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一人嚇退數十萬大軍

    奴僕從未見過如此海量的士兵。

    一眼望去都看不到頭。

    “很多嗎?”林凡微笑著,詢問。

    “嗯,特別的多,地動山搖,好多,好多的。”

    奴僕很害怕,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情況,他來紫山林府也才幾年時間而已,沒有經歷過曾經那一幕。

    他是一位奴僕的弟弟,因為在外生活艱難,他的哥哥就將他引進林府,在這些年的時間里,他感覺林府真的很好,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甚至還感覺很溫馨。

    林凡安撫道︰“沒事的,有我在,你們很安全。”

    這位奴僕心里很慌,哪怕老爺說很安全,可是看到那麼多士兵沖上來的場景,真的好嚇人,給心里造成極其可怕的壓力。

    不管是誰看到這樣的情況都會很緊張。

    當這位奴僕退去後,就被一位很淡定的婢女拉到一旁,告訴他有什麼好怕的,以前又不是沒有經歷過,不用緊張,要相信老爺,一切都是小問題,沒必要搞的如此嚴肅。

    奴僕很懵。

    你們真假的。

    都這情況,還如此淡定,這就是資深婢女的心態嗎?

    天地二聖沉思著。

    的確,他們很相信林凡。

    只是看著周圍的情況,他們並不認為能夠安然無恙,曾經那是直接將聖上斬殺,導致大軍心態炸裂,直接撤退。

    而如今。

    他們從這些士兵身上感受到一種殺意,那是經過刻苦訓練,還有實戰磨煉出來的,跟曾經他們遇到的那些,完全不是同樣的貨色。

    “林莊主,需要我們出力盡管說,我們二人雖然不能抵御千軍萬馬,但擋住他們一段時間還是可以做到的。”地聖說道。

    這就是強者的風範。

    他們都是強者,經過這些年來在林凡身邊的領悟,實力提升的很快,雖然不能將這數十萬大軍徹底抵擋住,但抵擋片刻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如果是在真正戰場上,這些士兵能排兵布陣,他們未必感覺能支撐多久,因為到那時消耗真元的速度很快。

    稍有不慎就能跌入到萬劫不復之地。

    他們幫助林凡抵擋大軍的目的,就是讓他帶著莊里的人先撤了,林府存在這麼久,肯定是有密道的,從密道離開就行。

    “不用,我去跟他們談一談。”林凡說道。

    他認為人與人之間,是可以友好相處的,對方派這麼多人來找他,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當然,有的事情可以談一談,沒必要搞的那麼復雜。

    地聖道︰“這事沒法談的。”

    林凡微笑著,沒有多說什麼,朝著大門口走去,那邊就是通向山下的路,而那些士兵也會從這條路上來。

    他在那里等待沒有問題,可以讓對方看到他的誠意。

    很快。

    當他們站在那里的時候,就看到山下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影,而且腳步聲的踩踏,引起紫山的共鳴,轟隆聲不斷,仿佛隨時都能塌陷似的。

    韓嫣緊握著妹妹的手。

    她已經看不懂林凡的操作,曾經一直想著林凡到底會怎麼做,但現在,隨著這麼多年過去,對方依舊沒有行動,已經徹底讓她對自己的推斷,有了初步的懷疑。

    是我想錯了嗎?

    林凡眼神淡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對他而言,來這麼多人,他是很開心的,能夠見識到各種各樣的人是他比較期待的,尤其是喜歡遇到友好的人。

    猶豫上山的道路窄小,很多士兵都攀爬著斜坡,從四面八方涌來,將所有的出路都封鎖著,看似就沒想放過任何一位林府的人。

    很快。

    訓練有素的士兵們停下腳步,他們穿著盔甲,手握著鋒利的戰刀,靠近後,眾人聚集在一起,一股渾厚的血氣撲面而來。

    地聖心里感嘆著,當代聖上要比前一代的聖上厲害很多。

    這些士兵都是經過打磨的,絕對不是曾經那些征兵而來,就隨意安置在各個軍隊中,那種是魚龍混雜,而這些都是精英。

    看來為了復仇,這些年來,聖上怕是做了很多準備。

    “各位,你們好啊。”林凡朝著他們揮揮手,微笑道︰“我這里地方很大,但你們來的人很多,一次招待的話可能不行,有誰想進去喝茶的嘛,我這里的茶水很不錯。”

    他微笑著,眼神里透露著真誠的目光。

    任何人遇到林凡這樣的目光,只會有種感覺,眼前這位肯定是熱情的人。

    士兵們面不改色,臉色依舊冷峻,手中的戰刀明晃晃的發著亮光,仿佛一頭頭已經張開血盆大口的猛獸,隨時都能出擊,將獵物撕咬成碎片。

    天地二聖無奈,林莊主的心境永遠如此高明,這是他們學習一輩子都不能學會的,如果是他們遇到這種情況,怕是早就嚴陣以待,哪里會跟林莊主這樣,竟然有閑心跟這些士兵說話,而且語氣還很友好。

    給人的感覺很可怕。

    就連這些士兵都感覺眼前這位有病。

    “雞犬不留,給我殺。”

    一道聲音從後面傳來,一位穿著將軍盔甲的男子,站在士兵後面,發號施令,他沒有靠前,距離林凡有段距離。

    曾經。

    他跟隨先皇討伐林府,親眼目睹先皇慘死,最終得出一個問題,那就是林凡很可怕,不能靠的太近。

    士兵們怒吼著,聲音震耳欲聾。

    將軍高呼道︰“殺林府逆賊一人,賞黃金百兩,殺逆賊林凡,封王拜相,搶尸首者,封官拜爵,給我殺……”

    戰前給出好處,能夠激發士兵的凶性,當這種條件出現時,所有士兵的眼里閃爍著虎狼之光,一個個都嗷嗷叫喊著,瘋狂涌向林府。

    站在林凡身後的那些婢女,奴僕們露出驚慌之色。

    有婢女自言自語著。

    “我活到這歲數,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如此值錢。”

    動容了。

    說到此處時,眼角流下淚水,不是被嚇住,而是為自己能夠如此值錢感到自豪。

    天地二聖擋在林凡面前,做好戰斗的準備。

    林凡輕拍著他們的肩膀,緩緩走到前面,“我來就行,我與他們之間並無仇恨,也許只是一時的誤會而已。”

    他們看著林凡,不知林莊主到底是如何想的,到如今這種情況,已經不是誤會的情況,而是一戰就要爆發,就算他們實力強大,也無法保證所有人都能安全。

    一位士兵高舉著戰刀,身上散發著一股凶狠的血氣,看向林凡的眼神充滿戾氣。

    “老子要封王。”

    “給我死。”

    這只是其中的縮影而已,所有人的想法都跟他一樣。

    “住手。”

    林凡皺眉,面前如此多的人沖來,他感覺很危險,怕對付其中一位,然後失手將對方全滅,他不喜歡殺人,更不喜歡殺害比他弱小的人。

    天地二聖听到林凡讓這些士兵住手,就感覺很迷茫,如果這都能住手,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只是沒想到。

    那些沖來的士兵們仿佛受到某種力量的控制似的,都猛的停了下來,眼楮瞪得滾圓,惶恐不安的看著林凡。

    他們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威勢籠罩著他們。

    林凡的眼神變的凌厲起來,曾經不管面對誰,眼神都真摯的很,給人一種溫暖的光,但此時卻發生了改變。

    隨著他跨一步,所有士兵就朝著後面退一步。

    再跨一步。

    又退一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地聖驚訝的很。

    天生道︰“不知道,但林莊主本來就很神秘,有些特殊的手段很正常,只是可惜了,如今的聖上為何不吸取教訓,非要找林莊主的麻煩,根據我們這些年的觀察,我發現林莊主對寶藏權利沒有任何興趣,不與人爭論。”

    “可卻總是被挑釁,不得不說,有的時候,都是被逼的啊。”

    分析的很到位。

    就在他們討論這些時。

    剛剛涌上山的士兵們都已經退到半山腰了,而林凡一步一步的朝著山下走去,數十萬大軍就跟遇到不可力敵的怪物似的,不斷後退,只能用後退保證自身的安全。

    陪伴在聖上身邊的劉洵,看到士兵們無視聖上在此,依舊朝著遠方退去,不由大聲呵斥著。

    “你們都在干什麼?”

    “賊人就在山上,你們退什麼?”

    劉洵震怒,都腦子有問題不成,數十萬大軍,竟然還往後退,是前面路太小不夠走,還是說山塌了?

    他的咆哮沒有絲毫的用處。

    這些士兵根本就沒有將他的話放在耳里,依舊往後退著。

    身為聖上身邊最為忠誠的老臣,他豈能坐視不管,鏗鏘一聲,拔刀搭在一位士兵肩膀上,“誰再敢退後,就如此人。”

    撲哧!

    一刀斬下,這位士兵人頭落地。

    以往這種血腥手段能夠震懾住很多人,但不知為何,就算他斬殺這位士兵,已經沒有引起效果,士兵們該退還是退縮。

    就跟真的遇到某種可怕的事情似的。

    壓的他們內心崩潰,沒有任何反抗的想法。

    站在帝輦上的聖上,臉色平靜,但眼里的殺意逐漸沸騰,他沒有阻攔這些士兵,而是看向遠方。

    不知過了多久。

    林凡已經走到帝輦前,而那些士兵早就退到遠方,對不知情的人來說,這種情況很玄幻,但只有親身感受的人才知道,那種感覺真的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