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你漲價了還被夸良心

    周瀟忍痛首先把20的利潤給砍了,以成本價將共生菌出售,以此降低患者的治療成本。

    周瀟看著彭宇飛,也希望彭宇飛表個態,表態了才有合作的可能。

    “公司不賺錢了”彭宇飛有些為難,如果醫院不賺錢,純粹的為患者幫忙,這不太現實吧

    彭宇飛本來就是從醫生的位置走到院長,他看了很多的生離死別。

    醫院死人,這太正常不過了。

    除非很特殊的情況,不然醫院也從來不會因為患者沒錢就給患者減免費用。

    這不是冷血,而是規矩,不然規矩亂套了,以後就不好辦了。

    而且彭宇飛和太多的醫藥公司接觸過。

    不少醫藥公司賣的藥都是救命藥,這些醫藥公司從來不會因為可憐患者沒錢就降低藥品的售價,反倒是越救命的賣得越貴。

    彭宇飛就知道一些醫藥公司,藥品的利潤是成本的幾百倍甚至上千倍。這些公司的醫藥代表瘋狂的公關,瘋狂的用金錢誘惑醫院的相關負責人,為的就是把藥打進醫院。

    只要藥品進了醫院,之前付出的代價都可以輕輕松松拿回來薅患者的羊毛,割患者的韭菜。

    所以周瀟的操作讓彭宇飛看不懂,彭宇飛認為這麼牛掰的產品如此救命的產品就算患者再負擔不起,治療費用在20萬左右也是便宜的了。

    不少醫藥商會認為,患者負擔不起是患者的事,關自己什麼事患者負擔不起自己知道想辦法,未必找醫藥商埋單

    只是周瀟考量的因素和彭宇飛考量的因素不一樣。

    彭宇飛考量的是讓江城醫院擁有更豐厚的利潤和名聲,成為名副其實的三甲醫院。

    除了在華熙接觸了那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塵肺病人,周瀟心里有種負擔外,周瀟考慮的是盡快增加共生蛋白的壟斷值,趕緊完成任務。

    生物醫學類科技實在是太坑了。

    費錢不說還麻煩。

    沒多少利潤的東西,還要花費大量的金錢去建設實驗室、去招納人才,去一個個實驗的完成才有成果,賺錢周期非常長。

    不像游戲公司,一個好的創意,一個優秀的團隊,加班多敲代碼就等著賺錢了。

    這就是為什麼不少夏國企業願意做網絡、做游戲、做金融也不願意做實體做科研的原因不賺錢還麻煩。

    “誰說公司不賺錢。”周瀟要維持起源科技的運行怎麼可能不賺錢,“我剛剛想好了,起源科技將成立綠源互助基金。”

    “綠源互助基金”彭宇飛疑惑道“用于救治無法承擔醫療費用的患者嗎,資金來源于哪里”

    “資金來源于安漾面膜和綠洲植發中心,即日安漾面膜的售價上調30,菌落植發原材料出售價格上調20,多的這部分錢全部存在綠源互助基金,這部分費用將用于治療家庭條件的確困難的肺部重癥患者。”

    周瀟開玩笑說道“這叫奢侈品稅,美貌和頭發都是奢侈品。”

    “我還有個設想。綠源互助基金也歡迎有錢人資助,凡事資助三十萬以上的,未來他得了肺部重癥疾病,起源科技將會優先為其治療。”

    周瀟還說道“不管是安漾面膜、微生物植發技術還是共生蛋白,我到時希望能夠盡快打開國外市場,薅帝國主義的羊毛。”

    王玉蘭和陳浩站在周瀟身邊,听著周瀟這樣說,心中的感情非常復雜。

    這家公司不賺錢了嗎

    起源科技不賺錢了嗎

    不賺錢的公司不是好公司。

    只是有些錢,起源科技不樂意賺。

    從富人身上掏幾萬塊容易,從社會底層勞動人民身上拿一塊錢都難。

    周瀟這種設定其實就是調劑社會資源,讓大家有病都能治,也讓公司能夠保證盈利和科研能力。

    周瀟都這樣說了,彭宇飛也表態說道“未來的呼吸內科治療中心治療費用,除了保證中心的正常運轉以外,不會收取其他費用。”

    這個生意非常劃算

    因為醫院的名氣是金錢買不來的。

    現在和起源科技處好關系,未來還怕沒有賺錢的機會

    公立醫院和私立醫院的想法還有很多不同。

    在公立醫院,賺錢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醫院的社會影響力和名聲地位。

    周瀟和彭宇飛握手,雙方非常開心的達成了合作。

    周瀟說道“成立呼吸內科治療中心這樣的待遇,我可是沒有給華熙,而是給了家鄉的醫院。”

    彭宇飛的年紀被周瀟大了兩輪,但兩人在一起時也經常開玩笑。

    “周總就放心吧江城人民醫院不會給起源科技丟臉。”

    起源科技的行動非常迅速,一周之內拿到了基金的牌照勿較真,綠源互助基金正式成立。

    起源科技也正式對百吉草方面以及各大醫院公布了面膜和植發原材料漲價的消息。

    起源科技說明白了漲價後多余的利潤將存入綠源互助基金,用于救助貧困的患者,也明確告知了目前共生蛋白的生產成本很高,救治成本也高。

    迪歐、雅詩蘭黛等公司得知安漾要漲價,高興地不得了

    產品出來沒一年就漲價,消費者這下應該會破口大罵了吧安漾這下遇到麻煩了吧

    哪兒知道,實際情況讓西方的化妝品公司大跌眼鏡

    這個消息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同,畢竟能夠買得起安漾百吉草面膜的消費者基本都不差錢。

    “1499的售價變成了1799,漲了三百,但是也能夠接受,我更在乎的是什麼時候量產。”

    “錢是用于貧困的患者治療塵肺、間質性肺炎等肺部重癥疾病,一個多三百,我少去外面吃一頓就解決了。”

    “良心公司,趕緊預約面膜”

    “雖然不是很開心,但是能夠理解。真良心公司。”

    “我本來嫌棄安漾不好預約不準備用的,看到了這則公告馬上去預約”

    消費者的反應讓西方化妝品公司氣得發抖。

    雅詩蘭黛夏國總部在對歐洲總部的郵件上十分委屈地寫道“對方漲價後非但不挨罵還被夸良心”

    于此同時,從江城各大生產線生產的第一批“供貨版”共生光合綠葉菌到了收獲的時候,又一批患者有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