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你吃壞肚子了

    “奶奶,你吃壞肚子。”喻色實話實說。

    老太太怔住,實在是沒想到喻色會這樣的直接。

    對上喻色一雙干淨澄澈的眼楮,她忽而就有些遲疑了,可隨即就覺得喻色這樣直接說出來,就是不想讓人懷疑到她的頭上。

    “你與我同坐一桌用餐,我吃了什麼你也吃了什麼,怎麼你沒有拉肚子嗎?”她這話,就很犀利了。

    事關她自己的生日宴,這個拉肚子的案子要是不破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生日這天不吉利沖撞了什麼神靈,然後惹得大家伙拉肚子呢。

    所以,她必須要破案。

    還要親自破案。

    老太太這樣的問題,與其說是詢問,還不如說是質問。

    任誰听到了都會認定老太太這是懷疑這事與喻色有關了。

    這也不能怪老太太。

    從洗手間出來的一路上,所經的人不是在忍著肚子痛的排隊等著上廁所,就是在小聲的議論著,一起的生日宴,好象就喻色和墨靖堯沒什麼事,其它的人全都有事,就連老太太這個壽星佬都沒放過,反正也不知道是誰起的頭,整個墨家的別墅區里的人都在這樣的議論著。

    都說這事與喻色脫不了關系。

    不然怎麼可能就喻色和墨靖堯沒拉肚子呢。

    喻色和墨靖堯不拉肚子這事真的解釋不通。

    這麼听了好幾句,老太太就算是不想懷疑喻色,也懷疑上了。

    就趁著人都在,趕緊的查清楚。

    總之,不能是她的生日日子不好惹得大家拉肚子,畢竟往年她也過過生日,但是往年的生日當天都很平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這喻色第一次參加她的生日宴,就出事了,這肯定就與喻色有關。

    再有就是,現場的廚師和佣人都無事。

    這應該是因為廚師和佣人都沒有用餐沒有吃蛋糕沒有喝酒的原因吧。

    她這一問,那些才從洗手間出來的,就都湊了過來,一個個的捂著肚子站到老太太的身後,也想听听喻色怎麼回答。

    而且,他們看喻色的眼神,這一刻都是冷冷的。

    畢竟墨家可以算是t市的頂流,現場的就沒有一個是普通人家的人士,都是非富既富很有身份的。

    這樣子在宴會現場拉肚子,傳出去好說不好听。

    就算是大家都拉肚子了,這傳出去也很丟面子。

    喻色接收到一道道的視線,最後看向老太太,“奶奶,我今晚吃的少。”

    結果喻色這一說,就有幾個女人直接炸毛了,“你還好意思說你吃的少,是不是你在菜里下了東西,讓大家拉肚子的?你就是知道菜里有東西,才故意少吃的,不然,不可能知道菜里有東西還跟著吃而拉肚子吧,那豈不是傻。”

    “對,一定是你下了東西,然後你自己才不敢吃的。”

    “真沒想到老太太這麼寵著你偏幫著你,還想把她最優秀的孫子給你做女婿,可你就是這樣對老太太的?”

    “這也太狠了吧,簡直是恩將仇報,連老太太都不放過呢。”

    現場的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然後越聚人越多,全都聚集到了這里。

    一個個的,全都沖著喻色又吼又叫。

    今天不止是丟臉了,還遭了罪。

    拉肚子這種,真的很難受的。

    排隊的時候,簡直要了命。

    所以,大家伙的臉色都很不好,恨不得撕了喻色一樣。

    眼看著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越說越氣憤,而且都是在指向喻色的,可喻色就象是沒听到似的,依然還是安坐在那里,不聲不響的听著眾人的控訴。

    仿佛眾人在控訴的不是她,而是旁的人似的。

    就這樣的說著,結果說了半天也沒等來喻色的反應,眾人又受不了了,推出一個人上前質問喻色,“我們說了這麼久你都不反駁,你這是不是等于承認了自己的過錯?

    真沒想到一個小女孩子,心思居然這麼歹毒,我告訴你,這現場的每個人都不是好惹的,我們要報警,就要把你送進去。”

    “我來打電話,就讓警察把她帶走,讓她進去好好思過,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做這麼壞的事了?簡直太過份了。”

    “墨靖堯也真是的,怎麼就看上這麼一個女人了,他奶奶的生日宴這女人居然下毒,這是不是在抗議洛婉儀不接受他有這樣的女朋友?”

    “那是洛婉儀不接受她,又不是老太太不接受,跟老太太沒什麼關系吧,可她居然連老太太這個壽星佬也沒放過,老太太也跟著拉肚子了。”

    一會的功夫,喻色就成了千夫所指。

    她還是不聲不響,安安靜靜的坐在那里,任由現場聚集的人對她指指點點。

    老太太看她這樣子,越發的生氣了,也越發的認定了就是喻色做的,所以喻色才不解釋吧。

    “靖堯,你跟我來。”老太太喊著墨靖堯,就想把他拉到沒人的角落好好的訓斥一番,對喻色這個孫媳婦,她現在也是保不了了。

    畢竟,喻色這一下藥真的得罪了現場的親朋好友,每一個都不待見她了。

    她若是保喻色,這些親朋好友就會指責她,她現在必須幫理不幫親,不能為了墨靖堯為了喻色曾經對自己的好而包庇喻色。

    “奶奶,有什麼話這里說就好,孫子洗耳恭听。”墨靖堯看了一眼喻色,小姑娘還是一付淡定從容的樣子,不慌也不亂,這就證明他之前猜的唇語是正確的,她知道怎麼應對怎麼處理。

    “臭小子,你以為我不敢在這里說嗎?我不過是想給你給那丫頭留點面子罷了。”說著,還瞄了一眼喻色,想起之前喻色為她診病的事,其實她最初也不相信是喻色做的,但是這麼多人都在議論都在認定,那也就是了。

    喻色這麼做,其實是傷了她的心的。

    “奶奶,有些事該說就一定要說,只要你認定是正確的,就不需要給對方留面子,因為對方已經不配留面子了。”

    老太太又是一愣,隨即道︰“你真想讓我就在這里說?”

    可她要是真的現場說出來,丟臉的就是墨靖堯,而她也跟著臉上無光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