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虧欠和補償

    等到趙明希醒來,蒲太後又開始逗孩子玩。

    沒多久,劉兆厚也來了。

    他剛招呼一句,“許姐姐,”

    蒲太後就抬起頭笑道,“猴兒,她是你表嫂,莫叫錯了。”

    劉兆厚嘟嘴道,“皇祖母,我喜歡叫她姐姐,也喜歡听她說話。”

    因為劉兆厚長得有些像劉穎,蒲太後疼他從小疼到大。笑道,“好,好,你想叫姐姐就叫,橫豎都是一個輩兒。”

    許蘭因想到南陽長公主和柴駙馬,笑道,“南陽長公主和柴駙馬是我娘家那邊的外祖母和外祖父,柴俊是我表哥。可從這邊算,他們就是皇姑和姑丈,柴俊還是我佷子,我豈不是跟娘一個輩份了?”

    蒲太後大樂。說道,“大家族輩份都是亂的,特別是皇家,輩份就更說不清楚,有些這邊的祖母輩兒還嫁了那邊的孫子輩兒。除了你爹娘,其他人就按這里的輩份叫。”她可不願意南陽被叫得跟她一個輩份。

    說笑間,外面的日頭已經西墜,太子妃張氏帶著皇太孫劉元明、女兒劉 來了。太子子嗣不豐,年近三十只有一兒一女,劉 五歲,是太子良媛生的。

    許蘭因起身給太子妃行了禮,又感謝太子的幫忙。

    太子妃用帕子抹著眼楮說道,“那天我听太子殿下講了皇姑和表弟的遭遇,哎喲,我哭得什麼似的,心疼得不行。蒲家人太狠了他們怎麼忍心把小小的皇姑逼去出家,最後還害死了她……”

    蒲太後氣道,“送穎兒出家還是我娘發了善心否則那時候穎兒就被害死了。”又難過地說“我剛剛好些,你又來哭。”

    太子妃趕緊用帕子擦干眼淚,笑道“孫媳該死又讓皇祖母難過了。”

    劉元明對許蘭因笑道,“之前你是我表姐,現在是我表嬸了。”

    十二歲的劉元明舉止老成難得這樣說笑一句讓太後笑眯了眼。

    太後笑道“你皇祖父只有一個胞妹卓豐、卓安兩兄弟跟你父親的血源最親以後要多多親近。”

    劉元明應道“自然是這樣。”

    不多時,皇上和太子直接從皇極殿過來,在慈寧宮用晚膳。

    許蘭因給皇上磕了頭。

    皇上年近五十,看著精神矍鑠,紅光滿面比瘦得像一根藤又少了一只左臂的太子精神頭好多了。

    他的態度非常和藹笑道“起來吧。朕可沒少听卓安夸獎你說你冰雪聰明,爽朗大氣,美麗賢淑……”

    許蘭因紅著臉謙虛道“不敢當。”

    蒲太後呵呵笑道,“因丫頭是好孩子,卓安有福,在民間還能找到這麼好的媳婦。男人再能干,也要媳婦賢慧。看看蒲家,哀家的兄長就是娶了個心狠手辣的禍害,不僅害死了穎兒,還把蒲家都搭了進去。”

    皇上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又對抱著孩子的錢媽媽道,“把明希抱過來讓朕看看。”

    錢媽媽走過去跪下,皇上伸手抱過孩子。

    他這個舉動意味什麼樣的恩寵許蘭因不知道,但太後很是開懷。皇上只親手抱過三個孩子,一個是小時候的太子,一個是小時候的劉元明,第三個就是溫明希了。

    皇上的眼神更加柔和,笑道,“這小子也有些像朕。”

    太後笑道,“當然像了。皇上和穎兒長得就像,這孩子像穎兒,也就像皇上了。”

    皇上又呵呵笑了幾聲,從腰間取下一塊盤龍玉佩,塞在劉明希胸口的衣襟里,才把孩子交給錢媽媽。

    皇上和太子說了幾句蒲家的事情,蒲家犯欺君之罪,迫害皇家血脈,罔顧人命,證據確鑿。多罪並罰,處黃氏(蒲老太太)極刑,抄沒蒲家家產,貶所有族人為庶人,發回原藉。因為蒲家是太後的娘家,皇上的舅家,不可能滿門抄斬。至于該如何懲治蒲老國舅及其兒孫,皇上還是要征求太後的意見。

    蒲太後咬牙說道,“黃氏惡毒,殺了穎兒,還要殺穎兒的全家,她必須斷子絕孫。她的親兒子親孫子,一個不留。我兄長和他沒有參與此事的庶子,就饒了他們的命吧。當初哀家的母親心存善意,才保住穎兒的命,哀家也不能把她的子孫趕盡殺絕。”

    許蘭因暗爽,做盡壞事的黃氏、蒲元杰和蒲元慶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雖然遺憾蒲老國舅保住了老命,這也在意料之中,畢竟他是太後的親兄長。

    至于溫家,溫言夫婦肯定是死罪,溫老太太有溫氏兄弟的求情,皇上會酌情處理。溫國公監管不利,會降爵,還會讓他把爵位直接傳給長房長孫溫兆豐。若不是為了溫卓豐兄弟,會把他的爵位一擼到底,貶回原藉。

    蒲太後又道,“穎兒的死因能浮出水面,主要是卓安的功勞……”她一般不插手朝事,話點到即止。

    皇上笑道,“母後放心,卓安不僅是皇妹的兒子,還有大本事,當初鏟除那兩個逆子,他立下過大功。朕還想重用他,自不會委屈他。”

    太子也說道,“卓安表弟文武雙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們是天下最有權勢的人,笑談間定下了多人的命運。

    晚上,許蘭因住去偏殿,趙明希依然陪太後住在暖閣。

    許蘭因和趙明希在慈寧宮一住三天,蒲、溫兩家的事也落定了。

    黃氏判剮刑,她的兩個親生子蒲元杰、蒲元慶及他們的兒子、孫子,蒲家幾個跟著迫害劉穎、溫行夫婦的子弟及兒孫,全部斬立決。蒲宏(老國舅)和他沒有參與此事的庶子,貶庶人回原藉。

    溫言、劉氏被判斬立決,其嫡子溫卓華被判流放。判溫老太太義絕,趕回娘家。

    降溫國公的慶國公為東慶侯,世襲罔替降為襲三代。溫侯爺已經遞了折子,請求把爵位傳給長孫溫卓豐。

    另追封劉穎為長和長公主,駙馬溫行為西慶侯,賜府邸一座,白銀兩萬兩,良田五千畝,錦緞、首飾及擺件若干。

    溫駙馬已故,爵位由次子溫卓安承襲,府邸和財物由其二子代受。

    這是太後和皇上對劉穎及後人的虧欠和補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