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石油債券(求訂閱月票)

    柳鳴早上醒來,感覺腦袋還有些昏昏沉沉的,不過洗了把冷水臉,很快的就清醒過來了。

    別的不多說,柳鳴在醒酒這方面還是很不錯的。

    “張叔,殷叔,何叔,小晴。”走到客廳,就看到張然他們已經吃上了。

    “這麼快就醒了?酒量不錯。”張然笑道。

    “嘿嘿,以前練出來的,不過昨天確實是喝多了,感覺現在腦袋還迷糊呢。”柳鳴撓著頭說道。

    柳鳴听張思成說過,張然不喜歡在他面前逞能的人,所以實話實說道。

    其實張然不是不喜歡逞能的人,而是不喜歡瞎逞強的人。

    明明不能做到,但為了面子,或者為了其他的東西,強行去做這些事情,到時候肯定會弄出來事情。

    但要是已經迫在眉睫,沒人可以解圍的情況,這個時候,就不叫逞強了。

    “做,吃點東西。”張然看著柳鳴還站在邊上,笑著說道。

    “好的,這油條的味道真不錯。”柳鳴坐下之後,拿了根油條,感覺味道真的很好。

    “那還能差嗎?這可是人家專門從國內找來的。”殷龍笑著道。

    這些還真的不是張然安排的,不過現在張然不管在哪,只要長期居住,那麼這些事情,肯定會有人安排好的。

    “喜歡吃就多吃一些,別客氣。”

    吃完早飯,張然說道︰“你今天是跟著我們一起去公司,還是先休息一下,順便了解了解情況?”

    雖然說柳鳴很想立即表現一下,但是也知道,現在自己人生丟不熟的,而且很多事情都不太懂,再加上張思成的提醒,所以很是干脆的說道︰“我再等兩天吧,現在我需要好好的了解一下情況。”

    張然笑道︰“行,這樣吧,今天你先去掛個名,然後等半個月後,你直接接替你殷叔。”

    “好的,那就麻煩殷叔了。”柳鳴很是客氣。

    殷龍笑道︰“說起來也應該是我感謝你,要不是你,估計這些事情還要砸在我身上。”

    這也是沒辦法的,誰讓他現在是張然身邊最有能力的人呢?

    他不去做誰去做?

    今天還是要開會的,按照現在的情況,估計沒有一點時間是不行的了。

    不過張然也不著急,或者這些其實他早就想到了,他也是要看看,真正站在自己這邊的到底有多少人。

    很快幾人就來到了銀行大廈,和昨天一樣,陸陸續續的,人賭來齊了。

    此時的羅德兄妹也不著急了,現在就等著看笑話了。

    要是他們這次不插手,張然這邊就自己鬧內訌了,那是最好的。

    九點半,人都到齊了,在保羅的宣布下,正式開始開會。

    “我先說一件事情,這是我安排的投資經理人,柳鳴,你自我介紹一下吧。”張然說道。

    柳鳴深吸一口氣,流利的介紹道︰“我叫柳鳴,畢業于京城大學,從事”

    介紹了一番自己,很多人的眼神都有些異樣,這份資歷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根本就勝任不了這樣的工作。

    不過既然是張然安排的,那誰也不會多說什麼,接下來很是簡單,直接投票,表示同意。

    “好了,那我們就繼續討論昨天的事情吧,瑞士銀行發行的石油債券,大家到底是怎麼看的?”張然開口問道。

    現在張然的目標就是石油債券問題,這也是羅德家族最為重要的產業。

    而瑞士銀行發行的石油債券,其主體就是羅德家族。

    至于為什麼沒有用南非發展銀行發行,也是因為南非發展銀行雖然有著不錯的實力,但在面對大眾以及一些主要國家的情況下,還是不太夠資格。

    瑞士銀行這邊算是不錯的選擇了,當然了,這也是因為羅德家族和瑞士銀行的關系很不錯。

    不過南非發展銀行也不是完全沒有參與,南非發展銀行已經成為了這份石油債券的主要購買人之一。

    這算是拿銀行的資金,去給羅德家族發展。

    不過大多數人對于這件事情都沒有什麼意見,因為羅德家族這邊的產業結構良好,而是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這是一份穩定的收入。

    對于銀行來說,也是不錯的投資,大家當然沒有意見。

    不過現在張然就開始拿這些做文章了,因為最近一段時間,這份石油債券就已經馬上到期了。

    對于很多人來說,債券到期不兌換其實正常的事情,只要繼續持有,該有多少收益就是有多少。

    因為在他們的合同中已經規定了,到期不兌換的,可以繼續當時的利息計算。

    原本由于南發行這邊和羅德家族的關系,石油債券到期也沒想著兌換。

    這些錢就當做投資了,大家也都沒有意見。

    但是現在,張然突然要南發行進行債券兌換,這就直接擊中了羅德家族的軟肋。

    因為羅德家族這邊在一年前,還進行過大筆的投資,現在手中並沒有太多的現金流。

    最起碼無法應付南發行以及其他那些債券的兌換。

    當然了,要只是南發行這邊,他們還是沒問題的,但南發行原本就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內。

    他們留下的這麼多資金,為的就是其他的那些債券商。

    要是鬧不好,他們這邊也是會出現不少問題的。

    要知道南發行收購的債券可不在少數,五十億美元,這對于絕大多數公司來說,也是一筆很大的現金流。

    “我贊同兌換債券。”洛菲德老神自在的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就坐下喝茶了。

    他每天只需要重復這一句話就可以了,別的他不管,也管不著。

    不過洛菲德的心中還是有些驚嘆的,張然這邊的謀劃真的讓他無話可說。

    先是對南發行這邊下手,直接入住成為股東,然後就將羅德家族這邊的投資部經理干掉。

    最後直接開始對羅德家族下手。

    要是查理德還在,那麼即便是這邊成功了,查理德這邊也可以通過一些手段,籌措出來不少資金。

    但是現在這條路被張然斷掉了。

    洛菲德說完之後,就有人開口了,“張先生,這明顯是在損害公司的利益,這份債券投資,不管是回報還是安穩上,都是非常高的。”