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犀利的拳法

    練習了十來遍之後,黎叔讓小施主給我端來了一碗專門調制的藥水,我喝下了之後,沒有多久我竟然直接在練功房里面深深的睡了過去。

    當我醒了過來的時候,我發現天已經黑了,醒過來的時候,感覺渾身竟然充滿了巨大的能量似的,感覺雙手無比的有力道,整個人身體卻顯得無比的矯捷和輕松,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當然除了這個感覺之外,我還感覺到了很餓,而我醒來了之後,小施主已經在旁邊等候我多時了,見我醒了之後,他笑著說“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給你盛晚飯過去!”

    我看了看外面,驚訝的問了一下“小施主,請問現在是幾點了?”

    著“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了!”

    我听了之後,頓時大吃了一驚,怎麼一睡就睡到了晚上九點了?豈不是一睡就睡了四個多小時了,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完便笑著走了出去,之後便從外面給我端來了齋飯,可能是我真的感覺到餓了,所以很快就將小施主給端來的齋飯竟然給吃的精光,而且感覺味道竟然還很不錯。

    吃完了這頓齋飯之後,黎叔從外面走了進來,他進來看見我的時候,露出了一臉的微笑說著“小楊啊,怎麼樣?下午練習了一下午感覺還很不錯吧?”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著“恩,還行,只是我不知道為啥我喝了一碗藥水之後,竟然睡了那麼久……”

    按照道理,我是不可能小憩一會兒竟然會睡那麼久的,所以我確實是感到了無比的震驚,黎叔微微的看著我說著“這個過程說明你的功力又大漲了,先休息一下,一會我們接著練習!”

    我說“這麼晚了還要練習?”

    黎叔微微的一笑說著“恩,是啊,我怕我教不好的話,到時候雨晴那個姑娘又會怪罪于我!”

    “什麼?你說甦雨晴會怪罪于你?”我听到了這句話,顯然是覺得有些驚訝,不太敢相信。

    黎叔微微的一笑說“恩,是啊,上次雨晴那個丫頭特意打電話來跟我說的,特意囑咐我下次你來的時候,讓我好好的教教你!”

    “真的?”我听了這句話,顯然是覺得有些驚喜了起來,因為我沒有想到,甦雨晴竟然還這麼的關心于我,看來她是真的很關心我的,只是最近因為一些不必要的誤會,倒是最近我們之間的關系又出現了危機。

    想到這里,心里不免一陣難受的感覺。

    黎叔點了點頭說著“恩,是的,行了,你先休息一會,一會我們接著練習!”黎叔說完了之後,便徑直走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小施主則給我端來了一杯茶水,讓我喝了下去,我喝了下去之後,整個人稍微輕松了一些,可是當我準備練習拳法的時候,竟然發現我的肩膀有些酸痛了起來。

    但是這樣過了一會之後,黎叔便過來了,黎叔將他要準備教給我的拳法練習了一遍給我看看,然後就讓我獨自在那里練習了起來,之後又讓小施主陪我在那里練習了起來。

    練習了沒有多久,我便全身竟然出汗濕透了,最後累的實在不行,我竟然直接倒在了旁邊的凳子上面睡了下來,等醒來之後,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

    這個時候,小施主叫醒了我,然後給我準備了一桶藥水,說是要讓我去泡澡,之後我就去那個木桶裝的熱水里面泡了個熱水澡,當然里面是加了不少的各種藥水的。

    等泡完了澡之後,全身這才輕松了不少,然後我就去睡覺,當我躺下之後,用了不到兩分鐘,我竟然就睡著了,真的就這麼睡著了。

    早上醒來了之後,頓時就感覺渾身輕松了不少,而且感覺自己的雙手充滿了巨大的力量,整個人精氣神相比昨天可是好了不少。

    醒來了之後,當我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的時候,我看見門外的黎叔和小施主已經早就在那里練習起了太極,看到我起來了之後,黎叔笑著說“小楊,來,跟小施主比試比試,看看你昨天練習了一整天的效果如何!”

    在黎叔的安排之下,我跟小施主在那里切磋了起來,令我感到萬分驚喜的是,我的出招的速度明顯比之前快了很多,雖然看上去此時我是在打太極,但是當我真正出拳的時候,我的拳法的速度確實相當的犀利的。

    因此這個回合下來,小施主竟然絲毫沒有在我的身上佔到任何的便宜,這個時候,黎叔高興的笑了笑說著“小楊啊,你現在的功力已經漲到了一個新的台階了,現在對于一般的,你可以以一敵十了!”

    黎叔這麼一說,我頓時驚喜了一下,此時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之中立即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好就是之前打傷我的外號稱作二虎的,跟之前的那個叫餓虎的應該是一個門派的。

    我想到了之後,立即問了一句“黎叔,我想向你打听個人,不知道你听說了沒有!”

    “誰?你問吧,一般凡是在這個江湖上面有些外號的人,我都能夠略知一二的!”黎叔顯得很是淡定的說著。

    此時我很平靜的問著“黎叔,二虎這個人,你听說過了嗎?”

    “二虎?應該還有個叫餓虎的吧?”黎叔听了之後,顯然是听過他們的名號。

    我點了點頭說著“恩,是啊,不過那個叫餓虎的家伙他已經自殺了!”

    黎叔听了之後,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說著“那個二虎是這個餓虎的師兄,兩個人從小的時候,在少林寺學過功夫,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跟著人到了國外做起了雇佣兵,然後就在國外學習了一些旁門左道的功夫,不過听說也還蠻厲害的,幾年之前,我跟這個餓虎交過手,他的功夫大概跟現在的小施主差不多,沒有想到……竟然自殺了……”

    黎叔說到這里的時候,顯然是對于餓虎的自殺感到了一些惋惜,不過此時我听到黎叔這麼一說,我的心里面真是興奮極了,沒有想到黎叔竟然也听說過他們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