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老伙計們

    完全不知道坑了斯德的柳正抱著毯子在系統里給秦明發了一封郵件,便疲憊的出了系統,抱著被子在床上滾了一圈才美滋滋的睡了。

    第二天柳來到看診的大棚略晚點,正巧和剛來的扁老他們踫到。

    此時大棚外的病人也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眼望去只有三四十個獸人,偶爾還有的眼熟,放眼就知道是來復診的。

    于是巫師和巫醫們相互寒暄,都美滋滋的相互問好,這才神清氣爽的進了自己的大棚。

    扁老是和柳一起走的,看見她的醫棚外排隊的人數,竟然比他們這幾個老家伙還要多,贊許道︰“不錯,不錯,這幾天我們幾個家伙看了你開的單子,很不錯。”

    “您把我寫的脈案都給他們看了”柳很是詫異。

    扁老點頭,“這一次來外面看病的巫師和巫醫差不多都是聯盟出的,偶爾也有其他藥攤的巫醫,但是不多只有一兩個,只有我們七聖藥攤出了三個,其中還有一位雌性巫醫,專門來看雌性病人,這不心里大大少少會有點不舒服,你年紀又小,他們難免疑惑不舒服,你那記錄的脈案給他們看看,正好能打消他們疑惑。”

    柳癟癟嘴,“他們看懂嗎?”

    扁老巫醫笑罵,點點她的額頭,“你可不要小瞧他們。”

    柳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一溜煙的跑了。

    扁老無奈的搖搖頭,慢慢悠悠的走到自己的大棚。

    柳的脈案寫了厚厚的兩本,趁著自己下午的時間,便把自己的脈案給扁老巫師送去,讓他有空查漏補缺一下,畢竟自己對有些病癥還是沒有年老的扁老經驗多。

    現在她能得到年老的巫師和巫醫的夸獎,柳很是高興,心里比吃了蜜還高興。

    生病的獸人散了不少,幾個老家伙樂呵呵的,不僅是看病的巫師和巫醫輕松了,後頭管著藥草棚的阿克群也松快不少,湊到一起閑聊。

    阿克群終于有時間可以到柳的大棚串串門了。

    柳現在把脈的速度非常快,三十多個病人,還有一半復診扎針的患者,柳用了差不多四個小時的時間。

    把其他的獸人都看完了,柳就慢悠悠的拉著南屋和老雌性等獸人扎針。

    等把她們都解決了,柳就無事可干,美滋滋的拉著阿克曼去隔壁的棚子串門。

    一去就看見扁老身邊有個胡子發白的老獸人,柳看了一眼,道︰“接錯位了。”

    扁老點頭,“斷了有個三季年了。”

    跛腿的獸人也是猶豫很久才決定來的,他自己也沒抱多大的希望,見面前的兩個年老的巫師皺眉,就知道希望不打。

    這可是第二位斷腿的首呢,柳實在是抵不住誘惑,默默的伸出了自己的爪子,被摸的獸人頓時老臉一紅。

    柳渾不在意,摸在斷骨處上三尺,道︰“要接好那可得重新打斷吧?”

    扁老︰“嗯,時間太長了,不好打斷啊!”

    柳︰“只有一小截,要是不接好,他還年輕倒是可惜了。”

    扁老點頭,嘆息道︰“沒辦法,我倒是想給他接好,但可惜這不是我擅長的領域,要是燕巫師在就好,這是他最擅長的,听說他身邊有個藥童,手特別準,一棒子下去,你讓他斷裂,絕不會骨斷。”

    “燕巫師肯幫忙嗎?”

    扁老不確定,想了想道︰“要是早上們自然是會幫的,就是這錢”

    柳看向患者。

    瘸腿的獸人立馬把腿放下,“我我我不治了,不治了”

    柳還沒有上手,接過這樣的病人,看見他這個樣子,還是想上手治一治的,因此非常輕柔的安撫病人道︰“你別怕,我們都是專業的,看在我們的面子上或許他能少點兒錢,不然我們幫你交也可以呀。”

    瘸腿的獸人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死活不答應,拼命的甩開了他在他胳膊上的手,就要走。

    別說治病了,現在能吃飽就不錯了,他現在能活多久算多久,哪有多余的錢去看腿?

    扁老看了他一眼,便起身給他開了一包藥,拉住柳的胳膊,“算了,你竟然無意重新的把你這條腿治好了,我們也不勉強,畢竟這是你自己的身體,我們尊重你的想法,那我先給你開兩服藥,你就全當補一補身體吧。。”

    他們只是治病救人的,並不能強迫,又不是獸神人,管那麼多干嘛?

    這個世界上可憐的獸人這麼多,要是管他們也管不來呀。

    瘸腿的這個獸人都是很沒想到能有這樣的驚喜,連連感謝,拿了藥方之後一瘸一拐的跑了。

    外面的冷風透過瘸腿獸人掀起獸皮門簾一吹,柳不經感覺到有點冷,攏了攏衣服搓了搓胳膊,道︰“他為什麼不想,我都說了,我們可以幫出錢幫他的。”

    “他又不傻,你為什麼平白要幫他,而且就算是把這個病錢先放一放,他這一次傷筋動骨,寒度馬上來臨,起碼得躺三四個月吧,那你想想他這三四個月沒有食物,身上還有傷口,他可怎麼活?而且他還是流浪獸人,他能躺得起嗎?他有地方躺嗎?”

    柳愣了一下,沉默的說不出話來。

    “而且不管你現在打的什麼樣的決定,就算打斷了他的腿,讓他重新接好,那你能保證他一定能夠正常的走路嗎?”扁老道︰“我們只是治病救人的巫師而已,而不論他們得了什麼樣的病,不管是什麼樣的傷勢,不管是什麼時候說的都是能治,但不一定能全部治好,我們只能告訴他,我們能治,得不到完完全全地就保證,當然也不會冒險,他又不是傻子,何苦要重新受苦”

    扁老看著柳一直撅著嘴,看著她道“阿柳,你可要記住,以後不管遇到什麼樣的獸人,哪怕對方只是擦破了一點皮,你也不能說一定能治好,你只是一個巫醫,不是獸神。”

    柳沉默的低下頭,應下。

    扁老這才滿意的往外面看了一眼,“我這邊下午來看病的獸人可能就多了,你先跟我出去,趁著現在還有時間,我帶你到處溜溜,多認識幾位老家伙,他們的天賦技能可比我強多了,到時候你也可以好好的跟他們學習學習。”

    瞬間,柳又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好啊,好啊。”

    她現在正愁沒有學習的對象呢,雖然系統里有秦明老師在教的,但還是沒有這些老一輩有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