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戀人未滿

    邊界廢城又是什麼鬼地方?

    我正听得滿頭霧水,趁文如不注意,歐陽猛然翻身起來,對著文如又是一記老拳打去,然後對著那半神吼道“你干嘛向他稟告?現在神樹是我在管理!你這混蛋是不是想受罰了?”

    剛說完這話,歐陽又被文如打翻在地,文如罵罵咧咧,將拳頭雨點般的招呼歐陽。

    那半神滿臉懵逼地望了他們一眼,又轉頭望著我們,目光里盡是茫然,楚紅對他道“你別管他們,你說說這到底怎麼回事?”

    黃衣半神說,魯雄離開神樹之後,長老就派探子跟蹤他,魯雄先是在邊界區域迷了路,一連轉了幾天,才走到邊界路道上來。

    根據探子報告,魯雄一直沿著廢城方向走,看他那勁頭估計是找到寶藏的位置了,所以探子就發來消息問要不要繼續跟蹤,畢竟廢城位于俠隱區疆域,如果被發現肯定有危險,之前長老吩咐不要深入俠隱區疆域,所以探子就發消息征詢意見。

    楚紅听了臉上泛出笑意“還真是有寶藏啊,我還以為你們開玩笑的呢。”

    我對那半神道“你趕緊發信息給那探子,告訴他長老已經被我殺了,現在是我管理神樹,你讓他通知魯雄不要輕舉妄動,等我們過來再去廢城。”

    那黃衣半神彎腰行禮,然後進入升降梯緩緩下降,楚紅轉頭問我“你真的要去找寶藏?”

    我點點頭,望了一眼打得激烈的歐陽,然後悄聲道“是的,只要寶藏到手,我們偷了海賊的船只就可以回家了。”

    楚紅沉吟半天,突然抬頭問我“那我們可不可以多偷幾艘?外面的幸存者這麼多,我們盡量多救些回去吧。”

    望著楚紅期待的神情,我突然想到魂魄被困的甦眉,還有生死不明的朱朝猛,看來要去找寶藏還得把這兩件事完成才行,對了,我還得問問樹神那晉級得金環的事,畢竟我還想把王安那幾個好兄弟復活過來。

    “楚總,我們還是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好吧,幸存者這麼多,要是我們的船不夠裝怎麼辦!”

    我疲憊地望了一眼地板上廝打的歐陽文如”等我們回去後再報警,讓國家來解救他們。“

    其實我說這話相當違心,我並不想救幸存者,這並不是我冷漠歹毒,試想一下,假如讓他們知道我帶那麼多寶物回去,他們肯定會心有不甘,肯定會搞出更多亂子來,經歷這麼多事以後,我對人性多少也有了些了解,我太明白他們的想法了,我何必給自己添麻煩呢?

    楚紅輕蔑地望了我一眼’說來說去,你就是怕別人搶你的東西唄,你這家伙就是個小心眼!”

    我忍不住嘆息“楚總,我被別人搶的東西太多,我不能再讓他們形成習慣!”

    楚紅臉上又浮現那種優越感特強的微笑“還是先把身體恢復過來再說吧,看你這樣子,短時間是沒法行動了。”

    這時候歐陽和文如已經消停下來,兩個人跌坐在欄桿邊氣喘吁吁,滿頭臭汗,看來兩個家伙已經打得體力透支,楚紅忍不住笑道“怎麼?你們打出結果了?”

    歐陽汗淋淋地搖頭“才沒有,我和他的競爭才剛剛開始。”

    “你們到底在競爭誰?說出來听听看!”

    楚紅饒有興味地問他們,文如嘆息一聲“還能有誰?自然是小藍了!明明是我先看上她的,結果這老貨居然跟我搶!”

    文如這家伙明明在島上有女友的,可到了神樹居然也不安分起來,居然還跟歐陽搶女人,而且他們搶的女人正是那漂亮得不像話的小藍。

    听到這話我心頭也不舒服,雖然之前我拒絕了小藍求愛,但從內心而言我是喜歡她的,她實在太漂亮了,比起甦眉的感性嫵媚,楚紅的時尚動人,小藍身上有一種莫名的韻味,特別是那張臉漂亮得讓人沉醉,想一直看她的臉看到天荒地老。

    之前小藍被斬殺現在復活,肯定記憶也喪失了,估計連帶著我的記憶也沒有了吧,雖然我和她只是短暫機緣,但她的美麗樣子深深印入心間,沒想到這兩個家伙也來搶美女,我心頭忍不住一陣焦躁,好想沖起來跟他們幾拳頭。

    楚紅笑道“你們真是傻得厲害,光是你們喜歡有什麼用?還得要看人家女孩的態度啊?”

    歐陽滿不在乎地道“她能有什麼態度?我是神樹的管理員,自然有權選擇自己喜歡的女人!可恨的是文如,有了何紫棋居然還跟我搶?還要不要逼臉了?”

    文如也火了“這事情由不得你!神樹現在管理員是兩個!我也有競爭權!至于何紫棋的事和你有屁相干,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我被他們兩個吵得腦袋發麻,于是就道”這事終究要解決的,我看楚紅說得沒錯,就讓小藍自己來選吧,她看上誰就是誰!“

    楚紅也附和道”就是!你們在這里鬧得雞飛狗跳,搞不好人家對你們根本沒興趣呢!“

    我讓文如把小藍叫上來,很快小藍也乘坐升降梯下來了,雖然復活過來,但這姑娘肯定是認不得我了,望著我她一臉的茫然陌生,回想我在升降梯救她時的場景,我還記得她長發飄揚的樣子,那宛如深海沉沒的淒美畫面到現在都打動著心靈。想到這些我心里也是微微酸楚。

    小藍的回答讓大家都瞠目結舌,她說歐陽和文如都不是半神,不屬于她陪侍的對象,兩個家伙一听就呆了,特別是歐陽呆若木雞,好半天沒反應過來,他的舌頭明顯僵硬了,語氣也開始結巴‘趙哥,這事情不該這樣吧?我是神樹的管理員,居然沒資格讓聖女陪侍?這事情有點搞笑了吧?“

    文如也眼巴巴地附和’是呀,這說不過去呀!難道那些半神比管理員更有身份?這不是搞顛倒了嗎?“

    小藍沒听他們羅嗦,直接轉身回到升降梯走了,那兩個鼻青臉腫的家伙面面相覷,一臉的沮喪失望,歐陽罵道”我日他先人呀,我們打了半天等于白打了?“

    楚紅忍不住哈哈笑道”拜托你們二位,下次爭風吃醋要把對象搞清楚嘛!要不然就吃虧嚴重了!“

    望著她掩著嘴巴笑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現楚紅變得有些開朗了,她不再像以前那麼高冷,也沒有那種憂心忡忡的模樣,估計島嶼生活給她心理帶來不小變化。

    歐陽和文如他們先後離開,楚紅呆了一陣也走了,其實我挺想讓她留下來的,但也不好意思明說,畢竟我還期盼著惠代上來,要是她們在一起肯定很尷尬。歐陽他們把我的床重新搬回房間,我又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覺。

    晚上時分,惠代又出現了一次,這次是她幫我換藥膏,望著她美好苗條的腰肢,那種熟悉的又開始生發,但可惜的是我現在動彈不得,只能眼巴巴的遐想了。

    在臥室一連躺了三天,這三天神樹沒有任何消息,我內心非常焦躁,一方面是朱朝猛不知生死下落,第二是老龜帶著軍隊遲遲沒有返回,這兩件事情搞得我心煩意亂,連飯也吃不下。

    在這三天時間里,我分別讓斥候進入長老有可能回來的幾個地方進行調查,但仍然沒有任何消息。我又讓人攙扶著去看甦眉的狀況,她仍然在昏迷中,望著她緊閉的美麗丹鳳眼,我心頭一陣陣難受,甦眉現在搞成這樣未嘗不是我造成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