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橫生波折(求訂閱!)

    顧雲汐‘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添越1號’基金才起航不久,雖然業績突出,但成立時間太短,還不足以完全取信于人,這時候想重新開放募資,成立新的基金,確實不合適。況且意向者雖多,但真要他們拿出真金白銀投資,又是另一回事了。

    “雲汐姐,最近這段時間,申源地產的股價,走勢如何?”

    雖說他們已經幫助鄭家解除了股權質押的威脅,但按照協議,還是應該繼續維護其股價半年時間的。

    顧雲汐笑了笑,說道︰“這一個月以來,拉動大盤接連上行的兩個板塊,一是有色金屬,第二便是地產了。雖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國家為了防止房地產市場的過熱,就在有意壓制和調控了,然而無論是房價,還是整個地產市場,現狀依然是一片火熱,商業開發用地的拍賣價,更是在調控政策下,繼續一路走高。”

    “這樣的景象傳導到相關的上市公司,自然會導致上市公司的業績暴增。”

    “縱觀整個市場目前的估值,除卻金融,就只剩地產最低估了,而且我發現,就目前發布的年報利潤預告,預增的年報里,地產公司,佔了大半。”

    “申源地產至從那日天量翹板,走出地天板之後,已經從底部上漲了50左右,如今股價處在17元左右。”

    甦越微有驚訝,但想了想,卻也覺得合理。

    申源地產本來估值就低得離譜,在擊敗胡家之後,與隆運地產達成戰略合作,前景和預期,都變得明朗起來,又加上經過兩家相爭,市場上流通盤變得非常稀少,只要有看好的部分資金涌入,就會非常容易的抬升股價,致使申源地產連續暴力反彈。

    “胡家居然沒有拋售手里的申源地產股票,真是讓人意外。”

    甦越看了看近段時間以來,申源地產股價持續大漲的走勢,發現成交量都在一億以下,非常驚訝︰“看來胡天禮還真是個人物,冷靜下來之後,就知道該如何挽回頹勢,繼續壯大自己的力量了。”

    “申源地產的股價低估,是人都能看出來吧?他能如此選擇,也不意外。”

    顧雲汐回道。

    若不是在大盤最低迷的時候,申源地產遭遇各種重大利空打擊,股價不可能跌到10塊錢的離譜價位的。如今形勢明朗,大盤步步上行,地盤板塊持續火熱,這支低估的地產股,自然後來居上,成了反彈先鋒。

    “听說胡天重最終也只是判了緩刑,並未入獄。”

    想起甦越一行人在南華所做的那些事,顧雲汐不免擔心地道︰“胡家能落到今日的這步田地,與甦越你的參與、與我們‘添越資本’是分不開的,胡氏兄弟不是吃虧就認的性格,他們這次栽了這麼大跟頭,以後一旦得勢,必然是要報復回來的,我們……還是得認真提防,小心為上啊。”

    甦越點了點頭,微笑道︰“提防是肯定的,但胡家想緩過來,也不是這麼容易的。”

    至少在集團內部,王中雷會對胡氏兄弟防得死死的,胡家要想翻身,第一個對付的對手,也不會是他。

    所以,甦越心里並沒有多少擔心。

    “明天就是小年夜了,林鋒還沒有從平吉回來嗎?”甦越問道。

    平吉共生金礦投資的事,甦越原本以為不會很麻煩,卻沒想到林鋒過去之後,忙了小一個月,都還沒把事情完全敲定下來。當地政府和金劍礦業,都同意重啟項目,也同意‘添越資本’拿出來的初步投資協議,但對于發現金礦之後,項目所配套的精銅冶煉工廠新建規模及股權歸屬問題,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添越資本’一方表示,項目是自己投資開發,才得以重啟的。

    那麼,作為項目配套的各種冶煉工廠,自然也屬于項目開發的一部分,‘添越資本’按照協議,應當享有50的股權。然而,平吉市地方國資機構以為,‘添越資本’投資的,只是金礦開發,而不包括後期的冶煉項目工序。

    只要發現了金礦,開采出來了共生金礦石。

    那麼金劍礦業和地方國資機構,就能憑此向銀行、向各金融機構借來巨額款項,建設配套的冶煉工廠,把這後期利潤,全部留在自己的手里。而‘添越資本’,通過這種手段,則只享有將開采出來的共生金礦石通過項目開發公司,出售給金劍礦業和後期配套冶煉工廠所獲得的一半利潤。

    洞悉了對方這種目的之後,‘添越資本’一方自然不干。

    甦越想要的,不止是開采共生金礦石那一塊的利潤,還包括了之後礦石材質分離,以及之後金、銅冶煉,並延伸向中下游的整個利益鏈。單是開采金礦石這一塊的利潤能有多少?要是只為這一點利益的話,他完全沒必要投資。

    金劍礦業和地方國資機構,想把項目後期的利潤握住自己手里,改變當地的現狀。

    而‘添越資本’又想吃掉全部利益鏈的50。

    于是,在初步協議簽訂之後,兩方就膠著在了補充協議這里,此時‘添越資本’想撤資,已經撤不出來了,只能在這里打口水戰,也是無奈之極。

    顧雲汐搖了搖頭︰“他說恐怕還得幾日,在我們強烈要求撤資的情況下,當地國資機構對于後期的利益劃分,松了一些口,表示後期的分離工廠和冶煉工廠設立,只要咱們繼續投資,他們可以拿出40的股權。”

    “你和老楊覺得呢?”甦越問道。

    “經過林鋒在這大半個月里,傳回來的信息,平吉那個地方,恐怕真有大量的共生金礦脈。”顧雲汐說到這里,不禁開始佩服起甦越的眼光,那麼離譜的項目計劃書,他居然能一眼瞧出里面潛藏的機會,“只要真的有共生金礦開采出來,那咱們讓渡一部分利潤,也不是不可以,畢竟利潤的蛋糕夠大,讓渡一部分利潤,咱們也能賺得盆滿缽滿了。”

    眼見甦越有些皺眉,仿佛到手的利潤,活生生被剝奪了一樣。

    顧雲汐笑了笑,又繼續說道︰“項目的整體實施,都是在平吉那個地方,若不讓地方政府心里舒坦,那就算項目執行下去,中途也會出亂子的。要麼我們就放棄這個投資項目,要麼就需要平衡其中的利益關系,讓利潤能夠最大化。”

    “雖然知道是這樣,但心里還是有些不舒坦。”

    甦越輕嘆了一聲︰“在一級市場投資這一塊,我們還是經驗淺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若不是投資協議里本身就存在了漏洞,也不會讓對方鑽了空子,在這里膠著了。”

    他們四人,熟悉的領域,都是金融交易市場,對于一級投資市場,終究是欠缺經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