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名動京城

    第四百一十二章 名動京城

    “鐵兄,你怎麼樣?”

    高玄把癱坐地上鐵原扶起來,關切的問了一句。

    鐵原樣子看起來也有點慘,滿臉滿身的血跡,因為天氣太冷了,血都凍凝成一條條一片片。

    鐵原那原本紫紅色忠厚大臉,這會已經一片鐵青,也不知是凍的還是失血太多。

    “我死不了。”

    鐵原有些著急的問道︰“兄弟,我師叔?”

    高玄一笑︰“咱們是好朋友,看在鐵兄的面子上,我也不會下毒手。你師叔傷的和你差不多,沒事的。”

    陳四平是山字門強者,殺了陳四平會有許多許多麻煩。高玄雖然不怕,卻也不想在這方面浪費精力。

    另一方面,殺了陳四平並沒任何好處。連東岳槍都不能拿走。重傷陳四平,省了麻煩,還能順手賣鐵原一個人情,才是最優選擇。

    當然,鐵原主動阻攔陳四平,這也是高玄手下留情的重要原因。

    “那就好、那就好。”

    鐵原雖然很不待見陳四平,甚至有點厭惡此人蠻橫。但是,陳四平是山字門的武道宗師,是他師叔,如果就這麼被高玄打死了麻煩就大了。

    只要人沒死,什麼事情都好說。

    鐵原也松了口氣,他感動的說︰“真是好兄弟。”

    他說到這里又嘆了口氣,“你都是武道宗師了,叫你兄弟是我高攀了。”

    “我們交朋友講的是性情相投,講的品德性格,和其他沒關系。”

    高玄把鐵原扶起來︰“我初來京城,粗鄙無知,萬兄和鐵兄都願意把我朋友,這份看重我一直牢記。今次鐵兄更是為了我和師長動手,這份情誼更讓我感動……”

    “慚愧慚愧,沒能幫上忙反而添亂了……”

    話是這麼說,鐵原還是露出得意之色。為了朋友和師長對峙甚至動手,他這份義氣可是沒人能挑的出毛病。

    客棧大堂已經被拆掉大半,屋頂隨時可能塌落,早就有一群人過來幫忙,把里面傷員都抬出來。

    高玄扶著鐵原去了自己房間,葉錦秀和葉明霞也一起過來。兩人幫著倒了熱水,拿了熱毛巾,鐵原不太好意思,自己急忙接過來擦了擦臉。

    收拾了一下,鐵原感覺好多了。他就是血吐了不少,內髒並沒有受重傷。短暫休息過後,人很快就恢復了兩分精神。

    鐵原還很關心陳四平,又問了陳四平的情況,葉明霞說陳四平已經獨自離開了。

    陳四平其實傷的更嚴重一些,但他是武道宗師,生命力極其頑強。哪怕髒器破裂也死不了。

    鐵原傷的不輕,高玄又有客人在,他也不好意思多留。

    高玄看鐵原這種狀況,又有葉明霞在,不方便親自送他。只能叫來個伙計,雇了一輛大車把鐵原送回山字門總堂。

    等鐵原走後,葉明霞這才有時間和高玄說話。

    這一次,葉明霞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

    世界就是這麼現實。葉明霞作為無生道神女,更知道武道宗師的強大。

    天下雖大,武道宗師能有多少?何況,高玄可是擊敗了東岳槍陳四平,自身又毫發無傷。

    陳四平這人狂傲,幾乎沒有朋友。但他實力卻是公認的。京城眾多武道宗師中,陳四平至少能排進前十。

    去掉幾個武聖,把陳四平排進天下前十都沒多少問題。

    就是這樣一個強大武道宗師,剛剛被二十歲出頭的高玄擊敗。可想而知,高玄是何樣等級的人物

    。

    這樣的人物,就是無生道教主都要鄭重其事的接待。她區區一個神女,如何敢在高玄面前擺架子。

    葉明霞都有點後悔,剛見面的時候她表現的太自大失禮,只怕在高玄心里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好在有葉錦秀的關系,這些還能補救。

    有佷女在一旁,葉明霞也不好表現的太諂媚。只能盡量表現的熱情一點。

    “你是武道宗師,殺風正淳不過是小事。風字門門主風揚性格謙和,比較講道理。這件事我們佔著道理,風揚不可能為了一個內門弟子找你尋仇。”

    葉明霞雖然在無生道沒什麼權勢,地位卻不低。她整天待在總壇,總能听到各方的消息。

    對于六道八門的情況,也是非常了解。

    葉明霞分析了風字門情況,她又說︰“剛才我看大堂里就有風門的弟子。很可能就是為了風正淳的事情而來。他們都不敢說話,其實就表明了態度……”

    這葉明霞提起的風正元還沒走,他看到陳四平、鐵原先後離開。這兩人都是山字門高手,他可不敢有什麼想法。

    等高玄也帶著人回了房間,風正元和兩個朋友找到萬管家。這家比較倒霉,臉被摔破了。幸好還有點武功,並沒有摔斷骨頭。

    高玄和陳四平兩位武道宗師動手,只是陳四平的武道神意已經把眾人感官全部壓制。萬管家就知道高玄和陳四平動了手,後續什麼情況就一無所知。

    萬管家是聰明人,一看風正元臉色極其難看,他心里就有點虛。這次告密好像是弄巧成拙了。

    他就有點不想跟風正元走了,他遲疑著說︰“風大俠,我胳膊傷了不能騎馬,你們先走吧。”

    “沒事,我們帶著你。”

    風正元淡然說︰“我們一路來的,怎麼也要把你一起帶回去。”

    萬管家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馬。

    東大營距離京城還有三十多里路,這大冬天的道路上大半都是來往商隊馬車。

    只是走著走著,風正元三人就帶著馬上了一條小路。眼看著前面一片黑壓壓松林,萬管家就害怕了。

    萬管家說︰“風大俠,我們走錯路了。”

    “沒錯,這是送你去黃泉的路。”風正元冷然說。

    萬管家嚇壞了,他小眼楮亂轉想哭又哭不出來,“風大俠,風大俠,我也是好心好意,我不知道高玄那麼厲害……”

    “我謝謝你的好心好意。”

    風正元冷笑一聲,一把抓起萬掌櫃領子把他提到眼前︰“你差點害死我,你知道麼!你個蠢貨!”

    萬管家驚駭欲絕,他剛想大叫求饒,風正元一掌就拍在他腦袋上。萬管家油滑老臉頓時被拍扁了。

    風正元隨手把個萬管家往樹林里雪坑一扔。這里雖是京城,可山林間卻有不少野獸。這具尸體很快就會被啃的只剩下骨頭架子。

    至于萬福號的人,也沒膽子為了一個掌櫃找他的麻煩。

    風正元三人策馬遠去,萬管家的馬也被帶走了。這年頭馬很值錢,不能浪費。

    過了沒一會,兩個從山上下來的獵人從旁邊路過,一眼就看到萬掌櫃尸體。

    兩人先是嚇了一跳,左右一看沒發現人,兩人這才壯著膽子過去。

    萬掌櫃穿的棉袍皮帽等的上等貨。兩個獵人一看眼楮就紅了。他們毫不猶豫把衣服都扒掉,他們甚至在衣服里找到了裝錢的皮兜。

    這一下兩個人更激動了,為了怕被人

    發現,兩獵人又把尸體抬到樹林更深處。為了吸引野獸過來,他們甚至還給尸體放了血……

    一輩子耍聰明的萬掌櫃,就這麼光溜溜躺在雪地深處,最後成為野獸的食物。最終變成無人辨認的枯骨。

    沒人在意萬掌櫃這個小人物,哪怕是萬難,听到萬掌櫃失蹤的消息也只是點點頭,一句話都沒說。他覺得這樣更好,省了他的麻煩。

    隨著高玄戰敗陳四平的消息傳開,高玄在京城的名聲越來越響亮。很多人都對這位年輕的武道宗師特別好奇。

    風字門、山字門這樣大宗門,都在秘密調查高玄的來歷。

    其他各方人,也都在想辦法結交高玄。

    萬難作為高玄的老朋友,最近都跟著水漲船高。包括水字門的高層,也找了萬難詢問高玄的情況。

    二十出頭的武道宗師,這非常的嚇人。何況,高玄還擊敗了陳四平,這就更嚇人了。

    如此年輕又沒有宗門的武道宗師,也成了眾人眼中的香餑餑。只要能把高玄拉攏過來,宗門立即多一位前途無量的武道宗師。

    以高玄展現出的天賦,他以後能成就武聖都不奇怪。

    現在各大宗門沒有急著接觸高玄,主要是怕高玄來歷有問題。

    一個野路子出身的武道宗師,說起來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銅城位于西南,距離京城有幾千里之遙。想要打听到可靠的消息需要一段時間。

    所以,這段時間各大宗門都沒急著和高玄接觸。

    鐵原受了傷,萬難可有了機會。只要高玄來歷沒問題,這位就有無限潛力。

    不管高玄以後加入哪個組織或者宗門,和他成為好朋友總沒錯。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高玄是別國派來的奸細,他又能有多少損失。

    萬難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低。外國奸細絕不會如此高調。而且這麼有前途的武道宗師,怎麼可能送出去當奸細!

    今晚,萬難在金勝樓訂好了包廂宴請高玄。

    這一次,萬難來到大門口迎接了高玄。高玄可是武道宗師,哪怕雙方是朋友,該有的姿態還是要擺出來。

    當然,萬難不會表現的太謙卑。謙卑就做不了朋友了。他把握尺度非常好,熱情大方,極其親近,卻不至于沒有距離。

    “高兄,我這次特意請來一個客人。他也是久聞你的大名。”

    萬難領著高玄和葉錦秀向里面走,他一面介紹︰“這位叫甦策,是天兵府的橫練高手。你們都是練橫練的,正好可以多交流交流……”

    為了請這位甦策,萬難也是費了一些心思。這位甦策雖然不是武道宗師,可十三太保橫練法卻練的異常高明。

    來到包廂門口,甦策已經站在門口等著了。高玄可是武道宗師,甦策也不敢托大。

    甦策比高玄要矮半尺,濃眉闊口,古銅膚色,體型顯得異常精壯。尤其是一對眼楮熠熠生光,極其有神。

    甦策率先拱手施禮,高玄客氣還禮。

    萬難能言善道,非常會調節氣氛。高玄也比較善談。甦策話不多,但頗有見識。對高玄也很客氣尊重。

    幾杯酒下去,酒桌上氣氛很快融洽起來。

    “要說天兵府有三大絕學,第一是天兵三十六策,第二是刑天劍,第三就是十三太保橫練法。”

    甦策說︰“天兵府白虎堂內,就有十三太保不壞金身。高先生若有機會能見此金身,就知道十三太保橫練法是何等的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