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2章

    只是眼前的場景讓他有些懵圈。

    陪笑的女人, 還有衣著華貴男人們,各種嬉笑仔細听一下他們那些調笑的對話直接讓幸村愣在了原地。

    他這是來到了花柳街嗎?

    幸村奇特的衣服,很快就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

    更有男人甚至盯上了幸村精致的相貌, 其中一個更是借著自己的身份, 直接咸豬手向著幸村伸了過去。

    看到那男人的意圖,幸村厭惡的沉著臉, 就在他剛打算說話的時候,突然一個爽朗的女人擋在了他前面。

    “這不是酒井少爺嗎,今天怎麼得空來了我們這兒。”

    酒井一貴調笑的開口。

    “原來是玉菊屋的栗山媽媽,本少爺來到這還能做什麼?”

    說起玉菊屋,酒井一貴倒是想起了他們的新花魁。

    “听說你們的清葉游女要在幾天後游街了?”

    栗山葵陪著笑, 一臉驚訝的開口。

    “沒想到這種小事還能讓酒井少爺記念著, 您到那天也會來吧。”

    “這是自然。”

    就在他們說話間,酒井一貴倒是忘記了幸村的存在。

    打發走了酒井,栗山葵這才轉頭打量了一番幸村,她微微皺眉。

    “你穿的這是什麼?我還是頭一次見這種衣服。”

    幸村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短褲短袖確實太引人注目了。

    只是老板娘接下來的話, 直接讓幸村懵圈了。

    “雖然你穿的古古怪怪, 可你長得也太美了, 完全不輸清葉。”

    ???

    幸村從剛才他們的對話中就听明白了, 那個清葉應該是他們玉菊屋的頭牌花魁, 而現在這個女人居然這麼說。

    他這是被調戲騷擾了嗎?

    幸村冷靜的微微揚起一抹淺笑。

    “這位媽媽,我是男子。”

    栗山葵突然撲哧一笑。

    “我當然知道你是男子,所以就有點可惜了。”

    幸村不想再在這邊耽擱下去,他決定原路返回,阿城他們應該在等著匯合。

    見他要走,栗山葵拽住了他。

    “你就這麼離開嗎?”

    幸村遞給她一個‘不然呢’的眼神。

    栗山葵掩口笑道。

    “也不知道你這孩子從哪來, 不如跟我進去換身衣服再走吧,這地方到處都是達官顯貴,你又長得如此出眾和衣著特別。”

    幸村看著她真誠不似騙人的目光,遲疑了片刻這才點頭應下。

    “那就麻煩了。”

    幸村跟著栗山葵來到了玉菊屋,她讓人拿來了一身普通百姓的布衣,一邊遞給幸村一邊說道。

    “你若是再遇到剛才那個男人可千萬記得繞開走,那個酒井一貴我們都惹不起。”

    她好心的給幸村提醒。

    倒是幸村多問了一句。

    “那個人是什麼來歷?”

    听到詢問栗山葵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京都居然還有人不知道酒井這個姓氏代表什麼?

    她一臉無奈的解釋。

    “他可是酒井大老的兒子。”

    大老?

    幸村總算是有了一點概念,在這個時代職位最高的除了德川將軍之外,接下來就是大老這個職位了。

    看來確實是個惹不起的角色。

    栗山葵笑著開口。

    “不說這個了,你是哪來的?到京都這邊投奔親戚嗎?”

    主要是她看幸村年紀還很小的樣子。

    “我是從東京來的。”

    “東京?”

    “呃……就是江戶,我是從江戶那邊過來的。”

    栗山葵探究的看了一眼幸村,之後也沒多問。

    很快,幸村換上了衣服,見他要走,這次沒也為難他。

    從玉菊屋出來,幸村把自己的衣服放在布兜里背在身上,而他換上這個時代的服裝後倒顯得沒有剛才那麼引人注目了,不過姣好的面容還是會讓路過的人不自覺回頭多看幾眼。

    幸村憑借這剛才的模糊記憶試圖原路返回他們剛才在一起的地方。

    只是走了好一會兒他有些無奈的發現自己還是迷路了,剛才跑路匆匆,一時間還真沒記住路線。

    他在小巷子里已然繞暈了,等他再出來的時候,卻發現他又回到了玉菊屋後面。

    其實栗山葵一直在二樓看著那孩子在巷子里繞圈,八成是根本就不認識路。

    就在幸村打算繼續找路的時候,栗山葵看不下去了,她站在二樓窗戶笑道。

    “我看你還是明早再出去吧,晚上除了我們這邊,其他地方可不會有什麼亮光。”

    听到聲音,幸村抬頭就看到了老板娘正站在窗口那里掩口笑著。

    幸村看著四周漆黑一片,看來只能這樣了,他這麼繞圈也不是辦法。

    索性就回到了玉菊屋,在栗山葵的安排下暫住一晚。

    玉菊屋里的不少游女哪見過幸村這樣相貌的男子,一個個大著膽子扒在門口偷看。

    搞得幸村整個人渾身不自在。

    他跪坐在榻榻米上,整個人耳尖有些泛紅,人生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還真挺尷尬的,尤其是被那麼多游女盯著看,再鎮定也遭不住。

    栗山葵笑著輕斥一聲。

    “你們這些小蹄子還不快散開。”

    被媽媽斥責了一句,游女們立刻散去了。

    沒想到其他人離開,花魁清葉卻過來了。

    幸村也是看到了傳說中的花魁,果然和剛才那些游女不一樣,美艷動人,眉眼間都是風情,但她又有著孤傲的氣質,倒是讓人可以一眼從人群中注意到。

    栗山葵也是問起了幸村的名字。

    幸村簡單的介紹了自己。

    “我叫幸村精市,是個畫師。”

    在這個時代說自己是無業游民好像也不妥,所以斟酌了一番後,幸村就把自己定位成了一個畫師的角色。

    清葉原本就對幸村有一些好感,畢竟對方沒有一直盯著自己的樣貌,而他的長相也是自己見過最出眾的,在听到他說自己是個畫師的時候,淺笑出聲。

    “清葉平時也喜歡畫畫,不知可否有幸欣賞到幸村先生的畫作。”

    毛筆作畫幸村肯定是不會的,而且紙張也是柔軟的宣紙,所以他只能讓對方準備木炭和一塊木板過來。

    東西到了,幸村也認真了起來。

    “那就麻煩清葉你坐在那里一會兒了。”

    幸村就是畫的清葉本人,他從容的拿起木炭做筆,在木板上速寫。

    短短十幾分鐘,幸村就完成了。

    他看著作品比較滿意的點點頭。

    清葉沒想到幸村會畫的如此之快,她忍不住開口詢問。

    “先生可是畫完了?”

    “嗯。”

    清葉和栗山葵都好奇的湊了過來。

    只見木板上的畫作栩栩如生,雖然沒有艷麗的色彩,但那炭黑色的深淺似乎讓人不難區分各種顏色。

    眉眼神韻在畫中清晰可見。

    她們哪見過這樣的作畫方式。

    清葉一臉欽佩的說道。

    “清葉竟從未見過先生這般作畫。”

    栗山葵也是眼楮一亮,有些意外的開口。

    “沒想到你還有這本事,神來之筆,雖然沒色彩,但畫的也太像了。”

    看著畫,清葉不好意思的請求。

    “先生可以把這幅畫贈與我嗎?”

    “可以,既然你喜歡就拿去吧。”

    拿著木板,清葉便回去了。

    栗山葵倒是挑眉一笑。

    “就算抵用你一晚的住宿費了。”

    幸村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還真是謝謝了。”

    行啊,一張畫換一個落腳的地方,況且對方還幫了自己,甚至還送了一套布衣,不虧。

    就這樣幸村和江城都各自有了落腳的地方。

    而切原就沒那麼好運了,他在發現後面沒人再追了之後,這才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

    但問題來了,他根本不認識路啊。

    切原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線,周圍還是一片漆黑,這讓人他冷不丁想起了瑪麗醫院的場景,越想越覺得嚇人。

    想到這里,切原整個人都慌了,他扯開嗓子喊了起來。

    “阿肥,部長,副部長你們在不在啊?”

    這家伙一路喊著還不算完,甚至還是叫名字了。

    “弦一郎你在不在!救救我啊。”

    不得不說切原是飄了,一定是鐵拳挨得少了。

    得,叫名字也沒人應聲,倒是把附近將軍府的巡邏隊召喚出來了。

    對方看到切原穿的一身奇奇怪怪,立刻就要把他拿下帶回去審問。

    切原當然也不是傻的,話不多說直接開溜,就這樣緊張刺激的追逐又開始了。

    但這次切原卻一路跑出了巷子,卻不料沒剎住一下掉進了小河里。

    好不容易從河里的另一頭爬上岸,卻不想對方就等在岸上。

    四目相對的時候,氣氛突然還有點尷尬,就這樣切原直接被將軍府的人帶了回去。

    而真田這邊,他在擺脫了追擊之後,按照原路返回了他們最開始的地方,但長夜漫漫,一個人站在路邊卻沒等到一個人。

    幸村江城他們怎麼回事?

    就這樣,真田在等待的時候坐在路邊的草堆上睡著了。

    一覺醒來,江城睜開眼意識慢慢回神,自己好像是在江戶時代。

    他醒來的比較早,天剛蒙蒙亮,但屋外已經有練習的動靜了。

    沖田總司一身常服在院子里練劍,他見江城出來,便停下笑著說道。

    “你醒的真早。”

    “習慣了,我向來起的早。”

    說話間,江城在院中的水井邊洗漱了一番。

    沖田總司也結束了練習,他收起自己的佩刀擦了擦汗。

    “早飯應該要等一會兒才會有,畢竟負責伙食的山川先生喜歡睡懶覺。”

    江城覺得游戲世界也太真實了,他從昨天下午就沒吃飯,所以此時居然餓感強烈。

    “既然如此,那不如讓我來做吧。”

    為了考慮自己的吃飯問題,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倒是沖田總司听江城這麼說,他有些不相信的眨眨眼。

    “江城你還會做飯?”

    得,從來沒人這麼說過,沖田總司還是第一個。

    江城沒好氣的瞥他一眼。

    “廚房在哪?今天你就瞧好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