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暗流涌動 下

    電流經過,果然一眾飛陀螺冒出點點藍光,飛陀螺數量很多,密密麻麻,而且有幾個已經很接近李昊鑒,要不是用這種方法,只怕要被折磨致死。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李昊鑒立即揮刀,將飛陀螺斬飛,飛陀螺旋轉的雖然快,懸浮在空中力量不大,被輕易斬飛,而且撞到其他飛陀螺上,讓柳若霜的布置大亂。

    這出乎柳若霜的意料,亂竄的飛陀螺有的飛向柳若霜,柳若霜只能一甩長袖,將飛陀螺收了,隨後再放出來,有明顯的破空之聲,是直接將飛陀螺當做暗器使用,李昊鑒可來不及再放電,就算放出來,也來不及擋住飛陀螺,直接掏出三節鞭,在身前旋轉,一陣叮當亂響,大部分飛陀螺被砸飛,少部分嵌入了李昊鑒身上,李昊鑒疼的呲牙咧嘴,那陀螺是旋轉著斬入身體,攪斷肌肉,而且難以拔出。

    柳若霜卻並沒有趁這個機會追殺李昊鑒,而是大為心疼的去撿被李昊鑒砸飛的飛陀螺︰“怎可如此,怎可如此啊,這般的不小心。”

    柳若霜撿起一個飛陀螺,仔細看了看,發現刀葉有扭曲,又撿起另外一個飛陀螺,發現差點變成兩半,滿臉心疼︰“真真是罪過,罪過。”

    李昊鑒趕緊趁機將身上的飛陀螺拔了下來,開了八尺之門修復身體,好在這飛陀螺上沒有用毒,僅是傷口立即愈合。

    看著柳若霜心疼的撿著地上的飛陀螺,李昊鑒突然有點心疼,雖不明原因,這柳若霜明顯精神不太正常,隨手將飛陀螺扔在地上,小心的向著門口後退。

    退出房門,柳若霜並沒有追出來,而是在小心的擦拭沾了血跡的飛陀螺,李昊鑒將門關上,再次檢查自己的傷勢,皮外傷已經恢復,只是三十三局的制服被砍出幾個口子,不過這些破損的地方自動收緊,看上去仍像是完好。

    “真是瘋子,如果這都是裝出來的,那這人也太可怕了。”李昊鑒想了想,還是認定柳若霜精神病,準備去王志成那看看。

    四樓。

    王志成門前,李昊鑒照樣按了門鈴。

    屋內很快就有人回應︰“哪位老表?”

    “開門看。”

    房門拉開,是個消瘦的男人,眼楮很大,有些黑眼圈,一頭短發,李昊鑒差點以為這是個癮君子。

    “你找誰?”王志成問。

    李昊鑒這次吸收教訓,沒有進屋,而是問︰“是王志成嗎?”

    王志成點頭︰“我是,你找我?哦,你不會是小紅派來要錢的吧?我都說過啦,有錢一定會給她的啦,不要著急,是不是,這以後還怎麼愉快的交往,是不是?”

    李昊鑒一臉黑線︰“我不是來要錢的,你不認識我?”

    王志成上下打量李昊鑒︰“咱倆,一起戰斗過?”

    “沒有!我是李昊鑒,你真的不認識我?”李昊鑒仔細看著王志成的表情,想看出些蛛絲馬跡。

    王志成撲了撲胸口︰“不認識,我可是正經人,這個時間點,你是不是來推銷業務的?”

    李昊鑒有點理解為什麼王志成黑眼圈這麼重了。

    這住在這里的人都是頂級演員,還是自己眼力太差?李昊鑒捫心自問。

    “這位老表,如果沒事,我就關門了?”王志成問。

    李昊鑒想不出阻止王志成的理由,王志成撇撇嘴,將門帶上,嘴里嘟囔︰“戴大爺死了真是麻煩,什麼人都能上樓。”

    李昊鑒隨即問︰“戴大爺不是你殺的?”

    王志成關門的手停住︰“老表,話可不要亂說哦。你怎麼會,哦,不是吧,竟然有人覺得是我殺了戴大爺,怎麼可能 ,要不是戴大爺,天天得有多少人找我。我靠,不行不行,竟然有人懷疑我,那我豈不是很危險?真是沒辦法,劍術太高也成為了罪過。”

    李昊鑒看王志成完全是洋洋得意的樣子。

    王志成接著問︰“不對啊,18樓的柳瘋子更危險,怎麼沒人猜是他?”

    李昊鑒說︰“我已經去過18樓,我看不像是他干的。”

    “哎呀,都說了是瘋子嗎,有什麼干不出來的,哎?你去了柳瘋子那?毫發無損的出來了?”王志成重新審視李昊鑒。

    “還真是瘋子。”李昊鑒反而覺得安心了。

    王志成露出猥瑣的笑容︰“怎麼,是不是看柳若霜身材好,所以去偷窺啊?吃虧了是不是?”

    “身材,當然不是,我怎麼會去偷窺,等等,你是不是偷窺過?”李昊鑒問。

    王志成露出痛苦回憶的表情︰“那怎麼是偷窺呢,就是恰巧看到房間門開著,是不是,老表,難道這種時候你就沒有好奇心嗎?你看到那個背影不想去打招呼嗎,是不是?”

    “然後你進去了?”李昊鑒問。

    王志成搖著頭︰“那就是個瘋子,幸虧老子跑得快,要不得讓他砍死。老子去看了那麼多家,就屬他最瘋。到現在老子連他是男是女都沒搞清楚,真是倒霉。”

    “那麼多家?你丫是個窺探狂吧?”李昊鑒問。

    王志成立馬反對︰“怎麼能說是窺探狂,我就是個熱愛生活的人!”

    李昊鑒給王志成的判斷是個普通變態,這種人是怎麼做到劍法高超的?至于王志成會躲進惡人谷就順理成章了。

    “你也可以嗎,敢進柳若霜的房間,我跟你說,要去就是1702,1401,有意外收獲,嘿嘿嘿。”王志成猥瑣的笑著。

    李昊鑒擺擺手︰“我沒這興趣,看來是外面的人殺的戴大爺。”

    王志成說︰“那當然啦,等等,老表,你不會是金獅老大的人吧?來調查戴大爺的事?哎呀,這一看就是杜明干的嗎,還查什麼?”

    李昊鑒一愣︰“杜明?你怎麼這麼確認是他?”

    王志成雙手指指自己雙眼︰“我又不瞎的嗎,那個創口一看就是杜明的魚腸劍。當然啦,一般人看不出來,嘿嘿嘿,你直接說你是來調查的就行了嗎,我肯定告訴你。”

    “我怎麼相信你?”李昊鑒問,戴大爺喉嚨上的傷口李昊鑒也看了,只能看出是被利刃一擊斃命,切口十分光滑,怎麼可能看出是什麼兵刃造成的創傷。

    王志成解釋︰“你回去跟金獅老大說,這個創口的橫截面是不一樣的,杜明用的魚腸劍,劍氣是彎的,嘿嘿,這個死變態,劍氣是彎的,不知道人是不是也是彎的。”王志成對自己的推論很滿意,高興的搖頭晃腦。

    “劍氣是彎的,然後?”李昊鑒問。

    王志成說︰“那傷口界面就會有淺淺的波浪紋啦,你回去仔細看看,能分辨出來。”

    李昊鑒暗道真是到處有高人,自己可從沒听過這種理論,不過戴大爺尸體早被人帶走了,根本不知道去哪找,肯定不會去求證。

    “你這個制服。”王志成像是想起什麼,看著李昊鑒。

    李昊鑒嗯了一聲,警惕王志成出手,警和匪的矛盾是天然的。

    “是不是新開的哪家店的啊?老表,是不是金獅老大新開的啊?怎麼不通知兄弟們,好去捧捧場,早就給老大說要弄個制服店,肯定受歡迎。”

    李昊鑒呵呵一笑,自己把門拉上了。

    “是杜明,霍局確實太高調,自報家門,穿著三十三局的制服大搖大擺,可能我們一進來就被杜明盯上了。”李昊鑒向著電梯走去,要離開這棟建築,夜色正濃,適合活動。

    走到大街上,李昊鑒舉目四望,自己對惡人谷不熟悉,到哪里去找杜明?

    李昊鑒不想再去找蕭蕭,怕陷入溫柔鄉里,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找消息靈通的人打听一下。

    而杜明是十大惡人之一,知道他消息的人肯定很多。

    比如便利店的員工。

    隨後李昊鑒就得到了非常詳細的地址,因為杜明開了個律師事務所。

    據說沒什麼生意。

    所謂律師事務所,也就是杜明自己上去講理,至于怎麼講,就看原告和被告各出多少錢,而原告和被告看到杜明出現的時候,往往已經想要和解。

    當然,原告、被告都是杜明自己定性的,屬于自主推銷業務的律師,強行介入案件。導致現在惡人谷只要雙方有了矛盾,都不自覺的想想是不是被杜明暗中挑撥,而後很多時候雙方變得心平氣和。

    這種風氣讓金獅很高興,杜明則很不高興。

    不過由于金獅老大高興,就給了杜明在惡人谷生存的權利,所以杜明只能接受。

    杜明所開的律師事務所離蕭蕭的公寓不遠,是個二層小樓,玻璃寬大,能從屋內很好的觀察街上的行人。

    現在屋內黑著燈,李昊鑒無法判斷杜明是否在屋內,站在街上向二樓看了一會,二樓的燈開了,燈光透過玻璃,映射玻璃後的人影。

    雖然是背光,李昊鑒仍能看出那就是杜明。

    西裝革履,帶著圓形金絲眼鏡,一臉精明的職場精英杜明。

    杜明顯然是看到了李昊鑒,揮手示意,並招手請李昊鑒上樓。

    這出乎李昊鑒的意料,衡量了下和杜明的實力差距,想來自己一心逃跑,應該不至于有危險,就一步一步登上樓梯。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