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大奉打更人思兔_ 第四章 雨來 木子書屋

第四章 雨來

    ,最快更新大奉打更人最新章節!

    掛著“公孫”家族旗幟的樓船緩緩駛來,二層兩面透風的觀賞艙里,坐著一桌把酒言歡的江湖豪俠。

    公孫秀端著酒杯,笑吟吟的招待著六位新招攬來的能人異士,這六人修為都不差,其中兩名更是煉神境巔峰的水準,足夠讓公孫世家奉為上賓。

    而最讓公孫秀重視的,是那位自稱青谷道人的老道士。

    武夫生死搏殺是把好手,探尋墓地則不是他們的強項。

    懂風水堪輿的,要麼是道士,要麼是術士,前者大多都是騙子,後者江湖上鳳毛麟角。

    而那位青谷道長,公孫秀已經試過水,的確懂堪輿之術,對陣法也略知一二。

    “今晚探索南山大墓,全要依仗諸位了。”

    公孫秀笑吟吟的舉杯。

    席上武夫慌忙舉杯,知道公孫大小姐是客套話,公孫世家在雍州是數一數二的地頭蛇,傳承三百多年,當代家主多年前就是化勁武夫。

    距離四品只差一步,一旦他晉升四品,那就是江湖上的一方霸主。。

    除此之外,七品煉神和六品銅皮鐵骨,公孫世家超過雙手之數。

    不過公孫世家這一代的話事人,是眼前這位大小姐,她容貌秀美,穿著寬袖對襟的月白色華衣,下身是百褶寬松襦裙。

    秀麗斯文,宛如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但熟悉這位大小姐的人都知道,此女修為高絕,去年剛入化勁,在公孫世家,只有家主能壓她一頭。

    此外,她在經商方面亦有建樹,公孫世家的產業在她的打理下蒸蒸日上,作為江湖勢力,公孫世家以武為尊,哪怕是女子,也坐得家主之位。

    願意給公孫世家當贅婿的雍州少俠們多如牛毛。

    喝完一杯,眾人繼續享用美食、肥美螃蟹,公孫秀沒什麼食欲,側目,看向湖面風景? 看向周遭一艘艘或大或小的船只。

    看向越來越臨近的“王記魚坊”,看見甲板上,幾個吃飽肚子的孩子跑出船艙嬉戲。

    ............

    “我們吃我們的。”

    許七安說了一句? 便挪回目光? 自顧自的啃著蟹腳。

    他今晚打算去一趟地宮? 找干尸借指甲、毒液、以及尸氣,薅一薅那位千年古尸的羊毛。

    但公孫世家的舉動,讓他有些頭疼? 這麼大張旗鼓的繼續張揚下去? 動靜鬧的越大,死的人會越多。

    三品以下,在那具神秘道人的遺蛻面前? 與土雞瓦狗何異?

    等那具古尸攫取的精血越來越多? 從而積蓄力量破開封印? 必將為禍一方。

    國之將亡必出妖孽? 各方面都在印證這句話啊...........許七安心里嘆息。

    窗外傳來銀鈴般的嬌笑聲? 側頭看去? 是幾個吃飽了蟹的孩子在外頭嬉戲,沿著船艙外的過道,追逐嬉鬧。

    他們穿的衣服頗為不錯,面料上乘,想來是家境殷實的家庭出身? 但與大富大貴又差了不少。

    追逐間? 一個虎頭虎腦的孩子為了搶道? 用力擠撞了前頭的女孩。

    女孩身子失衡? 驚叫著向著湖面跌去。

    許七安放下手里的蟹腳,眼眸里幽光凸顯,身體突兀消失? 下一刻,他從小姑娘的影子里鑽出來,揪住了小姑娘的後衣領。

    暗蠱的陰影跳躍。

    “哇.......”

    周圍的幾個孩子,滿臉崇拜的看著他。

    許七安反手一個頭皮,每人削一個,教訓道︰“滾回艙里,再敢出來瞎鬧,老子揍死你們。”

    說話的語氣,有著濃濃的江湖風格。

    “王記魚坊”的船同時充當漁船,為了方便拉拽漁網,甲板上沒有護欄,並不是很安全。

    幾個孩子挨了揍,不敢頂嘴,灰溜溜的走了。

    他隨之返回船艙,剛坐下沒多久,便有一對夫婦過來,婦人手里牽著一個孩子,正是方才險些跌入湖中的小姑娘。

    “多謝兄台搭救。”

    年輕男子拱手答謝,他穿著時下流行的長衫,打扮非常體面。

    小婦人頭上更是戴著一支金步搖。

    許七安擺擺手,不耐煩道︰“別廢話,這桌螃蟹你請了。”

    年輕男子一愣,反而松了口氣,笑道︰“應該的,應該的。”

    又道了幾聲謝,笑容滿面的回去。

    小姑娘被母親拉著離開,忽然回頭,朝這個脾氣暴躁的怪蜀黍扮了個鬼臉。

    “你怎麼了?”

    慕南梔覺得他的情緒有點古怪。

    許七安沒好氣道︰“特麼的,要下雨了。”

    心情頓時變的很差。

    慕南梔眨巴著美眸,看一眼窗外,陽光燦爛,哪里有要下雨的跡象?

    ...........

    另一邊,全程目睹的公孫秀,眼里閃過異彩,道︰

    “諸位,有誰看出他剛才是怎麼出手的?”

    幾位粗鄙的武夫皺眉,面面相覷,他們沒有注意到剛才那一幕。

    等公孫秀說完,頓時露出驚詫之色,繞是眾人見多識廣,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倒是蓄著山羊須的老道士,沉吟道︰

    “听大小姐描述,那應該是蠱族暗蠱部的手段。貧道早年游歷南疆時,見過他們的手段,擅長從影子里躍出,神出鬼沒,防不勝防,只有煉神境的武夫能克制。”

    公孫秀蹙眉道︰“蠱族的手段,能外傳?”

    “自然不能。”

    “那人不是南疆人。”公孫秀道。

    青谷老道一愣,搖頭道︰“那許是老道猜錯了?”

    公孫秀沒有猶豫,當即起身,笑道︰“偶遇高人,小女子過去打聲招呼,諸位輕便。”

    她抓了兩根筷子,抖手甩出去。

    兩根筷子刺入湖面,又緩緩浮出,公孫秀從二層船艙躍了出去,她輕盈如沒有重量的羽毛,在湖面飛掠,腳尖點在兩根筷子上,筷子微微一沉,僅是泛起輕微漣漪。

    而她卻借力掠出數十丈,穩穩落在“王記魚坊”的甲板上。

    遠處,近處,但凡看到這一幕的游客,紛紛鼓掌叫好。

    許七安也注意到這一幕,但他並沒有意識到這位秀美的女子是來尋他的,還抽空點評道︰

    “不錯不錯,五品化勁里都算是厲害的,功夫很俊。”

    王妃很羨慕這種飛來飛去的能力。

    她要是有這等手段,就不騎馬了,屁股蛋也就不會酸疼。

    公孫秀進入船艙,目光掃過艙內食客,迅速鎖定許七安這一桌,面帶笑容的走過來,落落大方的抱拳︰

    “小女子公孫秀,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許七安審視著她,回應道︰“徐謙。”

    他把許改為徐,七安改為“謙”。

    公孫秀笑道︰“有幸認識徐兄,小女子欣喜萬分。”

    你欣喜的太早了........許七安沒好氣的吐槽,然後克制住了自己暴躁的情緒,淡淡道︰

    “公孫姑娘有事?”

    公孫秀順勢道︰“不介意的話,能否請徐兄移駕到公孫家的樓船一敘?”

    她看向掛著“公孫”旗幟的大船。

    許七安心里一動,他正愁公孫家對地宮的探索會幫助古尸解開封印,當即頷首︰

    “好!”

    轉頭對王妃說︰“你在這里等我。”

    慕南梔斜了公孫秀一眼,蒲柳之姿,便收回目光,放心的點頭︰“噢。”

    被大奉第一美人打上“蒲柳之姿”標簽的公孫秀,粲然一笑,秀美絕倫,道︰

    “請!”

    兩人出了船艙,公孫秀說道︰“我這便讓人派艘小船過來。”

    說完,她听身邊相貌平平的青衣年輕人搖頭道︰“你只管回去就好。”

    公孫秀也不廢話,爽快的點頭,再次秀了一遍身法,腳尖在兩根筷子上連點,輕盈如鵝毛,掠出數十丈,順利回到自家樓船的甲板上。

    方甫落定,她似乎感應到了什麼,霍然回頭,看見自己的影子里鑽出一道黑影,化作穿青衣的年輕人。

    真的是蠱族的人?公孫秀不動聲色的說道︰“徐兄好手段。”

    許七安冷漠點頭,在公孫秀的指引下,進入船艙,來到二層的望廳。

    廳子不大,裝飾的古香古色,圓桌邊坐著五個氣血旺盛的男子,一個穿陳舊道袍的老道士。

    六人或側目,或轉頭看過來,目光帶著審視。

    公孫秀笑著引薦,把許七安介紹給眾人認識。

    “徐兄是何方人士?”一位練氣境的漢子問道。

    “京城人士。”許七安道。

    原本對他沒什麼興趣的武夫們,眼楮一亮,笑道︰“可見過許銀鑼?”

    許七安入座,回應道︰“見過幾面。”

    公孫秀聞言,頗有興趣的加入話題︰

    “听說許銀鑼風度翩翩,是世間難得的美男子。”

    許銀鑼的事跡和傳說,已經听的太多,身為未出嫁的女子,她對那位傳奇人物的外貌更好奇,更感興趣。

    許七安沉吟一下,喟嘆道︰“他是我見過的,皮相最好的男子,每每見到他,都忍不住感慨上天不公。”

    皮相最好.........公孫秀睫毛顫了顫,喃喃自語︰“真是個奇男子。”

    該死,我這個吹牛皮的臭毛病還是沒改,地書碎片的前車之鑒不能忘啊.........許七安心里自我反省。

    接下來,是一場圍繞著許銀鑼展開的吹捧,眾武夫對大名鼎鼎的許銀鑼敬仰至極,直言沒有許銀鑼,就沒有大奉。

    弒君壯舉,已經傳到離京城不算遠的雍州。

    公孫秀意猶未盡的結束話題,說起正事,道︰

    “徐兄,你來雍州多久了?可有听說近日鬧的沸沸揚揚的大墓之事?公孫家在招攬能人異士,一同下墓探索。

    “小女子見徐兄手段高超,想邀徐兄一起共探大墓。”

    滿桌的武夫保持沉默,對此沒有異議,大墓凶險,能有人分擔壓力,再好不過。

    若是實力強悍,那分一杯羹是理所應當,若實力不濟,死在墓里也怪不得誰。

    許七安沒有立刻答應,沉吟著問道︰

    “你們對地底大墓了解多少?”

    公孫秀娓娓道來︰

    “最先發現那座大墓的是山中的獵戶,他無意中跌入坍塌的洞穴,發現山腹內是一座墓。而後消息便在雍州城傳來。

    “其實,在公孫家封閉南山之前,已經有不少江湖人士下墓探索,但沒有一個人能回來。公孫家得到消息後,組織人手下墓,同樣失去聯絡,恐怕凶多吉少。

    “不過我們發現,那座墓是由青岡石砌成,規格極高,里頭必有重寶。”

    那里最大的寶貝已經被我取走了,只剩一具千年古尸..........許七安道︰

    “此墓大凶,武夫不懂堪輿風水、陣法,冒然入內,凶多吉少,大小姐三思。”

    公孫秀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青谷老道。

    老道士撫須微笑︰“據貧道觀察,此墓因年代久遠,發生過極其可怕的坍塌,里面便是有陣法,也破的七七八八。或許還殘留著些許凶險,先前幾批人應該就是死于那為數不多的凶險。

    “因此,這次公孫世家牽頭,組織我們一起下墓,大伙也能分一杯羹。”

    許七安看向姿容秀麗的公孫家大小姐,道︰

    “你們打算幾時下墓探尋?”

    公孫秀道︰“今晚。”

    今晚啊,正好借這群人先探探路,摸一摸古尸的狀況,看它恢復了幾成實力..........許七安知道光憑自己幾句話,不可能打消這群江湖人士對大墓得向往。

    他捻著酒杯,故作猶豫,無奈道︰

    “在下才疏學淺,便不湊熱鬧了。多謝大小姐款待。不過還是想多勸諸位一句,此墓凶險,若遇到無法解決的危機,一定要大聲念出︰你忘記與那人的約定了嗎!”

    眾人一愣。

    他再看向公孫秀,道︰“勞煩大小姐送我回去。”

    公孫秀難掩失望,安排人去給他準備小船,送他回“王記魚坊”。

    許七安起身離席,行至樓梯口,回身,微笑道︰

    “馬上就要下雨了,秋雨綿綿,今夜探墓,記得帶雨具,諸位,告辭。”

    他順著樓梯下樓,   的腳步聲里,一位練氣境的武夫撇嘴,嗤笑道︰“大小姐這次打眼了,請了一個膽小之輩。”

    “膽小便罷了,還故弄玄虛,什麼約定,什麼下雨,都是挽回面子的托詞。”

    眾武夫紛紛搖頭,帶著揶揄嘲諷的評價。

    害怕便害怕了,偏偏此人不但膽小,為了臉面,竟說一些故弄玄虛的話來忽悠人。

    公孫秀搖了搖頭,舉杯道︰“喝酒。”

    她亦是滿心失望,方才那人談吐、氣質,都與尋常江湖人士不同。

    眾人把這段插曲拋之腦後,繼續暢談飲酒,不知過了多久,忽听“啪啪”聲密集傳來,包括公孫秀在內的武夫們,愕然看向湖面。

    湖面綻開密集的漣漪,大雨蕭蕭而下,秋意涼人。

    這........公孫秀瞪大了眼楮。

    廳內,瞬間安靜下來。

    ..........

    PS︰睡了一覺。<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