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化糞

    這還需要解釋什麼?

    現在所有東西都擺在眼前,一切明明白白的,再簡單不過的道理,無需任何解釋了。

    神佑人們看到共和人們在遠處施展的火系武技,自然聯想到了他們別墅被燒毀的事,肯定是共和這些人心存不滿,對于神佑獨吞了一箱酒和那袋花生米,還住在最好的別墅區,對此心存憤怒不滿,方才過來報復。

    而共和人們,看到神佑人們身旁這些消防車,也立馬明白了。

    這特麼就是神佑的人欺負他們,給他們別墅里面灌水,消防車都還在這里停著!

    “我特麼讓你燒房子!”

    “我特麼讓你灌水!”

    仇離天和撒厲,兩人的重拳同時打在對方的臉上,頓時兩人各退數步,嘴角溢出血來。

    而共和與神佑的人,立馬將場地拉了開來,兩位坐鎮仙人級別的大人物出手,也顯然不需要他們這些小弟出馬。

    大家紛紛給各自老大加油。

    “撒仙人,打死仇離天這個狗娘養的!”

    “仇仙人,打死撒厲這個賤貨!”

    撒厲和仇離天拳拳憤怒的撞擊在一起,兩人各自爆發出仙人級別的戰力來,拳腳相撞,腳下的地面都因兩人的打斗龜裂開來,這還沒使用武技,兩人還稍微有些分寸。

    就這樣,場面也足夠嚇人了。

    仙人級別爆發的拳力,拳頭劃過的虛空,都是扭曲的,兩人幾乎抱在一起,在地上滾了起來,完全扭打在一起。

    這場面,著實有些精彩。

    大斗山,地下領域。

    偌大的地下領域,人們躺在毯子上,或是坐在椅子上,喝著美滋滋的紅酒,吃著各種從焱陽拿來的小零食,或是嗑著瓜子,或是吃著燒烤,一個個悠閑的盯著大屏幕上的兩位仙人打斗,看著他們互相撕扯著彼此,著實有趣。

    秦墨舒坦的躺在作戰中心的椅子上,看著屏幕上的場景,忍不住笑了起來。

    麻蛋,笑的心髒疼。

    就在你來我往間。

    直到,當仇離天不小心撕下來撒厲腰間上綁著的上衣時……

    這場戰斗,才算結束。

    撒厲的光屁屁,赫然露在眾人面前,他呆愣在原地,一個人在風中凌亂,神佑、共和人們盯著那白花花的大屁股,著實看呆了,正好一個圓洞,完美的大屁股露出來。

    撒厲的 ,不是 ,他那該死的肥美。

    “你特麼還給我!”

    當冷風吹拂屁屁涼後,撒厲才從羞愧的驚愣中回過神來。

    他氣急敗壞的搶過來他破舊的上衣,重新記在了腰際上。

    共和人們憋著笑。

    可實在憋不住了!

    大家哄堂笑出了聲,就連神佑人們也都忍不住笑了,七老八十的人了,穿的褲子還像是一二歲孩子那種拉屎方便的開襠褲,著實有意思。

    “仇離天!我特麼要殺了你們!”

    撒厲這輩子就沒丟過這麼大的人!

    他堂堂仙人,就算以前在下鏡面,也是受盡神佑聯盟人們愛戴,古道仙風、仙氣飄飄,這才是對他身為仙人的評價!

    但現在呢!

    他听到有一位共和之人在那竊笑議論,“兩鏡第一‘ 仙’!”

    這著實令撒厲自尊心受到強烈打擊!!

    眼看著撒厲到了暴怒的邊緣,局面馬上一發不可收拾起來,還是仇離天強忍住了怒火,示意眾人不要笑了。

    “行了,你也別生氣了。”

    仇離天瞪了撒厲一眼,“我們來這兒,可不是為了內訌的。”

    撒厲握緊的拳頭,又不由咬牙切齒的松開,“誰敢把今晚的事兒傳出去,我要你們好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識趣的閉了嘴。

    等兩人都恢復過來理智,方才開始認真回想起來剛才的事兒。

    “你們消防車哪兒來的?”仇離天詢問。

    撒厲沒好氣道,“別墅區外,就停著好多輛消防車!我們的人開進來的!”

    仇離天眯著眼,上下打量了下他,“既然房屋著火,為何不用水系武技滅火?”

    撒厲氣極而笑,“老子雞兒都快燒熟了!那會兒哪能想那麼多!!”

    仇離天這才沒懷疑什麼,他仔細思考了下,重重道,“整個焱陽市,不可能只有我們!”

    “什麼?”撒厲猛地一愣。

    “剛才,有十數輛消防車,給我們房屋灌水,等我們醒來後,家都成了水庫了。”仇離天冷靜分析道,“我們跑出去後,正好看到一群黑影駕駛消防車離開。”

    “我本想懸浮空中,視野遼闊,抓住那些人,可正好我們那片街區完全停電,一片漆黑!”

    “我用神識擴散,卻也沒感應到那幾個黑影的行蹤。”

    說著,仇離天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整個焱陽市,應該是提前布置了‘鎖神識陣’,成了神識禁區!”

    “這才導致,我們剛進入焱陽,一個人也探測不到!”

    “而那熄滅的街區,也應該不是恰巧,還有人再給那些人打著掩護。”

    撒厲深吸一口氣,憤怒的情緒,也漸漸轉為了平靜。

    “那你說……會是什麼人?”撒厲小心問道。

    仇離天重重道,“焱陽•游擊軍!”

    “就是秦墨成立的全球游擊軍,而那些戲耍我們的人,應該是焱陽本地游擊。”

    “他們對焱陽極其熟悉,方才能輕松逃過我們的視線。”

    撒厲冷哼一聲。

    “管他什麼人!”

    “你我好好搜尋一番!”

    “掘地三尺,也要把這些人給找出來!”

    “好!”仇離天點頭。

    一千多號人,立馬分頭行動起來。

    大家都憋著一肚子火氣,對焱陽開始大規模的搜查,一定要找出這些賤人來,把他們千刀萬剮!

    然而,偌大的焱陽,還真不是那麼好找的。

    區區千人,神識無法使用,在整個焱陽市找起人來,如同大海撈針,哪怕能凌空俯瞰,目力遠處,卻也難以巡查到任何動靜。

    但就算如此,兩方人馬還是憤怒的找了一個多小時。

    人們都憋著一肚子火啊!

    這種在睡覺時,被人耍了的感覺,比死還要難受,更何況憋屈還無處發泄,只能把全部的憋屈發泄在找罪魁禍首上。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人們累的疲憊不堪。

    尤其寒冷刺骨的風吹著,就算有靈氣護體,共和人全都濕漉漉的,神佑人全都像個乞丐一樣,穿的衣衫襤褸,大家還是能感受到絲絲寒冷,找了這麼長時間,也沒心思找下去了。

    現在,大約凌晨一點多。

    可就在人們要放棄時……

    突然,空曠的焱陽上空,響起了隱隱約約的歌聲。

    “這城市那麼空!這胸口那麼痛!”

    “連呼吸帶出的風,響得震耳欲聾!”

    “我站在黑暗中,心已經不跳動!”

    “alone!alone!alone!”

    “再愛也沒有用!”

    當這首名為《空城》的歌曲響起時,立馬驚動了所有在尋找的下鏡之人。

    大家听到隱約的歌聲後,立馬朝著四面八方趕來,終于尋找到了歌聲最響亮的一條街道上,整條街響徹著這首《空城》,這犯賤的歌詞,著實令兩位仙人咬牙切齒,好幾個修士,差點兒氣暈過去,這特麼歌詞分明就是嘲諷他們的!

    當人變得異常敏感時,外界的任何舉措,都覺得是一種嘲諷。

    的確,現在眾人都異常敏感,稍有點兒動靜就嚇得不輕。

    一群人小心翼翼的走在街道上,空曠街道,唯有這首bg在不停作響,相當應景。

    終于,他們找到了聲音的來源!

    這聲音……

    撒厲和仇離天不由看向道路上腳下的地面,一個井蓋下方,傳來了這首歌曲,音源來自這個井下!

    “我特麼……”

    撒厲憤怒的就要將井蓋一拳轟開。

    “等等!”

    仇離天立馬制止了他,“這個井蓋上有字。”

    撒厲硬生生收回手來,與仇離天一同看向那兩個字。

    化糞。

    “這啥意思啊?”一群人疑惑的低頭看去,實在不明白。

    雖上鏡的文字和下鏡的文字大量重合,甚至在語言上達到了高度互通,如同兩個鏡面一樣,彼此大多一致。

    但又因為世界與世界的文化、科技不同,這也就導致了在很多特有詞匯上,下鏡難以理解華夏的詞匯,比如之前的核武器等等,這些都令下鏡不明白。

    眼前,井蓋上印刻著的兩個字,也著實令眾人不解。

    化糞……

    ‘糞’字,在下鏡中,是糞便的意思,與屎粑粑的意思一致。

    那跟‘化’字組合在一起,又是啥意思 ?

    突然。

    仇離天猛地眼楮一亮,激動道,“我明白了!化是化解,糞是糞便,組合在一起,就是化解糞便的意思!這井蓋里面,應該是儲存排泄物的地方……”

    說著說著,仇離天臉上的神情便僵滯了。

    人們也頓時目瞪口呆,一個個站在原地傻了眼,那不祥而又恐懼的感覺,再度回來了!

    “不好!”仇離天猛地回過神來,大叫一聲。

    轟隆!

    突然,街道地面炸裂開來!

    埋藏在街道地面下的化糞池,轟然炸開,分解的糞水從地下噴涌而出,如同巨大的噴泉,黃色的粘稠物大量四濺開來,整個街道,成了一條有味道的海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