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富貴之氣

    ,最快更新朝為田舍郎最新章節!

    自帶主角光環的人很神奇,像神劇里的正派角色,怎麼都死不了。

    如果人有前世今生,顧青覺得王貴上輩子一定是西楚霸王的座騎,白天騎的那個,“時不利兮騅不逝”的那位“騅”,死後因忠心耿耿而被上天褒獎,這輩子投胎做人,賜他不死之身。

    顧青蹲下身握住王貴的手,輕聲道︰“下次不要這麼拼命,用你的命換區區一個敵人,不劃算,買賣虧大了。你們都是我的親衛,命很金貴的。”

    王貴仍不能說話,但眼中已泛起了淚光,鼻孔里嗯了一聲。

    顧青又笑道︰“不過我還是很佩服你,王貴,你是條漢子,頂天立地的漢子,能與你做袍澤兄弟,是我的榮幸。”

    王貴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好好養息身子,傷愈後你還是要給我賣命,對了,這次你立了大功,為我拿下了一個很棘手的強敵,荒涼邊陲小城沒啥東西獎賞你,咱們就俗氣一點,賞你一百貫錢吧,回頭我讓人送來,你省點花,給家人捎去,一家老小過幾年舒坦日子,總比你在這里吃喝嫖賭花掉要強。”

    王貴含淚嗯了一聲,朝顧青擠出一絲感激的微笑。

    見顧青要離開,王貴忽然虛弱地道︰“侯爺……”

    顧青轉身看著他。

    王貴努力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侯爺,小人……對不起。”

    顧青展顏一笑,道︰“好好養著,不要胡思亂想。”

    說完顧青便走出了營房。

    韓介站在王貴的床榻邊,嘆道︰“侯爺說得對,不要胡思亂想,他從未怪過你。”

    王貴一愣︰“侯爺他……知道?”

    “當初侯府那晚,他就在院子里,早就知道了,不過他從未放在心上,更未責怪過你,侯爺……很體諒你的身不由己。”

    王貴淚水又控制不住了,哽咽道︰“王貴無以為報,唯以死報侯爺之恩。”

    …………

    王貴以命搏命的敵人被關押在駐軍營房里,交給常忠審訊。

    不得不說,這位敵人的身手非常高絕,尤其是箭術,與顧青新組建的神射營相比,他的箭術也是排名前三的,可謂箭無虛發,百步穿楊。

    昨夜王貴不得已之下點火燒屋,將這位神射手逼了出來,與他近身相搏,廝殺中王貴一箭刺入了他的腹部,他的傷勢也不輕,被軍中大夫盡全力救治後終于留了口氣。

    顧青將審訊的事交給常忠,常忠從軍中找了幾個審訊的人才,一萬多人的大軍里,總歸有一些亂七八糟的人才,強于審訊的人才也有,是一名旅帥,專門率領斥候打探敵情,搜尋敵蹤的。

    大軍開拔時斥候在前開路,常會與敵方的斥候相遇廝殺,為了得到有用的情報,抓獲敵方斥候後往往要用刑審訊,這名旅帥的審訊本事就是這麼積累下來的。

    下午時分,旅帥來報,敵人終于招了,旅帥已拿到比較完整的口供,將敵人的供述一字不差地寫在紙上,畫押之後呈給顧青。

    顧青對這名敵人的身份也很好奇,結果供狀看了一遍,不由吃了一驚,隨即神情若有所思,仔細一想,又覺得並不意外。

    這位神射手與邊令誠無關,甚至與安西軍所有將士和官員都無關。

    他居然是被安祿山重金收買的。

    此人原本是安西軍的一名什長,箭術頗為不凡,就在顧青上任安西節度副使不久後,從平盧來了一位喬裝成商人的人,來到龜茲後不知怎的找到了這名什長,刻意結交,幾次飲酒,再以重金相賄,輕易便買通了這名什長。

    什長接到的命令很簡單,想辦法攪渾安西軍內部,使得將帥不和,內部生變,破壞顧青在安西的一切軍政決策,最終的目標是讓天子對顧青在安西的表現不滿,繼而對他失望,冷落。

    所以這才有了大軍扎營時向高仙芝帥帳射箭的舉動,為的是挑起將帥不和,引發安西軍將領內斗,也有了昨夜射殺無辜商人的舉動,為的是破壞顧青剛剛鼓勵興起的龜茲集市計劃。

    看著手里的供狀,顧青露出了微笑。

    一切能解釋得通了,合情合理。

    把這件事想得更深遠一點,安祿山此舉其實並不完全為了謀害顧青,同時也為了破壞安西軍內部,為將來起兵造反做鋪墊,提前削弱朝廷鎮壓造反的力量。

    眾所周知,安西軍是如今大唐最精銳的一支邊軍,將來安祿山若起兵造反,安西軍一定會被調遣回關中,直接與反軍交戰的,安祿山廟算于前,用陰謀方式削弱注定的對手,這一步棋下得頗為高明。

    “有意思,神不知鬼不覺把手伸到我的地盤上來了……”顧青冷笑。

    然後顧青開始犯愁。

    內鬼應該不止這一個,只能等他慢慢冒頭。顧青想報復回去,可手下的人才實在太少了,來安西這幾個月顧青一直在默默地觀察,無論將士他都在注意,希望能從中發現幾個人才,然而,軍中勇猛者眾,多謀伶俐者少,唯一一個王貴還受了重傷。

    報復安祿山這件事,勇猛沒什麼用處,要的是擅長暗地里捅刀子的狠角色,可惜至今沒發現這類人才,除非顧青親自上。

    這件事只能暫時擱置下來,至于那位被收買的什長,顧青猶豫半晌,決定還是殺掉。

    有點可惜這個什長的超凡箭術,但顧青更不喜歡用這種能夠輕易被收買的人,這樣的人往往是一顆不定時的炸彈,隨時可能在關鍵時刻反水炸死自己。

    權衡利弊之後,終究還是殺掉比較妥當。

    …………

    該得到的情報已經得到了,不得不說,王貴確實立了大功,得到的情報很重要,它給顧青提了個醒,哪怕身在安西,距離範陽數千里,但仇恨依然是仇恨,安祿山這個敵人躲在暗處無時無刻都在謀劃著弄死自己,所以千萬不能放松警惕。

    事情告一段落,顧青緊接著想起了一些開心的事。

    昨晚有一件令他很開心的事,拍賣商鋪所得不菲,拿到拍賣會上的商鋪並非全部,只是其中一部分,昨夜拍賣所得共計十五萬貫錢,可以說是大豐收了。

    據說李司馬後來統計了數字後,震驚得半晌沒出聲,還以為算錯了,算了一遍又一遍方才確定。

    這次顧青不過只是拿出了幾十間商鋪拍賣,便已賣得如此火熱,未來一兩年內,安西軍所需軍費應該不愁了。

    “我終于又成了有錢人,再也不用低眉順目了。”顧青感動得想流淚。

    韓介在旁邊忍了半天,終于忍不住道︰“侯爺,恕末將直言,您沒錢的時候也不見您低眉順目過呀,就連白吃白喝語氣都是硬邦邦的,沒丟咱們安西軍的臉。”

    顧青一怔,然後仔細琢磨韓介這句話。

    听起來是好話,但總覺得哪里不對,從中文語境上說,是一種明褒實貶的修辭手法。

    “諷刺我?”顧青挑眉。

    韓介眼皮一跳,急忙躬身︰“末將絕無此意。”

    顧青齜牙一笑︰“你是在跑圈的邊緣瘋狂的試探啊,不過我今日心情好,免你一次跑圈,下次若再犯,也不必跑圈了,你內心太陰暗,把你吊在旗桿上沐浴一下大漠的陽光,讓你的靈魂接受洗禮。”

    看了看帥帳外的天色,已是傍晚時分,顧青忽然起身道︰“走,進城逛一逛,派人告訴李司馬,支一筆錢給城外的鐵匠鋪,讓他們馬上開工打造陌刀,再支一筆錢給我……”

    “侯爺要的這筆錢以何名目?”

    “直截了當告訴李司馬,就說我用來吃喝玩樂的,他知道用什麼名目。”

    領著十幾名親衛入龜茲城,不知為何,今日的顧青總覺得自己走路的姿勢跟以往不一樣,說不出哪里不一樣,總之抬足邁步之間輕盈了許多,方圓一丈左右的範圍內,有一股無形的強大的氣息充斥彌漫,像一個圓形的光波盾牌一樣在四周縈繞,而且閃閃發光,布靈布靈的……

    走在龜茲城的大街上,顧青滿懷疑惑忍不住問道︰“韓介,你有沒有發現今日的我有何不同?”

    韓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侯爺,末將確實發現您跟以往有些不同了,沒錢的時候您走路的姿勢是內八字,今日的您,走路是外八字……”

    “哦?”顧青驚訝地垂頭看了看腳下︰“有錢和沒錢的區別如此大麼?”

    “是的,非常明顯。”

    “還有,我總覺得自己四周有一股無形的氣勢,很強烈……我好像要突破了。”顧青負手望天,滄桑的眼里盡是不可言的天機。

    韓介嘆道︰“侯爺,莫說了,末將明白,這股氣勢叫‘富貴之氣’,有錢人專有的。”

    顧青面不改色,只要自己不尷尬,那麼就不存在尷尬這回事。

    “哦,原來是富貴之氣,難怪我感覺遍體輕盈舒泰,閃閃發光,這富貴之氣很厲害啊。……走,去福至客棧,今日我每樣菜要點兩份,一份用來吃,一份用來看。”<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