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我是只貓3

    有些許細的灰塵落在陌子尚的臉上,陌子尚伸手去揉了揉,反而把臉弄的髒兮兮的,有幾分滑稽。

    顧念念看著,(ting)面無表(qing)的。

    “看我干什麼啊?擔心我掉下去死掉啊?”陌子尚嘿嘿一笑,多了幾分玩世不恭的味道,似乎現在正坐在椅子上跟別人笑。

    “我怕你不是病死的而是摔死的。”顧念念道,面無表(qing)的樣子有些冷。

    “這麼多還不是擔心我哈哈,放心吧!”陌子尚笑呵呵的道,他看著顧念念。

    顧念念也沒話,看著下面明明很困難的采藥還是裝一副輕松模樣的陌子桑

    (ji n)。

    “這些夠了嗎?”陌子尚有些困難的把自己剛才采到的藥都扔到上面來,顧念念看得見剛才那一塊地方已經禿了。

    “……差不多了,上來吧。”

    顧念念道,她瞥了一眼陌子尚,這藥每次每次顧念念其實用的不多,最多也就一株就讓別人覺得疼的死去活來,更別這一大捧了。

    “好 !”

    陌子尚沒心沒肺的笑著,顧念念心翼翼地把地上的淡黃花捧在手心里面,然後才把目光落在陌子尚(sh n)上。

    本來就是懸崖,又沒有什麼安全措施,下去容易上來難。

    顧念念就站在旁邊,並沒有打算伸出手幫他的意思。

    “嘿喲!”

    陌子尚動困難的拽著一根樹枝,爬了上面,(sh n)上難免沾了些灰塵,他抖了抖(sh n)上的灰塵,回頭望深不見底的懸崖看了一眼。

    “走吧。”顧念念道。

    “好。”

    陌子尚也不覺得無趣,跟在顧念念的(sh n)後,一邊彎腰去拿地上的劍,顧念念步伐放得(ting)慢的,卻見陌子尚還是沒跟來,倒是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嚎劍

    “哎喲……”

    顧念念不耐煩的往後一看,才看見陌子尚被樹根繳住了腳,正在拿劍暴躁的把樹根切斷。

    “爺我還治不了了你?給你割斷!還敢絆我!”

    陌子尚(ting)不服氣的一張臉,顧念念(ting)不耐煩的,分明直接解開就可以了。

    “幼稚。”顧念念道,皺了皺眉。

    “嘿,爺我混了這麼多年一向是有仇必報!今兒個我肯定把這個樹根切斷了!”陌子尚道,一股子狼崽子的狠意。

    顧念念輕呵一聲,扭頭就走。

    陌子尚站起來跟著,卻不想被半斷不斷的樹根絆了一跤。

    “哎喲!”

    听著(sh n)後傳來的獨屬于陌子尚的哀嚎聲,顧念念煩躁的加快了速度。

    陌子尚急忙抓起霖上的劍,跟在顧念念的(sh n)後,一邊不著調的著︰“你走那麼快干嘛!?我腿受傷了啊,蒼生道長!”

    “蒼生道長!∼”

    陌子尚著著,還撒起(ji o)來,語氣中總帶著幾分(ji o)嗔的意味,听的顧念念雞皮疙瘩起來了,反倒是走的更加快了。

    “蒼生道長!你怎麼還走的越來越快啊!”陌子尚道,一邊大聲的嚎著,一邊道。

    “閉嘴!”顧念念一向清淨慣了,討厭(sh n)邊的吵雜。

    “好好好,我不了,你能別走那麼快嗎?算我求你了!”陌子尚聲音屬于帝王音,撒起(ji o)來確實有些違和。

    顧念念甚至把腳步放到了最快。

    “蒼生道長!”

    顧念念停下腳步,轉過頭皺著眉,道︰“再不閉嘴我把你扔到懸崖下面喂老虎!”

    陌子尚不敢道,委屈巴巴地看著前面的顧念念,然後一瘸一拐地跟上去。

    -

    回了院子。

    窮年乖乖的在後院里面劈柴。

    顧念念心的從一邊拿出一個簸箕,把懷里面保護的很好的淡黃花放進去。

    “哎喲……”

    陌子尚的腳踝已經高高的腫起來了,顧念念也沒管他,先是在廚房里面用盆子接了一盆子冷水。

    “蒼生道長,給我看看呀。”陌子尚道,委屈巴巴的坐在椅子上,撩開自己的衣袍,三下五下就把自己的腳踝露了出來。

    陌子尚瞧著顧念念,顧念念著才走到自己的面前,她看了一眼腳踝。

    已經腫的老高了,但是顧念念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她轉去廂房拿了一個醫藥箱出來。

    “放上來。”顧念念道,把藥箱放在了桌子上,目光放在自己(sh n)側的一個椅子上面。

    “哦……”陌子尚慢吞吞的抬著自己的腿,放在了椅子上。

    顧念念呼了口氣,把藥箱打開,從里面掏出了幾個瓶瓶罐罐。

    “疼就給我憋住了,叫出聲我讓你更疼,懂?”顧念念照例著,拽著手中的瓶子輕輕一笑。

    陌子尚被嚇得不輕,在江湖這麼多年,對于顧念念的手段還是有幾分了解的。

    這冰美人下手可重了。

    “嗷……”陌子尚不(jin)顫抖了一下,隨後抿緊了唇,生怕自己泄出一個“疼”字。

    “嘶……”

    陌子尚盡量的不想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感受到顧念念的手段之後,卻生生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顧念念輕輕勾起了唇。

    嘖嘖。

    後院的窮年敏銳的感覺到了陌子尚的聲音,默默的輕微顫抖了起來。

    嘖嘖,到底是什麼膽兒啊,敢讓師父醫治,如果不是什麼絕癥的話,這人也忒大膽了些。

    “嘶……疼疼疼!”陌子尚終歸是發生了慘叫聲。

    “閉嘴!”

    顧念念手下一重,恨不得把人整個腳剁下來。

    “嘶……我求你了,輕點輕點,我不要命的啊。”陌子尚嗷著,慘兮兮的道。

    陌子尚盯著顧念念,卻沒放輕手上的動。

    看著顧念念面無表(qing),陌子尚頓住了目光。

    冰美人是真的美。

    “好了。”顧念念神色淡然地收回了手,順勢收拾好了藥箱。

    “嘖嘖嘖,最毒婦人心啊。”陌子尚道,看著自己收拾好的腳踝,咂咂舌。

    “……再多一句我今兒個把你毒死在這兒。”

    看著顧念念轉頭就離開的步伐,陌子尚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

    午時。

    窮年這孩子受懲罰是第一名,這劈柴劈的爐火純青。

    剛到午時,窮年就已經把柴劈的差不多了。

    “師父!師父!”窮年吆喝著,笑嘻嘻的吼著︰“我劈完啦!”

    “嗯。”顧念念點點頭,看了一眼擺放的整整齊齊的柴。

    “去做飯。”顧念念瞥了一眼愣在原地的陌子桑

    陌子尚︰“……哦。”

    綿羊撩了他就跑,下可沒有這樣的好事兒。

    “陸……陸晟你放開我。”顧長安看見陸晟就腿軟,他可不想再提及幾個月前的痛苦經歷。

    “放?我告訴你顧長安,這輩子我都不會放開你!”

    陸晟捏著顧長安衣領的動愈發的重,眼底一片猩紅的執念和瘋狂。

    近距離的看著這樣的陸晟,顧長安當時害怕極了。

    陸晟看著顧長安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所有物,顧長安的眼淚便這麼掉落了下來。

    “嗚嗚嗚……陸晟你欺負我!”顧長安從(ji o)生慣養,哪里被人這樣看過。

    男饒氣勢強大,惡狠狠的樣子讓顧長安瞬間嚇哭。

    生存模式就是這樣,晚上的溫度會極速下降,人們沒有足夠的柴火就不能維持(sh n)體的溫度。

    “等著。”陌子尚道,在面前那張傾盆大口中打下了一顆散彈槍子彈。

    “嗷嗚——”那頭“狼”吃了顆威力巨大的子彈,一聲淒厲的慘叫,激發了陌子尚體內的戰勝(yu)。

    陌子尚拽著那只如同狼的野獸頭皮,掏出自己撿到的大砍刀一把把它的皮毛撕了下來。

    白色的上衣瞬間就被血侵染了,陌子尚面不改色的把手中的皮毛扔到了火堆上面。

    不時火堆里面就傳來了一陣(rou)香。

    “你這是再找吃的嗎?”顧念念幾乎都要流口水了,看著陌子尚問道。

    “千萬別吃,越香的東西越有毒,我只是把皮毛撕下來給你們取暖。”陌子尚道,那頭野獸的皮毛被撕扯了下來,整個(sh n)上只剩下了(rou)(sh n),被它(sh n)後的那群野獸撕扯的七零八落,甚至最後只剩下一些骨頭。

    “嗷嗚!”

    往上的野獸越來越多,陌子尚一槍一個。

    “你們誰還有散彈槍子彈?給我一些。”陌子尚道,s686的後坐力(ting)大的,震的他手麻。

    顧念念走在前面,似乎是煩了,顧念念連刀都沒抬起來,慢吞吞的和軍師走在前面。

    軍師輕輕問了一句顧念念︰“顧姐,您這膽子非常人所有啊!”

    顧念念沒做回答,看了一眼軍師。

    “這個溫姐從跟在先生的(sh n)邊,從時候開始就是這般哭哭啼啼的模樣,我們先生還願意慣著她,到現在……嘖!”

    軍師並沒有把話完,顧念念也並沒接下話把,只是慢吞吞的繼續往深處走。

    他們走了這麼久,也不過是把這林子摸了個皮毛。

    “子森…”

    陌子尚走在顧念念的(sh n)後,耳邊全都是溫庭遙的哭聲,心煩得很。

    溫庭遙輕輕開口,整個人幾乎就貼在了陌子尚的(sh n)上,死死抱著他的胳膊不放。

    “子尚我走累了,你背我好不好?”溫庭遙問道,語氣撒(ji o)。

    陌子尚沒回應,皺著眉繼續往前走,溫庭遙以為是對方沒听見,跟在陌子尚(sh n)邊繼續道。

    陌子尚還是沒理她。

    這個時候溫庭遙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讓陌子尚覺得煩了。

    “子尚,你是不是覺得我煩了?”

    耳根子好不容易清淨了,陌子尚就听見了溫庭遙的問話,道︰“你別這樣。”

    “陌子尚,你我青梅竹馬多年,如今卻覺得我煩了?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溫庭遙問道,剛剛才干聊眼淚珠子又要砸落下來。

    “你能不能每不要哭哭啼啼的,我听著心煩,還有,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可能,我只是把你當做我的妹妹。”

    听著陌子尚萬萬沒想到的話,溫庭遙傷心(yu)絕︰“我要去找異獸!證明給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無能!”

    溫庭遙完就跑了。

    顧念念瞥了一眼溫庭遙鑽進草叢中之後便再找不到了,顧念念心想著這是個好辦法,可以讓陌子尚和溫庭遙在一起了。

    “這林子凶險萬分,溫姐孤(sh n)一人又手無寸鐵的,我們跟上去吧。”

    顧念念提議道,轉過頭看陌子桑

    陌子尚抿唇,點零頭,若是溫庭遙在這里遇害了,自己也沒發回去交代。

    “啊!”

    屬于溫庭遙獨特的聲音發出了尖叫,就在不遠處,那尖利刺耳的尖叫顧念念都覺得自己耳朵要被震壞了。

    “別過來!別過來啊啊!”

    溫庭遙驚叫著,她穿的是中跟皮鞋,走起路來不方便,剛才鞋卡在了樹根當中,溫庭遙不可能走路不穿鞋,蹲在地上開始了拔鞋,試圖把鞋跟從樹根里面拽出來。

    溫庭遙這邊還沒拽出來呢,就听到了正前面傳來了腳步聲,並不像是饒,溫庭遙一抬頭就看見一條狼整走向自己。

    那頭狼威武凶猛,看上去並不好對付更別自己手里連把槍都沒櫻

    “嗷嗚!”

    溫庭遙閉上眼楮驚叫,想要用這樣的方式讓那頭異獸距離自己遠一點,可是卻听見了異獸傳出了一道淒慘的叫聲,直沖雲霄。

    溫庭遙把眼楮迷城一條縫兒,才發現原來那頭狼已經跑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溫姐,您沒事吧?”軍師帶著人走到溫庭遙面前,心翼翼的問坐在地上,一(sh n)狼狽的溫庭遙。

    溫庭遙特別傲慢的別開了腦袋,道︰“若是陌子尚不親自過來跟我道歉,我是不會和你們一起的。”

    “先生那邊現在正忙著對付異獸呢。”軍師道,有些為難。

    溫庭遙沒話也沒做出退讓。

    -

    “你們讓開些!”顧念念的聲音傳來,她從一個草墩里面竄出來。

    “嗷嗚!”

    一聲嚎叫傳過來,溫庭遙仰起頭看著逐漸走進這邊的異獸,害怕的歇斯底里的把手邊上的軍師推了出去。

    “你們去給我攔住它!不準靠過來啊!給我死啊!”溫庭遙一邊歇斯底里,一邊趁著自己(sh n)邊的人不注意把他們推到異獸的腳邊。

    異獸一垂頭就看到了軍師在自己腳邊,正是異獸的暴躁之時,它哪里管腳下的認識什麼感受,一腳踩在了軍師的(xiong)躺上面。

    趴在軍師旁邊的地上的幾個嘍 錐攪死 嵌狹訓納簦 婧罌醋啪Ψ置骰姑揮蟹從 淳鴕丫 諞縵恃 觥br />
    顧念念喘了口氣,看了一眼已經變成尸體的軍師,雖然他有時候的話讓自己覺得不舒服,但是這個饒確是(ting)不錯的。

    “你們這群廢物!快攔住啊!!”

    溫庭遙雙腿癱軟無力的坐在樹根上,她歇斯底里的叫剛才被自己推出去的隨從們。

    隨從們哪里還姑上溫庭遙,急匆匆的跑了。

    “你看什麼!給我殺了它啊!你這個卑(ji n)的下等人!”

    溫庭遙把目光放在遠處的顧念念(sh n)上,顧念念和異獸對站著。

    “溫姐,請你注意你的言辭!”

    顧念念皺著眉道,她十四等人沒錯,但是她是整個繁國的佣兵之王,就是一區的人見了她也要禮讓三分。

    “啊啊啊!廢話干什麼!殺了它!殺了它!”溫庭遙瘋瘋癲癲的叫著,不斷重復這一句話。

    顧念念別開了目光,看著面前已經暴走的異獸。

    異獸的脖頸正在滴下鮮血,是因為顧念念剛好听到這邊傳來了溫庭遙的尖叫聲,趕過來的時候異獸已經要打算動手了,于是才把匕首狠狠刺入異獸的脖子。

    顧念念抬起彎刀,和異獸廝殺著。

    “嗷!”

    現在還在林子外圍,遇見的異獸攻擊力不強,只是看著凶猛罷了。

    異獸穿出來的聲音一聲比一聲慘,直到最後渾(sh n)是贍倒在了自己的血泊鄭

    “殺了它!沒想到你這下等人還真有點厲害!”

    溫庭遙看著顧念念,道,雖然不承認,但是顧念念的確實在眼皮子底下把那頭異獸弄死的。

    陌子尚尋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異獸倒在地上,顧念念正走到它的脖頸前在找什麼東西。

    “子尚!子尚你看我殺死了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