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眾生(一)

    江寧。

    八月十七,經歷了半晚的騷動後,城市之中氣氛肅殺。

    下午時分,林宗吾過幾天還要挑戰“百萬兵馬擂”的消息從“轉輪王”的地盤上傳出,在此後半天時間內,充斥了城內各個坊市間的話題圈。

    人們一方面佩服這林教主的武藝高強,另一方面也已經感受到“轉輪王”許昭南的霸道。在經歷了周商勢力一晚上的突襲之後,這邊不僅沒有考慮收手,還要繼續挑戰包括周商在內,的其余幾家勢力,也就是說,這把火已經點起來,接下來便幾乎不可能再熄滅。

    而部分消息靈通的人也已經收到風聲,就在這天下午,江寧城外的“轉輪王”勢力成員敲鑼打鼓入城的規模便已有了明顯的提升,許昭南已明確地開始搖旗。而與此同時,于城市西面進入的“閻羅王”勢力,也有了大規模的增加,在凌晨的那場大規模火拼之後,衛d文也開始叫人了。。

    城內各個被成型勢力佔據的坊市都開始大規模地提升防御,部分過來“淘金”的城中散戶惶惶不安,已經在計劃著往城外逃走,當然,有更多的亡命之徒則覺得時機將至,開始磨刀霍霍地準備大干一票,或是打出一番名氣,或是卷來一場富貴,而更多的時候人們希望兩者皆有。

    時不時的自然也有人為這“世風日下”、“秩序崩壞”而感嘆。

    有人提起“公平王”的執法隊在城內的奔走,提起“龍賢”傅平波召集各方談判的努力,當然,最終也只是成了一場鬧劇。無論是衛d文還是許昭南都不給他任何面子,“天殺”那邊動手的主力做完事情便已被安排離城,傅平波召集雙方時,人家早就走得遠遠的了,至于許昭南,一切推到那林教主的身上,讓傅平波自己去找對方說,傅平波自然也是不敢的。

    這些具體的訊息,被人添油加醋後,迅速地傳了出來,各種細節都顯得豐富。

    在其余四王各顯神通的此刻,所謂“公平王”反而只能抱殘守缺、修修補補,毫無進取的意志,甚至于拿鬧事者也沒有辦法。城內眾人說起來,便也不免奚落一番,覺得“公平王”對城內的狀況委實是有心無力了。

    在一番番議論與肅殺的氛圍中,這一天的天光斂盡、夜色降臨。各個派系在自己的地盤上加強了巡邏,而屬于“公平王”的執法隊,也在部分相對中立的地盤上巡查著,有些消極地維持著治安。

    人們屏息等待著下一場火拼的出現……

    夜晚子時。

    江寧城南二十余里外的一座荒村附近,一隊隊人馬無聲地聚集過來,在預定的地點集合。

    不遠處的村落里,有篝火在燃燒,一些江湖人的身影聚集在篝火邊,有的已經睡下,有的還在玩鬧。

    附近的山嶺中,傳出一些細細碎碎的聲音。

    “報告傅大人,外圍暗哨已拔除……”

    負責回報斥候穿過稀疏的林地,在可以眺望村落的丘陵邊緣,將信息回報給了無聲無息到達的“龍賢”傅平波。傅平波點了點頭。

    “動手。”他道,“有負隅頑抗者……殺。”

    片刻,一道道的人馬從黑暗中起身,朝村落的方向合圍過去。隨後廝殺聲起,荒村在夜色中燃起火焰,人影在火焰中拼殺倒下……

    **************

    夜幕漸漸地淡去了。

    晨曦吐露時,江寧城內一處“不死衛”集中的院落里,緊張了一晚的人們都有些疲倦。

    況文柏就著銅鏡給自己臉上的傷處涂藥,偶爾牽動鼻梁上的痛楚時,口中便忍不住罵罵咧咧一陣。

    眾人本以為昨天晚上是要出去跟“閻羅王”那邊火並的,以便找回十七凌晨的場子,但不知道為什麼,出動的命令遲遲未有下達,詢問消息靈通的一些人,只是說上頭出了變故,因此改了安排。

    能加入“不死衛”中上層行動隊的,大多也是刀口舔血的老手,晚上雖然保持著緊張,但也各有放松的方法,早晨只是稍微感到疲倦,狀態倒沒有影響太多。只是況文柏比較慘,他前些天在那場捕人的戰斗中被人一拳打倒,暈了過去,醒過來時,鼻梁被對方打斷了,上嘴唇也在那一拳之下破掉,口中牙齒微微的松動。

    這些說起來算不得極大的傷害,但面部和口腔受傷,隨時牽動一下,都感到痛苦,甚至連吃飯都受到了影響,往日里時常光顧的半掩門也不好去了。熬夜久了,也是各種痛苦。

    簡直晦氣。

    他甚至都沒能看清那凶徒的嘴臉。

    此時給斷掉的鼻梁上了藥,又用紗布在鼻梁上打了一個新的補丁。他已經盡量打得好看一些了,但無論如何仍舊讓人覺得猥瑣……這委實是他行走江湖數十年來最為難堪的一次受傷,更別提身上還掛著個不死衛的名頭。人家一看不死衛臉上打繃帶,說不定背地里還得嘲笑一番︰不死衛頂多是不死,卻免不了還是要受傷,哈哈哈哈……

    打完補丁,他準備在房間里喝碗肉粥,然後補覺,這時候,下頭的人過來敲門,說︰“出事了。”

    出事的並非是他們這邊。

    清晨的陽光驅散霧氣時,“龍賢”傅平波帶著隊伍從城市南門回來。整個隊伍血淋淋的、殺氣四溢,一些俘虜和傷員被繩子粗暴地綁縛,驅趕著往前走,一輛大車上堆滿了人頭。

    這凶戾的訊息在城中蔓延,一位位好奇的人們在城市中央菜市口的大廣場上聚集起來,況文柏以及一眾不死衛也佔了個位置,人群當中,各個外來勢力的代表們也聚集過來了,他們隱匿其中,查看台上的狀況。

    待到這處廣場幾乎被人群擠得滿滿當當,只見那被人稱為“龍賢”的中年男人站了起來,開始向下頭的人群說話。

    “……眾所周知,八月十七的凌晨,城內被進來的匪徒侵擾,這些匪徒持刀持槍,在城內殺人放火……自十七凌晨至天明,兩個多時辰,城內被點燃房屋上百間,造成近千人死傷,這些匪人窮凶極惡,在殺人、放火、搶奪後離去……”

    “……傅某受何文何先生所托,管理城內秩序,查究不法!在此事之後立刻展開調查……于昨日夜間,查清這些匪人的落腳所在,遂展開抓捕,但是這些人,這些凶徒——負隅頑抗,我們在的勸說未果後,只能以雷霆手段,予以打擊。”

    “……大家看到了……在這場抓捕中,我們有不少人因這些匪徒的頑抗而受傷,而犧牲!但幸好不辱使命,我們將這些人,一個個的,抓了回來!有頑抗激烈的,我們當場殺了,而其他這些,有些人跪地求饒,我們饒他一條性命,但也有些人,手中有累累血債,不能輕饒的,我們今日也會讓他給大家伙兒,一個交代!”

    傅平波的嗓音渾厚,目視台下,抑揚頓挫,台上的犯人被分開兩撥,大部分是在後方跪著,也有少部分的人被驅趕到前頭來,當著所有人的面揮棒毆打,讓他們跪好了。

    “對了。”傅平波道,“……在這件事情的查證當中,我們發現有部分人說,這些匪徒乃是衛d文衛將軍的屬下……所以昨日,我曾親自向衛將軍詢問。根據衛將軍的澄清,已證明這是無稽之談、是虛假的流言,惡毒的誹謗!這些窮凶極惡的匪徒,豈會是衛將軍的人……不要臉。”

    “所以在這里,也要特意的向大家澄清這件事!以還衛將軍一個清白。”

    晨風拂過這廣場的上空,人群之中的某一處,有些人口中謾罵、鼓噪起來,顯然便是“閻羅王”一系的人手。傅平波看著那邊,守衛廣場的士兵手中拿著槍棒,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敲打起來,口中齊道︰“安靜!安靜!”那聲音整齊,顯然都是軍中精銳,而台上的另外一些人甚至拿出了弓弩,瞄準了騷動的人群。

    傅平波只是靜靜地、冷漠地看著。過得片刻,鼓噪聲被這壓迫感打敗,卻是漸漸的停了下來,只見傅平波看向前方,張開雙手。

    “今日,便要對這些凶徒當場行刑!以還所有死者,一個公道——”

    台下的眾人看著這一幕,人群之中況文柏等人才大概明白,昨晚這邊為什麼沒有展開對等的報復,很有可能便是察覺到了傅平波的手段。十七凌晨衛d文動手,隨後將一眾凶徒撤出江寧,誰知道只在當晚便被傅平波領著部隊給抄了,倘若自己這邊今天動手,說不定傅平波也會打著追凶的旗號直接殺向這邊。

    廣場側面,一棟茶樓的二樓當中,樣貌有些陰柔、目光狹長如蛇的“天殺”衛d文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俘虜中作為重罪的十七人被按下開始砍頭時,他將手中的茶杯,砰的摔在了地上。

    在廣場的一角,左修權與銀瓶、岳雲等人看著行刑的一幕,十七個人被陸續砍頭後,其余的人會一一被施以杖刑。或許到得這一刻,眾人才終于回憶起來,在許多時候,“公平王”的律法也是很凶的,不是殺人便是用軍棍將人打成殘廢。

    就如同甦家老宅那邊的千人火並一般,那一次數百人被抓,一個一個的,連木棍都打斷了十數根,一般人被打過一輪後,基本都廢掉了。

    “‘公平王’虎威不倒。‘天殺’不如‘龍賢’啊。”左修權低聲道,“這樣看來,倒是可以私下里與這一邊踫一踫頭了。”

    左修權等人這一次代表東南朝廷過來,懷著的目的當然也就是在公平黨五系中找一系能夠相互欣賞的力量,加以合作,最終打開公平黨的門路。

    “可成老師他們來過數次。這位何先生對咱們成見頗深……”

    “此一時彼一時,何先生既然已經廣開門戶,再談一談當是沒有關系的。”

    人群之中,看見這一幕的各方來人,自然也有各種各樣的心思,這一次卻是公平王為自己這邊又加了幾分。

    **************

    權謀上的爭端對于城市之中的小人物而言,感受或有,但並不深刻。

    “龍賢”傅平波押著俘虜大搖大擺地進城造勢時,橋洞下的薛進正架起好不容易找來的瓦罐,為身體虛弱的家人煲起藥來。

    這一刻,為他留下藥物的小小俠客,如今大伙兒口中更為熟悉的“五尺YIN魔”龍傲天,一面吃著饅頭,一面正走過這處橋頭。他朝下方看了一眼,見到他們還好好的,拿出一個饅頭扔給了薛進,薛進跪下磕頭時,少年已經從橋上離開了。

    他穿過了城市的街巷,盯上了一處賣報紙和部分雜貨的攤子。

    這攤子並不大,報紙大概五六份,印刷的質量是相當差,寧忌看了一遍,找到了造謠他的那份報刊,這天的這份也是各種花邊新聞,讓人看著特別不順眼。

    “不買不要一直看啊。”

    攤主憊懶地說話。

    “買、買。”寧忌點頭,“不過老板,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這新聞紙,是誰做的。你從哪里進貨啊?”

    “……這事情能告訴你嗎?”

    那攤主用狐疑的目光看著他。

    寧忌便從口袋里掏錢。

    在華夏軍的訓練中,當然也有情報的打探之類的課題,純粹的盯梢會很耗時間,部分的小事情往往可以花錢解決。寧忌路上幾次“行俠仗義”,身上是有錢的,只不過往日里他與人打交道大多依仗的是賣之以萌,很少誘之以利,此時在那攤主面前暗示一番,又加了兩次價,很不順利。

    “你這小子……打的什麼主意……為什麼問這個……我看你很可疑……”

    誘之以利需要注意的一個標準在于不能露太多的財,免得對方想要直接殺人搶奪,因此寧忌幾次加價,並沒有加得太多。但他面相純良,一番打探,終究沒能對對方造成什麼威懾,攤主看他的眼神,倒是越來越不善良了。

    “……不說算了。”

    寧忌嘆了口氣,悻悻地搖頭走開。

    此時陽光升起,道路上已經有些行人,但稱不上熙熙攘攘。寧忌垂頭喪氣地往回走,想著再去找另一個報攤打探,如此走了幾步,又站住,嘆了口氣,再轉身,走向那攤主。那攤主一聲冷笑,站起身來,隨後被寧忌一腳踢翻在地。

    對方想要爬起來還手,被寧忌扯住一番毆打,在牆角羅圈踢了一陣,他也沒使太大的力氣,只是讓對方爬不起來,也受不了大的傷害,如此毆打一陣,周圍的行人走過,只是看著,有的被嚇得繞遠了一些。

    “……好漢、好漢饒命……我服了,我說了……”

    寧忌站在那兒,面色復雜。

    “你早這樣不就好了嗎?我又不是壞人!”

    他有些悲憤,壞的社會讓好人變成壞人。

    隨後從對方口中問出一個地址來,再給了幾十文錢給對方做湯藥費,趕忙灰溜溜的從這邊離開了。

    一旦探听到情報,又沒有滅口的話,這些事情便必須盡快的進入下一步,否則對方通風報訊,打探到的情報也沒意義了。

    寧忌一路飛快地穿過城池。

    與此同時,在他將要去往的方向上,有兩黑一瘸的三道身影,此刻正站在一處設施雜亂、散發著油墨氣息的院落前,觀察這里頭破舊的兩層小樓。

    “是這里的嗎?”

    “聞著就是。”

    “‘轉輪王’的地盤。”宇文飛渡伸手指了指院子一旁插著的旗幟。

    “他干嘛要跟咱們家的天哥過不去?”小黑皺眉。

    “事情出在通山,是李彥鋒的地盤,李彥鋒投靠了許昭南,而那位嚴家堡的女公子,要嫁到時家,順手上的眼藥吧。”宇文飛渡一番分析。

    小黑點頭,覺得很有道理,案子已經破了一半。

    黑妞並未參與討論,她已經挽起袖子,走上前去,推開大門︰“問一問就知道了。”

    “不要這麼沖動啊。”

    “你女孩子家家的要溫柔……”

    “幾個寫書的,怕什麼……不對,我很溫柔啊……”

    “……”

    “……”

    “……沒、沒錯,我只是覺得應該先禮後兵。”

    “沒錯沒錯,我們扮時寶豐的人吧……”

    小黑與宇文飛渡一面勸說,一面無奈地走了進去,走在最後的宇文飛渡朝外頭看了看。

    關上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