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我這個人很記仇

    自從知道了姬凝石的事情,鐘歲言對里面的東西充滿了好奇。

    施落給他拿了一些書給他,他拿了書便閉關看書去了。

    而且施落發現,鐘歲言心情不錯,從前他高興是高興,那笑容卻有種淡漠,如今可以看的出他是真的高興,她也不知道他高興什麼。

    大越的建立,極大的擴充了疆土,瞬間成為整個東洲大陸最強的國家。

    金國如今的君主是慕容迪,和衛琮曦穿一條褲子的人,自然不會自尋死路對付大越,至于犬戎,這個最不安分的國家,當初被薛紹打的差點滅國,所以最近這兩年乖巧如雞。

    大越皇帝登基,犬戎和金國是該朝賀。

    而且東洲大陸一直都有使團出使的先例,因為之前的戰爭停了幾年,如今盛世,自然是要繼續的。

    薛紹歸順了大越,犬戎自然也要派使團來。

    有意思的是薛清初和犬戎二皇子一起來了,就住在新京的驛館里。

    施落很想去找找晦氣,畢竟薛清初曾經綁架了她,不給他找點不痛快,施落覺得都對不起她自己。

    雖然薛清初是為了和薛紹里應外合,可沒必要非要綁架她啊,施落可一點不領情。

    最讓人無法理解的是,薛清初為什麼和犬戎的二皇子攪和到了一起。

    這波操作讓人看不懂,很無語。

    使團來了,皇宮照例是要接待的,這次接待的是吳大人還有蕭沂。

    吳大人是外交官,他接待犬戎還算是正常,蕭沂接待,施落就有點不明白了,不過想想,一國的王爺接待外國來使,這樣一想也還算是說得通。

    當初南越的人不認識薛清初,並沒有什麼別的反應,可從前大周的人可是全都認識薛清初的。

    等到皇宮宴會那天,眾人看見薛清初的時候,可都變了臉色。

    尤其是薛家的人,簡直像是見了鬼。

    當初薛姍姍失蹤,薛清初又帶人追了出去,薛老爺是覺得薛姍姍一定是死在外面了,而且齊王兵敗自殺,薛清初也沒有回來,薛老爺也一直不抱什麼希望了。

    誰知道薛清初就這麼回來了。

    看到薛清初的時候,薛老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自己被綠了,還有了野種,這對于薛老爺來說是奇恥大辱,他當年就懷疑薛清初不是他的種,如今人還回來了,正大光明的站在他面前,還成了犬戎的什麼郡王,這薛老爺的臉都被抽腫了。

    眾人的臉上各異,薛清初倒是很淡定。

    他想,他大哥說的沒錯,這些人記住的果然是他的身份,而不是他立下的功勞。

    犬戎二皇子名叫西落,生的很是清秀俊美,唇紅齒白的一點都不像犬戎人。

    秦雁九八卦道︰“這個二皇子的生母是大周的一名舞姬。”

    施落心想,難怪他一點不像犬戎的人,听說這個二皇子很有能力,可是犬戎皇帝卻是很不喜歡他,大約因為他的長相,在犬戎那種崇尚力量的國家,他這種長相是很吃虧。

    薛清初和他的關系倒是不錯。

    施落抱著八卦的心態看著他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施落總覺得二皇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時又想不起來。

    秦雁九又八卦道︰“二皇子西落這次來是想和我們聯姻的,可皇室沒有別的公主了,其實就算是有,父皇也不會同意。”

    當初樂善之所以能嫁給晉王,是因為她不是皇帝的女兒,不心疼,而施落和衛琮曦那是真愛。

    “這意思是不是要在大臣們的女兒中選一個?”施落問。

    秦雁九道︰“想的美呢,誰願意女兒嫁到那個地方去?父皇不會同意的。如今我們大越也不怕犬戎這個小國家。”

    弱國才需要女子聯姻,強國根本不需要。

    秦雁九說的沒錯,可施落覺得二皇子來應該不只是為了什麼聯姻,只要他和薛清初不是塑料兄弟情,那麼以薛清初的聰明才智,不可能不知南越從前的行事作風,是不會讓二皇子送人頭找不痛快的。

    宴會舉辦的很順利,散會後,施落出了門,就看見薛清初在和衛琮曦說話。

    施落走過去,看了薛清初一眼︰“薛公子也有今天?”

    薛清初笑的雲淡風輕,絲毫不在意施落話里的嘲諷︰“公主還記仇呢?”

    施落道︰“我這個人就是小心眼。”

    薛清初道︰“那在下就給公主賠不是了。”

    施落呵呵了,拉著衛琮曦轉身就走。

    “他和你說什麼?”施落問。

    衛琮曦道︰“他說想去寶華寺上香,問我行不行,畢竟寶華寺是皇家寺廟。”

    施落皺眉︰“感覺怪怪的,他一個大男人上香做什麼?他可不像是什麼善男信女。”

    衛琮曦也有這樣的感覺。

    “不過說起來,薛清初曾經提過,他受到過圓空大師的指點,算是他的弟子,這麼說來,他去寶華寺倒是說的通了。”

    施落記得,好幾次都看到的薛清初在寶華寺了。

    “說起來白修遠之前也住在寶華寺的。”

    提到白修遠,這個話題就有點敏感了,自從當年在寒谷關分開後,施落再也沒有見過白修遠,也沒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他就像是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失了一般。

    衛琮曦倒是沒多想,他在想薛清初的事情。

    回到候府,一進門,小光就跑了出來,直接撲進了施落懷里,衛琮曦就覺得,比起白修遠什麼的,這個小子更加討人厭。

    他不喜歡小孩子,尤其想到小光剛出生時候那個丑猴子樣,衛琮曦心里直翻白眼。

    “跑什麼?沒規矩。”衛琮曦沉聲道。

    小光很怕衛琮曦,頭埋在施落懷里不敢露,看的衛琮曦又是一陣火大。

    “你別嚇壞他。”施落說著摸了摸小光的頭︰“跑的這麼快做什麼?”

    小光低聲道︰“我就是想姐姐了。”

    說起來她已經好幾天沒見小光了。

    施落老母親般的笑了笑。

    “小光晚上想吃什麼?”她問。

    小光眼楮一亮︰“我想吃拔絲紅薯,紅燒肉,蘆花雞…”

    他數了一大堆,衛琮曦嘴角直抽︰“臭小子,你想累死人?”

    小光這才意識到什麼︰“我找袁爺爺做。”

    袁爺爺就是當初的老袁,最近他和木生在教小光習武,小孩子沒什麼可以教的,就是簡單都扎馬步,據說光馬步就要扎一兩年才行,基礎必須打好。

    “還不快去?”衛琮曦說。

    小光一溜煙跑了。

    施落看著小光的背影,最後無語的看了衛琮曦一眼︰“你和一個小孩子計較什麼?”

    衛琮曦一本正經道︰“我這是在教育他,省的長大了不好管。”

    施落才不信。

    她頓了下道︰“我該讓我師父把把脈,說不定我的身體現在好了,就能…”

    她還沒說完,衛琮曦便打斷她的話︰“我不喜歡小孩子。”

    一說到這個他就急了,施落也沒說什麼。

    衛琮曦知道她有心結,苦口婆心道︰“我們兩個人也很好,有些事不用強求。”

    施落順著他的意思點點頭,轉頭她就去找欣兒把脈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