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雛櫻打架

    夜深人靜。

    木葉後山,蓋造在這里,唯一的一座二層小別墅。

    位于二樓的主臥中,大床上,四人並排躺臥,都睡不著,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

    “小櫻,高抬貴手,以後絕對絕對不要再做多余的事了。”鳴人道。

    井野是小櫻扯出的擋箭牌,花火又是小櫻一手促成的,罪魁禍首,舍她其誰。

    “恩,我保證再也不弄了。”小櫻道。

    “井野,你也是,再給小櫻出什麼餿主意,你就搬出去,別再回來了。”鳴人道。

    “是,我以後盡量少說話。”井野道。

    “雛田,你”到口的話,說不下去,鳴人搖搖頭,干脆握住雛田的手,緩緩摩挲。

    雛田呆滯臉,她到現在都沒回過神。

    什麼,父親讓她和花火,一起嫁給鳴人,不,是讓鳴人入贅,不過這結果是一樣的啊,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全都是•••

    “小櫻,我現在睡不著,你呢?要不要去切磋一下?”雛田道。

    “切磋?”小櫻先是意外,再是啞然,這是想打她啊,誰怕誰呢。

    “好啊,說起來,我早就想見識一下,你的柔拳是有多厲害了。”

    共識達成,倆女馬上起身,下床,從衣櫃里取出運動服,麻利的換上。

    推開窗戶,從陽台跳出去,站在別墅外的空地上。

    小櫻拋起一把苦無,待苦無落地的剎那,倆女當即是同時的朝對方沖去。

    從小開始學到現在,爛熟于心的柔拳,嫻熟的被雛田使將出來。

    與鳴人切磋,模仿著學來的剛拳,搭配上怪力,小櫻動作敏捷的見招拆招,趁勢發動反擊。

     的一聲,倒飛出去的小櫻,半空中調整著身子,于樹干上,雙腳用力一踏,正要發力前撲。

    面前,憑空一閃,雛田出現在這,一掌拍向小櫻的臉。

    小櫻連忙抬手招架,右腿抬起,膝撞攻向雛田的小腹。

    用白眼看穿這一招,雛田不甘示弱的同樣用右膝蓋,和小櫻的硬踫硬,手上的踫撞也絲毫不弱。

    倆女都在使用怪力,反作用力驚人。

    小櫻轟撞在樹干上,把這顆樹給砸的 嚓斷掉。

    雛田倒飛,一連好幾個空翻,最後落在地上,又倒退了好幾米,才卸去這份力。

    沒完,這才剛剛開始,下一刻,倆女又戰在了一起。

    雛田討厭小櫻,如果不是小櫻在攪和,鳴人就是她一個人的,現在,莫名其妙多出這麼多人,全是小櫻的鍋。

    小櫻討厭雛田,最先陪伴在鳴人身邊,與鳴人朝夕相處的人是她,到頭來,雛田先一步的摘取了果實。

    “禿櫻!”雛田。

    “白內障!”小櫻。

    “不阻止她們?”井野道。

    “阻止什麼,要不是沒有對手,我都想找個人打一架。”鳴人道“偶爾打一打挺好,可以抒發郁氣。”

    看小櫻沒有用八門遁甲,沒有解開陰封印。

    雛田不曾用柔拳去破壞小櫻的五髒六腑。

    他就知道,倆女打歸打,這分寸還是把握的很好,只要不是打生打死,你死我活的那種,就可以接受。

    大約四十分鐘後,見戰斗停止,鳴人過去,一手一個把倒地不起的雛田,小櫻給抱起,帶回家,啥也不說,一人丟一團九尾查克拉。

    被打至鼻青臉腫的形象,還有胳膊,腿上,腰背,肚子等多處地方的淤青,迅速消退,恢復如初。

    “都出氣了?”鳴人道。

    倆女看都不看對方,轉過頭去。

    知道矛盾沒那麼容易解開,又或者是,一輩子都解不開,鳴人沒再搭這個話題,關燈,一左一右的摟抱住她們。

    “睡覺,有事明天再說。”

    “等等,我還沒換回睡衣呢,這運動服上很髒的。”小櫻道。

    雛田沒吱聲,輕微掙扎的肩膀,意義明顯。

    想說髒就髒了,再一想,平時洗衣服,洗床單的都是小櫻,雛田,自己什麼都沒管,哪里適合說這種話,思及此,鳴人松手。

    得到自由的倆女,下床去換睡衣,跟著小櫻又把燈打開,拿刷子把床上沾到的灰給掃干淨,再讓鳴人也換一套新睡衣,這才算完。

    重新依偎在鳴人懷里,小櫻小聲道“抱歉,都是我不好,給你添麻煩了。”

    鳴人沒有怪小櫻,因為如果不是小櫻做了這麼多的努力,或許,彼此也走不到現在,小櫻的所作所為,全是為了得到他。

    對此,鳴人說不出責怪的話,當然,當著雛田的面,他也不能說你做的很好,那樣雛田會不舒服。

    是以,鳴人嘴上保持沉默,手是輕輕摩挲著小櫻的後背,腰肢,手指畫圈圈,寫字,表明自己的想法。

    顯然是明白了鳴人的意思,小櫻放松下來,摟緊鳴人的腰。

    “鳴人,花火還有入贅的事,我”雛田道。

    她還是接受不了。

    就如小櫻至今沒有放棄把雛田,井野,花火趕走,她獨佔鳴人的想法。

    雛田同樣如此。

    小櫻和井野是外人,怎麼都行,花火是她的妹妹,父親還同意讓她和花火一起嫁給鳴人,條件是讓鳴人入贅,並且以後,姐妹倆第一個生下的小孩,歸日向家。

    這讓雛田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安心,事在人為。”知道雛田的想法,鳴人道“就連那麼喜歡佐助的小櫻,井野,都能夠改變心意,花火還這麼小,一定更好改變。”

    “小櫻會放棄佐助,轉而喜歡你,是因為小櫻她還並不是非常喜歡佐助,能夠放下和改變的喜歡,根本就算不上喜歡。”雛田道“花火她是真的喜歡上你了,和小櫻的例子不一樣,這要怎麼改變?”

    這番分析,听的鳴人啞口無言,仔細一想,還真就是這樣啊。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船到橋頭自然直,咱們走著瞧。”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雛田不甘心,卻也想不到別的主意,只能暫時如此,看是否會有什麼轉機出現。

    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一直聊到兩點多,快凌晨三點,這才入睡。

    時間太晚了,井野沒再像昨天那樣,借雛田的身體去和鳴人親近,再說以後時間還長著呢,不急這一時半會兒。

    封印空間,玖辛奈睜開眼,表情有些古怪,這是又多了一個,而且還是雛田的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