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環球航海圖】

    ,最快更新夢回大明春最新章節!

    晉升轉圈大王失敗的麥哲倫,出發時一共帶了五條船。

    剛剛抵達美洲,就有三位船長叛亂,全被麥哲倫設計刺殺。他們還誘騙土著,逮到兩個土人關進船艙,準備帶回去獻給西班牙國王——只因這些土著體格高大,服裝也比較奇特,完全出于抓猴子的心態。

    靠著吃皮革、鋸末粉、蛇蟲鼠蟻,麥哲倫船隊橫渡太平洋。

    來到亞洲之後,好不容易遇到有人的小島。土著熱情歡迎他們,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主動送來糧食、水果和蔬菜。只因土著沒見識,看到啥都覺得稀奇,從船上搬走一些物品,還偷走了一艘救生艇,于是就把麥哲倫給惹毛了。

    麥哲倫帶人武裝登陸,打死七個土著,燒毀幾十間茅屋和幾十條小船,殺人放火之後順便搶糧食繼續航行。

    終于來到會說爪哇語的宿霧島,麥哲倫有個隨從就是爪哇人。他在宿霧島附近來了一次軍事演習,熱情表達自己的善意,強迫土著首領成為西班牙的藩屬,還給首領及子民數百人洗禮信教。

    為了提高自己的威信,讓這些土著藩屬更衷心,麥哲倫又去插手土著間的戰爭。

    這貨帶著六十多人,劃著小船便去登陸敵對島嶼,還放火燒了敵對土著的房子。那些土著憤怒異常,標槍、石子、大斧可勁兒招呼,于是轉圈大王麥哲倫稀里糊涂就死了。

    至此,麥哲倫船隊只剩兩條船,活著的船員還不足五十人。

    之後的劇情就全亂了,歷史上東爪哇還能喘氣,依舊霸佔著香料群島。只剩兩條船的麥哲倫船隊,不敢再招惹本地霸主,靠坑蒙拐騙換取大量香料,便向南繞過爪哇島,順便繞過葡萄牙殖民的馬六甲,直接進入了印度洋,中途還因漏水放棄了一條船。

    而今由于大明水師的崛起,東爪哇早已分崩離析。

    麥哲倫船隊見沒有危險,便順著爪哇島北海岸線進發,一頭扎進大明水師的勢力範圍。

    于是,船隊被大明水師扣下,罪名是走私香料。兩艘卡拉克帆船,三十多名西班牙船員,全都被抓起來做海軍僕役。

    “仲德,你相信大地是圓的嗎?”王淵笑問。

    王崇回答說︰“此事早有定論,物理學派人人皆知,先生今日為何發問?”

    王淵又問張慕︰“你覺得呢?”

    張慕搖頭︰“不知道。”

    王淵拿出一大摞文件︰“仲德且看。”

    王崇仔細翻閱好半天,又著重觀察那些航海圖,驚道︰“竟有人真的往西走卻來到東邊!”

    這些文件,是寧搏濤隨書信送來的。

    寧搏濤是王淵在杭州收的親信,原為太湖水匪,現為大明水師副首領。他的主要責任,是為王淵監督水師,同時在南洋收集各種信息。

    麥哲倫雖然已死,但他船上卻有完整的航海日志,還有他親自制作的航海圖。寧搏濤讓人翻譯之後,又全部謄抄一份,完整不落的給王淵送過來。

    “大地,看來確實是圓的。”王淵嘆息道。

    王崇又去翻閱航海日志,就跟讀神怪小說一般新奇。翻了大半,王崇感慨道︰“這些泰西蠻夷,簡直就是土匪強盜,一路都在燒殺搶掠。不過他們確實很有魄力,竟在海上航行兩年多,船員病死餓死大半,還能撐著坐船抵達南洋。”

    王淵笑著說︰“你們謄抄一份,快船快馬給陛下送去,想必陛下應該會很喜歡。”

    王淵不知道的是,因為他的出現,不僅麥哲倫船隊無法完成環球航行,達伽馬也提前被任命為印度總督!

    因為丟失馬六甲,並且丟失香料航道,葡萄牙國王勃然大怒,葡萄牙貴族也群情激奮。憤怒的原因嘛,很簡單,香料因此漲價了,畢竟大明水師在新加坡要收一層稅,馬六甲國王在馬六甲還要收稅。

    達伽馬被任命為新印度總督,他的兄弟擔任印度艦隊新指揮官,並且還帶來了好幾船橫渡大西洋的老伙計。

    由于提前數年出發的關系,達伽馬沒有在途中染上痢疾,更沒有一到印度就直接病死。這貨正在瘋狂造船鑄炮,第一目標就是馬六甲,想把馬六甲城重新奪回來,接下來還想把大明水師從新加坡趕走。

    ……

    學生們抄航海資料去了,王淵一個人留在房里看書,其實是在謀劃遼東和朵顏三衛的事情。

    左翼蒙古和右翼蒙古,同時存在兩位大汗。彼此征戰數年之後,居然就此停手息兵,因為誰都滅不了誰,干脆捏著鼻子默然對方的存在,並各自調頭去進攻其他敵人。

    右翼蒙古往西攻打瓦剌,搶佔瓦剌各部的牧場。

    左翼蒙古北擊兀良哈(非朵顏三衛,但朵顏三衛也稱兀良哈),兀良哈各部被迫遷徙,向西佔領了和林地區(北元首都)。左翼蒙古又南侵朵顏三衛,朵顏三衛被迫反擊,福余衛被打得東逃,朝後世黑龍江和吉林發展。朵顏衛、泰寧衛被打得南遷,多次請求大明出兵幫忙。

    韃靼蒙古如此瘋狂擴張,純粹是因為天氣太冷,每年冬天都損失慘重,必須靠搶奪草場、牲畜和人口來彌補。

    朱厚照想要收復大寧城,由此變得更加困難,只因大寧一帶的朵顏族人遷來更多!

    “老爺,該休息了。”夏嬋端來熱羹。

    “嗯。”王淵靠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閉目養神。

    夏嬋走到他身後,用手輕輕揉壓太陽穴,復又揉捏和捶打他的肩膀,把咱王總督舒服得一塌糊涂。

    一番按摩,王淵神清氣爽,問道︰“你這手藝跟誰學的?”

    夏嬋笑道︰“聶夫人(黃峨之母)也給黃老爺這樣按,特別是黃老爺醉酒之後。”

    “泰山大人倒是好享受。”王淵笑道。

    夏嬋繞了半圈,順勢坐到王淵懷里︰“老爺離京數月,身邊都沒人伺候,可把夫人心疼壞了。人家……也很心疼,天天求著夫人,才被派來遼東服侍老爺呢。”

    從少女變成少婦,夏嬋豐腴了不少,而且更懂風情了。

    王淵很快被搞得起了反應,笑道︰“你這小妖精,在家里怎不來這套?”

    夏嬋笑著說︰“夫人在呢,奴婢可不敢。”

    身邊有個丫鬟,王淵沒被伺候得多好,還要反過來伺候丫鬟。這妮子遠離主母,頓時就狂野起來,天天晚上跑來痴纏。

    轉眼過去兩個多月,牧場里的戰馬才懷上三十多匹,夏嬋就發現自己懷孕了,又得再買個丫鬟來伺候她。

    王淵窩在永寧監無事可做,干脆寫信把香香和綺雲喊來,讓兩個異族美女陪自己解悶子。

    唉,墮落的生活,純粹是閑得發慌。

    誰讓遼南武官那麼慫呢,王淵只是賴在永寧監不走,那些家伙就嚇得不敢冒頭,被民政官清田、清兵吐出無數既得利益。<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