟著希格娜,對甦爾達克指了指小鎮對面的小廣場,說道︰“我帶她們在那邊等你……”

    甦爾達克點點頭,便和安德魯兩人邁步走進鎮政廳。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