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神……神……神君

    成長期時,玄龍的神通體現得還不是特別明顯,因為它可以呼風喚雨,同時還掌握著雷電之力,成年後,它的屬性有了一個明確的走向,盡管呼風喚雨掌控雷電的龍皇本領沒有喪失,但它的馭風龍神通仿佛在血脈中徹底釋放,身軀獨特的線條,羽翼與尾巴的流線,神幻而俊美,威風凜凜……

    當初在古代山中撞見,祝明朗就淪為了玄龍的顏粉了,對于牧龍師來說,獲得世間最玄妙之龍本身就像是征服了整個世界一樣,何況以玄龍現在的仙龍神君實力,確實讓祝明朗離征服這個世界不遠了……

    輕輕撫摸著玄龍臉頰上的那些頰絨,祝明朗發現玄龍銀紅色的眸子中還有一些小濕潤。

    對于玄龍這樣經歷了漫長歲月的生命來說,終于熬到了這個時刻,它顯然回憶起許多心酸的過往,也似乎在想念曾經的萬龍谷……玄龍真正在風中流浪了冗長的歲月,但看得出來它的心依舊赤誠的像少年,有自己的追求與渴望。

    玄龍將臉頰湊到祝明朗的身上,來回的蹭了起來,用這份親昵來表達對祝明朗的感謝。

    沒有祝明朗,它還需要再流浪數千年,成長條件的苛刻,意味著它們玄龍的命運大多數是夭折,它可能是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成年的玄龍……

    “唔~~~~~”

    蒼老悠古的巨人樹祖先發出了一聲長嘆,盡管它的每一次發聲都像是在嘆息。

    應該也是在為玄龍的蛻變而喜悅。

    不過,祝明朗抬頭的時候,隱約之間看到了一枚花樹種精靈,它有著不一樣的薄翼,有著不一樣的光澤,正緩緩的從這巨人樹祖先的樹紋處誕生,其身上流淌著的聖光溢彩似乎與祝明朗盛露晶華有幾分相似……

    花樹種精靈?

    從這位巨人樹祖先上誕生的??

    它和其他花樹種精靈有些不同,本質上又是一樣的,它縈繞在玄龍身上還散發出來的晷岸花周圍,通過這花香來獲得了一點點生機後,這花樹種精靈卻獨自飛了起來。

    它沒有飛到空中,只是不知飛向何處。

    祝明朗望著這從巨人樹祖先身上誕生的花樹種精靈,心中充滿了訝異!

    花樹種精靈是向長輩樹傳達平安的信使,整個游牧巨人樹族的小信使們終點應該都是巨人樹祖先才對……

    那麼巨人樹祖先這里又誕生了一個花樹種精靈,是在向誰傳達平安呢?

    難不成,還有一個比巨人樹祖先更加古老的神樹???

    可這祖先樹已經是百萬年之久!

    祝明朗很想去看一看,這祖先樹的花種精靈去了哪里。

    可惜這只花樹種精靈很獨特,它的光輝在飛行過程中隱去,它的行跡也在祝明朗的感知中迅速的消失,它可能獨自飛到了幽痕星某個神秘之地,也可能飛向了幽痕星之外……

    ……

    離開了游牧祖先神樹,祝明朗心中多了一份顧慮。

    玄戈主張將幽痕星拽向北斗神州,這樣可以盡快完成九星連珠,用九位星神之輝來抵御即將到來的永夜之劫。

    可幽痕星注定成為犧牲品,上面的遠古生靈將泯滅九成以上……

    幽痕星險惡殘酷,但這顆星辰一直如此,反而是他們這些外來者冒犯了幽痕星原本的存在。

    祝明朗在思索,有什麼辦法可以保證幽痕星的完好與獨立,又可以讓它融入到北斗神州,完成九星共輝的庇佑。

    祝明朗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錦鯉先生。

    錦鯉先生一臉嚴肅,沉思了良久,開口道︰“剛踏入神君,就開始想要拯救洪荒宇宙了?別說是你了,神王都改變不了這個局面!”

    “錦鯉先生,你要沒有這個智慧就直說,沒有必要把我數落一頓,我就問問,量力而行。”祝明朗說道。

    “你把神明中的蛀蟲都揪出來,然後統統掐死,那就是對天下生靈最好的負責。”錦鯉先生再次強調了祝明朗的神職與使命。

    錦鯉先生語氣雖然很臭,但這倒是點醒了祝明朗。

    有些事情,確實不是自己能夠改變的,兩全其美,很難,自己現在的力量還做不到。

    很快,祝明朗將這份顧慮給掃去了,與其杞人憂天,不如繼續攀登,等將來自己到達了超越眼前格局的境界,量力之下可以兼顧更多的生靈,也算是不枉巨人樹祖先此次的饋贈。

    “呵呵,總算等到你了,故意在這里兜圈子,以為我不知道你根本沒有離開這里嗎?”一個聲音忽然從前方的雲彩中響起。

    祝明朗愣了一會,出神的他還真沒有注意到有人在此處埋伏。

    是天棍羅漢臨英。

    這家伙夠執著的,過去了這麼多天,大隊伍估計都已經抵達東南天角了,而他竟然還在這里!

    別說,想到巨人祖先樹的舉動,想到幽痕星的下場,祝明朗心里還有一點堵堵的,可看到天棍羅漢臨英一臉狂驕的在這里守候狩獵自己,心中頓時豁然開朗了!

    拯救不了這個世界,還超度不了你臨英嗎!!

    “其他人呢,怎麼就你一個?”祝明朗也是一個演技派,故作出一副驚訝惶恐的樣子來,好轉移臨英對玄龍的打量。

    玄龍好歹也經歷了漫長歲月的流浪,氣息的隱藏它太會了。

    雖然外形有了極大的改變,但不是專業牧龍師其實分不太清什麼成長期、成年期的,就只知道這龍更酷了!

    “大局自然還需要有人去顧,但吾神有命,你祝明朗必須死,你也算是個不錯的東西了,能讓吾神華仇這麼顧慮。”天棍羅漢臨英說道。

    “你知道華仇為什麼那麼害怕我嗎?”祝明朗笑了起來。

    “哼,奸詐小孽,不除不快!”天棍羅漢眼神中帶著幾分神君的傲然,同時也對祝明朗這種貨色滿是不屑。

    “華仇比你有腦子多了,至少他知道如果不能盡快除掉我,我會長成一個令他惶恐不安的怪物,臨英,好好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現在是什麼級境!”祝明朗說道。

    這番話透著幾分盛氣凌人,神芒在祝明朗的那雙眸子中肆意的綻放,伏辰之懾帶給天棍羅漢臨英一陣目眩,內心底更是莫名的涌起一陣駭然與懼怕,就仿佛大自然中的物種本能,野狼見到了猛虎,是骨子里的低人一等!

    最重要的是,神君修為使得祝明朗的這股神芒更加強大,對所有神明的威懾就像是夢堂中的主審之神,堂下之神不自覺的敬畏與懦弱!

    “你……你……你是個什麼神明!!”天棍羅漢臨英大驚失色,他連話都說不清楚了,“你……你何時晉升成了神……神……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