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5章 帶孩子

    第1915章帶孩子

    帶孩子們去溫泉山莊也是臨時起意,容儀想著再過段日子,自己忙起來了,又是蹴鞠賽,又是祈明會,估摸著一連幾個月都沒有空閑,正好接著這次孩子們小考,成績又不錯,帶他們出去放松放松。

    當然,這也是受了謝昀父子的影響,郁先生對阿遠的評價,姜舜驍和容儀听了心里也不好受,都是做父母的,誰也不願自己的孩子這般,怕自己的陪伴太少,孩子們心里出現問題,一步跟不上,後面再想關心,就怕晚了。

    不過去待日,收拾出來的行裝卻有幾車,大都是孩子們的東西,容儀和姜舜驍的反而少。

    整裝待發時,容儀拉著凌兒,長長的沉下口氣,接著這個機會,自己也好休整休整,這段時間也實在是太累了。

    肩膀上一沉,容儀看過去,見丈夫平和的面容,手不自覺的扣住了他的腰帶,朝他輕輕靠過去。

    後來想想,這段溫泉之行,許是這段時間,為數不多的閑靜時刻,沒有太多紛擾,也沒有太多心事。

    車輪咕咕作響,姜舜驍在外騎馬開路,容儀則帶著三個孩子,在寬敞的馬車里靜待這一段路程。

    溫泉山莊是安寧王的私產,當年孟帝賞賜給他的,在駝山之上,這座山莊,也就是安寧王年輕的時候常來,後來慢慢的不來了,姜舜驍在外打仗十多年,更是沒有時間來這里享受,就是姜舜軼也少來,因為他知道,這個地方,藏了太多父親的心事,幼時父親母親一吵架,他就會到這里來,所以,姜舜軼對這里實在沒什麼太多好感。

    但如今,時過境遷,過往的事慢慢消淡,當姜舜驍帶著妻子和孩兒們來的時候,便是這里新的開始。

    這一次,是好的開始。

    ……

    山莊里有專人打理,靜謐安寧,一早就有人候著,一路都很周到的服侍,畢竟此處也算“荒廢”許久了,就怕服侍不到位,便成了無用之人。

    好在主人們都不是頂頂挑剔的人,當隨行而來的白婆婆看著這里的家衛和丫鬟時,忍不住笑了笑。

    放在這里的下人,算是閑養在此的,也是家生子,她細細看了看,這里的丫鬟,沒幾個出挑的,不管是故意為之還是無意的,都讓人心里舒坦。

    晚間與夫人說起此事時,容儀只是笑笑,說︰“他們安我心,我也要安安她們的心,明早行賞,你看著來。”

    白婆婆笑笑︰“是!”

    恰好此時姜舜驍進來,听見對話,笑問︰“賞什麼?”

    容儀抬頭對白婆婆使了個眼色,而後才說︰“看她們服侍的不錯,就賞了。”

    姜舜驍挑了挑眉,當做沒看見她們的小動作,只看了看房中,道︰“在哪兒服侍呢?”

    容儀嬌嗔的瞪了他一眼,怪他較真,姜舜驍笑笑,過去拉她的手,說︰“去擦個身,一會帶孩子們去泡溫泉。”

    容儀點了點頭,而後有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說︰“我帶著韞兒和凌兒去泡,你帶著成成,咱們分開。”

    “……好。”

    孩子們都不小了,哪怕是父母,也要注意**了。

    對于大人來說,泡溫泉是享受,但對孩子來說,泡溫泉就是來玩水的,成成到底是男孩子,又跟著父親,不大敢放肆,看著父親靠著石壁,雙臂張開往後仰著,他亦有樣學樣,只是看著父親身上完美的肌肉,再看看自己白滾滾的小肚子,還是忍不住自卑了一下。

    那邊容儀帶著凌兒這個皮猴子就不一樣了,簡直上竄下跳,笑呵呵的也不怕被打屁股了。

    光著屁股一會上水一會下水,濺起來的水打濕了容儀和韞兒的臉,容儀抹了一把,忍了忍,想著出來玩還是不要凶孩子,便溫聲說︰“下來泡好,仔細一會兒受寒。”

    凌兒歡快道︰“一點也不冷,熱乎著呢!”

    確實不冷,這里面的溫度,脫了衣裳也無礙,但看著她光著屁股撒野的樣子,容儀只覺得腦仁疼。

    這姑娘!以後怎麼嫁的出去!

    再一看韞兒,頭頂上頂著一塊巾子,閉著眼輕浮在水中,安靜乖巧,這兩個女兒,簡直是兩個性子!

    溫泉溫度舒適,對韞兒來說十分適合,整個人被溫暖的水包裹,只覺得身心舒適,所以才不愛動,忽听到母親問︰“這樣泡著,可有不適?”

    韞兒笑道︰“很舒服。”

    容儀放了心,大女兒的身體不如兒子和小女兒那麼健康,許多時候,她都怕韞兒玩的不盡興,雖然方才心里暗暗吐槽小女兒太過活潑,但實則她還是很期盼韞兒也能像凌兒一樣,能玩的爽快,也是一種福氣。

    泡過一會兒後,容儀給凌兒擦干了身子,看著她微濕的頭發,道︰“看你淘氣的,今晚自己睡!”

    凌兒格外委屈︰“爹爹本來也讓我自己睡。”

    韞兒听著樂開了花,容儀也繃不住笑了,拿手點了點她的頭以做警告。

    夜間,將一個孩子都哄睡後,便是獨屬于他們的二人世界了,兩人來到閣樓的閑榻,溫了一壺酒,依偎著賞月。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不知是不是在山上的緣故,離它近,它便格外照顧賞月的人。

    容儀捏了捏發酸的手,說︰“你女兒太磨人了,讓她泡溫泉,累的卻是我。”

    姜舜驍笑了笑,說︰“小孩子都這樣,女孩活潑些也好,整日悶著也沒趣兒。”

    容儀哼笑一聲︰“這話讓韞兒听見,準要傷心了。”

    姜舜驍默了默,說︰“你不要告訴她。”

    容儀彎唇笑了︰“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扯了會閑話,容儀輕哂一聲,緩緩的眨著眼,說︰“本以為這次過來是放松來的,可陪孩子一趟,一點也不輕松,好像更累了。”

    姜舜驍捏了捏她的手臂,說︰“明日就把孩子丟給下面的人,不讓他們累著你。”

    听這話,容儀連白眼都沒力氣翻,氣笑了,說道︰“說好了陪他們玩,真把他們丟下,可要說我們不講信用了。”

    ……

    ??感謝大家的推薦票(_)

    ?今天臨時有事,還好提前準備了,大家看的開心!

    ?早點休息哈∼(3)-☆

    ?做個好夢(′3ˋ)?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